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一四二章 动机明确!
    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别墅里面,调查仍在继续着。

    越水七槻吃过了咖喱,舒允文他们终究抵不过饥饿,也和别墅里的佣人要了几个面包,啃了起来。

    几个人啃完了面包,坐在客厅里面休息,越水七槻凑到了舒允文跟前,问舒允文道:“允文大人,之前厨师福田,还有那个稻田秘书所说的话,您难道不觉得有些古怪吗?”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他们说的不是很正常吗?这家的主人大冢健因为女儿的死,所以意志消沉、性情大变,不在意公司的事情、甚至还找茬骂厨师,没什么问题啊……”

    大户人家的老爷,有几个脾气好的?

    “可是,我总觉得怪怪的……”

    越水七槻说着,忽然间,只见外面一个警察匆匆走了进来,急声汇报道:“相田警官,我们刚刚从交通科那里拿到了发生在三年前、和大冢家有关的交通事故现场照片。在当时案发现场的照片上,我们发现了很让人在意的情况……”

    那个警察说着,把一叠照片递到了相田彦一的手中。

    相田彦一戴着白手套,看着手里面的一叠照片:“这位死者,就是因车祸过世的大冢夫人吗?嗯……等等,她的尸体……”

    越水七槻看到相田彦一惊讶的样子,连忙起身,快步地走到了相田彦一的身旁,凑过去看了一眼照片,顿时也愣住了:“……大冢夫人她的右手小拇指居然……”

    那个拿来照片的警察解释道:“我们在刚刚拿到照片的时候,也吓了一跳。根据交通科的人所说,当时的事故,大冢夫人的右手小拇指,因为撞击时被车门夹到,硬生生地被夹断了……”

    “天呐!好可怕!”园子他们也好奇地走了过来,在看到车祸现场的照片后,顿时吓了一跳。

    舒允文看了一眼相田彦一手里的照片,又想到了所有尸体都缺少右手小拇指的事情,皱着眉头说道:“……现在看来,老爷在杀人的时候,为什么会剪掉尸体的右手小拇指,也真相大白喽……对了,浅井夫人之前说,当初因为疲劳驾驶,最终引发车祸的司机,在大冢健的逼迫下,不得不离开了高知县……现在看来,他很有可能是被老爷杀掉了吧?”

    “……他,应该就是这一系列连环杀人案的第一个受害者!”

    相田彦一和越水七槻一了点头:“没错,就现在的情况来说,这种可能性极大!”

    “大冢健应该非常怨恨那个司机,所以就杀掉了那个司机,并且切掉了他的小拇指。不过,在那之后,他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似乎迷恋上了杀人这种勾当,所以才会开始物色猎物,以同样的手段杀掉……”

    园子他们在旁边听着,一个个都有点心里面发毛。

    众人正沉思的时候,旁边一个拿着手提电话的警察“嗯嗯”了两声,然后扭头看向了相田彦一:“相田警官,刚才局里面打来的电话,笔迹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可以认定,死亡现场那张遗书的笔迹,和文件上、日历上的笔迹,是一致的,不存在任何模仿的可能……”

    “这么说来,遗书也是老爷亲手所写喽!”相田彦一扭头,目光凝重地落在了甲谷廉三、福田山治、山本智江三个人的身上,“现在,我们假设老爷有帮凶的话,三位都有非常重大的嫌疑……”

    甲谷廉三和福田山治连忙摇头:“我们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情?”

    只有园丁山本智江,瞪着一双有些阴鸷的眼睛,并不说话。

    园子站在越水七槻身旁,小声地问道:“越水侦探,依我看,那个帮凶一定就是园丁山本智江,对不对?刚才甲谷管家、厨师福田都有赶紧辩解,只有他沉默不语,他一定是默认啦!”

    “这个可不一定啦!山本先生可能只是很不擅长跟人交流罢了。”越水七槻微微笑了笑,目光在三个嫌疑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这件案子,给她的感觉,越来越怪了,就好像一开始就走进岔路似的……

    越水七槻的心里面还正琢磨着,忽然间,只见一个警察走了进来,结结巴巴地说道:“警官先生,我们、我们在仓库的一个肥料袋子上,发现了血迹……”

    “什么?是血迹吗?!”相田彦一两眼一亮,周围的人也都看向了山本智江。

    “山本先生,请问你有什么想说的吗?”相田彦一一脸认真地看向山本智江。

    山本智江摇了摇头:“我没什么想说的,谁知道那些血迹是什么时候沾上去的?或许是在肥料买来的时候,就有吧……”

    园子这货则一副“我是名侦探”的架势:“那些血迹,很有可能就是他行凶时,被害人留下来的血迹!对了!对了!所有的尸体不都缺少了右手小拇指吗?山本先生平时负责照顾花花草草,说不定他把尸体的小拇指埋进了花圃里……”

    “允文大人,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园子最后一句话扭头看向了舒允文。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尼玛!这我怎么知道?不过,话说回来,貌似园子这么说,也没错啊!

    相田彦一则点了点头:“嗯……你这么说,好像也很有道理。”

    越水七槻捏着下巴,开口道:“那个带着血迹的肥料袋子在什么地方,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那个警察立刻道:“肥料袋子现在还在仓库里面,鉴识人员正在取证调查。”

    “既然如此,我们不如一起去看看吧!”舒允文提议。

    “说、说的也是。”

    一行人一起去了仓库,只见几个鉴识人员正围着一个肥料袋子看着。在肥料袋子的底部,有着一块大概食指大小的血迹。除此之外,在肥料的袋子上,还写着肥料的生产日期,是两年前的。

    越水七槻只随意地扫了两眼,紧接着便说道:“上面的血迹,应该不是受害者留下来的吧?”

    园子奇怪道:“为什么?”

    越水七槻道:“肥料袋子上的生产日期,是在两年前,也就是说,这应该是山本先生两年前买回来的肥料。假如说,这上面真的沾上了受害者的血迹,在肥料用完,山本先生应该会发现血迹,并且把肥料袋子处理掉才对——毕竟,那块血迹可不小,只要认真一看,就会发现的。”

    “呃……会不会是他忘记了呢?”相田彦一问道。

    越水七槻笑着摇头:“怎么可能?假如你参与了一件杀人案,会忘记处理证据这种事情吗?”

    “嗯……确实……”相田彦一点了点头,应该没有谁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情吧?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最好还是可以调查一下院子里的花圃,应该没问题吧?”相田彦一问。

    山本智江冷哼一声:“随便你们乐意吧。”

    警察又开始对院子里的花圃进行调查,至于山本智江,则站在院子里,看着这一切。

    甲谷廉三和浅井琉璃拿着水壶、水杯走了出来,浅井真人在院子里摆了一张桌子。然后浅井琉璃把杯子摆开,甲谷廉三右手拿着水壶,一个杯子一个杯子的倒满:“警察先生们,如果要是口渴的话,这里有水。”

    “真是多谢了。”警察们道谢。

    越水七槻好奇地看着甲谷廉三:“管家先生刚才倒水的时候,用的是右手吧?可是……管家先生应该是左撇子吧?”

    “甲谷管家吗?”福田山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舒允文他们身旁,“甲谷管家确实是左撇子没错。不过,他在小的时候,似乎被家里面的人纠正过,所以左手、右手都会用。我见过他左手用筷子,也见过他右手用筷子,都很熟练的……”

    “这样啊……”越水七槻点了点头,“谢谢您告诉我们这些。”

    福田山治笑着挠头道:“哈哈哈!不用谢,毕竟只是小事而已……对了,几位客人,请问你们晚上想吃什么?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半了,你们提前告诉我,我也好准备料理。”

    “呃……不用了。”舒允文摇了摇头,“我们晚上的时候,会回酒店的。”

    “是吗?我明白了。”厨师福田应声表示明白,转身离开,嘀咕道,“……本来晚上还想做肉粥的……”

    舒允文他们顿时一脑袋的黑线——你特么还说肉啊!

    ps:为什么都觉得大小姐被流浪汉给piapia过?好不纯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