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三十六章 可怜而又可悲的骑士~
    第二天,警视厅内的一间会议室里面。

    高木涉看看跟前的几份笔录,起身鞠躬道:“真是麻烦你们了,让你们浪费宝贵的时间,跑了一趟。”

    毛利小五郎立刻笑着挠头道:“高木警官客气了,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

    舒允文也笑着说道:“配合警方办案,本来就是我们的义务啊!”

    高木警官转身出去,没过多久,又有一位警官走了进来,喊走了毛利小五郎和小兰。顿时,这间会议室内只剩下柯南、舒允文还有松下平三郎。

    “舒允文,你昨天为什么要帮落合馆长掩盖罪行?真正的凶手,应该是落合馆长才对吧?洼田,根本就是被落合馆长诬陷成凶手的!”柯南瞪着眼,看着舒允文。

    舒允文无聊地打了个哈欠,翻了翻白眼:“江户川小盆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听不太明白啊!什么叫帮落合馆长掩盖罪行?我根本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好不好?还有,在称呼长辈的时候,不能直接喊名字,你得叫我‘允文哥哥’,知道吗?”

    柯南盯着舒允文的眼睛:“真凶就是落合馆长,没错的。真中老板被杀的时候,手里面拿着的那个纸条上虽然写着洼田的名字,但那个名字是事先就写好的。落合馆长在把真中老板逼到了摆着写不出的原子笔和那张写有洼田名字纸片的地方后,就对真中老板说,‘看,那张纸上写着凶手的名字’。之后真中老板看到上面写着洼田的名字,拿起了旁边的原子笔想要划掉,写出真凶的名字。”

    “不过,他当然写不出来了。因为,那张原子笔,根本就是写不出任何东西来。但是,他在纸上写写画画的动作,却被凶手利用,让警官认为,这是真中老板写下的洼田的名字……”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江户川小盆友,你说了这么多,有什么证据吗?”

    “证据?证据就是那根写不出字来的原子笔。”柯南道,“本来,当时在现场,这会是一项能够让落合馆长认罪的铁证。可惜,看样子应该是被你发现,提前破坏掉了。当时落合馆长手里面的那根原子笔,应该是松下副社长的吧?你故意把原子笔抢过去,然后还让松下副社长给我画出去厕所的地图,就是为了让松下副社长摸到那根原子笔,留下指纹。这是为了以防万一,警方会对那根原子笔进行鉴证,对不对?”

    好吧,不得不说,柯南又说对了。

    舒允文当初的想法,确实是这样的。

    “不过,就算落合馆长暂时脱罪了,但要不了多久,他照样还是会被警方怀疑,并且抓住的。至于洼田先生,最迟明天的时候,应该就会被无罪释放了吧……”柯南继续说道。

    舒允文愣了一下:“为什么?”

    柯南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其实,除了那根写不出字的原子笔外,还有许多证据,足以证明馆长有罪,而洼田无罪。”

    “首先,是那张纸上的‘洼田’两个字。在现场的时候,因为条件所限,警方无法做更详细的鉴证,会理所当然地认为,‘洼田’两个字是真中老板写下来的。不过,只要到了警局之后,警官们肯定会对所有的证物进行更详细的鉴定。然后,他们就会发现,‘洼田’那两个字,和真中老板的笔迹不符,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写下来的。有了疑点后,他们会对纸上的划痕进行鉴定,就会发现,那些划痕,才是真中老板留下来的。警官们也不是笨蛋,有了这两点,他们自然而然会想到,那张纸是之前就准备好的。而且,监控摄像中拍到的那根原子笔,根本写不出任何东西!”

    “再则,是血迹。铠甲上沾染的血迹,正常人想要脱掉铠甲,就算是再怎么小心,身上、衣服上,也肯定会沾到血迹。而洼田先生却根本没有沾到一点血迹,也无法找到隐藏起来带着血迹的衣服等等。至于说,身上套着雨衣什么的,虽然可行,但还是会留下沾着血的雨衣。总而言之,不管怎样,最后肯定会留下带着血迹的东西,而且根本来不及处理。而洼田先生那里,却仅仅只找到了带着血迹的铠甲,那不是很奇怪吗?”

    “最后,是毛发和皮屑。就如同之前所说的血迹一样,只要凶手和铠甲有所接触,就很有可能会留下毛发、皮屑、衣服上的绒毛等等。这些还是很容易采集鉴定的。只要警方有所发现,肯定会发现,上面会有馆长先生的毛发、皮屑、绒毛等等。而且,这些东西上,还有可能会沾着血迹……”

    柯南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然后才又说道:“当然,这些是足以断定落合馆长就是凶手的证据链。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证据。而要证实洼田无罪,有其中任意一条都足够了。而足以断定落合馆长是凶手的证据,最多三五天时间,就能搜集够了……”

    柯南这一通推理,让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无言以对。

    要是真的像柯南说的一样,那落合馆长好像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彻底脱罪啊!

    毕竟,落合馆长可是一直用那套铠甲练习的。相信那套铠甲里留下的证据,足以定罪了!

    舒允文被柯南的眼神盯的很不舒服,眯了眯眼,使出了绝招:“柯南,我有时候很奇怪,你仅仅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为什么会这么厉害呢?”

    “呃……”柯南被击中要害,血量锐减,开启卖萌正太模式,“哎呀呀~我、我这都是听毛利叔叔说的啦!”

    “毛利先生说的吗?那就让他亲自来跟我说啊!”舒允文在柯南的脑门上拍了一巴掌,“还有,你要是怀疑我包庇落合馆长的话,那就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的话,我可不会承认的!”

    “哎哟。”

    柯南揉着脑袋。

    可恶!他要是有证据的话,早就让毛利小五郎睡觉觉,揭穿舒允文了!

    舒允文在包庇落合馆长的事情,他没有一丢丢的证据!

    也就在这时候,会议室的门忽然打开,只见高木探头进来,微笑着对舒允文打招呼道:“允文桑,请您出来一下,可以吗?目暮警官有事找您帮忙……”

    “好的,我这就过去。”舒允文点头答应下来,然后扭头道,“对了,松下君,你先去警视厅外开车等我吧。高木警官,把柯南一个人留在这里,好像不太合适吧?不如,我也带他一起过去?”

    “这、应该可以吧……”

    ……

    搜查一课,目暮警官的办公桌前。

    舒允文带着柯南走了过去,顺便和周围熟悉的警官打着招呼。

    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就在目暮警官的办公桌前,目暮警官看到了舒允文后,站起身来,招呼了一声,先开口道谢道:“允文桑,多谢你今天过来做笔录,真是麻烦您了。另外,我们警方还有一件事情,想请允文桑认真回忆一下……”

    “回忆?回忆什么?”舒允文愣了一下。

    舒允文身旁,柯南则露出一副了然的笑容。

    “让允文桑回忆的内容,是关于昨天晚上中世美术馆的那件案子。”目暮警官示意舒允文和柯南坐下后,紧接着说道,“请容我先跟允文桑说一下这件案子的最新进展。本来案件的侦破进展,我们警方不应该对外透露的。不过,因为毛利先生、允文桑之前对我们警方都有过不少的帮助,而且昨天晚上的案件,你们都在场,可以给我们提供一定的参考意见。所以,我破例告知你们……”

    “……昨天晚上回来以后,我们对在现场发现的证据进行了详细鉴定,最终得出的结果显示,被我们警方带回来的洼田先生,很有可能不是犯人。”

    “啊……”舒允文眯了眯眼,然后默然。

    目暮警官语气停顿了一下,又紧接着说道:“至于证据的详细鉴定结果,必须保密,所以我不能告诉你们。不过,因为证物鉴定的缘故,洼田先生的嫌疑降低,而且我们警方认为,他很有可能是被真凶刻意诬陷。几位也都知道,当时在现场的时候,铠甲是在洼田先生的柜子里发现的,洼田先生既然不是凶手,那肯定有人把沾血的铠甲放进洼田的柜子里,这只有对美术馆内很熟悉的人才能做到。因此,美术馆内的员工犯案可能都提升了……”

    “现在,我们警方正在对中世美术馆内的员工进行第二次排查。”

    “请问,你们当初在现场的时候,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舒允文直接摇头道:“没有。”

    至于毛利小五郎则摆出一副思索的样子,然后才说道:“我还是觉得,那位松下副社长的嫌疑很大……”

    舒允文:“……”

    小兰:“……”

    柯南:“……”

    “……”目暮警官无奈地一笑,“……毛利先生,别开玩笑了!那位松下副社长离开的时间,根本不足以犯案的。而且,我们现在怀疑的主要目标,是对美术馆内部很熟悉的人。那位松下副社长,应该不属于这一类的。”

    柯南这时候忽然一副天真模样地开口道:“啊!目暮警官,说起来,如果洼田不是凶手的话,那他的运气还真不好呢!在犯案的时间内,如果他没有正巧被落合馆长伯伯安排到了办公室里面做事的话,那他就不会被怀疑喽……”

    舒允文伸手揉了揉柯南的脑袋。

    这小家伙,分明就是在拐弯抹角地提醒落合馆长有问题嘛!

    “嗯……”目暮警官和毛利小五郎同时醒悟,然后目暮警官道,“那位落合馆长,确实很有嫌疑,需要调查一下。”

    舒允文闻言,心里面无奈叹息一声。

    被警察盯上,看样子,落合馆长被抓住,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他本来还想让落合馆长最后的时光在拘留所外度过的,现在看来,可能性不大了。

    目暮警官又问了一些问题,舒允文这儿是一问三不知,毛利小五郎那儿是各种逗比,聊了一会后,目暮警官有事情要忙,舒允文、毛利小五郎他们才告辞离开。

    ……

    满怀心事地回到了事务所,舒允文目光在会客室那里扫过,在看到一个身影时,愣了一下,连忙示意身后的松下平三郎:“松下君,麻烦你把落合馆长请到我的办公室里。”

    “是,允文大人!”

    舒允文回到了办公室里,还不到一分钟,松下平三郎带着落合馆长走了进来。

    舒允文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自己办公桌前的沙发:“落合馆长,请坐。”

    “哈伊,允文大人。”落合馆长点了点头,在沙发上坐下。

    松下平三郎从柜子里拿出了三个杯子,问道:“落合馆长,您要喝点什么吗?”

    落合馆长声音低沉:“一杯清水就可以了。”

    顿了顿,落合馆长又紧接着说道:“允文大人,松下君,昨天的事情,真是多谢二位了。没想到,那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孩,观察力居然会这么敏锐……”

    舒允文撇了撇嘴:“落合馆长,昨天我们又做过什么吗?还有,你别以为你这样就能逃脱警方的追查了。现在,警察已经断定洼田不是真凶,他们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我知道的。”落合馆长轻声回答。

    “你知道?”舒允文愣了一下,然后讶然道,“你该不会,早就做好被抓住的准备了吧?”

    落合馆长道:“没错。从我有心要杀掉真中老板的时候,我就做好了被抓住的准备。允文大人,您知道吗?中世美术馆在我的心中,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前任老板经营不善,美术馆卖给真中老板的之后,我还以为,美术馆能够在真中老板的帮助下,重新焕发,吸引来很多的客人。可是,我真是没想到,真中老板那个家伙,居然想要把美术馆改建成饭店!在我知道这一消息的那一刻起,他在我的眼中,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恶魔!一个灵魂丑陋、并且堕落的恶魔!”

    “他既然是恶魔,那就不应该存在于世间。所以,我必须得除掉他!我,要成为斩杀恶魔的骑士!”

    落合馆长话落,旁边,松下平三郎倒好了水和咖啡,正准备转身给舒允文、落合馆长,然后便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手中的托盘都抓不稳,“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在他的眼中,落合馆长的身周,忽然间浮现出了一层清晰可见的透明骑士铠甲,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真的一样。

    《天罚》!

    落合馆长早在那时候,就已经受到那副画的影响了。

    舒允文微微皱了皱眉头:“落合馆长,这么问或许有些失礼……但是,你身上的情况,你自己知道吗?我必须得告诉你,现在你的这种状况,应该是被地狱展厅内,那副名为《天罚》的画所影响……”

    “知道一些,不过,这并不重要。”落合馆长摇头,“其实,一切,也都像是那副画里所画出来的一样,对吗?我变成了骑士,杀掉了恶魔,但却也沾染了邪恶之血。不过,只要能杀掉那个恶魔,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舒允文盯着落合馆长:“你既然已经做好被抓的准备,那为什么还要故意诬陷那个叫洼田的?”

    落合馆长轻声回答道:“那是因为,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需要一个人来吸引警方的注意力;至于为什么选洼田……因为这个可恶的家伙,暗地里一直在倒卖美术馆内的美术品,难道不应该接受惩罚吗?当然,我不会真的把他构陷成杀人犯,只是要让他尝一尝这种滋味。等警察证实他无罪、或者我自首的时候,我会把我搜集的、他暗中倒卖美术品的证据交给警察,让他受到他应有的惩罚。他必须得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落合馆长说话的时候,声音从低到高,最后简直就像是咆哮出来一样。

    看样子,洼田在他的心中,也犹如恶魔一样丑陋,不过罪不至死。

    “嗯……”舒允文点了点头,“看样子,你都有了决定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你最好抓紧时间。哪怕是警察暂时因为证据不足,不抓你,你最多再有半个月的时间,也会死掉的。”

    落合馆长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问道:“是因为……那副画吗?”

    “没错。”舒允文点头,“你也应该发现了吧?在这段时间内,你的精力旺盛、体力充沛,而且力气也很大。那是因为,你的灵魂被那副画影响的缘故。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你的灵魂受到了影响,最多再有半个月,你肯定会死!”

    “其实,我能感觉得到的。”落合馆长应声,没有多说什么,似乎早已接受这一切似的。

    舒允文又紧接着说道:“对了,落合馆长。美术馆内的那副画,留在普通人手里,只是一个祸害而已。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收藏那副画,可以吗?”

    “没问题。”落合馆长一口答应了下来,“不过,那副画,并不能免费交给你……”

    “一千万日元。”舒允文开出了一个价码。

    落合馆长点了点头:“稍后,我会让人把画送来,请允文大人把钱准备好。”

    又随意地说了几句后,落合馆长站起身来:“抱歉,允文大人,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所以,必须得马上离开了。不过,我还是要多谢您,多谢您给我的帮助。”

    “嗯,不用谢。”舒允文道。

    落合馆长又问道:“对了。昨天,允文桑从我这里拿走的那根原子笔,允文桑可以还给我吗?”

    “松下君,原子笔在什么地方?”舒允文扭头问道。

    松下平三郎立刻道:“在事务所的保险柜里,我这就去拿。”

    松下平三郎把原子笔拿来以后,落合馆长再度告辞,起身离开。

    “允、允文大人,您、您刚才看到了吗?在落合馆长的身上……”松下平三郎结结巴巴地说着。

    舒允文点了点头:“当然看到了。”

    “落合馆长他……是一位可怜而又可悲的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