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三十五章 帮落合馆长脱罪~
    松下平三郎跨前一步:“毛利先生,请问您说我是凶手,有什么证据吗?我虽然曾离开过五分钟时间,但只是去上厕所而已。这五分钟时间,穿上铠甲、脱掉铠甲都够勉强的,怎么会有时间杀人?而且,我怎么可能会知道真中老板在什么地方?”

    舒允文也在一旁吐槽道:“毛利大叔,虽然您是名侦探,但也不能这么开玩笑吧?监控摄像里面,那个穿着铠甲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瘦高身材的人,和松下君这身高不到一米六、体重超过一百八的矮胖身材,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人吧?这硬塞也塞不进铠甲里面去的,好不好?”

    松下平三郎先点了点头,然后反应过来——

    尼玛,允文大人,你这绝逼是在黑我的,对不对?

    目暮警官也一副无奈的表情扶着头:“毛利老弟,拜托你的推理合理一点啦~”

    柯南这货一边倒带,一边说道:“毛利叔叔,松下副社长是不可能犯案的。因为从视频上有影像开始,那个铠甲出现的时间是在下午四点二十五分,杀人后离开的时间是在四点三十一分,时差六分钟。松下副社长要是真的只离开五分钟的话,绝对不可能啦!”

    饭岛在一旁补刀:“松下副社长确实只离开了五分钟,而且就在厕所附近,我记得的。”

    众人一连串的攻击,毛利小五郎血量锐减,强自辩解道:“一定!一定可以的!饭岛先生,时间肯定还会更长一点的,对不对?”

    当然,已经没人理会这个逗比了。

    柯南这时候又忽然说道:“警官叔叔,真中老板死之前,好像有写下什么东西哦!”

    “嗯?”目暮警官凑了过去,“真的有写东西啊!”

    落合馆长这时候身躯忽然动了动。

    舒允文看着落合馆长有些落寞的身影,心中涌起些许同情——罢了,一会儿要是有机会的话,还是帮一下这个老头吧。

    虽然,在舒允文的心里面,这个老头杀人也不见得就对……

    不过,这老头也就剩下不到半个月的生命了,让他死在外面,和死在拘留所里,其实都一样的。

    要说让落合馆长脱罪的最佳办法,就是把关键证据抹灭掉了。舒允文记得,这个案子里面,能判定落合馆长有罪的,就是那根写不出字的原子笔了。舒允文只要找个机会,把原子笔的笔芯换一下,那就ok了。或者,可以更简单一点,找一根笔代替。

    这时候,一群人动身,一同向着案发现场,地狱展厅走去。

    舒允文故意落后了一些,喊住了松下平三郎:“松下君,你那里有原子笔吗?”

    “有的,允文大人。”松下平三郎连忙应声,伸手从怀中拿出了一根原子笔,递给了舒允文,“允文大人,您是要写什么东西吗?”

    “嗯……有点别的用途。”舒允文微微笑着,“松下君,这根原子笔送给我,没问题吧?”

    “当然。”松下平三郎连忙点头答应。

    道具原子笔到手,舒允文先拿着,在自己的小本子上写了两下,确定没问题后,才跟在人潮后面,向着地狱展厅内走去。

    进入展厅后,警官们又开始匆忙地调查。

    舒允文故作不小心,把灰尘弄到了落合馆长的外套上,道歉的工夫,请落合馆长脱下了外套,帮忙拍衣服的时候,不着痕迹地换掉了落合馆长外套内侧口袋里的原子笔。然后,舒允文把原子笔递给了松下平三郎,让他先出去一趟,把原子笔放到车子里面。

    做完这一切后,舒允文脸上又挂上了微笑,静看着案件发展。

    果然,一切都像是预料中的一样在发展,因为洼田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还因为偷卖美术品的缘故,被列为第一嫌疑人。而洼田也没办法提供不在场证明,警官们更是从洼田的那里搜出了沾了血的铠甲。

    看上去,似乎一切已成定局,只有柯南怀疑到了落合馆长身上。

    “可恶!凶手……凶手真的就是那个叫洼田的吗?”

    毛利小五郎托着下巴,一头雾水,目光依旧在松下平三郎这里徘徊着。那种眼神儿,让松下平三郎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过去打人。

    眼看着警察即将收队回去,柯南终于按捺不住了,拿着中世美术馆的指导手册跑到了落合馆长跟前卖萌:“厕所~厕所~厕所~馆长伯伯,厕所,我要去厕所,厕所在哪里,我忍不住啦~”

    小兰不好意思地向着柯南走去:“真是的……你刚才不是才和舒桑一起去过的吗?怎么又要去?”

    毛利小五郎扫了这边一眼,随意地吐槽道:“小鬼就是小鬼,根本管不住自己……”

    “哈哈,没事的,小盆友嘛。”落合馆长低头,伸手指着地狱展厅的出口,亲切地对柯南说到,“厕所啊,出去这间展厅右转的地方有楼梯,下楼梯以后走到尽头就是了……”

    柯南继续卖萌,把中世美术馆的指导手册:“你光用说的我怎么找不到?你帮我画在这上面啦!”

    落合馆长笑着说道:“好吧,我画给你看……”

    说话的工夫,落合馆长从衣服里面掏出了原子笔,紧接着整个人都愣住了——

    卧槽?这特么怎么回事?这不是我的笔啊!

    而且,一想到要写东西,落合馆长脑门儿上的冷汗也下来了。他拿着的那根笔,貌似根本写不出东西来着……

    柯南这货却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馆长伯伯,你怎么拿着笔不给我画啊?难道说,你在动笔之前就知道,这根原子笔写不出……”

    “哎~江户川小盆友,你还真够麻烦的。”舒允文劈手夺过了落合馆长手里面的原子笔和指导手册,转出笔芯,“厕所的位置就在……”

    “哎!哎!”柯南惊讶,心里面吐槽舒允文,尼玛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要打扰我破案好不好?

    不过,柯南转念一想,原子笔到底被谁拿过不重要,顶多也就是多采集一份指纹对照而已。他要证明的,是那根原子笔根本写不出来就行。

    舒允文假装画了两下,柯南立刻问道:“好了没有,允文哥哥?该不会画不出来吧?”

    “我确实画不出来,松下君,还是你帮柯南画一下吧。”舒允文道。

    松下平三郎看看那根熟悉的原子笔,默默地点头:“好的。江户川小盆友,厕所的路线图是这样子的……”

    柯南看着松下拿着原子笔画出了地图以后,顿时愣住了——

    居然真的能画出来?怎么可能?

    难道说,落合馆长已经把原子笔给替换掉了?

    柯南这时候再仔细一看……

    这根原子笔,貌似和视频中被扔掉的原子笔,确实不一样啊!

    不过,看落合馆长刚才那副神情,他应该并没有换掉原子笔才对。

    柯南还在思索的时候,已经被小兰抱了起来:“真是不好意思,这孩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带他上厕所的事,就让我来做吧。”

    “哎?不要啦!小兰姐姐,放我下来啊!”柯南挣扎着,但却被小兰抱走了。

    “柯南,不可以给大家添麻烦哦。”

    柯南小鬼一出了展厅,舒允文立刻把笔递给了落合馆长:“落合馆长,我刚才用的时候,这根笔好像真的很难写出来的样子。所以,你最好查看一下,看笔芯是不是没油了。”

    落合馆长看着舒允文,良久之后才说道:“我会看一看的。”

    目暮警官他们虽然被打断了一下,但案件并没有太多偏离。目暮警官摆了摆手,示意道:“好了,收队回去啦!还有,把洼田先生当做重要嫌疑人,带回警局。”

    “是!”一群条子叔叔应声。

    目暮警官走到了舒允文跟前,微笑着说道:“允文桑,今天的事情,真是麻烦您了。最近几天,如果您有空的话,还请去警局一趟,做一下笔录。松下副社长、落合馆长,你们也是。”

    “好的,没问题。”舒允文答应下来,心里面吐槽,又特么要做笔录啊啊啊~

    一行人走出了中世美术馆,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落在了后面。

    周围人少,落合馆长忽然喊住了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允文大人,松下副社长!”

    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转身。

    落合馆长躬身道:“谢谢了。”

    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落合馆长,你自己身上的状况,你也应该发现了吧?如果可以的话,落合馆长明天最好能到我们事务所去一趟。有些事情,我需要告诉你。”

    “哈伊!”

    落合馆长弯腰鞠躬。

    这时候,柯南和小兰也从美术馆内走了出来。柯南看到这一幕后,心中大骂一声“可恶”!

    是这个家伙,一定是这个家伙捣的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