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五十三章 月影岛尾声,永远的《月光》
    “什么?刚才广播室里面闹鬼?”

    目暮警官斜着眼,一副“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该不会是你们不小心把这里弄乱了,所以故意找了这么一个理由,来推脱责任吧?还有,就算你们要找理由,拜托也找一个正常一点的理由好不好?你说这里之前在闹鬼,是在鄙视我们警方的智商吗?”

    “怎么可能!”毛利大叔立刻辩解,“我只是进去看了看,连尸体都没碰过,然后灯就忽然灭了,里面就开始不断地发出响声,还有东西都在乱动。目暮警官,我可不会骗您的。如果您不信我的,这里还有两位警官先生,你可以问一下他们两个。”

    “嗯?”目暮警官扭头看向自己的两个下属。

    这两个警察嘿嘿笑着,然后勉强说道:“广播室内发生的事情,确实和毛利先生没有关系。我们觉得,这一定是杀人凶手用了什么手法,所以才会成了这样……”

    哪怕他们两个认定这是在闹鬼,但自己却绝对不能说是闹鬼——嗯,要是承认了这是闹鬼,那不是在打他们自己的脸嘛!刚才是在闹鬼,那杀人的,岂不就是鬼魂了?鬼魂杀人,那还要他们警察干嘛?

    “嗯……”目暮警官皱了皱眉头,“不说这些了。公民馆钢琴房那边的鉴识工作已经做完了吧?现在联络那边的鉴识人员,让他们马上赶过来。可恶,居然敢在我们警方的眼皮子底下杀人……”

    “哈伊!”两个警察应了一声,匆忙离开了。

    柯南已经重新进入命案现场,目光来回观察着。至于小兰,则站在舒允文的身前:“舒桑,刚才那是在闹鬼的,对不对?”

    舒允文点头承认:“嗯,没错。刚才的情况,确实是鬼魂在作祟……”

    嗯,虽然这控制鬼魂的人就是他舒允文……但刚才确实是鬼魂做的嘛!

    “那、那你一定有办法能够降服那个鬼魂的,对不对?”小兰双手做“拜托”的手势。

    舒允文假装看了看广播室内,然后说道:“降服什么的,没有必要啦!我看里面的情况,那个鬼魂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吗?”小兰松了口气。

    舒允文道:“没错,确实离开了。”

    旁边,黑岩令子问道:“你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鬼魂已经离开了?”

    那鬼魂就是你老爸,还是老子控制的,你说我造不~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脸上则带着笑容,摸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黑岩令子:“这是鄙人的名片。”

    黑岩令子接过去看了看:“克勤除灵事务所社长,舒允文?”

    广播室内,柯南又再度走了出来,开口道:“笨蛋!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鬼嘛!这一定是凶手故意设下的圈套,好让我们认为,这是有鬼魂在作祟,方便他逃避罪行。”顿了顿,柯南又继续说道:“……不过,虽然还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我已经找到了一点线索……”

    “哈?”舒允文愣了一下,惊愕地看向柯南——你开玩笑呢吧?我特么控制的鬼捣乱的,你能找到个毛线的线索啊~

    “江户川小盆友,你找到了什么线索?”舒允文问道。

    柯南托着下巴道:“从尸体的情况来判断,黑岩村长应该已经死了一会了。最先发现尸体的,是西本健先生。而在他发现尸体的时候,并没有立刻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也就是说,‘闹鬼’这个恶作剧,是需要某些触发条件的。”

    “……你详细说说。”舒允文让柯南继续说。

    柯南继续解释道:“既然是特定的触发条件,也就是说,是我们对案发现场所有常态的改变。之前能算是改变的,就是我和毛利叔叔进入了广播室内,还有,毛利叔叔按下了室内灯的开关!而在灯光亮起来以后,几秒钟后,开关自动关掉,然后出现了之前那诡异的一幕。所以,所谓的‘闹鬼’,很有可能是和开灯这件事情有关……”

    “我推测,可能是凶手设计了一些和灯、灯光有关的机关,等我们进入广播室内打开灯以后,自动触发,然后就会出现这种‘闹鬼’的假象。”

    “你就这么肯定,这一切都是人为?”舒允文继续问。

    “当然喽!”柯南肯定地点了点头,“事实上,真正让我觉得这个‘闹鬼’有问题的,还是因为这个‘闹鬼’的时间。你不觉得,这个‘闹鬼’的时间,太巧了吗?为什么那个鬼魂在黑岩村长刚死的时候没有作祟,弄乱广播室,反倒是要在我们这么多人面前发作呢?我猜测,这一切应该是凶手故意这么做的吧?故意在我们面前导演了‘闹鬼’的一出闹剧,好让我们认为是鬼魂在作怪。”

    “实际上,这一切,都只是凶手的诡计而已。”

    “……”舒允文无语。

    好吧,洗衣机,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特么这个“闹鬼”的始作俑者,居然无言以对。

    看了看有些臭屁的柯南,舒允文翻了翻白眼:“那江户川小盆友一定能解开凶手使用的手法喽~”

    “嗯,虽然还没有,但我有这个信心……”

    柯南话没说完,小兰忽然问道:“……柯南,我很好奇,这些都是你想出来的吗?”

    “呃……啊哈哈哈~”柯南小鬼头也忽然醒悟,似乎有点儿得意过头了,习惯性地就想伸手指向毛利大叔,把黑锅都扣在毛利大叔头上。

    不过,他手一伸出去,立刻收了回来——貌似这一段时间内,他和毛利大叔都没有离开过众人的视线好不好?所有人都知道,毛利大叔和他根本连一句话都没说过。他要是告诉小兰他们这是毛利大叔刚才告诉他的……那是何其地鄙视人的智商啊!

    “……那什么,我、我只是在书上看到过类似的内容啦……”柯南小鬼头挠头解释。

    小兰还是有些怀疑,但还是笑着说道:“是吗?就算是那样,柯南君也好厉害呐~”

    差点露馅,柯南小鬼头总算是老实了许多,进了广播室内,来回看着现场,拿着小笔记本记录个不停。等鉴识人员来了以后,目暮警官发现没有验尸人员,只能让成实医生进去帮忙验尸。

    舒允文、小兰、柯南他们都重新回到了村公所一楼。

    西本健被两个警察看守着,依旧哆哆嗦嗦,不断地说着“麻生圭二来报仇”了之类的话,但却并没有说出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来。

    倒是柯南小盆友,坐在舒允文身旁的时候,伸手扯了扯舒允文的衣服:“喂,第二起命案的凶手,和之前川岛英夫先生被杀的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我怎么知道?”舒允文一副一问三不知的样子,“对了,杀了川岛英夫的,不是平田秘书嘛~”

    柯南翻了翻白眼:“虽然我还不知道真凶到底是谁,但至少可以肯定,平田和明绝对不是杀人凶手!真凶,一定另有其人!”

    “你就那么肯定?”舒允文问道。

    柯南点头:“那是当然!两起杀人案的凶手,明显是同一人所为。第一起命案,凶手在杀人后,播放的是《月光》的第一乐章,并且留下了一份明显另有含义的乐谱;第二起命案,也就是刚才的命案,播放的是《月光》的第二乐章,也留下了一份血写的乐谱,这不是同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

    “另外,我总觉得,只要解开这乐谱中奇怪曲谱所表示的含义,就能确定凶手了……可是,这个升记号和降记号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兰从旁边看了过来,笑着说道:“要是钢琴的话,那指的是黑色的键盘哦~”

    “黑色的键盘?”柯南脸上表情变了变,最后笑了起来,“这样一来的,暗号,似乎就解开了。”

    “解开了?”舒允文好奇。

    柯南笑着说道:“这乐谱上,实际上标明的,就是英文字符哦。把二十六个字母,按照键盘的顺序键入其中,然后就是字母拼出来的话。第一起命案时,凶手留在现场的这段曲谱表示的意思是:明白吗,下一个就是你;而刚才那一起命案,意思就是说:罪孽的怨恨,在这里消除……”

    “哎?好像、好像真的能念通?”小兰惊讶。

    舒允文眯了眯眼——这个小鬼头,好像真的挺厉害哒~

    紧接着,小兰又说道:“不行!这件事情,必须得马上告诉爸爸他们才行……”

    “嗯?小兰你要告诉我们什么?”这时候,毛利大叔和目暮警官、成实医生也都从出现在了一楼。

    小兰把柯南的结论说了一遍,毛利大叔拿过柯南的小本本,思索道:“好像真的可行哎!嗯,这种童真、幼稚的小鬼头,偶尔也能解开一些大人无法解开的谜题……”

    旁边,月影岛的警察老伯笑着说道:“小盆友,你真的很厉害啊!对了,说起乐谱,我记得,麻生圭二被烧死后,从他家的保险箱里面,也发现了乐谱……”

    “什么?”柯南小鬼头、毛利大叔、目暮警官眼睛顿时开始发亮,“这么重要的乐谱,你怎么不早说?那乐谱现在在什么地方?”

    现在,这两起案件都隐隐和十二年前死掉的麻生圭二扯上了关系。尤其是黑岩村长被杀的案子——西本健那家伙现在还在叨叨着,是麻生圭二的鬼魂杀人呢!

    要是能从那份乐谱上找到线索的话……或许就是破案的关键!

    “在公民馆的仓库里面,不过,仓库的钥匙在派出所……你们也没说要啊!”警察老伯嘀咕着。

    目暮警官道:“那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去把乐谱拿来!”

    “是!”警察老伯应了一声。

    柯南也想马上知道麻生圭二留下的乐谱中的内容,立刻道:“我也一起去。”

    看着柯南和警察老伯离开,舒允文脑子里面努力回忆着剧情。他记得,那份麻生圭二留下来的乐谱里面,似乎把十二年前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写了出来。以柯南小鬼头的能力,看到那份乐谱的话,或许能推理出成实医生就是凶手。

    不过,就算知道那份乐谱很重要,舒允文也懒得理会了。

    反正柯南小鬼头能推测出成实医生是凶手,却也绝对无法找出足以让成实认罪的证据——貌似别说认罪了,连推理出成实有罪的证据,柯南小鬼那儿都凑不齐的。毕竟,两起命案现场,都已经被舒允文给破坏掉了不少……

    舒允文、小兰、毛利大叔他们在村公所里面等待着,顺便查了一下众人的不在场证明。因为广播室内有播放《月光》的缘故,再加上成实医生的验尸,警察判断的黑岩村长死亡时间,是在六点半左右。这黑岩村长的真正死亡时间相差整整半个小时,成实医生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成功摆脱嫌疑。

    众人等了一会儿,清水正人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一脸歉意地说道:“警官先生,真的很抱歉。不过,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请问,我们可以先回家了吗?”

    “恐怕……不可以!”目暮警官摇了摇头,“虽然很抱歉,但请您在等一会儿,如果您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可以满足您。”

    如果仅仅只是命案的缘故,因为时间缘故,目暮警官说不定会放人离开。不过,现在清水正人哪怕不是杀人凶手,也很有可能是月影岛上贩~毒集团的骨干头目。要是现在任由他离开,让他察觉到了什么的话,再想要抓人,那就很难了。

    “警官先生,你们这是把我当成凶手了吗?”清水正人抗议。

    目暮警官解释道:“虽然很抱歉,但现在还请您配合调查……”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后,村公所这边的电话响了起来,目暮警官接了电话以后,开口道:“柯南他们已经找到了仓库的钥匙,现在正准备去公民馆的仓库里找乐谱……”

    毛利大叔皱了皱眉头:“真是的,怎么会这么慢……”

    “好像是因为,那把钥匙很长时间没有用,所以一直找不到……”目暮警官回答。

    舒允文无聊地打了个哈欠,这时候,成实医生忽然开口道:“目暮警官,西本健先生的情况,看上去很不好哦。要是继续这样下去,或许会生病的。如果可以的话,我能带他去诊疗所那边帮他治疗一下吗?”

    “去诊疗所吗?可是……”目暮警官有些犹豫。

    西本健这家伙,可以说是现在的重要嫌疑人啊!不过,西本健的情况,看上去确实不太好。

    “……好吧,没问题。只不过,我会派两个警员陪你们一起去。”目暮警官终于还是答应了。

    成实医生笑着说道:“当然可以的。”顿了顿,成实医生又看向舒允文道:“对了,允文大人,请问,您可以陪我一起去诊疗所那边吗?刚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现在还觉得害怕呢……”

    “嗯?”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没问题的。”

    小兰见状,也起身道:“那我也去吧。正好我肚子饿了,还可以顺便吃点东西。”

    “呃……”毛利大叔、目暮警官闻言,都捂着肚子。

    一说这话,好像所有人都饿了。

    ……

    前往月影岛诊疗所的路上。

    成实医生和小兰笑着聊着天,忽然间问舒允文道:“允文大人,您是除灵师,那一定能告诉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灵魂存在吗?”

    舒允文一愣,然后点头道:“灵魂啊!当然是真的存在的。”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成实医生这个问题,想到成实医生有可能还在纠结他老爸麻生圭二灵魂的事儿,继续解释道:“不过,人死之后虽然会产生灵魂,但灵魂却会慢慢消散掉的……”

    “消散掉吗?”成实医生惊讶,“这个世界上,难道没有天堂和地狱吗?”

    “呃……”舒允文想了想,笑了笑,“或许有吧。”

    天堂、地狱,还有转世投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人类对生命继续延续的一个向往。舒允文此刻的回答,就像是之前冢本数美问起类似的问题时,舒允文说“应该有吧”是一个意思。这一类的“美好”,还是不要轻易打破的好。

    成实医生愣了一下:“是吗?如果真的有天堂和地狱,那像我一样的人,如果死掉的话,肯定会下地狱的吧……”

    小兰听了,在一旁笑着说道:“怎么可能嘛!成实医生你是一个医生,专门治病救人的,以后肯定会上天堂的……”

    两个警察也都笑着,至于西本健,还是那副浑浑噩噩的样子。

    到了月影岛诊疗所以后,成实医生和值班的护士打了声招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换好了制服,然后带着西本健进了一间治疗室里面。

    大概五六分钟后,成实医生从治疗室里走了出来,微笑着说道:“好了,我已经给西本健先生吃过药了。他好像很累的样子,所以睡着了。我想,他现在的状况,还是睡一会的好,时间不需要太久,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足够了。”

    “真是麻烦成实医生了。”两位警察道谢,“西本先生睡着也没关系的,我们就在这里守着好了。”

    成实医生微笑着说道:“哪里的话,这本来就是我一个医生的职责嘛!不过,倒是给两位添麻烦了。”

    顿了顿,成实医生又对舒允文和小兰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就在附近,所以我想回家换一下衣服。允文大人,小兰,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会可以吗?”

    “当然可以。”小兰笑着答应,舒允文也点了点头——

    伪娘君看样子真的把自己当女人了啊~这衣服才穿了一天,居然就觉得脏了,要回去换衣服……

    成实医生走了出来,小兰又说道:“对了,刚才进诊疗所的时候,旁边似乎就有一家便利店。舒桑、两位警察先生,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我帮你们买……”

    舒允文摸了摸肚子,笑着说道:“算了,还是我去买吧。”

    “舒桑要去吗?”小兰愣了一下,“那就麻烦舒桑了。”

    ……

    公民馆的仓库内。

    柯南看着警察老伯忙前忙后,一边帮忙,一边无奈地问道:“警察伯伯,还没有找到吗?”

    “哎,当然了。找起来可是很费劲的。毕竟是十二年前的东西了……”警察老伯好像吸入了灰尘,轻咳一声。

    “真是的。可惜这边的鉴识员叔叔都去村公所那边了。要是有他们帮忙的话,找起来一定会快许多。”柯南嘀咕着。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村公所那边才发生了命案。”警察老伯回答。

    两个人又忙活了一会儿,忽然只听警察老伯“啊”了一声,拍了拍手里面的一叠纸:“终于找到了,这就是麻生圭二先生当初保险柜里面的乐谱……”

    “拿来给我看!”

    柯南立刻把乐谱抢了过去,看到第一页上的内容后,顿时愣住了:

    写给我的儿子,成实。

    成实,成实……

    せいじ,なるみ……

    seiji,narumi……

    麻生成实,浅井成实……

    一些零碎的线索开始在柯南的心理拼凑着,虽然还形不成足以指证的证据链,也无法破解沙滩上消失的脚印、广播室内“闹鬼”这两大谜题,但他已经可以推测出,成实医生,就是凶手!

    柯南认真地翻看乐谱,一页页地看完,然后深深地出了口气。

    动机,是要为父亲报仇吗?

    “警察老伯,我们先回村公所那边,把这份乐谱交给目暮警官他们吧。”

    “嗯,好。”

    就在两个人离开后不久,“嘎吱”一声,钢琴房的门打开,一个人慢慢地走到了钢琴前坐下,轻轻抚摸着钢琴,时不时地弹动几个音符。

    声调虽美,但却无人聆听。

    ……

    村公所内,柯南和警察老伯走了进来。

    目暮警官、毛利小五郎等人正在吃着东西。看到柯南走进来以后,毛利大叔立刻打招呼道:“小鬼,终于把乐谱拿来了吗?慢吞吞的……”

    “嗯……”柯南应了一声,好奇地在村公所内扫了两眼,急忙问道,“毛利叔叔,小兰姐姐、允文哥哥、成实医生还有西本健先生他们在什么地方?”

    “他们啊……”毛利大叔吃了口东西,“成实医生说,西本健先生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所以要帮他治疗一下,就去岛上的诊疗所那里去了。允文桑还有小兰一起跟去了。对了,刚才诊疗所那边打来了电话,西本健经过治疗,现在已经睡着了……”

    “什么?!”柯南闻言,立刻大声道,“毛利叔叔,目暮警官,我们马上去诊疗所那边!”

    “怎么了吗?”目暮警官问道。

    柯南解释道:“我看了十二年前,麻生圭二留下来的乐谱,上面写到,十二年前,麻生圭二、黑岩村长、川岛先生、龟山先生、西本健五个人靠麻生圭二从海外公演时买来的毒品牟利,后来麻生圭二要退出,黑岩村长这四个人担心会泄密,就放火烧死了麻生圭二一家。不过,事实上,麻生圭二还有一个儿子,名字叫做成实!”

    “成、成实?”目暮警官惊讶,“这么说……”

    “钢琴房内川岛先生被杀,广播室内黑岩村长被杀,再加上之前死掉的龟山先生,这很可能是成实医生为了给死去的家人报仇,所以连续犯案。现在,如果成实医生还要继续犯案的话,那最后的西本健或许已经……”柯南继续解释。

    “什、什么?!”目暮警官立刻挥手,“打电话给诊疗所那边,让那里的人立刻确定成实医生和西本健的情况。毛利老弟,我们也赶紧赶过去!”

    “好。”毛利大叔立刻点头,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出了村公所。

    ……

    月影岛诊疗所内。

    舒允文他们坐在治疗室外,吃着东西。

    “说起来,成实医生都去了有半个小时了。”小兰嘀咕着。

    舒允文随口道:“是啊……”

    一位警察笑着说道:“成实医生离开多久也没关系的。反正他又不是嫌疑人,不需要监视。”

    “说的也是呢……”小兰笑了笑。

    这时候,一位护士走了过来,看着一位警官:“警官先生,前台有电话找您,是一位叫目暮的警官从村公所那边打来的。”

    “是吗?真是多谢您告诉我。”警察点头,起身去接电话。

    大概半分钟后,那个警察快速地跑了回来:“快!快!快点确认西本健的情况!刚才村公所那边打来电话,凶手很有可能是成实医生,动机是要为死去的家人报仇,西本健,要是他的报复目标之一!”

    “什么?”另外一个警察大惊失色。

    舒允文眯了眯眼——看样子,柯南小鬼头好像已经找到乐谱了。不过,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条子们也没办法定罪的吧?

    两个警察进入治疗室内确认西本健的情况,小兰满脸惊讶,连东西都忘了吃:“舒桑,成实医生会是凶手吗?”

    “怎么可能,一定是搞错啦~他怎么看都不是凶手好不……”

    舒允文话还没说完,紧接着便听到治疗室内传来两个警察的惊呼声:“西本先生?西本先生?可恶!已经没有脉搏了!”

    “嗯?”舒允文愣了一下,站起身来,口中立刻念动起了巫咒,重新往自己的身上施展了一个【鬼巫术·鬼眼】。

    入目之处,只见治疗室内阴气、鬼气、死气汇聚。

    舒允文连忙快步冲了进去,紧接着便在西本健的身体上空发现了西本健的鬼魂。

    “卧槽!”

    舒允文骂了一句,脸色有点难看。

    妈蛋!他辛辛苦苦帮忙,抹掉了一些关键的证据,让那两起命案都成了无法破解的悬案、甚至于还能把这一切都推到闹鬼上……结果成实这家伙在搞什么鬼?

    就算是被警方识破了又能怎么样?警方找不到证据,死不认罪就是了。

    可是他现在倒好,居然在治疗室里面杀了西本健!西本健死在了治疗室里面,而进入过治疗室的,只有成实医生一个人,这根本连脱罪也没办法脱罪了,好不好?

    小兰这时候也跟着跑了进来:“西本健他、真的死掉了吗?”

    “嗯,都死透了。”舒允文看了看西本健的新生鬼情况,大致估算了一下,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十分钟前,“可恶!”

    “这里……发现了奇怪的东西,还有乐谱!”一位警察忽然指着旁边。

    舒允文快步走了过去,只见那所谓奇怪的东西,是一块纽扣大小的白色破布,一块沾了血的手帕,一个注射器,还有一张写着一些音符的乐谱。

    破布?手帕?注射器?

    舒允文恍惚了一下,忽然记起,昨天晚上的时候,毛利大叔似乎有说过,川岛英夫的白色衬衫上,破了一个洞……

    如果那一小块白色破布是从川岛英夫身上拿来的,那沾了血的手帕,上面的血迹应该就是黑岩村长的,最后的注射器,或许就是西本健死亡的重要证据。

    这么说来,成实医生保留下了自己杀人的铁证?

    这岂不是说,他打从一开始,就做好了俯首认罪的准备?

    妈蛋!那这家伙寄委托信给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就是为了让他来强势围观?

    “舒桑,这张乐谱上的内容,也是暗号,按照柯南说的那种方法解读的话,就是……”小兰看着那张乐谱,轻声说道,“……我手沾满鲜血,抬首不见天堂,我将永坠地狱……”

    永坠地狱?

    成实医生之前在路上的话,是为他自己问的吗?

    舒允文有些想明白了,快步走出了治疗室,走到诊疗所前台,直接问道:“请问成实医生家里面的电话是多少?”

    “啊……是xxxx……”护士报了一个号码。

    舒允文立刻用前台的电话打了过去,却没有人接听。

    挂掉电话后,那位值班护士腰间的呼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惊讶道:“啊?公民馆那边似乎着火了。不过,似乎有人还在钢琴房里面弹琴呢……”

    舒允文默然。

    成实……

    ……

    等舒允文和小兰赶到公民馆那边的时候,毛利大叔、目暮警官、柯南他们都站在公民馆外。

    熊熊大火,将公民馆彻底吞噬,隔着五六米远,都能感觉到一股铺面而来的炙热。

    柯南有些颓唐地蹲在地上,手里面依旧捧着那一本乐谱。

    在他赶来的时候,火焰中弹奏的,是《月光》的第三乐章,但仅仅只是几秒钟后,钢琴声便停止了。火势太大,冲进去的话,那不是救人,是送命,这么多人,只能在公民馆外面,看着火焰将那一条生命就此吞噬。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无力过。

    和葬送了成实医生的这场大火比起来,所谓的名侦探工藤新一,就像是一个笑话。

    舒允文站在毛利大叔身旁,静静地看着燃烧中的公民馆,神情肃穆。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间,只听“轰隆隆”的一阵声音,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塌的声音,紧接着又看到公民馆的屋顶也整个塌了下去。

    燃烧中的火焰,似乎一下子冲高了许多。

    恍惚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火海中挣脱而出,几缕火焰在空中缓缓汇聚,然后又熄灭,恍若根本没有出现过似的。

    舒允文忽然笑了。

    成实,你很不乖哦~

    ps:月影岛的案子,就此完结。成实的命运,依旧葬身在了火焰中。一定有人想骂我,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月影岛的这个结局,是早就设定好的,前面伏笔就有好几个,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结局,我是绝对不会修改的。

    ps2:这章超标太多了,这字数……我表示也是醉了。真想分成两章来着,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ps3:过上几章,我想是不是该和基德聊聊了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