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七十五章 桐人奇遇记~
    田中家,二楼。

    看看倒在地上的靠椅,还有滚了半圈、略显僵硬的尸体,目暮警官、柯南等都是目光凝重。

    这里的主人,田中知史一下子紧张起来,大声地骂道:“魂……魂淡!你在干什么?难道你看不到我的哥哥在睡觉吗?”

    “睡觉?睡觉的人都睡的这么死吗?”舒允文扭头扫了田中知史一眼。

    至于柯南,则已经跑到了地上尸体跟前,做起了简单检查。等鉴识官走过去,把他抱起来的时候,柯南已经判断了个差不多:“倒在地上的,确实是一具尸体。至于死亡时间,推断在两个小时以前,也就是我还有元太他们发现尸体的时间。这里明明摆着一具尸体,你却告诉我们,是你的哥哥在这里睡觉,所以,杀人凶手应该就是你吧?”

    “你应该是在杀掉你的哥哥后,发现我们报了警,没办法运走尸体,就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洗干净了尸体身上的血迹,故意把尸体摆在我们面前,以一人饰演两角,妄图蒙混过关,对吧?你先伪装哥哥,接待了我们,然后去了二楼,换了衣服后,从后面围墙那里爬了回来……至于证据,你的裤腿上,夹着一片树叶,应该就是后面那棵树的树叶……”

    柯南一五一十的把案情还原起来,元太小鬼他们“啊”着,一脸惊讶地看向田中知史。

    至于田中知史周围,几个警察已经隐隐地围住了他。

    “该死!”田中知史眼看着自己的计划被舒允文戳破,大骂一句,眼中凶光闪烁,挥着拳头就向着舒允文的位置冲了过来,“都是因为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不过,他还没有冲到舒允文的跟前,就被铃木史郎身后的一个保镖一拳撂倒,紧接着被戴上了手铐。

    对这一幕,目暮警官也只当没看见了。

    一个杀人凶手被揭穿后恼羞成怒,还想攻击揭露案情的人……被打一拳也是活该。更不用说,打他的人还是铃木史郎这种人物的保镖。

    “允文桑,你还真是厉害呢!我们警方这么久都没能找到尸体,您居然一眼就看出,躺在椅子上的是一具尸体……”目暮警官向着舒允文道谢。

    舒允文微微笑了笑,随口道:“嗯……目暮警官,您也知道我的职业啦!我是一个除灵师,所以很轻易就能看得出来,什么是人,什么是尸体……”

    “呵呵呵呵……”柯南小鬼立刻在一旁表示“呵呵”。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江户川小盆友,你对我说的话,很有意见吗?”

    “呃……”柯南看看舒允文身旁的铃木史郎、武田信赖等人,干笑着挠了挠头,“没、没有啦!我只是觉得,允文哥哥你好厉害!”

    “废话!”舒允文点头。

    柯南撇了撇嘴,心里面却在想着——什么除灵师嘛!根本就是在骗人的,好不好?其实,警察还有柯南之所以没能发现靠椅上是一具尸体,主要是因为先入为主,认定靠椅上是活人,而不是尸体。如果田中知史没有一人饰演两角的话,警察肯定早就发现了。

    至于舒允文之所以会发现,柯南认定,那是因为舒允文没有先入为主,认真地观察了一下靠椅上的尸体,所以就发现喽。毕竟,如果仔细观察一下的话,就会发现,靠椅上的尸体,还是有很多漏洞的。比如说,尸体的姿势一直都没有变过……

    不过,看在舒允文帮他们找到了尸体,所以柯南决定不拆穿舒允文了。

    舒允文可不知道柯南小鬼头在想什么。

    这时候,舒允文口中正默默念动着巫咒,等巫咒结束的时候,一个“摄”字,把那个哥哥的灵魂收进了手里面——又是一颗灵魂球到手。

    另外,看这哥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舒允文今天晚上的时候,肯定能一举突破,成为初级巫师啦!

    园子、铃木史郎等人看到舒允文收起了魂魄,一个个虽然惊讶,但都没有做声。

    收取死者的灵魂,这一幕,要比舒允文之前收取那只猫的灵魂,更让人震撼。

    把灵魂球收了起来,舒允文才又扭头看向柯南,问道:“对了,江户川小盆友,看你们游手好闲、还能在这里闲逛发现尸体,那你们有没有在这里看到猫啊?”

    舒允文身后,武田信赖、武田奈绪都激动了一下。

    “猫?”柯南愣了一下,“猫的话,我们是有看到啦……”

    “安吉拉!就是我们隔壁班浩树家养的猫,是一只叫起来声音很怪的猫。”步美先回答了问题,然后很认真地说道,“还有,我们并不是游手好闲,是接受了隔壁班浩树的委托,帮他找他们家走丢的猫。在找到那只猫的时候,也发现了尸体!”

    元太这货忽然凑了过来:“我们完成了委托,浩树有送我们假面超人卡片哦!”

    光彦拿出一张卡片显摆:“还是超稀有的黄金卡哦!”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扭头看了眼一脸“呵呵”的柯南——嗯,他发现名侦探的小学生活,其实还是挺悲催的。

    “那……现在那只猫呢?”舒允文问。

    元太立刻回答:“浩树说,那只猫的身上沾上了血,所以先带它回家清洗去了。”

    舒允文听完,一脸无语地看向柯南:“江户川小盆友,那个浩树小盆友把沾了血迹的猫带走,你难道都不知道拦一下的吗?你不知道那是多么重要的证据?”

    “呵呵呵……”柯南小鬼头一脸无奈——他原本以为,只要盯着正门,等警察来了肯定能轻易找到尸体的,也就没管那只猫的事儿了。谁会想到,犯人会想出这么个一人饰演两角的方法来迷惑警方……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算了,那个浩树家住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知道的。”柯南点头。

    “那能不能麻烦你,带我们去浩树家一趟?”舒允文微笑着,“我想看看那只猫啦~”

    “这个倒是没问题。”

    舒允文他们和警察打过招呼,约好以后去警视厅录口供的事儿,然后在柯南小鬼的带领下,走向了浩树家。

    浩树家就在附近,没过多久便到了。

    当舒允文他们站在浩树家门口的时候,舒允文可以感觉到,他手里面,那只猫的灵魂球挣扎的越来越厉害。显然,那只猫的灵魂对这里很熟悉。如果没错的话,桐人的灵魂,应该就附着在那只叫安吉拉的猫身上!

    “允文大人,请问,这家养的那只猫,是不是……”武田奈绪又是期待,又是激动,又是害怕。

    舒允文微笑着点了点头:“如果没有出错的话,应该就是那只猫了。”

    “太、太好了……太好了……”武田奈绪激动地流着眼泪。

    至于武田信赖,虽然脸色看似正常,但也是非常的激动。

    按响了门铃,没过多久,有人赶来开门,是一个中年女人:“请问你们要找谁?”

    “阿姨您好,我们是浩树的朋友,请问浩树在家吗?”柯南小鬼头他们主动问好。

    “是找浩树的吗?浩树他现在应该在他的卧室里面……”中年女人点了点头,然后又狐疑地看向舒允文他们,“请问你们是……”

    武田信赖立刻回答道:“是这样的,夫人。我们听说您家里面有养一只很优秀的猫,所以,我们愿意花五百万日元买下它。”

    武田信赖直接砸钱买猫。

    “呃……五、五百万吗?”这个女人被吓了一跳,他们家那只调皮的安吉拉什么时候这么值钱了?

    几乎没有什么犹豫,这个女人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当然可以的。安吉拉的话,现在应该就在浩树多的屋子里面。诸位客人,请进。”

    中年女人把舒允文他们带进了客厅里面,那只猫咪的灵魂,依旧还在剧烈挣扎着。

    告罪一声,中年女人大声地在走廊里面喊道:“浩树!你在吗?你有几个朋友来找你,还有,可以把安吉拉带来客厅这里吗?”

    “好的,妈妈。”浩树应了几声,大概一分钟后,一个小孩走到了客厅这里,好奇地打量了一下众人,然后向着柯南、步美他们问好,“是少年侦探团的人啊!我不是已经把委托费交给你们了吗?如果要是想要更多的黄金卡片的话,我也没有了。”

    “嗯……”舒允文在浩树的身上扫了两眼。

    武田信赖、武田奈绪,都激动地盯着浩树。

    中年妇女则一脸紧张相:“浩树,猫呢?安吉拉呢?”

    “你说安吉拉吗?”浩树不好意思的挠头,“是这样的,刚才给它洗过澡以后,我好像忘了关笼子了。所以,它现在可能又偷偷跑出去了吧……”

    “你说什么?!”武田奈绪好悬没有直接晕过去。

    眼看着就要找到了,结果现在居然又跑掉了……

    “嗯……”舒允文微笑着,“请问,你们家的安吉拉,以前就喜欢到处乱跑吗?”

    “以前吗?以前安吉拉虽然也经常往外面跑,但到了中午、晚上吃饭的时候,都会自己回来。不过,从几天前,安吉拉就变得有点怪怪的,有时候晚上也不回来……”中年女人回答着,然后笑着说道,“客人,您请放心,我们会找到安吉拉的。”

    “谢谢了。”武田信赖弯腰道谢。

    至于武田奈绪,则悲戚地哭出声来:“桐人……可怜的桐人……我的桐人……”

    “请问,我能到浩树的房间去看看吗?”舒允文问。

    “当然可以。”中年女人连口答应。

    舒允文等人进了浩树的房间里面,两眼来回扫了扫,武田信赖在旁边问道:“允文大人,那只猫……”

    “现在可以肯定,就是安吉拉了。”舒允文开口,“不过,他好像又偷偷跑出去了……嗯。当然,看情况的话,他现在肯定就在这里附近活动,应该跑不远的。赶紧找的话,应该还可以找得到……”

    “我这就派人去找!”武田信赖说着,扭头看向中年女人道,“请问,你们有安吉拉的照片吗?”

    “有的。”中年女人连忙点头。

    “请您务必借给我。”

    “没问题。”

    “谢谢您了!”武田信赖再度道谢一声,然后从衣服里面拿出了一个大哥大,拨打出了一个号码,“前田组吗?我是武田信赖。现在,我有一件事情,要请你们帮忙……”

    ……

    天色渐渐地灰暗下来,安吉拉、也就是桐人,躲避着路上的行人,分辨着方向,找寻着回家的路。

    他现在还有些不太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他明明正坐在车里玩游戏的,为什么抬头一下,和车窗外的一只猫对视了一眼,再明白过来的时候,就成了一只猫。

    他今年才五岁,根本就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想要自己回家,去找妈妈、找爷爷,不过,他却不认识回去的路,这里的一切,都太陌生了。

    今天,已经是他变成猫的第四天。

    他也知道,自己好像是成了一户人家家养的猫,叫做安吉拉。他的房间,就是一个猫笼子,和那个叫浩树的男孩儿住在一个房间里。不过,他并不喜欢浩树,因为浩树经常打他的头,捉弄他。

    昨天晚上,他在野外徘徊,连浩树家也没有回,最后找了个墙角就睡下了。半夜的时候,天空还下起了雨,桐人被雨淋醒,湿哒哒得躲到了附近的一棵树下,瑟瑟发抖。

    桐人在树下躲了没多久,忽然看到树上的桠枝里,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他。桐人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附近最强壮的流浪猫,桐人在外面活动的时候,还被这只野猫挠过。

    被那只猫盯着,桐人很怕再被它挠,默默地离开树下,另外找了个勉强能挡住半个身体的地方,趴在休息,直到天亮。再然后,又是流浪的一天,直到下午看到那个恐怖的叔叔杀人,然后他又被浩树找到,带回了家里面。

    桐人游逛着,不知怎么,就跑到了外面的街道上:

    “妈妈,爷爷,你们在什么地方啊……桐人好想你们……”

    ……

    米花町的一条街道上。

    黑羽快斗、中森青子、小泉红子、桃井惠子四个人惊讶地看着跟前的人:“白马同学,你怎么会在这里?真是太巧了呢~”

    白马探帅气地摆弄了一下头发:“我只是凑巧路过这里。嗯,听说这里前两天发生了一件凶杀案,我过来调查一下而已。倒是黑羽同学你们……”

    “我们?我们是一起来附近的糕点店吃蛋糕的啦!”桃井惠子开口。

    “你们四个……一起吗?”白马探笑了笑。

    还真是很奇怪的搭配呢。

    快斗斜着眼看了一眼中森青子:“中森同学和小泉同学今天有做校内劳作,我和桃井同学有帮忙。等忙完了以后,桃井同学就说米花町这边有家糕点店很不错,所以我们就一起过来了。”

    “是这样啊!”白马探点了点头,“红子同学也喜欢吃蛋糕吗?”

    小泉红子微微一笑:“我只是偶尔吃一点。”

    忽然间,只听桃井惠子捂住了肚子,一脸的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我去便利超市一趟。青子,你陪我一起去啦!”

    “哎?~啊!好的。”中森青子把自己和桃井惠子的书包扔给了快斗,“快斗,帮我们拿着啦!”

    然后,两个女生朝着大概两百米开外的那个便利超市跑了过去。

    “呃……”快斗看看手里面的两个手提书包,脑袋上挂着黑线,笑了笑。

    白马探微笑着:“你们一会儿要一起回去吗?”

    “嗯,应该是吧。”快斗抬手看看时间,然后自己的书包掉在了地上,快斗没有去捡,“现在天已经黑了,时间不早了。可恶,明明还有功课得做……”

    小泉红子弯腰帮快斗捡起了书包:“怎么这么不小心?”

    “你手里面拿着三个书包试试……”快斗无奈地反驳了一句。

    小泉红子笑了笑,白马探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微笑着说道:“说起来的话,我也有事要去江古田一趟,今天我的管家也刚好有事,没人开车送我。不如,我们一起吧。”

    “哈?当然没问题。”快斗不在意地答应了下来。

    又等了十分钟,快斗不耐烦地开口:“可恶!青子和惠子到底还得多久啊!”

    小泉红子瞪了快斗一眼:“快斗,她们两个是女生。”

    “哎……”快斗叹气。

    小泉红子撇了撇嘴,目光在周围扫了两眼,最后在落到马路对面的时候,顿时愣住了。

    那是……

    “抱歉,我失礼了。”小泉红子向着白马探和快斗道歉一声,然后也不顾周围的车辆,快速地跑到了对面马路,看着跟前的那只杂色的小猫,满脸的惊讶。

    “喂!小泉同学?!”白马探和快斗在马路的对面招手,“请问有发生什么事情吗?需要我们帮忙吗?”

    “不,暂时不用。”小泉红子摇了摇头,伸手轻轻抚摸着跟前杂色小猫的头部。

    “你应该是人的,一个小孩子,对吧?不过,却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灵魂进了这只小猫的身体里面。”

    小泉红子跟前,那只小猫,也就是桐人惊喜地点了点头。

    “真是可怜呢。”小泉红子抱起了桐人,“看你的身上,并没有黑魔法的痕迹,应该不是什么邪恶的巫师做的。你应该……只是巧合才会变成这样的吧?真是可惜,我现在实力不足,没办法帮到你……”

    “喵~喵~”桐人叫了连声,想让小泉红子帮他找妈妈还有爷爷。

    不过,小泉红子显然没有听懂。

    小泉红子继续抚摸着怀里的桐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以后可以跟我一起生活的哦!”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一下了。我是日本赤魔法的正统继承人,小泉红子。”

    “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哦!”

    ps:超过五千字了,所以,财色尽收,你要的加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