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五十一章 月影岛灵异杀人事件,调查~
    钢琴房内。

    警察老伯给平田和明上了手铐,平田秘书畏惧地坐在一旁,毛利大叔盯着平田和明,伸手拿起一个饭团,塞进了嘴巴里面:“平田秘书,现在你可以说一下了吧?你为什么要杀害川岛英夫先生呢?”

    平田秘书立刻大声道:“不!不!我、我没有杀人!没有杀人!川岛先生他绝对不是我杀的!”

    “哦?不是你杀的吗?”毛利大叔依旧盯着平田秘书,一副“凶手就是你”的架势,“如果你不是凶手的话,那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现在大半夜的,你会鬼鬼祟祟地在窗户外面偷窥?是不是你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忘在了尸体上,所以才回来拿的?”

    “才、才没有!”平田秘书连忙摇头,“我真的没有杀人!”

    “哼!你的这种辩解,未免太无力了吧?”毛利小五郎轻笑一声,“算了。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这个侦探,相信等明天侦破命案的刑警来了以后,你肯定都会老实招供的。”

    舒允文听着毛利大叔和平田秘书的对话,耸了耸肩。

    倒是柯南,伸手托着下巴,在平田秘书的身上扫了两眼,心中有所怀疑。

    平田秘书,确实很可疑。事实上,在柯南的心里面,现在也和毛利大叔想的一样。在没有其他证据之前,平田和明确实嫌疑最大,可疑说是第一嫌疑人。别的不说,他半夜时候在钢琴房的窗户外趴着,就足以证明这个家伙心里面有猫腻儿。

    柯南想了想,忽然看向了那位警察老伯:“警察伯伯,平田秘书平时是一个胆子很大、好勇斗狠的人吗?”

    警察老伯愣了一下,然后才挠头道:“他吗?平田秘书的胆子应该很小吧?而且性格上还比较懦弱。”

    “假象!那一定都是假象啦!”毛利大叔打断了警察老伯的话,“像是这种连杀人都能做得出来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胆小懦弱的家伙?那一定是他平时的伪装……他和死者之间,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关系,构成了他的杀人动机。”

    “我真的没有杀人!请你们要相信我!”平田和明再度强调。

    警察老伯又忽然说道:“对了,说起平田秘书和川岛英夫先生的话,我也想起一件事情来。我有时候夜间巡逻,会在公民馆这边看到他们两个,似乎在做什么事情似的……”

    “嗯?”毛利大叔伸手托着下巴,“这样一来的话,如果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往来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杀人动机了!平田秘书,你能不能说一说,你半夜和川岛英夫先生在公民馆这里碰面,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这、这跟川岛英夫的死没有任何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平田和明表情惊惧,“那一定是警察先生看错了……”

    “……我虽然年老了,但眼睛还没有问题,那肯定就是你们,没错的。”警察老伯非常肯定。

    毛利大叔不断地逼问着平田和明,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一点钟。

    因为要看守现场和平田和明的缘故,毛利大叔、警察老伯打算熬夜,让舒允文、小兰、柯南、成实医生先睡。

    睡前,舒允文、柯南一起跑去卫生间上厕所。

    走廊里,柯南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喂,你也认为,凶手就是平田和明吗?”

    “这个啊~我怎么知道?”舒允文摇了摇头,然后紧接着又说道,“不过,平田和明刚才趴在窗户外偷看,肯定是有目的的。或许,他真的是来现场取走什么我们没有发现的证据。单从这一点上来判断,把他视为最大嫌疑人,一点都不为过的。”

    柯南“嗯”了一声:“这话是没错。只是……我总觉得,平田秘书应该不是凶手……”

    “那你就去调查呗!”舒允文随口道。

    柯南皱着眉头:“我这不是正在调查嘛……另外,还有沙滩门口那里根本没有脚印这一点……这可真是……”

    两个人上过了厕所,又回到了钢琴房里面,拉开铺盖准备睡觉。

    然后……

    半夜两点钟,舒允文、柯南、小兰、成实医生打着哈欠,看着趴在地上睡着、呼噜声和打雷有的一拼的毛利大叔和警察老伯。

    拜托!之前说了要熬夜的,是这两个家伙吗?

    可是……为嘛这俩货是睡的最快的,而且这呼噜声是搞什么鬼?吵的其他人根本就睡不着啊啊啊~~~

    “毛利同学,毛利先生平时睡觉的时候,呼噜声有这么大吗?”舒允文饱含怨念地问道。

    小兰“呵呵”干笑两声:“这个嘛……平时爸爸都是和柯南一起睡的……”

    “呵呵呵……”柯南对此表示呵呵。

    现在知道他平时的睡眠环境有多恶劣了吧?

    不过,话说回来,平时呼噜声好像也没这么大。是因为今天非常累的关系吗?

    成实医生打了个哈欠:“看样子,我们今天晚上似乎睡不成了……不如,我们玩扑克,打发时间吧。”

    “嗯……也好。”舒允文点了点头。

    “我记得,公民馆里面就有扑克来着,我去找一找。”

    “好的。”

    ……

    上午十一点钟左右。

    就差在眼皮子中间插根火柴棒的舒允文他们终于把条子叔叔们等来了。

    “目暮警官,您好!您可算是来了。”舒允文主动问候一声。

    “呵呵呵……”怎么又是这个家伙?目暮警官干笑两声,“允文桑,真是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都会遇到你们……”

    “嗯……”舒允文点了点头,“我的事务所接到了一份委托,所以我才会出现在这里的。对了,关于凶手方面,昨天晚上的时候,那边的平田和明先生鬼鬼祟祟地出现在钢琴房的窗户外面,似乎图谋不轨,毛利先生和江户川小盆友合力抓住了他……”

    目暮警官应了一声,看向刚被吵醒的平田和明:“这么说来的话,这个家伙,应该是有最大嫌疑了……”

    条子叔叔可不会认为,一个重要关系人大半夜的在窗户外偷窥,只是凑巧打酱油路过。

    “哈啊~”舒允文大大地打了个哈欠,“不好意思,我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已经很累了。所以,我得先睡一会儿,可以吧,目暮警官?”

    “那是当然!”目暮警官连忙鞠躬,“昨天晚上,真是麻烦诸位了。”

    “噢,对了……”柯南小鬼迷糊着眼,走到毛利大叔身旁,从毛利大叔的衣服内侧兜里摸出了那张写着乐谱的纸,“这应该是凶手故意留下的线索哦……”

    “啊!谢谢你了,柯南小盆友。”目暮警官连忙道谢。

    舒允文、小兰、柯南、成实医生都回礼以后,打着哈欠钻被窝了。

    目暮警官则把目光转向了依旧鼾声如雷的毛利大叔,伸手用力地推了两下:“毛利先生?毛利先生?醒一醒!醒一醒啊!”

    “呜~~”毛利大叔睡脸上带着笑容,仿佛在做什么美梦似的,两手忽然伸了出来,一下子抱住了目暮警官的脸,往自己胸口一靠,差点没有把目暮警官给带倒了,“……洋子小姐,不要离开我哦~”

    四周随队过来警察都在偷笑,目暮警官满脑袋黑线,用力挣脱开毛利大叔的双手:“这混蛋……”

    被褥里面,舒允文、柯南、小兰三人很快睡着,成实医生两眼紧闭着,忽然又睁开了一些,看向窗外,目光深邃,旋即又立刻闭上。恍惚中,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就置身在父亲麻生圭二死亡的当晚。刺眼的阳光,就好似熊熊燃烧中的火焰,他的耳边,那动听的旋律犹如父亲的严厉斥责,又犹如母亲的轻声呢喃。

    那动听的旋律,叫做《月光》。

    ……

    下午,六点钟,村公所内。

    毛利大叔、舒允文他们坐在一起。

    毛利大叔倒是一副很精神的样子,而舒允文、柯南、小兰、成实医生,则一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的。

    “哎~之前参加追思法~会的人,一共就有三十八个人呢!三十八个人的笔录调查,这可是很繁琐的。”毛利大叔叼着烟,“不过,好在现在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

    成实医生又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扭头看了看旁边等着做笔录的人:“哈啊~毛利先生,那请问,我的侦讯顺序是在……”

    “成实医生啊,你应该是排在最后面的。”毛利大叔笑着说道,“不过,成实医生你也不用有什么负担啦!现在虽然还不能百分百肯定,但凶手应该就是平田秘书没错了。至于这些人的笔录,都只是为了留备无患罢了……”

    “哦?”柯南小鬼两眼一亮,两眼从他的笔记本上挪开,问毛利大叔道,“毛利叔叔,平田秘书他已经认罪了吗?”

    “还没有。”毛利大叔摇头,“不过,貌似目暮警官他们调查中,找到了平田秘书的作案动机。”

    “动机?”柯南神色一正。

    毛利大叔道:“没错。上午警官先生到了以后,立刻就对平田秘书进行了侦讯,并且还对钢琴房进行了很细致的调查。然后,鉴识官从钢琴下面发现了一个隐藏的暗门,从里面找到了不得了的东西——海~洛~因!”

    “海~洛~因?”柯南、小兰等人都非常惊讶。

    毛利大叔道:“没错,俺们里面发现了装在塑料袋上的海~洛~因,在钢琴底部还采集到了平田和明和川岛先生的指纹,装着海~洛~因的袋子上,也找到了平田和明的指纹。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平田和明终于撑不住侦讯,把实话全都吐出来了。”

    “……这个家伙,其实一直都在和川岛英夫进行着海~洛~因的交易,至于那架钢琴,就是他们用来交易的地方。不过,平田和明虽然承认了他贩卖海~洛~因,但依旧还是不承认是他杀掉了川岛英夫。不过,他这狡辩,谁信啊~肯定是因为他们两个分赃不均,所以才会杀人的……”

    柯南又立刻问道:“那沙滩上没有留下脚印的方法,警官们已经调查出来了吗?”

    “这个啊……倒是还没有。不过,凶手都已经抓住了,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一定会老老实实招供的。”毛利大叔随口说着,然后又对成实医生说道,“所以,成实医生,你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的……”

    “啊,谢谢毛利先生告诉我这些。”成实医生看了下墙上的钟表,“趁着时间还很宽裕,我去洗把脸。”

    成实医生离开后,小兰才笑着说道:“太好了,既然凶手都已经抓住了,那就放心了。”

    柯南皱着眉头,托着下巴思索着:“真的是这样吗?那张乐谱上,那段奇怪的曲谱是什么意思,平田秘书说了没有?”

    “也没有!”毛利大叔摆了摆手,“真是的,一个小鬼,哪儿来的这么多问题?我不是说了吗?犯人已经抓住了,他很快就会把一切都吐出来的。至于那段曲谱……或许只是他弄错了而已……”

    毛利大叔和柯南小鬼争辩着,至于舒允文,则打着哈欠,站起身来:“我也去洗把脸。”

    溜达着到卫生间前,舒允文看了眼跟前的楼梯,走进了卫生间里面,拿出了之前成实医生偷偷塞给他的纸条,扫了一眼后,撕成碎片,直接抽水冲掉。

    “居然想到利用倒带的时间来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能让警方误判死亡时间半个小时,他倒是挺有办法的啊~~呵呵,用不着我,那正好我也省事一点……”

    舒允文洗了洗手,又稍微洗了洗脸,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对啊!他这应该是担心我不知道他的计划,帮忙掩盖的时候,反倒不小心帮成倒忙,所以故意给我张纸条,让我别帮他的吧……”

    “妈蛋!大老爷们,怎么这么多心计?”

    洗完了手,舒允文用力甩了甩手上的水珠,有用毛巾把手擦干净:

    “……不过,你让我不帮忙,我就不帮忙?那多没面子啊~”

    ……

    同一时间。

    楼梯上,广播室内。

    黑岩村长轻轻地靠在椅背上,成实医生动作轻柔地帮黑岩村长按揉着太阳穴,脸上还带着笑容:“黑岩村长,按摩这里,有没有觉得心情轻松了一些?”

    “嗯……真的很管用呢,成实医生。”黑岩村长闭着眼睛,舒服地微微点头,“真是多谢您了。”

    “哪里的话,我本来就是一个医生嘛!刚才看到黑岩村长您似乎不太舒服,我当然得帮忙治疗一下的。”成实医生微笑着,“对了,之前我提议来广播室的时候,您说‘正好’,是和人约了在这里见面吗?”

    “嗯,这件事情和你无关。”黑岩辰次板起了面孔。

    成实医生道:“不好意思,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顿了顿,成实医生有说道:“头部已经按摩好了,现在我给您按摩一下脖子。来,请您往前面趴下,最好趴在广播器械台的上面,这样更方便一些。”

    “好的。”黑岩辰次没有怀疑,直接靠了上去,“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成实医生微笑着看着黑岩村长整个露出来的后背,一面手帕包裹着刀子,忽然间一手捂住了黑岩村长的嘴巴,刀子精准地从后心位置刺入,黑岩村长顿时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黑岩叔叔,我现在重新介绍一下自己。我叫做成实,虽然是浅井成实的成实,但同样也是麻生成实的成实。你还记得被你们关在房间里面,一把火烧掉的麻生一家吗?”

    “呜呜……呜呜……”黑岩村长一双眼睛瞪得老大,挣扎更加厉害了。

    成实医生没有犹豫,刀子上忽然加力,直接刺入了黑岩村长的心脏。

    几秒钟后,黑岩村长一动也不动,两只眼睛瞪得老大——

    ……死不瞑目!

    ps:第二个死者,出现了。

    ps2:我尽量明天结束月影岛的案子,结局一定会努力写好。

    ps3:新的一周,求一丢丢推荐票票……当然,没有也无所谓啦~反正已经拿过双榜第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