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四一九章 把钱送给皮斯科算了~
    “皮斯科?”宫野明美愣了一下,“他会认出我妹妹?”

    “没错。”舒允文语气非常肯定

    在柯南动漫里面,皮斯科在看到灰原哀时,直接就认定她是宫野志保,并且还对灰原实施了迷晕、绑架、捆缚、囚禁等等惨无人道的行为。虽然这家伙最后好像被黑色组织灭口,到死都没说出灰原哀的身份,但现在绝对是个麻烦啊!

    刚才在回来的路上,舒允文已经和宫野明美交流过了。

    按照宫野明美的想法,如果舒允文和她救回来的是非常大只的十八岁雪莉,哪怕她再怎么担心,也会劝说志保接受整形手术,去国外生活。不过,现在宫野志保变成了小只的八岁萝莉,身份足够隐蔽,不必担心被黑色组织的人轻易认出来,她就起了和志保一起生活、照顾志保的心思……

    既然宫野明美想要把宫野志保留在家里面,那皮斯科就是一个绝对的隐患,必须消除!

    宫野明美依旧还在发愣中,舒允文捏着下巴说道:“……明美小姐,皮斯科对你和你妹妹留有很深的印象,一旦你妹妹被他认出来,后果会怎么样,你心里面清楚的……所以说,皮斯科这个隐患,必须得清理掉……”

    “您的意思是说……要杀掉他吗?”宫野明美神情有些挣扎、犹豫,“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

    舒允文抬头看向宫野明美:“……杀了皮斯科,确实是最直接、最简单的办法。不过,我看你对杀人这种事情,应该不能接受吧?”

    宫野明美是一只罕见的圣灵,在她的鬼魂特性中,非常厌恶伤害别人,至于杀人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绝对抵触。

    宫野明美点了点头,舒允文嘴角挂着笑容,思索着继续说道:“……既然不能杀他,那就只有让他永远看不到、接触不到你妹妹了……”

    “……明美小姐,皮斯科今年已经71岁了,只要我们让他的余生都在监狱里面度过,貌似也是可以的……”

    “在监狱里面度过?”宫野明美还是有点不明白,“……允文大人是想揭穿他的黑色组织身份?可是,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警方那边恐怕连皮斯科家的大门都进不去……另外,对您而言,揭穿皮斯科的身份也有一定危险……”

    宫野明美这话可没错现如今,皮斯科靠着组织在政界、商界都有着很高的地位,如果没有铁证,警察确实连皮斯科的面都见不了。

    “谁说让皮斯科进监狱,就一定要揭穿他的黑色组织身份了?”舒允文嘿嘿一笑,伸手指了指头上,“……你从银行抢来的那十亿日元我反正也用不了,要不就送给皮斯科算了……”

    没错,之前被宫野明美一顿絮絮叨叨后,舒允文觉得那十亿日元简直就是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既然如此,还不如全都“送”给皮斯科算了,也算是发挥了一下作用。

    “啊咧?”宫野明美愣了一下,这下子终于明白了

    好吧,这一手栽赃嫁祸陷害……咱要不要这么无耻?

    “明美小姐,你觉得我这个主意怎么样?”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看向宫野明美,“……皮斯科现在应该还在睡觉,你如果觉得可行的话,咱们趁早行动吧……”

    宫野明美想了想,点头答应下来:“好,就按允文大人您说的来。不过,我们要是都离开的话,志保谁来照顾?”

    “呃……”舒允文看看躺在沙发上的小萝莉,眨了眨眼嗯,这貌似真的是个问题。

    喊人过来帮忙照顾?

    现在都已经十二点多,美惠姨、数美她们肯定都已经睡了,这时候打电话不太方便啊……

    等等!貌似有个闲人应该还没睡!

    舒允文想到了某位女侦探,拿出手提电话,给越水七槻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接通,对面传来了越水七槻的声音:“你好,我是越水七槻。”

    “越水侦探你好,我是舒允文。”舒允文自报家门。

    “哦?是允文桑吗?”电话另外一侧,正在开车的越水七槻很不爽,“……您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舒允文立刻道:“越水侦探,麻烦你现在来我家一趟,我这里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请你帮忙!”

    “啊咧?重要的事情?!”越水七槻想到了舒允文有可能正在秘密调查十亿日元劫案的事儿,顿时两眼一亮,“……我现在就在附近,十分钟就就到!”

    “那真是拜托你了!”

    十分钟后,越水七槻飞速赶到舒允文家,看到舒允文留给她的字条,然后一脑袋的黑线

    妈蛋!说好的重要的事情呢?!你一个电话把咱喊过来,就是想让咱帮忙照顾一个小萝莉啊魂淡~!~

    人和人之间最基础的信任呢?信任呢?!你这个超级大骗纸!!

    ……

    “啊……阿嚏~”

    皮斯科的黑色豪车内,舒允文坐在车后座上,连打两个喷嚏。

    宫野明美坐在舒允文旁边,关心地问了一句:“允文大人,您感冒了吗?”

    舒允文摸了摸鼻子,觉得鼻子有点堵:“……嗯,可能有一点吧,这两天有点太累了,回头吃点药就好。”

    “抱歉,都是因为志保的事情……”宫野明美道歉一声。

    “……没什么,你是《天罚》画中的骑士,也是我的鬼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不帮你帮谁?”舒允文摇了摇头,表示无所谓,然后看了看车后座上的四个帆布包,“……成实,还要多久能到皮斯科家?”

    “大概还要十五分钟。”成实回答一句,“……不过,允文大人,要是皮斯科不允许警方入内搜查的话,就算咱们把十亿日元都送进了皮斯科家也没什么用……”

    “……这个啊?这个简单。”舒允文眯了眯眼,肚子里面的坏水儿冒了出来,“不行的话,就和刚才一样放一把火,让警察来搜,自然就真相大白了。对了,咱们还可以伪装成这把火是银行抢匪的同伙放的……”

    舒允文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车子终于开到了皮斯科家附近。

    舒允文在一个公共电话前下车等候,大概十几分钟后,成实、明美又开着皮斯科的车子回到了舒允文身旁:“允文大人,皮斯科睡得很死,我们把一部分钱放到了他卧室的床底,剩下的都放到他的保险箱里面去了……”

    “……另外,那个保险箱里面也有一些有用的东西,我们顺便带回来了。”

    “哦,是吗?”舒允文微微一笑,扭头看了看冒起火光的枡山宪三家,然后走到公共电话前,拨通了110,故意压着嗓子:“……喂,是警察吗?我现在在杯户町四丁目的枡山家附近,刚才看到了几个可疑的人,他们带着汽油桶和打火机,还说什么十亿日元明明是他们一起策划抢来的,结果枡山老家伙却想一个人独吞,一定要老家伙一点颜色看看,让他把钱吐出来……”

    舒允文张嘴就往枡山宪三的身上扣黑锅,然后又故作惊恐地说道:“……天呐!那边真的着火了!火势好大!这里太危险了,请你们快点派人过来……”

    舒允文话落,“啪嗒”一声挂掉了电话,吹了声口哨,登上了枡山宪三的车子:“……成实、明美,就近找个隐蔽的地方,咱们先把车停好,然后再过来看看状况。”

    “好的,允文大人。”

    车子启动,舒允文扭头看向枡山宪三家的好只爱,微微摇了摇头

    哎,皮斯科,你这可别怪咱,谁让你能认出宫野志保来着,咱不坑你坑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