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一二二章 关于偶遇快斗童鞋的日常
    酒吧。

    员工休息区门口,那个穿着校服的少年,这时候也看到了舒允文他们,顿时长大了嘴巴,手里面的书包拿了起来,一副慌乱的样子,就想往酒吧外面走。

    舒允文微微一笑,道:“哎?这不是黑羽快斗同学吗?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寺井老板,没想到您居然认识黑羽快斗同学啊……”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目光落在了老板寺井的身上——

    现在,舒允文看到了黑羽快斗,也终于知道,之前这位寺井老板在看到他的时候,为什么会忽然那么惊讶了。他隐约记得,黑羽快斗似乎有个助手,也叫寺井什么来着……

    这位寺井老板,当时一定是认出了他,所以才会是那副表情。

    “呵呵呵呵……”黑羽快斗慢悠悠地转身,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看起来却是那么的勉强,动作僵硬,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机器人似的,“原来、原来是您啊!我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您……”

    说话的时候,黑羽快斗一双眼在舒允文的脸上扫来扫去。

    自从之前在舒允文家里面装~逼失败后,黑羽快斗就开始暗中调查舒允文的情况,而调查出来的情报,让黑羽快斗觉得各种惊悚、各种莫名其妙的。

    舒允文对外的身份是除灵师,现在在铃木财团、武田财团、川崎财团、饭岛财团四大财团中担任高级顾问一职。而且,舒允文在他们那个特定的圈子里面,似乎还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当然,这些情报中,最为惊悚的,就是舒允文的脸一夜之间,从一个中年大叔,变成了一个美少年!

    黑羽快斗自己就精通易容之术,自然能看得出来,舒允文的那张脸,就是真实的脸,不是易容!

    一个中年大叔脸,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美少年,怎么想都觉得太玄幻了一点。

    虽然,在调查中,他也查出了所谓的“真相”,舒允文是因为车祸后遗症、导致内分泌系统出问题,所以才会那样,而且也有相关的科学依据佐证,但他还是觉得太扯淡了一点。

    再加上,之前在舒允文家装~逼后连连倒霉,舒允文还知道他就是怪盗基德,所以黑羽快斗就老实了,不敢再去找舒允文的麻烦——

    谁知道再招惹舒允文,那个家伙会不会把他就是怪盗基德的事情告诉警察?

    黑羽快斗是一个优雅的窃贼、怪盗绅士,不是凶残到拦路抢劫的强盗犯。

    像是为了保住自己的秘密而杀掉舒允文这种事情,他肯定做不出来,所以只能离得舒允文远远的,免得惹毛这个稀奇古怪的家伙,报警喊条子叔叔抓他。

    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嘛!

    可是,他还真没想到,他没去找舒允文这个麻烦,这麻烦居然自己找上门儿来了……

    舒允文伸手指了指身旁的广田正巳,微笑着开口道:“我今天本来是来拜访广田教授的……”

    广田正巳这时候也是一脸莫名其妙地开口:“舒桑,你和黑羽快斗同学认识吗?”

    广田正巳和寺井的关系很不错,所以也认识黑羽快斗。

    舒允文看了看黑羽快斗,然后点头道:“没错……我们之间,算是有几分交情吧~对吧,黑羽快斗同学?”

    “哈~是这样的没错。”黑羽快斗挠头——谁特么跟你有交情了?咱们不熟!!

    舒允文微笑着,走到了黑羽快斗跟前:“说起来,我和黑羽快斗同学,也是很有缘分呢。今天,我来拜访前,在附近的蛋糕店,还遇到了之前咱们在米花町商业街那里偶遇时,你的那位长着紫色中长直头发的女同学呢……”

    “紫色中长直头发?”黑羽快斗愣了一下,“您是说……小泉红子同学吗?”

    “她叫小泉红子?”舒允文随口一问。

    黑羽快斗道:“没错,她家住在江古田的一座古堡里面。嗯……她也是一位很厉害的魔术师……”

    “魔术师?”舒允文嘿嘿笑了笑,忽然恶作剧心起,问道,“那她比起那位怪盗基德,谁更厉害一点?”

    “呃……”黑羽快斗的脑门儿上冒出了一滴冷汗:“就我个人的感觉,应该是怪盗基德更厉害一些吧……”

    说话的时候,黑羽快斗心里面还在咆哮着——这货一定是故意在逗我!一定是故意在逗我!

    “这样啊?”

    舒允文抬手看了看手表:“黑羽快斗同学,我还有点别的事情,所以,要先行告辞了……”

    “嗯~嗯~”黑羽快斗连连点头,一副“你要走赶紧”的表情,“既然舒桑有事,那我就不挽留了。”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黑羽快斗同学,你好像巴不得我马上离开啊~”

    黑羽快斗连忙道:“怎么会?!刚才不是舒桑你说,你还有别的事情吗?我只是担心,强留的话,会耽搁舒桑您的事情而已。”

    黑羽快斗随口乱扯着,那一脸认真的表情,说得他自己都信了。

    舒允文撇了撇嘴,也没空和黑羽快斗继续扯淡,微微躬身告辞道:“黑羽快斗同学,寺井老板,广田教授,我就先告辞啦。”

    “另外,黑羽快斗同学,以后我有空的话,一定去你家里面拜访的……”

    “呵呵呵呵…………那我们恭候您的大驾……”黑羽快斗满脸的假笑,心里面却在想着——

    谁特么想让你来拜访?你以后永远都别来找我才好。

    舒允文又微微躬身,走出酒吧门口,正准备上车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伸手摸了摸口袋,扭头问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君,我的手提电话,你有带在身上吗?”

    “呃……没有。”松下平三郎连忙道歉,“可能是忘在之前的休息室里面了吧……真是抱歉,我这就去拿。”

    “我们一起去吧……”

    舒允文点了点头,也没在意,和松下平三郎又一起原路返回。

    两个人重新进了酒吧里面,刚走到那件休息室门口,便听到了黑羽快斗作死的声音:“啊!那个讨厌的家伙总算是离开了。他刚才说,以后还会去我家里面拜访?寺井先生,你看我要不要考虑赶紧搬家?这样的话,我就能躲开那个家伙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只要见到那个家伙,就没好事儿~”

    “……那个家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瘟神!瘟神!瘟神!”

    我勒个去!这货绝对是在作死的,对不对?

    “呃……少爷……”寺井老板正对着门,看到脑门儿上冒出“井”字的舒允文,“……您是不是应该搬家我并不太清楚。不过……背后说人坏话,显然是不对的……”

    “嗯?!”黑羽快斗扭头转身,在看到门口去而复返的舒允文后,顿时就懵~逼了,连忙一脸无辜地挠头,“舒桑,您好。我刚才只是在开玩笑……”

    “呵呵呵呵……”舒允文笑了笑,“不好意思,黑羽快斗同学,我的手提电话似乎忘在休息室里了,所以回来取一下。”

    舒允文慢慢地走到沙发旁边,拿起了落在那里的手提电话。

    “嗯……你之前说的话,其实有一句还是挺有道理的。那就是,只要你遇到我,就没好事儿!”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顺手一个【霉运随身】丢在了黑羽快斗的身上——

    这嘴欠的家伙,让他倒霉一天,不算过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