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三零七章 接二连三的恐怖谋杀案
    ps:站,请大家来支持正版阅读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早上,守土梓菊的出租公寓里面。

    闹钟铃声响起,趴在地板上的守土梓菊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睁开眼,捂着头疼的脑壳,起身关掉了闹钟。

    摇了摇头,守土梓菊仔细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隐约记得自己又喝了个烂醉,回家以后好像把黑凉社长的头发缠在了玩偶娃娃的身上,然后把娃娃撕成了好几截……

    守土梓菊回想着昨晚的事情,微微皱了皱眉头,然后扭头扫视周遭,看到了地板上那个带着焦痕、完整无缺的玩偶娃娃——

    果然,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只是梦或者幻觉吗?

    守土梓菊思索中,扭头看了一眼时间,连忙向着卫生间跑去。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得马上收拾一下,去上班了。

    守土梓菊跑进了卫生间,先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然后走到了镜子前,打开水龙头,捧起一捧水,拍到了脸上,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许多。也就在这时候,守土梓菊的目光落到了跟前的盥洗镜上,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镜子里的人是谁?

    镜子里面,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脸。那张脸苍白的要命,还有一些斑点和皱纹,双目黯淡无光……不过,这张脸怎么会那么熟悉?就好像是……他自己!

    水龙头的水依旧在流动着,守土梓菊慢慢地抬起手来,只见自己的手皱巴巴的,就好像是干瘪的树皮一样。

    他的手颤抖着,慢慢地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触摸着那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神情也越来越惊恐:

    “怎、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这、这怎么……”

    守土梓菊全身颤抖着,脑中开始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想起了那个掉在地上的娃娃……

    “……是、是它?是它吗?是那个东西……”

    守土梓菊跌跌撞撞地跑出卫生间,看到了地板上的玩偶娃娃,一把抓住,跪在地上吼叫道:“是你?!是你对不对?是你把我变成这副鬼样子的,对不对?!”

    “对不对?!”

    守土梓菊不断地咆哮着,几秒钟后,脑中忽然出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你渴望复仇吗?”

    “……啊……啊?!”

    守土梓菊抬手把玩偶娃娃丢在了一旁,畏惧地向后退着:“……是你!真的是你!真的是你!你为什么要害我?!”

    玩偶娃娃掉落在地上,忽然一个翻转,依旧是脸部朝上,漆黑的眸子里闪耀着光芒,再度重复道:“你渴望复仇吗?”

    守土梓菊惊慌失措,这时候,却听房间内的电话铃声响起。

    守土梓菊快速地跑到电话前,接起了电话,紧接着听到对面传来了一个急促的声音:“是守土吗?哈哈哈……今天发生大事了,你知道吗?黑凉社长昨天晚上在家里面被杀了,据说胳膊、脑袋都掉下来了,四分五裂的……”

    守土梓菊手一滑,电话听筒从手里脱落,脑袋机械般地扭头,看向地板上的玩偶娃娃,脑中又出现了那个声音:

    “……你渴望复仇吗?”

    “啊啊啊!!”

    守土梓菊惊恐且绝望地喊叫:“滚开!滚开!你给我滚开!!不要再跟着我了!不要再跟着我了!”

    “你离开我家!”

    “离开我这里!”

    ……

    傍晚。

    缓缓流动的河水旁,几个小孩儿追逐打闹着。

    忽然间,一个小孩指着水面:“哇!河面上好像飘着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布娃娃吧?”

    “捞上来!捞上来看看!”

    “……”

    几个小孩儿用木棍把娃娃拨到了河边,拿起来看了看,然后一个小女孩儿道:“好脏、好丑的娃娃啊!还是丢掉吧!”

    “那就丢掉吧!”

    拿着娃娃的小孩儿用力一甩,娃娃又掉进了河水里面,继续向下飘去。

    ……

    “哇!太好了!明天就要放假了!所有假期加起来,一共有一个礼拜呢!这下子,我一定要玩个痛快!”

    帝丹高中,二年级b班的教室里面,园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教室屋顶,一副“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架势。周围的一大票同学看着园子,都是一脸关爱智障的眼神儿。

    小兰呵呵轻笑着,园子又扭头看向小兰,激动地说道:“小兰,我们假期的时候一起出去旅行,好不好啊?我们明天就走,一起玩个痛快!”

    “啊……”小兰眨了眨眼,“不好意思哎,园子,恐怕不行,新一拜托我明天替他去参加一个下午茶酒会。另外,五月四号是新一的生日,我已经和新一约好,一起要看午夜场的电影,然后帮他庆祝生日……”

    “新一?”园子愣了一下,“你是说工藤那个家伙吧?真是的,那个家伙都失踪好久了吧?你居然还要陪他看午夜场的电影……小兰,你很重色轻友哎!”

    小兰一翻白眼:“园子你不要胡说,才不是呢!我和新一只是朋友啦!”

    “嗯,我知道的,朋友嘛!”园子一副“我懂的”表情。

    舒允文坐在座位上,一手托腮,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话说,小兰和新一约好了一起看电影?这特么是在开玩笑吧?柯南那货难道能变回来,然后跑去跟小兰约会不成?

    看样子,小兰这次十有要被放了鸽子喽

    话说,小兰约洗衣机一起过生日,最后要是被洗衣机给放鸽子的话,那小兰童鞋会有多生气捏?这是个问题哈

    舒允文琢磨着洗衣机未来的悲惨日子,小兰和园子还在继续聊着天。

    园子叽叽喳喳地说着一堆有的、没的,小兰则低头看着报纸,然后拿着剪刀,小心翼翼地做着剪报,惊讶地开口道:“东京市内又发生残暴的凶杀案了啊!这次是在杯户町,死者死在自己家里面,身体被人残暴地切成了好几截……”

    “天呐!又是一起!最近的案子真多!”园子也感慨了一句,然后继续说道,“不过,这件案子不算什么啦!三天前的那起案子妳还记得吧?日卖日报上刊登的,妻子被杀、丈夫是嫌疑人,据说那个女人的整张脸都被切成了两半……”

    “你说那件案子啊!真的好恐怖……”小兰点了点头,然后又低声道,“偷偷告诉你哦!我父亲对那件案子也有关注,私下地给目暮警官打过电话询问案情进展。目暮警官说,在案发现场的搜证中,受害人丈夫的嫌疑基本上已经洗清了,不过,具体凶手是谁,却是一头雾水,就跟半个月前江口田的那件案子类似……”

    “江口田?你是说那个脑袋被人揪下来的那个案子?”园子也是一脸怕怕。

    “我爸爸问过警方,他们都说,那个人的头就是被很大的力量直接拽下来的。不过,以人的力量,很难做到这一点……”

    “啊……”园子忽然觉得周围变得好冷——

    这种事情,感觉好恐怖啊!

    ps:诅咒游戏、降灵游戏别瞎玩……虽然应该都是假的,但总有稀奇古怪的传闻……嗯嗯……

    ps2:忘了感谢下了,谢谢骨头的51000打赏,我以后不会随便拿你熬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