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二十七章 回头就把证据处理掉!
    “什么?新干线上发生爆炸的时候,你在车上?”园子大呼小叫,关切地看着小兰,“小兰,你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

    小兰穿着学生制服,甜甜地一笑:“我怎么会受伤呢?我如果要是受伤的话,现在肯定不会来上学啦!其实,炸~弹是在车厢外爆炸的,车内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的……”

    “是吗?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园子松了口气。

    小兰有继续说道:“对了,说起了新干线上的事情,其实,发现有炸~弹的,是柯南哦!柯南他还真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孩呢!”

    “呵呵呵……柯南,柯南。这段时间,你总是把柯南挂在嘴边的。小兰,你该不会移情别恋,看上那个小鬼了吧?你家新一可是会生气的哦!”园子调侃着。

    小兰瞪了一眼园子,小声道:“怎么可能嘛!园子,你要是再胡说的话,我不理你了。”

    两个人自以为声音很低,实际上,周围一大票“群众”都听的很清楚。

    舒允文打着哈欠,翻了翻白眼。昨天一天,他在事务所里待了一天,中途还去了一个杀人案现场,吸收了一个灵魂,晚上回家以后,又修炼到了大半夜,现在还有点儿瞌睡。

    小兰说的事情,他也知道。毕竟,元太这货当初也在新干线上,把小岛元次和小岛美惠都吓了一跳。

    本来只是放假去玩而已,谁能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

    上课铃声响起,老师走了进来,园子连忙坐好,一副好学生的模样。

    半分钟后,园子背手丢了一个纸团到小兰的桌子上。

    小兰打开看了看。

    “小兰,放学后一起去咖啡厅吃蛋糕吧?”

    小兰抬头偷瞄了老师一眼,见老师正在黑板上写字,赶紧写下“好的”,捅了捅园子的背,把纸团递给了园子。

    嗯,小兰虽然是个好学生,但好学生也不见得上课不传小纸条啊!

    又是半分钟后,园子背手,又是一个纸团丢到了小兰的桌子上。

    小兰偷偷摸摸地打开。

    “但愿咖啡厅里面有大帅哥!”

    小兰把纸团收了起来,装进了衣服兜里。

    ……

    三天后。

    帝丹小学,一年级b班,下课时间。

    元太捅了捅趴在桌子上假冒沉思者的柯南:“柯南,柯南,我让你带的钱带来了吗?”

    “嗯?啊……”柯南愣了一下,把本子合了起来,拿出自己的钱包,“一千五百日元,是吗?不过,元太,你要钱做什么?”

    “做什么?我昨天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不是跟你说的很清楚吗?我们要印传单!传单!”小岛元太大声地说着,“我们少年侦探团成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却一个委托都没有收到哎!所以,我们必须得做出改变!得改变!你知道吗?”

    旁边,光彦凑了过来:“印传单的想法,是我想出来的哦!姐姐打工的时候,有发过传单,她告诉我,这样做的话,就能让更多的人知道,然后我们的委托也会多起来,能挣很多很多的钱!”

    步美在一旁生气道:“柯南,你真的就不关心我们少年侦探团吗?明明是一个社团的朋友,却根本不在乎社团的发展,你最讨厌啦!”

    “呵呵呵……”柯南这货翻着死鱼眼——

    话说,他当初根本就是被元太这货拉壮丁给拉进来的,好不好?

    柯南翻了翻跟前的笔记本,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开口道:“哎,我说,元太,我们每个人都有缴一千五百日元吗?”

    “是啊!”元太点头,“姐姐说,这样大概能印四百份传单,而且只要有现成的内容,大概半个小时就能印出来。今天下午放学后,我们一起去商业街发传单吧!”

    “好!”步美和光彦一起举着拳头呼应。

    柯南翻了翻白眼,又说道:“嗨!如果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允文哥哥的事务所里面,好像就有简易的印刷间吧?如果我们要是拜托他的话,这笔钱我们可以省下来的。”

    “啊……”光彦和步美都愣了。

    元太这货也愣了几秒钟后才开口道:“对哦,我之前怎么没想到?”

    光彦道:“就是啊!柯南你明明有想到的,之前为什么不早说?”

    步美打开自己的小号零钱包:“这样的话,步美和妈妈要来的这一千五百日元可以省下来。米花百货大楼那里的起司蛋糕很好吃……”

    “听说水上公园那里周末都会有假面超人表演哦!而且,还有只有水上公园才有的特制假面超人卡片!”光彦说着。

    “我好想吃鳗鱼饭。”元太发表了一下意见。

    “……呵呵呵……”柯南这货的死鱼眼又出现了。

    几个小家伙在一旁争吵着省下来的钱要怎么用,而柯南的眼神变得逐渐冷峻起来。

    拿走金币的,到底是不是那个家伙?

    在他的推理中,那个家伙虽然有很大嫌疑,但……他却没有任何证据!

    ……

    “允文哥哥好!”

    事务所里面,舒允文看了看坐在自己办公室里面的四个小鬼,有些无语。

    “你们这些小鬼头怎么过来了?今天很有空吗?”舒允文顺手放下了了书包,好奇地看了眼坐在沙发上吃着蛋糕、喝着可乐的几个小家伙。

    “我们是来请允文哥哥帮忙的。”元太立刻回答。

    光彦道:“我们少年侦探团最近打算扩大业务,想要印制一批传单。”

    步美道:“您的事务所这里有简易的印刷间,可以印刷东西……”

    “呵呵呵……”柯南这货似乎也只会这么笑了,连话都懒得说。

    舒允文听出什么意思了,哈哈笑了笑:“你们想让事务所帮你们印一下传单啊!这个简单……安达秘书,你找两个员工,帮他们印一下……”

    “哈伊!”安达郎平在一旁点头,然后毕恭毕敬地说道,“允文大人,事实上,刚才松下副社长已经安排人去做了。孩子们的传单文本也做的很好,大概二十分钟后可以完成……”

    “哈,那就好。”

    舒允文脱掉了学校内的外套,向着元太他们笑道:“想不想在事务所里面到处看看?”

    “啊?可以吗?”元太、步美、光彦都是两眼发亮。

    事务所这里,元太只来过一次,步美和光彦根本没有来过。小孩子正是好奇的时候,在这除灵事务所里面,当然想要到处溜达溜达……

    舒允文道:“当然可以啦!安达秘书,麻烦你了,带孩子们到各处参观一下,不要打扰到别人就好。”舒允文话落,见几个小屁孩居然还盯着桌子上的蛋糕舍不得放手,翻了翻白眼:“……小家伙们,你们可以带着蛋糕到处看看,不过要小心一些,不要把蛋糕弄到地上。弄到地上的话,收拾起来会很麻烦的……”

    “好!多谢允文哥哥啦!”几个小家伙欢呼一声,然后拿着托盘,装着蛋糕,跟在安达郎平身后。

    步美快要走出门口时,才忽然好奇地扭头,看向柯南:“柯南?你怎么还坐在哪里?你不想一起去看看吗?”

    “啊……我、我的肚子忽然很不舒服,想上厕所。你们先去吧,我一会就会跟上的……”柯南立刻捂着肚子,好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哦?”

    步美惊讶,光彦又走了回来:“步美,不用管他了!柯南这家伙,做什么都是拖拖拉拉的……”

    等几个小鬼头都出去以后,舒允文顺手管上了房门,在社长室的里间换起了衣服,问柯南道:“说吧,柯南小鬼,你把其他小鬼都支开,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柯南坐在沙发沙发上,端起桌子上的可乐喝了一口:“你是怎么做到的?”

    “哦?”舒允文眯了眯眼,“什么怎么做到的?”

    “那个意大利强盗集团抢走的金币,是被你拿走了吧?你是怎么做到,能不在现场留下任何痕迹,将金币偷走的?”柯南问道。

    舒允文套上了外套,扭头看向柯南:“小家伙,你想多了。你说的要是这几天新闻上说的那些枫叶金币的话……新闻上说,不是被怪盗基德给偷走的吗?管我什么事啊!”

    “偷走金币的,绝对不是怪盗基德!”柯南摇头,“那张留在现场的卡片,从各方面来说,都要比基德的卡片差许多。另外,基德那家伙只对宝石感兴趣,根本不会对金币感兴趣。还有就是卡片上所说的话——虽然只是猜测,但基德这家伙的家境绝对很好,家财万贯是肯定的。缺钱这种盗窃理由,根本就不在基德的考虑之中……”

    “哦?”舒允文走了过来,坐在了柯南的对面,微笑着问道,“那……你为什么会怀疑我?”

    柯南道:“其实,早在我们寻宝那天,我就觉得有些不太对。那天,本来是我还有元太他们一起去美术馆的,但是在中午的时候,你却忽然出现在了东京铁塔下,故意遇到了我们。不要否认哦,我其实已经事先调查过了。你在赶来东京铁塔之前,曾经先往元太家里面打过电话,问过元太的行踪;然后,你跑去了美术馆找我们,得知我们现行离开后,又问了凑巧遇到的数美姐姐,知道我们到东京铁塔后,才又追了过去……”

    “……之后,你应该发现了那三个强盗犯,所以故意让数美姐姐陪着我们,保护我们,也看住我们。而你自己,则去找金币了……晚上的时候,你找到了金币,然后回来接了我们。在那之前,数美学姐接到了你打来的电话,你通过电话得知,三个强盗犯就在咖啡店,所以换了个地方,打电话报了警……如果我的推理没错,那些金币,就装在当时车子的后备箱里,对吧?”

    好吧,不得不说,“洗衣机”真的很牛掰。舒允文仅仅只留下一点点痕迹而已,这家伙却能循着痕迹,把整个过程都还原了……

    “等等,柯南小盆友。你说了这么多,有什么证据吗?”舒允文问道。

    柯南神情一僵,然后无奈道:“没有,没有任何证据。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但听警官说,犯案现场没有留下任何脚印、毛发;那张卡片算是证据之一,不过,上面没有采集到任何指纹,笔迹鉴定也和你、松下副社长不一致。当然,卡片上留下的钢笔笔尖划痕,如果有其他书面资料对比鉴定为同一钢笔书写的话,也能算证据之一。但从你根本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痕迹这一点可以看出,你很小心、很谨慎,而且那根钢笔是一根新笔,使用时间也不长,笔尖还没有磨好,应该是专门为了写那张卡片,准备的新笔。那根笔,也已经被处理掉了吧?”

    “呵……你个小家伙,想象力倒是挺丰富的嘛!我去东京铁塔,确实是有工作要做的。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联系一下冲野洋子、山岸荣一他们。我接受了他们的委托,下午帮他们除灵的。而且,要是没证据的话,最好不要随随便便怀疑别人……”

    舒允文说话的时候,心里面冒着冷汗。

    我勒个去,原来钢笔的笔尖划痕鉴定,也能算是证据之一啊!

    妈蛋,回头就得问一下松下那家伙,他这根钢笔都写过点什么东西。

    所有用这根笔写的东西,得赶紧处理掉。

    他可不想被条子叔叔抓去捡肥皂……

    另外,这次留下的痕迹,确实太多了点。

    他现在已经被怀疑了,貌似得找个机会,制造一些假象,把柯南的注意力给引走啊!

    侦探这种生物,太特么坑了!

    ps:坑挖下了……啦啦啦~

    ps2:有人说,笔墨不能当做证据……好吧,那我换一下,划痕鉴定总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