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四二四章 志保,你好啊~
    早上七点钟,杯户町,fbi的秘密联络处。

    赤井秀一、詹姆斯、茱蒂等人坐在一起,茱蒂的神情显得非常激动:“秀一,经过我们fbi的调查,已经可以确定,我们昨晚得到的那份情报,应该是真的。只要有这份情报在手,我们fbi肯定能做一把大的!”

    詹姆斯也跟着点头道:“……真是难以置信,居然有人能搞到组织在整个东京区的外围势力、成员的名单。这次如果运作得好,最差也可以把黑色组织在东京区的势力连根拔起;要是运气好的话,我们或许可以顺藤摸瓜,彻底端掉这个组织……”

    “……不过,说起来奇怪,这份情报到底什么人从什么地方搞到的?”

    “……搞到这份情报的是什么人暂时还说不清楚,不过,这份情报是从什么人手里面拿到的,好像已经可以确定了……”赤井秀一端着灌装咖啡喝了一口,“……今天凌晨两点多,在警视厅附近发生了枪击案,被杀害的人是汽车公司董事长枡山宪三以及他的保镖、佣人、管家,一共五人……而枡山宪三被逮捕的原因,是因为警方在他家里面发现了被抢走的十亿日元,怀疑他是真正的幕后主使……”

    詹姆斯、茱蒂一起皱着眉头他们两个身为知情者,当然知道十亿日元劫案完全是由宫野明美自己一个人策划的,和别人没有任何关系。

    赤井秀一继续说道:“……枡山宪三是被诬陷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枡山宪三在押送往警视厅的途中却被黑色组织的人灭口,这足以说明,枡山宪三很有可能是组织的人,而且在组织内拥有较高的地位,甚至知道boss的身份……”

    “……我当初潜入组织时,曾听伏特加说过,组织在东京区有一位元老骨干,全面负责组织在东京区所有的白色产业以及一部分外围势力,组织代号皮斯科!”

    “现在看来,这位枡山宪三应该就是那位传说中的皮斯科了……”

    茱蒂皱眉捏着下巴:“……秀一说的有道理。如果枡山宪三就是皮斯科,那他家里面保存着关于组织的情报,也就不足为奇。”

    “……不过,那个把情报给我们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属于什么势力?他不仅能比我们更早确定皮斯科的身份,而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十亿日元藏进皮斯科家中、偷出这么重要的情报……秀一,是你认识的人吗?”

    赤井秀一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不,我可不知道有这么一股势力。”

    “……不过,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和这个势力关系匪浅的,应该是……”

    ……

    “……宫野明美!绝对是宫野明美!”

    东京,黑色组织某个秘密据点里面,琴酒、伏特加、贝尔摩德等人坐在一起,琴酒口中咬牙切齿地说着话:“……现在仔细回想一下,这个看不见的敌人从宫野明美死后第二天出现,从宫野明美家拿走了藏有十亿日元线索的钥匙以及宫野明美家里的相册!”

    “……敌人如果不是和宫野明美关系密切的话,绝对不可能拿走宫野明美的相册!”

    贝尔摩德轻笑一声,然后顺着琴酒的话说道:“……然后,那股势力调查出了皮斯科,栽赃陷害,而且还从实验室那边救走了宫野明美的妹妹雪莉,烧掉了实验室……话说起来,琴酒你杀掉宫野明美,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一个宫野明美,我们的损失根本无法预计……”

    “贝尔摩德,住嘴。”琴酒冷哼一声。

    贝尔摩德嘴角不屑:“琴酒,我还不能说话了吗?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股忽然出现的神秘势力非常强大,从它的情报能力、行动力以及财力都非常强大,能花费十亿日元诬陷皮斯科,而我们从头到尾都被它耍得团团转……”

    “……对了,还有皮斯科的车子。根据调查人员报告,昨晚皮斯科的车子被他们‘借’走,两次出现在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那里,最后居然在fbi的面前爆炸了……”

    “皮斯科的车子吗?那可真是小孩子一样的恶作剧……”琴酒阴仄仄地说着,“……别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摆了我们一道,要不然,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

    米花中央病院,病房内。

    灰原哀躺在病床上,嘴巴里面似乎在无意识地哼哼着,精致的小脸上时而恐惧、时而愤怒,表情变幻莫测。

    忽然间,灰原哀猛然睁开双眼,一双冰蓝色的眸子看向病房屋顶,大喊一声“姐姐”。紧接着,躺在旁边病床上打盹儿的舒允文、越水七槻吓了一跳,一起醒了过来,舒允文揉着脸看向灰原哀:“……嗯?你醒了?”

    灰原哀也发现了旁边床位上的舒允文、越水七槻,撑着瘦弱的身子,警惕地看向舒允文、越水七槻,开口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

    越水七槻听到灰原哀的话,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看向舒允文什么远方表妹?你家表妹见了表哥第一句话问“你是什么人”啊!

    舒允文打了个哈欠,看着跟前的小萝莉:“……这里是医院。昨晚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太累直接昏倒了,后来又感冒发高烧,我就带你来医院了……”

    舒允文随口解释着,灰原哀脸上依旧警惕,但昨晚昏迷前的一些记忆已经慢慢恢复

    昨天晚上,她吞下aptx-4869后逃出了实验室,然后在前往工藤新一家的路上好像看到了姐姐,之后就没有意识了……

    想到昨天晚上出现在街道上的“姐姐”,灰原哀心里面苦笑一声。

    果然,那一切都只是她又饿又累、昏迷前产生的幻觉吗?

    灰原哀想着这些,默默地掀开被子,爬下床,从舒允文、越水七槻身旁走过。

    舒允文连忙拦住灰原哀:“等等,你想去什么地方?”

    灰原哀抬头,冷冷地盯着舒允文:“不要你管!我现在已经没事了,请你让开,我要离开。”

    “哈?”舒允文愣了一下,一脸懵逼话说,这小萝莉搞毛线啊!咱昨晚拼死拼活的把你救回来,你就这样对咱?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宫野明美飘到了舒允文的跟前,比划着说道:“……抱歉,允文大人,我妹妹她就是这样的性格,她大概是担心自己留下来,会给您造成什么麻烦,所以才会这样的……”

    “……可以给我和志保一个私人空间,让我跟她好好谈谈吗?”

    “呃……好吧。”舒允文点了点头,低头看看灰原哀,然后伸手一拉越水七槻,在灰原哀差异的目光中走向病房外:

    “……越水侦探,一大早醒来肯定饿了吧?我请你吃饭!”

    “啊咧?!”越水七槻一脸奇怪,不过还是跟着舒允文出了病房,走了几步后问道,“允文桑,我们去什么地方吃东西?”

    舒允文走到过道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叫外卖吧。”

    “哈?”越水七槻嘴角一阵抽抽

    你特么脑子有坑吧?要喊外卖在病房里面不也是一样嘛,出来搞毛线!

    与此同时,病房内,房门“噶噔”一声上了锁,宫野明美的鬼体显露出来,在灰原哀的面前成了一道白色的虚影,微笑着伸手向灰原哀比划着:“……志保,你好啊……”

    灰原哀抬头看着空中,一如昨晚时的表情,忽然眼角酸涩,冰蓝色瞳孔中的冰冷仿佛忽然融化,变成了两行泪珠垂落:

    “……姐、姐姐……”(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3-10 01:3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