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一三六章 现场,不是密室~
    ps:弄了个书友群,群号:512240405,喜欢的本书的人加群啊,加群啊一起来水群啊水群啊啦啦啦

    另外,作者菌的另外一本书《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已上架,有闲钱的去支持一下订阅,就当是支持巫师了,谢谢啦

    ……

    房门外,几个警察以最快的速度挡住了门口。

    相田彦一快步走进了房门内,站在大冢健的尸体旁边,抬手摸了下大冢健的手腕,几秒钟后,回头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家的主人……大冢健先生已经死了。现在马上封锁别墅的出入口,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还有,马上调查别墅内的所有人,并且把他们带到客厅里等候。”

    一个制服应了一声,快步跑开,又有两个警察进了大小姐的房间里面,开始勘察着现场。

    门口随行的鉴识人员也走了进去,拿着相机,“咔嚓咔嚓”的声音中,先给吊死的老爷拍摄了几张照片。

    一个警察看着大冢健尸体下面的纸和笔,低头看了两眼,然后开口道:“相田警官,尸体的脚下……应该是遗书。”

    “嗯!”相田彦一点了点头,“暂时保持现场原状,等鉴识人员检查过现场以后再说。”

    尸体下的那张纸,还有摆在纸上的笔,他刚才就看到了。从现场的情况来看,那确实应该是遗书——

    假如大冢健确实是自杀的话!

    “是的,相田警官!”

    相田彦一一手托着下巴,看着现场的环境,来回踱步着,走到了拉着的窗帘前,轻轻地掀起一角,仔细地检查了一下窗户:“房门刚才确实是上锁的。而这里的窗户,看上去也是从内部锁死的。尸体旁边倒着一把椅子,应该是死者上吊时踩踏所用。在尸体的下面,还放有遗书……”

    “……就现场的情况来看,这间房间应该是个密室,大冢健先生,应该就是自杀没错了……”

    相田彦一话音才刚刚落下,便听耳边有人轻声开口道:“不对哦!相田警官,大冢健先生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现在就下结论的话,实在是为时过早!你仔细看一下下面窗户的窗框位置,那是干掉的粘着剂吧?”

    “……相信你们高知县警方也应该都还记得,半年前别墅内大小姐自杀的案子。一个多月前,不是有个无能侦探发现了窗框这里被拆下来过,最终导致香奈被杀吗?我昨天的时候,才来这里看过现场,这里的窗框,应该还是可以拆下来的那种才是……”

    “嗯……这件案子啊!我倒是记得,似乎是一课的木村警官负责的。”相田彦一仔细看了看窗框位置,果然发现了粘着剂,点了点头,伸手托着下巴,“如果说,这个窗框真的可以拆下来的话,这间房间确实不能算是密室,也就有可能会有别人潜入进来作案,杀掉老爷了。这么说来,有嫌疑的人就……嗯?嗯!”

    相田彦一说着,忽然间反应了过来,扭头看向身旁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大骂道:“八嘎!我刚才不是说过吗?除了我们警方之外,你们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这个房间嘛!!”

    “相田警官,我可是有帮你勘察过现场哦!”站在相田彦一跟前的,是一脸笑容的越水七槻,“……而且,我们已经进来了。”

    “我……们?!”相田彦一扭头一看大小姐的房间里面,嘴角不由得抽抽了起来——

    尼玛!还真是带着个“们”字啊!

    房间里,舒允文仰头看着大冢健的尸体,又低头看向了地上的遗书。舒允文身旁,冢本数美畏惧地看了一眼悬挂着的尸体,目光也落在了遗书上,一字一顿的念道:

    “警官先生,悬崖下所有的被害者,都是死于我之手,我一直为此愧疚、惶恐。我的心中隐藏着一个恶魔,他让我找寻猎物,并且杀掉。从我开始犯下罪行后,我就知道我已经走上了绝路,但恶魔让我回不了头。既然一切败露,我知道我逃不掉了,唯有一死才能洗刷我的罪孽……”

    “……因为我的事,给大家添麻烦了——大冢健,绝笔。”

    “这果然是大冢健先生留下的遗书吗?”冢本数美念完了遗书,问身旁的舒允文。

    舒允文肯定地点了点头:“应该没错,这就是大冢健的遗书……而且,看样子,大冢健应该就是这一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了。”

    现场留有遗书,而且大冢健确实是死于自杀……

    大冢健是看到警察来了,自知逃不掉,所以只有以死谢罪了。

    这种情况,貌似在日本还是挺常见的。

    旁边的桌子前,园子、绫子低头看看桌子上的剪刀、还有被剪掉一半的床单,又扭头看了看大冢健脖子上套着的“绳子”:“这个杀人魔,是把床单剪成了两半,用其中一半弄成了细绳子,上吊自杀的吗?”

    “应该……是吧。”绫子点头应声。

    相田彦一看看现场的情况,忍不住咆哮道:“该死!谁让你们这些外人进来的?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做会破坏现场吗?!”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拜托,我们怎么破坏现场了?现场里的东西,我们可一样都没有动!另外,大冢健他是自杀,绝对错不了的!”

    “哦?”越水七槻愣了一下,然后一脸认真地问舒允文道,“……舒桑,是吧?请问,你是怎么认定,大冢健先生是死于自杀,不是他杀呢?你有什么证据吗?”

    相田彦一听到越水七槻的问题,也看向舒允文:“允文先生,您是有发现什么关键性证据吗?”

    “证据?我没有证据啊”舒允文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微笑着说道,“至于死者是自杀还是他杀,我这双眼睛是绝对不会看错的!”

    对舒允文这位鬼巫师来说,分辨一个灵魂到底死于自杀还是他杀,不要太简单啦

    “呃……”相田彦一和越水七槻脸上写了一个大写的懵逼。

    尼玛!你一眼看过去就绝对不会出错?这算个什么狗屁理由?

    相田彦一轻咳两声,然后伸手指了指门外:“好了,我不管你们是除灵师还是侦探、还是什么大小姐。”

    “现在,请你们都给我离开这个房间!立刻!”

    舒允文看看一脸认真的相田彦一,无奈地耸了耸肩,先走出了大小姐的房间——

    大冢健确实是自杀没错,他连个灵魂都吸收不了,也不需要找什么凶手,出去就出去呗

    数美、园子她们也都无奈地走出房间,园子还不爽地抱怨:“哼!不就一个警察吗?牛气什么?”

    这时候,鉴识人员也匆匆赶到,走进了房间里面。

    舒允文他们站在门口看着,简单的现场勘察结束后,相田彦一手上戴着白手套,伸手托着下巴:

    “现场勘察后的结果,大冢健死因应该是吊颈窒息而死没错,他上吊用的绳子,确实是半边床单捆成的绳子,脚下还有遗书,现场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不过,窗户那边的窗框确实可以卸下来,也就是说,这不是一个密室,也有可能是有犯人潜入了房间里面,杀害了大冢健……”

    “允文先生,你刚才只在门外看了一眼,就知道房间里面死人了,没错吧?”相田彦一又怀疑起了舒允文。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相田警官,你又在怀疑我?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嘛,我是在门外看到了阴气、鬼气,所以断定里面有人死掉了。你之前也见识过的,我是一个除灵师,一眼看出房间里面死了人,很正常吧?”

    舒允文话落,园子又在一旁吐槽道:“拜托,相田警官,我们在场的这些人,之前一直都在海边,你也知道的吧?!在怀疑我们之前,你能不能解释一下,我们要怎样在你眼皮子底下杀掉在别墅房间里的这个杀人魔呢?!”

    “呃……”相田警官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没错,他在进别墅的时候,还在窗户哪里和大冢健打过招呼,亲眼看着大冢健拉上了窗帘。

    在那之后,舒允文、数美、园子、绫子等等,就一直和他在别墅后的海边,没有离开过。

    也就是说,舒允文他们没有作案时间,根本没有嫌疑啊!

    转而言之,就算老爷是被他人杀害,也和舒允文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ps:嗯,晚了点儿。心情不好,状态不佳,见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