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一四八章 这些……都是供品!
    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呃……”

    我勒个去!

    看着洞窟里面的东西,舒允文心里面有点发毛,一个哆嗦,连忙把头缩了回来——

    尼玛!这场景比起海边十八具尸体排成排也差不了多少吧?正常人看了,晚上都会做噩梦的好不好?

    至于相田彦一,脸上的表情异常凝重,大声地吼叫道:“立刻去找更多的鉴识人员过来!这里……发现了决定性的证据!”

    “是!”一个警察应了一声,立刻跑开。

    剩下的几个警察来回对视几眼,又向甲谷廉三走了几步,呈包围架势。

    越水七槻走到了舒允文身后,向着洞窟里面认真地看了几眼,才退了回来,一手托着下巴:“瓶子的数量一共有十八个,每个都密封的很好,里面的液体,应该是防止尸体腐烂的福尔马林。按照一个瓶子里一根手指来算的话,里面应该装有十八根手指,和死者的数目相符。在最外面,摆放有电击棒、绳子、钳子等,这些应该就是凶器了……”

    “啊!!里面、里面果然都是手指吗?”园子也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然后尖叫出声,“这么说来,这里就是甲谷管家藏被害者手指的地方嘛?”

    “看样子,是不会错了。毕竟,没有谁会无聊到把一些假手指装在罐子里,摆在这种地方,对不对?”

    越水七槻微微笑了笑:“甲谷管家,你还真的如同那个传说中一样,让青坊主‘吃’掉了这些手指,而且直接让青坊主‘咽’进了肚子里啊!”

    “等等,越水侦探,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相田彦一一脸的莫名其妙。

    舒允文转身,开口解释道:“这个,应该可以算是甲谷管家犯下连环杀人案的动机吧?”

    “甲谷管家和四年前大冢家因车祸死去的夫人,都信奉着他们老家的邪神,也就是百鬼夜行中的青坊主。”

    “关于青坊主的传说,因为地域不同,所以各不相同。在甲谷管家的老家,青坊主是饿死的和尚所变,它是一种会诱拐人上吊自杀,并且在人上吊时、吃掉被吊着的人右手小拇指的邪神。因为,在这个传说中,人的灵魂储存在人的右手小拇指里面,被饿死的邪神,只有吃灵魂才能填饱肚子。”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北海道空知郡上沙川町的人都认为,谁的右手小拇指在死前断掉的话,灵魂就会被困在小拇指里,不能成佛!若是还想要超脱,就必须向着邪神供奉其他人的右手小拇指,让邪神食用……”

    “相田警官,你还记得,大冢夫人死亡现场的照片吧?”

    “当然记得,夫人当初的死亡现场,她的右手小拇指……”相田彦一立刻点了点头,也明白了过来,惊讶而又难以置信地看向甲谷廉三,“……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没错,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越水七槻看着甲谷廉三,轻声开口,“甲谷管家为了能让死去的夫人灵魂超脱,升天成佛,所以才不惜犯案……”

    “可是,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别墅里的其他人,应该也都有杀人动机吧?像是已经死去的老爷……”相田彦一继续提出异议。

    “不可能是老爷,也不可能是别的人。”越水七槻摇了摇头,“因为,这个别墅里面,除了甲谷先生以外,再也没有其他人信奉青坊主这个邪神了!”

    “你怎么知道?”相田彦一问道。

    舒允文这时候又开口解释道:“关于这点,只要问过别墅里的人,应该很容易就知道了。在这个别墅里面,每天会来供奉青坊主的,就只有甲谷管家一个人而已。没错吧,浅井夫人。”

    “没、没错。”浅井琉璃连忙点了点头,“至少,我所见到的,除了甲谷管家外,没有其他人会去神堂那里了……”

    “我、我也一样,只见管家来神堂这里。”厨师福田跟着回答。

    “我也是。”园丁山本也是一样的表情。

    相田彦一狐疑地看向福田和山本:“难道真的一个都没有?像是厨师福田、园丁山本或者是死去的老爷,他们或许是帮凶,这样的话,他们或许会隐瞒自己会来神堂这里的事情……”

    越水七槻摇了摇头,道:“不存在这种可能啦。根据别墅内其他佣人的口供,甲谷管家每天上午和下午,都会例行来神堂这里‘供奉’,而且还是独自一人。相田警官,你看看神堂的桌子上,难道就没觉得,这里少了什么东西吗?”

    “少了……什么东西?”相田彦一看看摆着一个香炉、两只蜡烛的供品桌,“这里有少什么东西吗?”

    “是供品!这里的桌子上,没有摆放供奉给神灵的供品!”舒允文好歹也是个装神弄鬼的鬼巫师,对这一套当然很熟悉,“在供品桌上,香炉、蜡烛什么的也算供品,不过,却也需要摆上一些吃的还有清水之类的。甲谷管家既然是来供奉神灵,当然不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了……”

    “……你猜猜,他每天在这里供奉着的‘供品’,会是什么东西?”

    “呃……难道是……”相田彦一目光看向神像后面那个洞窟里的玻璃瓶,还有装在玻璃瓶里面的手指。

    越水七槻认真地开口道:“甲谷管家给青坊主供奉的供品,可是在他们那里传说中,青坊主最‘喜欢’吃的‘食物’呢!里面储存着灵魂的右手小拇指!”

    “他真的会把那种东西摆在桌子上当供品?”冢本数美他们一个个都觉得心里面恶心。

    “当然,错不了的。因为,这里的供品桌上,真的没有普通供品。”越水七槻认真地点了点头,“……或许一开始的时候,在这里的供品桌上,也会摆着正常一些的东西。不过,后来大概因为次数久了,甲谷管家也懒得往这里带普通的供品,收拾起来也很麻烦,所以就空着手来了。”

    “……桌子上摆着这么危险的‘供品’,如果要是甲谷管家真的有同伙的话,肯定会让同伙跟他一起来,帮他放哨吧?既然甲谷管家每次都只是一个人,那就说明,他并没有共犯!”

    “这……这么说的话,确实没错。”相田彦一干笑着,不过略一沉思,又提出异议,“……可是,这还是说不通吧?难道大冢家的佣人,真的没人会来神堂这里吗?”

    “当然会有。不过,甲谷管家只要从里面把门锁插上,就不用担心被人看到,并且有足够的时间收拾桌子上的‘供品’。”越水七槻伸手指了指门后的插栓。

    相田彦一愣了一下:“把门锁插上?被人发现一次两次倒是没问题,可是,如果次数太多,肯定会被人发现异常的……”

    “那是当然喽。所以,甲谷管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就算他被发现很多次,也不会引起别人怀疑。”越水七槻微笑着说道,“大冢家的佣人数量并不算少,不过,在这里工作时间较长的,却只有厨师福田和园丁山本,剩下的,干得时间最长的,也仅仅只有四个月而已,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别墅里的佣人,之所以都是新人,那是因为,那些但凡是打扰过甲谷管家的佣人,都被辞退了!”

    “都被……辞退了?!”相田彦一惊讶。

    “没错。园丁山本先生曾说过,老爷性格上很强硬,别墅里的佣人,要是有不听话的,老爷都会让甲谷管家辞退掉。甲谷他身为管家,有的是机会让这些佣人故意在老爷面前犯错,然后借机辞退他们。只要是老爷发怒的话,其他佣人也不会觉得奇怪。”

    “每一个打扰到甲谷管家的佣人,都会被辞退掉,甲谷管家会在神堂内插起门栓的奇怪行为,自然也就没人知道喽”

    “原来、原来如此……”相田彦一恍然大悟。

    越水七槻又继续说道:“浅井太太,我记得你曾经说过,甲谷管家经常和别墅里的人说,最好一起参拜青坊主,对吧?甲谷管家说那样的话,其实就是想要区分出,你们哪些人有可能会去参拜神像罢了!一旦真的有人流露出想要一起参拜的念头,甲谷管家就会找机会把人辞退掉。”

    “还有,厨师福田先生当初虽然因为料理的事情,惹得老爷大怒,差点被辞退,但最后还是甲谷管家帮忙劝阻住了老爷。那是因为,他知道福田先生不会去打扰他供奉神像……如果要是福田先生真的被辞退,再想找一个不会打扰他的厨师,或许并不容易哦!”

    “至于我的这个推理,如果警方想要证实的话,只需要找到那些曾被辞退过的佣人,几句话的询问,就会真相大白了!”

    “原来……是这样吗……”福田山治又往角落躲了躲——他当初还以为,甲谷廉三是顾念旧情,所以才……现在看来,他是真的想多了。

    越水七槻又继续说道:“综合以上原因,我可以肯定,甲谷廉三肯定是独自犯案,没有共犯!如果真的有共犯的话,只要有共犯配合,他根本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

    相田彦一现在已经基本上相信了:“确实如此。”

    越水七槻又继续说道:“甲谷管家既然每天都会在神堂这里用‘供品’供奉邪神,相信他应该没有精力、每次都把‘供品’玻璃瓶子擦干净吧?”

    “接下来,只要鉴识人员一来,就可以轻易地从里面那些东西上采集到甲谷管家的指纹、皮屑、毛发。这些可都是赖都赖不掉的。”

    “甲谷管家,到了这种时候,你还不认罪吗?!”

    ps:这章填了多少坑啊……嚯嚯嚯……

    ps2:另外,特么的今天晚上停电了,所以蛋疼,所以郁闷,所以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