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四零七章 叛徒必须死!
    晚上,越水七槻的家中。

    越水七槻穿着睡衣,坐在书桌前,旁边摆着一堆文件资料,一份份地翻阅着,查看着里面的相关内容,偶尔在笔记本上做一下笔记。

    忽然间,书桌旁的闹钟响起了报时声,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看了下时间:“……嗯?都已经一点钟了?是时候休息了……不过,允文桑委托的这项工作,还真是繁琐呢,调查起来本来就很吃力,还要我小心谨慎,连找人帮忙都不可以……”

    越水七槻嘴里面嘀咕着,爬到了卧室的床上,盖上被子,两眼盯着天花板——

    今天下午,在接到舒允文的这个委托后,越水七槻就开始调阅资料,调查起来。

    不过,她需要查阅的资料简直太多了,以她现在的速度,想要调查出结果,至少也需要两天时间。

    另外,她心里面也有点奇怪,舒允文想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人?

    越水七槻脑中仔细思索着,忽然想到广田雅美死时舒允文也在旁边,眉头不由得一皱——舒允文该不会是从广田雅美那里得到了什么线索,所以在秘密调查银行劫案吧……

    ……

    晚上,仓井药物研究实验室,毒气室内。

    宫野志保疲惫地坐在地上,勉强抬头,看着琴酒、伏特加走出毒气室,凄然苦笑。

    毒气室外,琴酒、伏特加似乎并没有走开,就站在门口,低声地交谈着,声音传入宫野志保耳中。

    “大哥,根据下午搜查小组成员所提供的情报,那个在他们车上装窃听器的头戴针织帽,应该就是赤井秀一,不过搞不明白为什么,赤井秀一似乎剪掉了长发……”

    “剪掉了长发?”琴酒的声音传来,“是听说宫野明美死了,所以削发明志吗?”

    “听搜查小组的人说,他们在闲聊的时候泄露了不少情报,赤井秀一他现在很有可能就在暗中盯着我们。”伏特加声音低沉,“可恶,雪莉这个臭女人,还是什么都不愿意说。她要是愿意透露一些赤井秀一的消息,我们不至于这么被动了……”

    “嗯……她不是不愿意说,而是可能真的不知道吧?”琴酒的声音清冷,“她和她的姐姐一样,简直太简单了,一眼就能看透,她应该并不知道赤井秀一的信息。不过,她可真顽固啊!看她的样子,似乎真的打算一直中断实验了……”

    “……那……对于雪莉,boss大人有什么指令?”伏特加问道。

    “boss吗?”琴酒阴森地笑了一声,“boss说,雪莉她明明知道十亿日元的相关线索却隐瞒不说,而且还擅自中断药物研究,已经可以说是叛徒了。组织对叛徒的惩罚只有一个字……死!”

    “要杀掉她吗?”伏特加惊讶地问。

    “没错,这是boss的命令。”琴酒回答,“……不过,boss说她的研究非常重要,正在让人整理她的相关研究资料,接下来只要确定资料没有太大问题,就可以随意处理了。当然,对我而言,雪莉还是有一些废物利用价值的。有雪莉在,我们或许可以引出赤井秀一……”

    “引出赤井秀一?”伏特加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说,赤井秀一有可能会来救雪莉?那个利用女人潜入组织的混蛋,会有这么好心?”

    “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会来!”琴酒冷声道,“我了解他,只要他知道消息,那就一定会来的!”

    琴酒话落,语气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明天吧。明天让组织的眼线放出情报,就说我们将在后天晚上十二点钟处决叛徒雪莉,地点保密。那个家伙听说消息后,一定会露出马脚的……”

    琴酒、伏特加的声音终于消失,毒气室内,雪莉一声苦笑——

    她也要被处死了吗?

    还有,她最后的价值,居然是引诱那个欺骗姐姐感情的混蛋上钩?她真的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

    不喜欢!

    ……

    第二天中午。

    虽然搞不明白为什么,但在柯南世界里又特么开起了樱花,冢本数美、小兰、园子坐在学校的樱花树下,一起吃着便当,说着学校里的一些八卦。

    园子吃光了盒饭里最后一点米饭,“呜呜”了两声,开口道:“话说起来,允文大人今天又没有来学校,数美学姐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冢本数美微微一笑,拿着筷子心不在焉地调戏着饭盒里的食物,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允文君昨天晚上忽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也不来学校,不用帮他准备便当了……”

    “……这样啊,允文大人他该不会是病了吧?”园子猜测,而且往悲情剧发展,“或许允文大人忽然间得了重病,正在治疗,又不想让数美学姐担心他,所以……”

    “呃……怎么可能嘛,园子”小兰一脑袋黑线,“……那绝对不可能的。我昨天遇到了越水侦探,越水侦探说她去允文同学家拜访过,允文同学一点事都没有,而且似乎还委托越水侦探帮忙调查什么……”

    “是吗?那就奇怪了!”园子八婆捏着下巴装侦探,然后忽然道,“对了,小兰你不是说,那个什么银行抢匪雅美小姐死的时候,允文大人也在场吗?该不会允文大人因为雅美小姐的死感到非常伤心,所以很受打击,请假在家恢复心情吧……”

    “呃……”旁边,冢本数美的动作停了下来,想想之前舒允文和广田雅美之间的接触,心情忽然有点别扭,“……或许吧……”

    小兰看出冢本数美的兴致不高,连忙捂住了园子的嘴,瞪着自己口无遮拦的闺蜜:“好啦,园子,你不要说啦!”

    园子猛点头,冢本数美则微微一笑,扭头问小兰道:“……对了,小兰。今天放学后空手道社有活动吗?我最近学业压力有点大,好久没有好好运动一下了,想去放松一下……”

    “啊咧?!”小兰、园子顿时一脸懵逼,嘴角持续抽抽中——

    话说,数美学姐,那个“好久”是什么意思?您昨天下午才特么去过,还打翻了咱整个空手道社,好多萌新学弟、学妹都已经有心理阴影了好不好?!

    学姐今天要是再去一趟,明天就要有人退出社团了……

    好一会儿后,小兰才认真地说道:“学姐,我忽然这么说虽然很冒犯,但是,如果您真的担心允文同学的话,可以亲自打电话问问、或者去允文同学家看看……你们两个正在交往,既然心里面有疑惑,就应该问清楚……”

    “……而且,园子她刚才的话您也不必在意,有一个认识的朋友在自己面前死去感到伤心,那不是很正常吗?就像我还有柯南,我们在也认识雅美小姐,在听说雅美小姐死掉时,我们也觉得伤心呢”

    “……呃,说的也是。”冢本数美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展颜一笑——

    不过,她的心里面确实有些担心舒允文,看样子,还是放学以后去看一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