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四零零章 骑士归位!(十更)
    “允文大人,我已经报警并且喊救护车了。”

    仓库外,松下平三郎急匆匆地走了进来,看到了地上广田雅美的样子,惊讶道:“雅美小姐她已经、已经……”

    “她已经过世了。”舒允文回答了一下,然后抬手看了看手表,“……警方还得一会儿才会过来吧?我有点内急,先去外面方便一下。松下先生,麻烦你在这里陪着柯南。”

    “是的,允文大人。”松下平三郎点头答应。

    舒允文走出仓库,找了一个角落,把广田雅美的灵魂放了出来,然后从成实那里要来的阴虫琥珀和阴气珠,塞进了广田雅美的鬼体里面,紧接着广田雅美的鬼体一点点的凝实,最后变得像是普通人类一样。

    广田雅美很惊讶于自己的变化,尝试着控制身体,发出了有些怪异的声音:“……允文大人,我这是……”

    “你死了,变成了鬼,而且是很特殊的鬼。”舒允文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然后伸手指着自己,“……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舒允文,职业是鬼巫师,对外自称除灵师,雅美小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了。”

    广田雅美愣了一下,然后本能地回礼道:“……允文大人,也请您多多关照。还有,广田雅美只是我的化名而已,我的本名叫宫野明美……”

    “宫野明美吗?”舒允文点了点头,“明美小姐,因为时间关系,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你现在是灵魂状态,如果照顾不得当的话,你要不了多久就会慢慢消散掉,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而我家中有一件巫器,如果你愿意进入巫器中,就能永远的生存下去,不用担心自然消散的问题……”

    舒允文把宫野明美如今的处境简单地说了一下——

    他说宫野明美会消散什么的,这可不是假话。

    宫野明美的灵魂再怎么特殊,她也只是一个灵魂而已。只要是灵魂,就免不了消散这一关。

    宫野明美听舒允文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道:“不进入您说的那件名为《天罚》的巫器画中,我就会慢慢消散掉,那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我愿意……”

    “……不过,允文大人,我也希望您能够信守诺言,帮我保护好我的妹妹。”

    “这件事情还是等晚上回去以后再说吧……”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有点好奇地问道,“……对了,明美小姐,你到底把那十亿日元藏在什么地方了?”

    “我把钱藏在了米花车站东边的出租保管箱里面,钥匙在我公寓的信箱角上粘着……”宫野明美说出了藏匿的地点,“允文大人,还请您把这件事情转……”

    宫野明美说着话,灵魂已经变成了白色透明状,阴虫琥珀、阴气珠一起从她鬼体中掉落了出来,发不出任何声音了——

    没办法,那个充气五小时,使用十分钟的坑货阴气珠已经空了

    于是乎,成实开始充当起了舒允文和宫野明美之间的翻译官,才聊了没几句,舒允文的手提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舒允文连忙拿出电话,按下了接听键,问候一声后,便听到对面传来了小泉红子的声音:“允文同学,真是抱歉。那两个人看样子已经离开很远了,我没有找到他们……”

    “没有找到吗?真是麻烦你了。”舒允文道谢一声。

    “不必客气,毕竟我也没有帮上什么忙。”小泉红子客气了一句,然后又问道,“允文同学,您那里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刚才我的管家忽然联系我,说家里面有点事情……”

    舒允文想了想,开口道:“没事了,今天谢谢你了,小泉同学。”

    挂掉电话后,舒允文听到远处隐约传来了警车警报声,连忙把宫野明美变成灵魂球状态,转身走回到了仓库里面,等待着警方到来。

    ……

    晚上,十点钟。

    警方的问询结束后,舒允文回到家中,关紧了别墅的大门,直接走到了二楼,走进父母的卧室。

    房间内一片黑暗,舒允文也懒得开灯,抬头看了一眼悬挂在卧室墙壁上的《天罚》,嘴角微微一笑,把宫野明美纯白色的灵魂球取了出来,口中念动巫咒,灵魂球瞬间膨胀起来,恢复成了宫野明美的样子。

    宫野明美向着舒允文微微躬身行礼,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伸手一指巫器《天罚》,开口道:“明美小姐,《天罚》上骑士的空位,属于你。”

    宫野明美立刻点头,然后扭头看向巫器《天罚》,纯白色的魂体飞向《天罚》,直接没入了画上的骑士里面。

    过了两三秒,阴气弥漫的油画上骑士开始轻轻鼓动着,油画表面也泛起些许白光,这种情况持续了足足有半个多小时,油画上的一切诡异情况才重新平复下来,与此同时,画中宫野明美的灵魂又重新飞了出来,魂体依旧是纯白色,但周围却凝聚出了一套非常合身的女骑士盔甲,看上去英姿飒爽。

    宫野明美又一次向着舒允文微微躬身,嘴巴轻轻张合,无声地感谢着:

    “谢谢您,允文大人。”

    “不用谢。”舒允文摆了摆手,然后开口道,“我让你成了《天罚》画上的骑士、我的仆从,其实也想着以后你能帮上我的忙,这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我以后会全力帮您的,允文大人。”宫野明美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您能帮我一个忙……”

    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你想让我帮忙把你妹妹救出来?”

    “没错,允文大人。”宫野明美点了点头。

    舒允文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妈蛋!这绕过来、绕过去的,还是要跟黑衣组织对上啊……

    舒允文抬头问宫野明美:“你妹妹宫野志保在什么地方?”

    “……饭岛药物研究实验室!”

    ……

    晚上十点半,东京,饭岛药物研究实验室内。

    宫野志保站在实验台前,一边听着电视里的新闻,一边哼歌做着实验。

    电视上,新闻中主播的声音传来:“……现在插入一条重要新闻。警视厅证实,昨日银行劫案的三名抢匪已全部身亡,除昨晚遇害的两名劫匪外,今天下午警方在xx仓库区的仓库内发现了最后一名女性抢匪广田雅美的尸体。根据现场的情况,警方推断,广田雅美应该是在射杀两名同伙后饮弹自尽,目前被劫走的十亿日元仍然下落不明……”

    实验台前,宫野志保的动作瞬间僵直,几秒钟后,两眼眼泪毫无征兆地从眼角滑落,嘴里面轻声呢喃着:

    “……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