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四零五章 日记中的线索,委托越水七槻~
    “哦?找到了吗?”

    舒允文合起了相册,一抹嘴角,然后接过宫野明美手上的日记本,看起了日记本里面关于皮斯科的内容:

    “……今天皮斯科前来拜访,说起组织将给他安排最后一件任务。零九小說網任务完成后,他也将从地下转入地上,彻底脱离杀手身份,成为一名身份光鲜的企业家,帮忙管理组织在东京区的白产业,这对已经五十多岁的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嗯……”舒允文看完了日记上关于皮斯科的内容,又往后面翻了翻,看到的都是白纸,奇怪地说道,“后面没了?”

    宫野明美点了点头:“在那之后不久,我的父母就一起因为意外而去世了……”

    “整本日记里面,一共只有这么一句话提到了皮斯科?这连个名字都没有,查起来会很麻烦啊……”舒允文皱了皱眉头,然后走到了桌子前面,拿起一张纸,“沙沙沙”地写了起来——

    这句话里面虽然没有提到皮斯科的真实姓名,但有用的线索还是不少的。

    首先,皮斯科原先是一个组织杀手;其次,皮斯科负责管理组织的东京区白产业;第三,皮斯科的身份是企业家;最后,皮斯科当时的年纪是五十多岁。

    明美她爸写这本日记的时间是在十八年前,根据以上几个线索,可以推算出来,皮斯科是在十八年前忽然出现的企业家,靠着组织的帮助混得不错,人脉很广、地位很高,而且现在年龄应该在68岁到78岁之间。零九小說網

    不过,就算是这样,找起来也不简单啊!他舒允文又不是侦探,要查这一类的内容很麻烦的好不好?

    舒允文正琢磨着,忽然间却听门铃声响起。

    宫野明美立刻隐匿起了身形,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成实,成实立刻飞到玄关前把门打开,紧接着是一道舒允文非常熟悉的声音:“允文桑,抱歉,打扰了……”

    “啊咧……越水侦探?”舒允文起身看向门口,只见越水七槻恭谨地站在外面,看向门内。

    舒允文连忙请越水七槻进门,简单地客套了几句后,有点奇怪的问道:“……越水侦探,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越水七槻微微躬身:“……不好意思,允文桑,冒昧前来打扰,我过来找您,是想请教一下咱们事务所附近的那起银行劫案。听说,在最后一名抢匪雅美小姐死亡时,您就在现场吗?”

    “呃……这倒是没错。”舒允文点了点头,扭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宫野明美,“……你想问什么?”

    “没什么,就是有一些很在意的事情而已。”越水七槻皱着眉头,捏着下巴说着自己的疑惑,“根据警方公布的消息,雅美小姐是在杀掉两个同伙后畏罪自杀……可是,我了解了一下案件详情,觉得这里面有逻辑不通、无法解释的地方……其中最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就是她杀掉了她的两个同伙。”

    “……我们假设一下,她如果是想要独吞十亿日元、远走高飞的话,杀掉两个同伙不足为怪。但是,她在杀掉两个同伙后,却没有选择带着钱逃走,而是找了一个偏僻的仓库自杀……这实在是难以让人理解。”

    “……假设她一开始就想自杀的话,杀掉自己的两个伙伴,不是有点多此一举吗?”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问道:“那你认为是怎么回事儿?”

    越水七槻解释道:“……要想搞清楚怎么回事,必须得解开三个疑点。第一,亚美小姐为什么要开车前往那个废弃仓库;第二,十亿日元的下落;第三,亚美小姐的真正死因!”

    越水七槻连说三个疑点,然后又凝重地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在这一起劫案的背后有着重重内幕,就好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着这一切一样……”

    舒允文听着越水七槻说的推理,嘴角不由得抽抽了两下——

    我勒个去!果然,这只要是厉害一点的侦探,没有一个省油的灯!银行劫案明明已经被警方定案了,结果在越水七槻眼里面根本就是漏洞百出,就和个筛子一样……

    不过,宫野明美的这个案子,确实不是越水七槻能够掺和的啊!

    这妹砸要是继续调查下去,说不准哪天就被黑衣组织发现,找上门来“bubu”掉了。

    舒允文看看依旧在思索中的越水七槻,忍不住开口问道:“越水侦探,你最近是不是很闲啊,每天不工作,只会调查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这货之前先是调查柯南的身份,然后又帮园子她们调查米原晃子,现在又特么调查银行劫案——她到底知道不知道什么叫做工作?

    “闲吗?”越水七槻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话说起来,好像还真是这样,我都有半个多月没接到什么委托了……”

    这货果然是闲着无聊!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目光落到了那些关于皮斯科的情报上,然后两眼一亮,扭头看向越水七槻,打量了两眼——

    话说,调查什么的他是很不擅长,不过貌似眼前这个闲着无聊的家伙很擅长啊……

    舒允文微微一笑:“越水侦探,你既然闲着无聊,那不如帮我调查一件事情。这是正式的委托,我会付给你调查费,不过你也必须小心谨慎,绝对不能让人察觉你在调查这件事情……”

    “啊咧?”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眨了眨眼,“……什么事情?”

    舒允文把皮斯科的相关情报摆在了越水七槻面前:“帮我找一个人!”

    ……

    下午四点钟。

    宫野明美家公寓门口,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赤井秀一挎着包包走下了车,把空掉的罐装咖啡罐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内,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公寓,脚步不徐不疾地向着公寓大门走去,脑中却回想着宫野明美跟她说过的那句话——

    “大君,等脱离组织了,可以作为真正的男朋友和我交往吗?”

    “……这个单纯的笨蛋,居然真的以为组织会放她和她的妹妹离开……”赤井秀一走到公寓门前,看到了停在公寓门前的两辆厢型车后微微皱眉,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赤井秀一拉开身上的包包,拿出两个纽扣大小的东西,黏在了两辆车上,然后快步离开公寓大楼,在附近的墙角一靠,耳朵里戴上耳机,嘴里面叼了根烟,吞云吐雾。

    约莫半个小时后,两辆厢型车从公寓楼前开出走远,赤井秀一的耳机中传来些许杂音,隐约也能听到人的声音。

    “上午去宫野明美公寓的人,真的是黑麦威士忌吗?”

    “这是琴酒大哥说的,应该不会错。听说黑麦威士忌故意留下线索挑衅,还拿走了关系十亿日元所在地线索的钥匙。”

    “琴酒大哥觉得雪莉知道黑麦的下落,所以去找雪莉问话了。”

    “话说起来,雪莉她居然被囚禁了,真是难以置信。”

    “没办法,她的姐姐被杀了,她拒绝继续进行药物研究,而且好像还隐瞒那十亿日元的下落……”

    “嗯?都别说话,设备有杂音,车上有问题……”

    “……可恶!我们被人窃听了!”

    “刚才有个戴毛线帽的人好像靠近过我们的车!”

    “……”

    一声尖锐的声音后,赤井秀一耳机中的声音全然消失,赤井秀一摘下耳机,脸上不见丝毫笑容——

    雪莉被囚禁起来了吗?

    还有,他上午明明还在飞机上才对,来宫野明美公寓的人是谁?

    是哪个杀千刀的让他背了黑锅?...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