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三十八章 搬家,巫器《天罚》~
    次日下午,放学后。

    舒允文收拾好了书包,匆匆忙忙地就要回家。

    昨天晚上说好的,今天下午,舒允文会从小岛家搬出来,搬回父母留给他的别墅里去。小岛美惠、小岛元太都嚷嚷着要过去帮忙收拾,就连小岛元次都请一下午的假,要去帮忙。

    鞋柜前,舒允文刚换好鞋子,忽然听到有人喊他:“允文桑,一会你有空吗?”

    只听声音,舒允文就知道是冢本数美。

    周围,一大票龙套好奇地看着这里。现在,帝丹高中的学生们,有不少都知道,高三年纪的“男人婆”在和二年级的“大叔脸”交往,两个人放学以后,经常约会什么的……

    “是数美啊!真是抱歉,一会我有重要的事情……”舒允文解释。

    冢本数美好奇问道:“重要的事情?能告诉我吗?”

    舒允文想了想,回答道:“其实,我今天要搬家,搬回自己家去住。你也知道的,我自从出院以后,一直都暂住在我阿姨家里面,实在是不太方便。”

    “允文桑要搬家吗?需不需要我帮忙?”冢本数美看上去很惊讶,笑着说道,“说起来的话,我也很久没去过允文桑家了呢!”

    “数美以前去过我家吗?”舒允文颇为惊讶。

    在日本,只有关系十分亲密的朋友,才会邀请去自己家里面做客。

    冢本数美愣了一下,道:“允文桑应该是忘记了。在高一年级的时候,我去过几次的。对了,还有保坂英彰。保坂同学最喜欢的,就是你的卧室。他还说过,你的卧室空间很大,只要稍微改一下,就能成为一个画室。记得保坂同学最后一次去你家,不小心把颜料涂到了你卧室的墙上,你好像很生气,还专门打电话给保坂同学,抱怨了一通,说是被妈妈骂了……”

    舒允文的记忆里面,可没有这些内容,听的津津有味:“后来呢?”

    “后来?后来允文桑你就出车祸了……”冢本数美笑了笑,然后又说道,“好在,现在你又醒了过来。”

    “……”

    好吧,这是一个很让人蛋疼的故事。

    舒允文换好了鞋:“那位保坂同学,曾经是我的好朋友吗?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冢本数美道:“保坂同学他死了,死于一场意外。”

    舒允文:“……”

    妈蛋!为毛这故事开始有种很灵异的感觉?

    舒允文顿时觉得气氛有些不太对,连忙转移话题道:“对了,数美桑要去帮忙吗?如果要是数美桑有时间的话,当然可以……”

    “我肯定有时间啦!”冢本数美微笑着点头。

    ……

    舒允文家的别墅前。

    冢本数美鞠躬行礼:“小岛先生,小岛夫人,我叫是本数美,请多多关照。”

    小岛美惠目光在冢本数美的身上扫了又扫,然后才笑着说道:“冢本同学,非常感谢你来帮允文收拾房间,真是多谢了。”

    小岛元太这货好奇地看看冢本数美:“数美姐姐也来帮允文哥哥搬家吗?和我们少年侦探团一样?”

    然后,在舒允文嘴角抽抽中,步美、光彦、柯南同时弯腰鞠躬:“允文哥哥,今天请多多关照。”

    “呵呵呵……”舒允文对此事表示“呵呵”,然后还礼,“哪里,应该是麻烦你们来帮忙了才对。等房间收拾好以后,我请你们吃大餐哦!”

    “谢谢允文哥哥!”四个小屁孩一同道谢,然后兴高采烈地向着别墅内走去,元太这货还挥拳道,“我们一定要认真帮忙,打响我们少年侦探团的名气!”

    我勒个去!你们这到底是少年侦探团还是少年家政公司?少年侦探团的名气,怎么会和收拾房间扯上关系了?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着。

    这四个小家伙,除了柯南以外,根本就是来添乱的嘛!嗯,不对,柯南这货应该也是来添乱的。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添的乱子,要比其他三个小家伙还要大。

    小岛元次这时候也笑呵呵地说道:“这四个小家伙,看上去,还真是元气十足呢!”

    一群人闹闹哄哄,终于开始整理了。

    因为之前就有家政公司帮忙打扫过的缘故,所以舒允文他们的任务要轻松许多,只需要把一些许久不用的东西放好位置、做一下整理就可以了。

    众人收拾的时候,舒允文提着自己的衣服行李箱,进了属于自己的卧室里面,打开衣柜,收拾起了衣服。等衣服收拾好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然后是冢本数美的声音:“允文桑,我可以进去吗?”

    “请进。”

    舒允文话落,冢本数美也推门进来,看了看卧室里面的摆设,微笑着说道:“允文桑的卧室,还是和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呢!”

    “呃……”舒允文笑着挠了挠头,“这摆设还都和以前一样,我都没都动过。”

    舒允文的卧室大约有四十平左右。一张舒服的大床、两个衣柜、床头柜、灯饰摆件、小电视、书桌、大号书架,还有摆的满满的书籍。

    冢本数美走到了书桌前,抽出了书架上的一本书,然后又塞了回去,反倒是指着书桌附近墙壁上的一个大约有着拳头大小的蓝色斑点道:“这就是保坂同学当初不小心沾到墙壁上的蓝色颜料……”

    舒允文也看了看,笑着说道:“还真的有啊!不过,这里被书桌遮挡住了一大部分,如果不认真看,还真看不到呢。”

    冢本数美调皮地笑了笑:“原来的时候,书桌应该不在这个位置,还要靠右边一点。正是因为书桌的左边沾到了颜料,你想要往左移动桌子挡住,结果动静太大了,才会被妈妈发现的……说起来,允文的妈妈,真是一个很严厉的人呢……”

    两个人聊了几句,一起出了卧室。

    冢本数美又跑去厨房,和小岛美惠一起帮忙清洗厨具、杯子什么的。

    至于舒允文,则溜达到了他父母原先的卧室里面。

    卧室里面的摆设并不奢华,在卧室大床正对着的墙壁上,一副看上去有些年代的油画,挂在墙上。

    画很简单,一个穿着铠甲、浑身浴血的的骑士,一个被骑士剑洞穿要害的恶魔!

    这,正是美术馆内,那副名为《天罚》的画,也是舒允文口中所说的巫器!

    在得到这幅画作之后,舒允文曾自己偷偷地研究过,最终发现,这件巫器,只是一件初级巫器。而且,这件巫器,也不是什么巫师炼制出来的,而是这副画作机缘巧合之下,居然变成了一件巫器。

    这一类普通物品,受到什么奇特的影响后,变成具有特殊效果的巫器,这种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是以,舒允文并没有多惊讶的。

    还有就是这件巫器的功用。

    这件巫器虽然有轻微的蛊惑、催眠功用,但并不算太好,对普通人都不一定管用。它最大的效果,反倒是能在画作里面“寄生”两个灵魂,使之不会消亡——这也就是对应着《天罚》上的骑士与恶魔。

    骑士还有恶魔,正好可以以之为载体,各自容纳一个灵魂。

    至于灵魂在进入画作以后,是否会成了真的“骑士”或者“恶魔”?

    这根本就不在舒允文的考虑之中。

    如果要是没有舒允文这个鬼巫师在的话,进入画中的灵魂,或许真的会受到巫器影响,逐渐变成鬼骑士或者恶魔什么的。不过,现在有舒允文控制这件巫器,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这幅画,因为是天生的巫器,炼化起来根本没什么难度,也就是几天的工夫而已。算起来的话,在星期六上午,坐车去埼玉县以前,肯定可以搞定……”

    舒允文心里面正美滋滋地琢磨着,忽然间,却听身旁有人开口道:“这幅画……是中世美术馆里的那一幅吧?名字叫做《天罚》,完全一样哎!”

    “呃……”舒允文扭头,只见柯南小盆友站在一旁,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面。

    舒允文伸手,拉了一下旁边的一根绳子,顿时一面白布从空中垂了下来,把那副《天罚》挡的严严实实的。

    “江户川小盆友,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舒允文问道。

    柯南道:“我是来找你的。这副画,应该就是那一幅吧?落合馆长模仿着的骑士、但同时却也让自己变成恶魔的那副画……”

    “这跟你没什么关系。”舒允文打断了柯南,“这幅画,可是我花了一千万日元,从中世美术馆那里买来的!”

    “一千万买这副画吗?”柯南愣了一下,认真地看向舒允文,“你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柯南不得不怀疑,舒允文买画花的钱,就是卖掉枫叶金币的钱。

    好吧,不得不说,柯南的怀疑还是很有道理的。买这幅画的钱,确实就是金币销赃后的那笔款项。不过……

    “喂喂喂!我是一个除灵师,你知道不知道?除灵师可是很挣钱的!你知道不知道,我父亲留给我的遗产,仅仅只是存款就有两亿日元之多?”

    “啊,是这样啊!”柯南恍然,心里面又开始琢磨了。

    要是舒允文有两亿日元的话,貌似确实没有必要去拿枫叶金币的样子。

    顿了顿,柯南忽然又开口问道:“允文哥哥,那位‘骑士’落合馆长,是你劝他去自首的吗?”

    舒允文立刻回答道:“他是不是自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他又不熟。他要是去自首的话,肯定是因为觉得自己罪孽深重,所以,想要赎罪吧……”

    说话的时候,舒允文还伸手在柯南的身上摸来摸去。

    “喂喂喂!你干什么?”柯南被摸的心里面发毛——

    这个大叔脸,该不会有什么很奇怪的癖好吧?

    舒允文收回了手:“没什么,就是看你身上有没有装什么小型录音机。你这个小家伙,就是个心机boy,太特么有心机了,我可不想莫名其妙地被你设计了。不过,现在看样子,你的身上应该没有装小型录音机。”

    柯南无语地翻着死鱼眼吐槽:“哈?!谁会随身携带那种东西?”

    “记者、律师、跟踪狂,还有一些作家也会随身带着,方便记录灵感。当然,还有一些恶心的侦探,也会用这种手段来获取证据,对了,他们其实也可以被归为跟踪狂一类的。”舒允文先给出了几个答案,顿了顿,然后才又继续说道,“至于落合馆长的事情嘛……我倒是知道,不过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不是少年侦探团吗?有本事自己去查啊!”

    柯南眯了眯眼,继续问道:“允文哥哥,难道你就不怕落合馆长把你和松下副社长招供出来吗?你们两个可是帮他掩盖过证据的。他虽然是杀人罪,但不一定会死,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把你们两个招出来,这种情况,可是很常见的。”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他不会的。”

    “哦?你这么肯定?”柯南问道。

    舒允文道:“因为……他已经快死了。他的寿命,只剩下十天左右。”

    “啊?”柯南满脸惊讶,“你怎么知道?难道说,你用了什么手段,让他只能活……”

    舒允文狂翻白眼,没等柯南把话说完就打断了:“喂!小屁孩,我知道你们这一类人都很擅长怀疑别人。不过,拜托你怀疑我之前,先用你聪明睿智的大脑想一想,我有没有必要那么做,好不好?”顿了顿,舒允文才又说道:“我说,江户川小盆友。话说,你当初难道就没有怀疑过,落合馆长为什么穿着厚厚的铠甲,还能有力气单手举起真中老板,用骑士剑把他刺在墙上吗?”

    柯南愣了一下:“没有啊!你难道不知道,人在极端愤怒或者紧张的情况下,肾上腺素会分泌过多,这种时候,像是力气很大啦等等之类的表现,其实都很正常的……”

    “……”

    好吧,柯南的解释,舒允文居然无言以对。

    “……那什么,就按你说的这个意思来吧!反正,因为某种原因,他的身体受损的厉害,所以活不长了。”舒允文懒得解释那么多,匆忙说了这一句后,向着父母的这件卧室外面走去:“好啦,我没空跟你瞎扯淡了,还得抓紧时间收拾呢!”

    等舒允文离开后,柯南在房间里思索了一会,也转身离开了。

    一群人忙活到了晚上的时候,房间终于收拾好了。舒允文理所应当地请客吃饭,在吃东西的时候,几个小家伙还在叽叽喳喳的。

    步美:“允文哥哥,听元太说,你是很厉害的除灵师,是吗?”

    光彦:“元太说,你会厉害的除灵术,真的吗?”

    步美:“可不可以表演给我们看?”

    舒允文伸手在元太的头上拍了一下,笑着否认。

    开玩笑,哪怕是最简单的【鬼巫术·鬼眼】,那也是要损耗巫力的好不好?只因为元太的炫耀,他就在几个小屁孩面前使用巫术,这得多么闲的蛋疼~

    至于柯南这货,则在一旁翻着死鱼眼傻笑着——

    除灵师?还除灵术?怎么可能?这些都是糊弄鬼的吧……

    ……

    星期六,下午。

    埼玉县,桶山旅店内。

    旅店内的员工鞠躬迎接:“欢迎光临。”

    舒允文还有小岛一家都是一脸疲惫的样子:“终于到地方了,真没想到,车子居然会半路抛锚……”

    在旅店的员工领路下,舒允文他们进了事先预定好的房间内,把行礼一丢。

    “好啦!快点收拾一下,一会去泡个温泉,休息一下。”小岛元次发号施令,“我来之前听人说了,今天晚上,好像正巧有个‘天下第一’祭庆典。这边的人,会在三岳山上燃烧‘天下第一’这四个字,还是很有看头的……”

    天下第一?听起来好耳熟啊!

    舒允文心里面琢磨着,“哈伊”应了一声,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东西。

    等东西收拾好了以后,舒允文拿着换洗内衣,先领着元太这拖油瓶向着男汤走去。

    男汤温泉池里的人并不多,只有六七个人的样子。

    舒允文和元太找了一个地方泡进去,刚爽爽地哼了一声,元太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旁边,惊讶道:“柯、柯、柯、柯南?还有毛利大叔?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咳咳……”舒允文被元太的话说的轻咳两声,扭头看向元太看着的方向,果然看到了柯南小鬼头还有毛利小五郎也在泡温泉……

    柯南小鬼头一副很无奈的笑容,而毛利小五郎则扫了舒允文和元太一眼后说道:“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们才对吧?你们怎么会来埼玉县?难道也是来看这个什么‘天下第一’祭的吗?”

    “呵呵呵……”舒允文笑了两声,“我们是来温泉旅行的,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赫赫有名的名侦探啊。”

    毛利小五郎一听“名侦探”三个字,立刻得意起来:“哈哈哈!不要这么称呼我,我也只是在全国小有名气而已……”

    “呵呵呵……”

    舒允文又干笑两声。

    话说回来,柯南和毛利小五郎这两大死神为毛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既然在这儿出现了,那岂不是说,这里马上就要死人了?

    舒允文目光转了转,落在了柯南身旁一个壮实的中年大叔身上。

    这位大叔,我看你印堂发黑、乌云盖顶,实乃不祥之兆,恐怕你有血光之灾。说不定,死的就是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