<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五三五章 二十多年前的唐诗社!(二合一大章,四千多字)
    下午五点一刻,正明寺内。 .

    目暮警官调查过智勇主持等人的不在场证明后,让智勇主持等人留在寺庙内等候,自己则又返回了仓库内进行现场调查。

    目暮警官一走,在高木涉的陪同下,柯南、服部、越水七一起走进了会客室内,笑着向智勇主持等人问候一声,然后开口道:“……大家好,关于草柳先生、山行先生等人被杀害的案子,我们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诸位,可以吗?”

    “……这个……倒是没问题。”会客室内的人彼此对视,然后三浦珍子奇怪地问道,“……不过,看你们的样子,好像不是警方吧?”

    高木涉连忙笑着解释道:“……这位是越水七,这位是服部平次,他们都是这次协助我们警方办案的侦探。至于这个小朋友是柯南,他算是赫赫有名的毛利侦探的助手吧……”

    “原来是这样啊……”会客室里的人都点了点头,然后波多野惠美微笑着说道,“你们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只要我们知道的,都会回答的。”

    “好的,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越水七道谢一声,和柯南、服部平次一起坐下,正准备开问,忽然看到智勇主持站起身来,神情萎靡地说道:“……抱歉,你们还有什么问题,就问三浦、石田他们吧。我忽然觉得很累,想回自己的房间打坐休息一会儿……”

    房间内的人都“啊咧”一声,表情各异地看向智勇主持。

    高木涉更是走到了智勇主持跟前,干笑着说道:“智勇主持,目暮警官说了,在调查结束以前,希望大家都可以留在会客室里面,不要擅自离开……”

    “警官先生,我真的很累,想要回去休息一下。”智勇主持的表情看上去很不舒服,“……你们警方之前不是已经调查过不在场证明了吗?在月州被杀时,我、慧能、慧山一直都在一起,绝对不是凶手,所以暂时离开也没什么……”

    “……你们要是不放心的话,就派一个警察在我禅房前守着吧……”

    “这个……”高木涉一脸为难。

    智勇主持走出了会客室,慧能、慧山也都站起身来,告罪一声:“……诸位,真的很抱歉。最近死去的人,都是智勇主持的好朋友,主持他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我们去看一下……”

    慧能、慧山也离开房间,柯南、服部、越水七都有点懵逼

    话说,这是个什么鬼?他们还没开始问话呢,就一下子少了三个人……

    房间内沉寂了几秒钟,然后才听清水永夫勉强笑着开口道:“……智勇他会这样,也还算正常吧。别说智勇了,这么多老朋友一一被杀,我们心里面也很不舒服……”

    “是啊!大家都是从米花大学走出来的人,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多人忽然被杀害……”岛木松太郎摇了摇头。

    柯南愣了一下,然后追问道:“在座的各位也都和米花大学有关吗?”

    服部平次紧接着说道:“……我记得,三浦珍子女士是米花大学的教授,石田远则先生是米花大学的副教授,岛木松太郎是米花大学主任,清水永夫先生和波多野惠美小姐是……”

    “……二十多年前,我在米花大学当过助教。”清水永夫自我介绍。

    波多野惠美也笑着说道:“我是米花大学毕业的学生,三年前毕业的……”

    “呃……”越水七这里眨眼,扫了一眼跟前众人,“话说起来,在座的诸位里面,似乎只有波多野小姐一个是年轻人吧……”

    “是啊,没错。”三浦珍子点了点头,神情也不太好看,“……波多野小姐是受惠理子的影响,才开始来正明寺拜佛,之后也加入了正明社。除了她之外,我们在座的都有二十多年交情了,看着多年认识的人一个接着一个死去……”

    三浦珍子说到这里,轻叹一声,石田远则也开口道:“话说起来,智勇确实要比我们更加悲伤和痛苦,毕竟惠理子不久之前才过世……”

    柯南、服部、越水七都愣了一下,急声问道:“抱歉,请问一下,那个惠理子是谁?”

    “惠理子她是智勇主持的女儿,也是我的好朋友。”波多野惠美有些伤心,“……她在三个月前意外过世了。”

    “三个月前意外过世?”服部平次伸手捏着下巴,神情凝重,“……可以跟我们详细说一下吗?”

    “呃……可以。”波多野惠美点了点头,然后回忆道,“……大概是在三个月前,正明社内组织了一次集体活动,一起去横滨旅行,结果意外坠河,溺水而死……”

    “正明社的集体活动?!”越水七的表情也认真起来,“……你们在场的诸位,还有草柳先生、东龙先生等五位被杀害的人,该不会都去了吧?”

    “这个……我没有去……”波多野惠美摇了摇头。

    三浦珍子等人点头称“去了”,高木警官则向着服部、越水七他们挥了挥手,然后一手掩着嘴巴,低声说道:“……你们该不会是在怀疑,有人因为三个月前惠理子的死在报复杀人吧?关于这一点,我们警方也想到过。不过,根据我们的调查,云一惠理子的死确实是一场不幸的意外……”

    “……另外,在五名遇害者中,第三名遇害者峰月知征三个月前并没有参加三个月前的那场旅行。”

    “峰月知征没有参与旅行吗?”柯南、服部平次他们都皱起了眉头

    如果峰月知征没有参加三个月前的旅行,那也就意味着这并不是所有被害者之间的共通点了……

    难道说,所有被害者的共同点,只有“正明社”这一个共同点?那犯人留下的预告函里的“二十八星宿”要怎么解释?

    柯南他们认真思索着,然后服部平次又看向众人道:“……诸位,关于那位云一惠理子小姐的事情,能不能麻烦你们多讲一些?”

    “惠理子吗?”三浦珍子等人彼此对视一眼,然后笑着说道,“波多野小姐之前说过的,惠理子是主持智勇的女儿。她的母亲叫云一园雨,是米花大学文学系的老师,在惠理子小时候就去世了……”

    “……没错,没错!”石田远则点了点头,“……园雨她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当初在读大学时,她是米花大学文学系有名的才女,尤其在俳句和古诗词方面,很有造诣……”

    “俳句和古诗词?”柯南愣了一下,然后好奇地问道,“……那个古诗词,指的是华夏古代的诗词吗?”

    “是啊!”岛木松太郎应了一声,继续说道,“园雨的父亲坂口龙川教授,就是一位研究华夏古代文化的专家。在龙川教授的熏陶下,园雨对华夏古典文化也非常热衷,从小就会说汉语,最喜欢的就是一本《唐诗三百首》了,那里面的每一首诗,她都能背的出来……”

    波多野惠美“嗯嗯”地点头道:“……这件事情,我也听惠理子说过。她说,她在小的时候,也和她妈妈学过一些唐诗。而且,他妈妈在教惠理子的时候,也不是从最简单的五言开始,而是直接从七言开始。不过,惠理子没把七言学完,她妈妈就因病过世了……”

    三浦珍子也笑着开口道:“园雨会先教惠理子七言,一点都不意外,因为园雨最喜欢的就是七言古诗了!”

    “是啊!是啊!”石田远则附和着,“不仅仅是惠理子,就连东龙教授也最喜欢七言古诗……”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柯南、服部、越水他们一脑门儿黑线

    话说,这些家伙跑题是不是太远了啊?

    高木涉轻咳一声,然后眯眼笑着提醒道:“……诸位,我们现在在说的,是惠理子小姐的事情……”

    “呃……抱歉,抱歉,我们忽然说起了园雨,忍不住多说了几句。”岛木松太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话说起来,园雨她真的是非常温柔、非常有才华的一个人,是米花大学里的风云人物……”

    波多野惠美笑着说道:“岛木主任,你当初曾经追求过惠理子的妈妈,没错吧?”

    “啊咧?”岛木松太郎尴尬挠头,“……这个嘛……”

    旁边,石田远则笑着挖苦道:“波多野小姐说的没错,岛木主任当初为了追求园雨,还曾经专门学习过唐诗,就是为了能引起园雨的注意……”

    岛木松太郎扭头看向石田远则,吐槽道:“你这家伙还说我,你不也是一样?当初为了能加入园雨组建的唐诗社,你这家伙学的比我认真多了……”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真是的,说起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居然也能吵起来。”三浦珍子捂嘴笑着,“你们两个争来争去,最后也没能把园雨追到手,反倒是便宜了智勇主持……”

    “呃……”石田、岛木都回过神来,歉意地挠头道,“抱歉,抱歉,让你们见笑了。”

    “没什么的。”服部平次笑了笑,然后有点奇怪地问道,“……石田教授、岛木主任都是那个什么唐诗社的成员吗?”

    “是啊!不仅仅是我们两个,就连清水先生也是唐诗社的成员。”石田远则回忆道。

    “什么?!清水先生也是唐诗社的成员?”柯南他们表情都凝重了起来,认真地问道,“……那五位受害者,该不会也都是唐诗社的成员吧?”

    石田远则、岛木松太郎他们都愣了一下,然后皱眉道:“……这个……不好意思,我们也不太记得了……不过,东龙先生他肯定是唐诗社的成员。”

    “对对对!我记得,东龙先生似乎是龙川教授的老朋友,他是唐诗社的发起人之一,错不了的。”

    清水永夫思索了一下,然后摇头道:“……抱歉,抱歉。唐诗社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而且我们还都是正明社的成员,很容易记混,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越水七立刻追问道:“唐诗社既然是米花大学时期的社团,那米花大学里面应该有相关记录吧?比如说名册什么的。”

    “记录?”岛木松太郎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口道,“……园雨的唐诗社,好像不是学生社团,所以校方应该没有留下社团记录。至于名册,我们也早就不知道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样啊……”柯南、服部、越水都是一脸郁闷和无奈。

    这时候,波多野惠美忽然开口道:“……那个……你们说的如果是唐诗社名册的话,我或许见过……”

    柯南、服部、越水七他们一个激灵,连忙问道:“你见过?在什么地方?”

    “就在惠理子的家里面。”波多野惠美轻声回答,然后继续说道,“大概就是在三个月以前,我去惠理子家拜访的时候,惠理子当时正在整理房间,我也帮她一起整理,然后看到了一份很老旧的名册,上面写的就是‘唐诗社’……”

    “……我当时还问了她一句,她说是她妈妈的东西……”

    “真的吗?那个手册你还能不能找到?”柯南他们一起站起身来。

    “这个……”波多野惠美脑门儿上挂着汗珠,“……那个名册是在惠理子的家里面,就算我知道放在哪里,去惠理子家中找东西也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太好的?惠理子小姐现在已经过世了,那我们去拜托一下智勇主持,得到他的允许就可以了嘛!”服部平次一副大大咧咧地表情,然后勐然间站起身来:

    “……我这就去拜托主持,请您稍等一下!一会儿说不定还要麻烦你陪我们一起去找那份名册。”

    服部平次说着,向着波多野惠美躬身行礼,然后走出房门。

    柯南、越水七见状,连忙一起站起身来:“等等,我们也去。”

    三个人一起走出了会客室,缓步走向智勇主持的房间,柯南忽然开口问道:“平次哥哥,越水侦探,你们还记得犯人预告函的内容吧?”

    服部平次点了点头:“小鬼,你问的真的是废话哎!那么重要的内容,我怎么可能会忘掉?话说起来,之前因为知道的情况太少,线索太乱,我们对被犯人带到弯路上了……”

    “‘我是穿梭千年的文人骚客,继承二十八星宿之意志,将遵循四方星宿之指引,对堕入地狱的邪恶之魂进行审判,直至所有罪孽消弭’……”越水七重复了一遍那句预告函:

    “……‘我是穿梭千年的文人骚客’,‘千年’和‘文人骚客’,犯人玩的文字游戏,该不会就是这个吧……”

    柯南捏着下巴,嘴角含着笑容:“……现在还不清楚,等我们看到那本唐诗社的花名册后,应该就可以知道了……”

    “……不过,我有预感,我们这一次的调查路线,绝对不会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