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四一二章 皮斯科你这是想修仙啊!(4/52,月票加更)
    “唔……下雨了?对了,今天天气预报确实说了要下雨……”

    枡山宪三家附近的拐角,越水七槻诧异地抬头,看着空中滴落的雨滴和周围开始躲闪避雨的人群,皱了皱眉头

    下雨对跟踪、监视可不是什么好事,天一旦下雨,她要是继续守在枡山宪三家附近,是个人都能看出不对头儿来……

    越水七槻正思索着,忽然间觉得有人在背后扯了扯她的衣服。

    越水七槻心头一惊,连忙扭头看向身后,却根本没有看到人。

    也就在这时候,在越水七槻的眼前,成实的鬼体忽然出现了一下然后又瞬间消失,成实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挠头道:“……原来是成实大人啊……”

    她现在既然被成实发现了,那肯定也被舒允文发现了……好吧,接下来就比较尴尬了。

    成实的鬼体又浮现了出来,用哑语比划了两下,然后伸手指了指某个方向,越水七槻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舒允文让她过去。

    越水七槻跟在成实的身后,很快走到了舒允文所在的咖啡店内,径自走到了舒允文对面坐下,先道歉一声:“抱歉,允文桑,我实在是有点好奇……”

    好奇?好奇你妹啊!你特么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然后思索了片刻,想到了一个说服越水七槻的理由:“……算了,我不管你接下来有多好奇,都给我老老实实坐在这里,别再掺和了。你是一个侦探,那你应该知道,擅长插手别人的委托,是绝对犯忌讳的吧?”

    “……所以,关于那个人的事情,你不要再管了,这是我接到的委托,是我的事情!”

    “呃……”越水七槻愣了一下,“什么?您接到的委托?有人委托您吗?那委托人是谁?”

    委托人?委托人当然就是宫野明美了!

    不过,舒允文现在实在是懒得搭理越水七槻这个花样作死的侦探妹砸,嘴巴里面挤出了两个字:

    “……保密!”

    ……

    晚上十点钟,杯户町,fbi的秘密联络处。

    房间里的探员们都在忙碌着,赤井秀一站在阳台的窗前,看向窗外,看着如丝的雨水在窗户上,留下水珠、砸出涟漪,涟漪在玻璃窗上荡漾,仿佛出现了某张熟悉的面孔。

    忽然间,旁边有一位fbi的探员走了过来,手里面拿着一份调查报告,认真地汇报道:“赤井搜查官,我们昨天晚上就派出去大量人手,不过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关于雪莉的消息……我们推断,这条消息很有可能是黑色组织故意泄露出来的一条假消息……”

    “假消息吗?”赤井秀一微微一笑,喝了一口咖啡,“……黑色组织行踪一向隐蔽,很少有确切的情报消息传出,我们这次会收到雪莉逃出组织的消息,本来就有些反常,是假的并不奇怪……”

    “……不过,黑色组织可不会无聊到放一条假消息出来愚弄我们。他们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那他们有什么目的?”那位探员好奇地问道。

    “目的?”赤井秀一冷峻地笑了笑,正准备说话,忽然间手提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赤井秀一愣了一下,扭头吩咐道:“……马上监听我的手机,并且搜索通话信号源。”

    “是!”

    房间里的人忙碌了起来,铃声响了五声后,赤井秀一才接通了电话,对面立刻传来了一道急促的声音:

    “……你好,我是宫野志保,帮我……”

    ……

    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内。

    关押宫野志保的毒气室里面,宫野志保衣服脏兮兮的,嘴巴被琴酒捂着,发不出任何声音。

    就在她的身前,一个身高、身材、长相、衣着一模一样的人正拿着手提电话,嘴里面还发出她的声音:“……诸星大,组织的人杀掉了我的姐姐,他们还想杀我,我逃了出来,不过现在没地方去了。我姐姐生前告诉了我你的号码,你可以帮我吗?”

    “……你的意思是……”听筒里传来了赤井秀一的声音。

    “……我答应当污点证人,帮你们指证组织,但你们fbi要保护我,送我离开日本,最好可以加入‘证人保护计划’……”假志保的声音惟妙惟肖,不管从声音、语气上听,都绝对是同一个人,听不出任何异常。

    电话里面,赤井秀一立刻回答道:“……那当然可以,没有问题。”

    “那真是太好了,谢谢你,诸星大。”假雪莉的声音继续,“……这件事情很重要,不如我们见面聊一聊吧,十点半,就在杯户车站……不过,我不太喜欢和你们fbi的其他人接触,你可以一个人过来吗?就我们两个人……”

    “……没有问题。”赤井秀一依旧答应。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听琴酒他们说,我姐姐藏十亿日元的那把钥匙是被你拿走了。你可不可以顺便带来?我姐姐说,那里面有留给我的非常重要的私人物品,我不想让别人看到……”

    “好的。”

    假雪莉正准备再说什么,忽然间,却见旁边的伏特加比划了个手势,假雪莉连忙说了一声“不见不散”,然后挂掉了电话。

    紧接着,琴酒松开了宫野志保,嘴角罕见地露出一丝笑容:“贝尔摩德,不愧是顶尖的易容、伪装大师,毫无破绽。”

    “……可是,我总觉得你的这个计划满是破绽。以那个家伙的精明,根本不可能会去吧?”贝尔摩德轻声问道。

    琴酒冷笑一声:“……我说过了,只要诱饵是雪莉,那他绝对会上钩的!”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基安蒂、科恩、卡尔瓦多斯他们应该已经在‘坟场’就位,我们也该去杯户车站带我们的银色子弹去埋葬他的‘坟场’了。”琴酒说着,扭头看向宫野志保:

    “……至于雪莉,就请你在这里享受最后的生命吧……”

    宫野志保抬头看向琴酒、伏特加、贝尔摩德,轻笑一声,闭上了眼睛。

    ……

    杯户町,fbi的秘密联络处。

    几位使用设备的探员哀嚎一声:“就差五秒钟!就差五秒钟就能追踪到了!”

    “赤井先生,我们刚才监听了谈话的内容,这很明显就是一个圈套,一个针对您的圈套……”旁边有探员提出自己的看法。

    赤井秀一开口道:“……就算有可能是圈套,我也有必要看看。因为,那也有可能真的是雪莉在向我们求助。雪莉是组织内拥有代号的成员之一,对我们很有价值,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的可能,也值得一试……”

    “……可是,那样真的太危险了。”旁边的探员有些犹豫。

    “既然是任务,怎么可能会有不危险的?”赤井秀一回答,“从成为搜查官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赤井秀一说到这里,语气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不过,相较这次的会面,让我在意的是那个拿走藏着十亿日元线索钥匙的人……他到底是谁?”

    赤井秀一对这个黑锅依旧耿耿于怀。

    “呃……这个……”旁边的探员挠了挠头好吧,这件事情他们fbi也在调查,但一直没查出什么线索。

    “不过,赤井搜查官,您自己一个人行动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fbi这就行动,争取十点半之前,在杯户车站布下一层防护网,您的安全也有保障……”一位探员提出意见。

    “……随你们的便吧,反正这一切应该也只是白费功夫。”

    赤井秀一皱着眉头,喝了口咖啡,紧接着只见房门打开,两个人快步走了进来:“赤井,我们提前布防,怎么可能会是白费功夫呢?只要能保证人员安全,哪怕事后发现我们所做的一切安排都没有用上,那也是值得的……”

    赤井秀一看到跟前两个人,不由得愣住了:“詹姆斯?茱蒂?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我们?”詹姆斯微微一笑,“……当然是来帮你的。”

    ……

    与此同时,让赤井秀一背上这个黑锅的舒允文正郁闷地听着成实汇报着枡山宪三的事情。

    “允文大人,枡山宪三似乎还没打算休息。就在刚才,他冲了一整壶咖啡,端着咖啡壶回卧室开始看碟片了。”

    “哈?一整壶咖啡?”舒允文听到成实的话,抬手看了看手表,一阵无语

    我勒个去!这特么都晚上十点十分了,你一个71岁的老头不赶紧收拾一下睡觉,还泡了一整壶的咖啡看碟片……

    你特么这是要修仙啊!

    要知道,宫野明美的寄魂托梦,必须得等人睡着以后才能用,这老头子要是真的修仙一晚上,他难道还能一直在这儿等着不成?

    舒允文皱着眉头思索着,扭头看向窗外,在看到街对面的一家药店后,舒允文两眼一亮,顿时有了主意:

    “……成实,麻烦你去旁边药店里偷点儿安眠药……”

    “安眠药?”成实愣了一下。

    “你往皮斯科的咖啡壶里给他加点儿安眠药……”

    妈蛋!老子让你晚上不睡觉想修仙,咖啡加安眠药,爽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