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三十四章 铠甲杀人,鬼上身的落合馆长
    “这幅画,一定得搞到手!”

    舒允文眯了眯眼。

    他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就炼制不出巫器来,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件巫器,当然不会放过了。

    而且,这副名为“天罚”的西方油画,一看就知道,属于控制鬼怪、迷惑心智类的那种巫器。只要这件巫器到手,他也算是拥有一些战斗力了。

    当然,这些,都是他之后需要考虑的。

    现在嘛……他还是先把真中老板的灵魂“吃”掉才是。

    再不“吃”,这灵魂都快过期了~

    “不好意思,我要去一趟卫生间。松下君,报警的事情,拜托你了。”

    舒允文随手把大哥大丢给了松下平三郎,自己则快步向着地狱展厅外走去。毛利小五郎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咚”的一拳砸到了近距离观察尸体的柯南脑袋上:“可恶!小鬼!不要离尸体这么近!身为一个小鬼,难道你就不会感到害怕吗?小兰,你带着这个小鬼,去外面等着去吧!这里的场面……确实不太适合让你们看到。”

    “哈伊。”小兰和头上顶着大包的柯南一同应声。

    ……

    走出了地狱展厅后,舒允文找了一个角落,感觉到手中真中老板的灵魂,已经脱离了那副画的影响后,才微微一笑,低头看着手中的灵魂球。

    灵魂球表面,真中老板的脸孔不断挣扎着,那张脸孔上,满是惊恐。

    普通人无法看到灵魂,而灵魂却可以看到、甚至影响人类。

    真中老板的运气不错,虽然死掉了,但却保留下了神智和记忆,认出了舒允文。

    不过,这种时候,他倒宁愿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昨天的时候,他可是去了舒允文的除灵事务所大闹一场,可以说和舒允文彻底翻脸了啊!而现在,他死了,被落合馆长杀掉了,却落在了舒允文的手中。

    可以说,这特么就是一场悲剧啊!

    他现在很想求饶,可惜,却根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透过灵魂球,露出一副哀求的表情。

    “真中老板,你现在后悔了吗?”舒允文微笑着问道。

    灵魂球中,真中老板立刻点头。

    舒允文道:“可惜了,你现在就算是求我,我也没办法让你死而复生的。另外,我要告诉你,你很快就要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话落,舒允文口中再度念动起了巫咒。

    【鬼巫术·审判】!

    巫术一使出来,几乎在瞬间,舒允文手中的灵魂球涤荡下,变成了最为纯净的灵魂力量,然后又被舒允文缓缓呼吸着,吸入了体内。

    真中老板,绝对不是什么好家伙。

    这家伙死后,带给舒允文的灵魂能量,是普通灵魂的两倍,这也意味着,舒允文的实力,又提升了许多。当然,要说真正提升的话,还得在炼化了这一股灵魂力量后。

    “允文哥哥,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是要去厕所吗?”

    不知何时,柯南这货出现在了舒允文的身后,一脸的好奇。

    “我迷路了,行不行?”

    舒允文扭头,没好气地在柯南的头上拍了一巴掌。

    虽然在“吃”灵魂的时候不存在走火入魔的风险,但莫名其妙地背后多个小鬼围观,很不爽的好不好?

    凑巧,这时候,小兰从远处跑了过来,连忙向舒允文道歉道:“舒同学,真是不好意思,柯南有给你添麻烦吗?柯南,你真是的。一个不注意,你就乱跑。”

    柯南这货立刻使出绝招卖萌:“啊!我刚才也很想上厕所嘛,所以就跟着允文哥哥的方向过来了……”

    舒允文也立刻换上了一副温和的表情:“没事啦!我只是在想,厕所到底在什么地方。江户川小盆友也要上厕所吗?不如就让我带他一起去吧。”

    “那真是麻烦舒同学了。柯南,不可以给允文哥哥添麻烦,知道吗?”小兰也拍了拍柯南的头。

    舒允文拉着柯南,走过了一个拐角,然后才听柯南开口道:“允文哥哥,关于真中老板被杀的案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刚才有和真中老板的秘书打听过,真中老板昨天似乎去克勤除灵事务所大闹一场,给你的事务所带来很大的损失吧?你似乎还预言,真中老板今天下午会被人杀死……”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伸手捏了下柯南的脸蛋:“江户川小盆友,你该不会是在怀疑我吧?不好意思,真是让你失望了啊!下午这段时间,我和松下君一直都和美术馆的饭岛先生在一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没时间去杀真中老板的……”

    特么的,侦探这货,果然是见一个,怀疑一个啊!

    柯南被戳破了心思,又听舒允文提供了不在场证明,脸上表情有些尴尬,立刻转移话题道:“那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你呢?”舒允文看看柯南这状态,反问一句。

    这货好像又忘了自己现在是只正太了吧?

    柯南摇头道:“我一点头绪也没有呢!我连现场都没来得及仔细看一下,就被毛利叔叔赶出来了。而且,从动机方面来说,拥有杀人动机的,太多了。这个美术馆内,似乎每个人都有作案的理由……嗯?嗯……啊啊啊~~我这都是在模仿毛利叔叔,乱说的啦~”

    柯南这货说到了最后,终于反应过来,化身萌正太卖萌,企图蒙混过关。

    舒允文早就知道这家伙的身份,懒得细想那么多,随口附和道:“是啊!有毛利侦探在,这种小案子,肯定不在话下啦~”

    说话的工夫,舒允文和柯南又发现,自己似乎走到了死胡同里面。

    “……”舒允文和自然地掉头,“……算了,这美术馆的厕所太难找了,不去了。”

    柯南翻了翻死鱼眼:“允文哥哥,你出来难道不是为了上厕所的吗?”

    舒允文道:“找不到就不去了。走啦,回去了。”

    ……

    十几分钟后,警察到来。

    目暮警官带队,一群条子叔叔赶到之后,目暮警官一副无奈地表情看着毛利小五郎和舒允文:“怎么又是你们?每次都会遇到案件,这也太巧了吧?”

    毛利小五郎不好意思地挠头,转移话题:“目暮警官,我刚才一直在看着现场,绝对没有人进入过案发现场的。”

    “谢谢你了。”目暮警官道谢一声,然后扭头问道,“报警的人是……”

    “是我,目暮警官。”松下平三郎站到了目暮警官跟前,鞠躬行礼。

    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然后对手下说道:“先拍照,勘察现场,确认死者身份,排查交友关系……”

    目暮警官下令的时候,舒允文走到了一旁的墙角,目光在杀人凶手落合馆长的身上扫来扫去。

    落合馆长此刻虽然神情如常,但舒允文却已经感觉到,落合馆长的身上,出现了一股暮气。

    更重要的是,舒允文在落合馆长的身上,看到了一层薄薄的鬼气。这一层鬼气凝聚在落合馆长的身周,从形状上判断,似乎形成了一件铠甲。鬼气汇聚而成的铠甲,不断地从落合馆长体内吸收着生气,也让落合馆长的气息不断减弱,身体好似残烛,或许要不了多久,就会熄灭、死去。

    落合馆长,应该是被那副画给影响了!

    那副名为《天罚》的画,因为是一件巫器,所以自然会对人造成一些不良的影响。

    如果仅仅只是偶尔接触一下的话,倒也无所谓。但要是长期与这样的巫器接触,最终被迷惑了心智,成了巫器的奴仆,也不算意外。

    看落合馆长的样子就知道,他应该是把自己当做那副画里面的“骑士”了。而真中老板,则是“恶魔”。舒允文之前看到现场的时候,还有些奇怪,落合馆长明明是一个暮年老人,怎么会有能力穿着仿制的铠甲,还有能力举起真中老板,用骑士剑刺穿真中老板,把人钉在墙上的。

    现在看到落合馆长的情况,一切都有了解释了。

    巫器迷惑心智,但同时也赐予了落合馆长强大的力量……

    落合馆长,应该活不了多久了,最多再有半个月,体内生机被吸干净的落合馆长必死无疑!

    舒允文摇了摇头,喊了松下平三郎一声,吩咐道:“松下君,之前在地狱展厅里的那副画,你还记得吗?”

    “画?”松下一脸迷茫。

    “上面画着骑士和恶魔,名为《天罚》的油画。我想要那副画,等这里的案件结束后,你立刻和美术馆这边联系一下,不管多少钱,那副画都要给我弄来!”舒允文吩咐道。

    松下躬身低头:“哈伊!”

    两个人说话的时候,目暮警官、毛利小五郎等人从地狱展厅内走了出来。毛利小五郎这货一脸的兴奋:“监控室!监控摄像头,一定把一切都拍摄了下来!凶手,你逃不掉的!”

    舒允文无视掉毛利小五郎这个逗比,而目暮警官却走到了舒允文跟前,问道:“舒桑,我听说,在昨天的时候,死者曾去了你的事务所,并且和你发生了争执,对吗?”

    舒允文看看目暮警官那眼神儿……

    好嘛!不用说,他这肯定是又被警方怀疑了。

    舒允文心中无奈,却还带着笑脸道:“目暮警官,如果您是在怀疑我、或者我们事务所内的人的话,那您可以随意调查的。还有,虽然不知道真中老板是在什么时候死掉的,但从我来到中世美术馆以后,就一直和饭岛先生在一起,参观美术馆。对了,我的下属,松下君也一直在旁边。这一点,您可以找饭岛先生确认一下的……”

    目暮警官点头,扭头看向了旁边的饭岛:“饭岛先生,您可以为他们作证吗?”

    “可以的,目暮警官。”饭岛点了点头,“从允文大人进入美术馆开始,我就一直和他们在一起。对了,中途我离开过一趟,不过只有不到两分钟时间。还有松下副社长上过一趟厕所,时间在四点半左右,离开了大概五分钟时间。”

    “两分钟时间,连穿上铠甲、脱掉铠甲的时间都不够,应该不是这家伙……”毛利小五郎一副“我很睿智”的样子,“倒是那位松下副社长,五分钟时间的话……”

    柯南也在一旁道:“凶手应该不是允文哥哥和松下副社长哦!如果是他们两个的话,在我们发现尸体的时候,他们肯定会故意落在现场,并且到处走动。这样的话,到时候就算是留下了什么毛发、皮屑什么的,也能找理由搪塞过去……哎哟~”

    “小鬼不要乱插话!”毛利小五郎没等柯南把话说完,又送了柯南一拳头。

    “嗯……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请舒桑跟我们一起去监控室看看吧。舒桑的推理功力也能厉害,或许能发现什么也说不定。”目暮警官邀请。

    舒允文点头道:“那……好吧。”

    一群人到了监控室后,工作人员开始调取监控,然后,监控中,真中老板一个人进了地狱展厅内,那具铠甲忽然动了起来,干脆利落地杀掉了真中老板后,转身离开。

    “铠甲!是铠甲杀的人!”小兰尖叫。

    毛利小五郎则轻哼一声:“小兰,铠甲怎么可能会杀人嘛。其实……真正的凶手是谁,在看到监控摄像以后,以后很明了了。没错,凶手……就是你!”

    毛利小五郎伸出手来,指向了舒允文。

    舒允文愣了一下,表情一囧:“我?”

    你特么刚才有没有在听我说话?老子明明说了,根本没有作案时间好不好?

    “不是你,是躲在你身后的事务所副社长,松下平三郎,对不对?”毛利小五郎自信满满,说话掷地有声。

    “……你离开的时间,凑巧是在四点半左右,正好也就是在案发时间。你就是抓住了这个时机,跑去地狱展厅里面杀人的,我没有说错吧?凶手先生?”

    “……”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一同无语。

    这个逗比!五分钟时间,杀的哪门子人啊!

    ps:感觉这个案子也不够严谨……落合馆长一看就知道年纪不小了,体力不够,穿着铠甲,杀了人,还能用剑把人脖子刺穿,整个人都给钉在墙上——我读书少,大家说说合理不?

    嗯,好吧,我这儿自己给出个合理的解释来。

    鬼上身嘛……嗯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