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二十六章 桃木符,死人留下的卡片~
    舒允文心中不爽,已经在思索着到底要怎么拒绝真中老板了。

    钱算个什么玩意,他又不缺钱。

    他之所以要把克勤除灵事务所夺回来,只是想要给自己的“鬼巫师”身份一个最佳掩饰,也方便自己以后吸收灵魂罢了。

    舒允文身旁,松下平三郎属于那种一心想要振兴事务所的人,一听好像有真的灵异事件,立刻问道:“真中老板,请问,那具会移动的铠甲,有人曾亲眼看到过吗?会不会是有什么人穿着那件铠甲,在美术馆内走动?”

    “落合馆长,你来说明一下吧。”真中老板扭头看向落合馆长。

    落合馆长低声开口道:“我曾见过那具会移动的铠甲。那是在前天晚上,我和洼田在美术馆内值班。半夜的时候,我出去上厕所,然后洼田就在监控录像上看到了那具来回移动的铠甲。我从厕所回来之后,洼田告诉了我,但我并不相信,自己跑去那具铠甲出现过的地方看了看。然后,我看到了……”

    落合馆长故意停顿了一下:“……我看到了铠甲真的在走动!我拿着我的手电筒晃了它一下,只从面罩上看到了两道闪着绿色光芒的火焰!然后,我吓晕过去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洼田这家伙就在我身边……”

    舒允文捎带着听了一两句,撇了撇嘴。

    这老头子编故事的能力,貌似还挺强的嘛!什么看到了绿色的火焰?那移动的铠甲,就是这老头自己好不好?

    安达郎平也在一旁好奇地开口问道:“真的吗?会不会是落合馆长看错了?还有,监控录像有拍摄到落合馆长和铠甲面对面的画面吗?”

    “没有。”洼田摇了摇头。

    真中老板这时候也开口道:“这位先生,你没有必要怀疑的。落合馆长的话,绝对不会有假。他在中世美术馆工作了一辈子,为人诚信,绝对不会在这上面骗人。请问,您可以安排一下时间吗?”

    不会骗人?

    这老伯伯都开始为杀人进行演练了,还不会骗人……

    舒允文心里面吐槽了一句,不过却懒得理会这些,直接拒绝道:“不好意思,我最近事情很多,恐怕没有这个时间……不过,我们事务所内,有一位资深除灵师,远藤真吾。远藤先生的实力很强,只要不是太强大的恶灵,他都可以解决的……”

    远藤真吾,是除了舒允文外,事务所内的头号除(hu)灵(you)师大师,深得事务所的信任。

    要说到底信任到了什么程度?嗯,事务所内,凡是重要的委托,有一小半都是他来处理的。比如说,之前和住吉会扯上关系的那个工地事故,就是这货处理的。

    其实,舒允文刚刚掌权的时候,远藤真吾本来还想闹事来着,结果被舒允文丢了个【鬼巫术·霉运随身】后,现在看到舒允文,立刻自动开启龟孙子模式……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小树不修不直溜嘛!

    舒允文说完,真中老板犹豫了。他是听信了明智勋仁的话,才想到要请舒允文这位“大人”的。舒允文不愿意去,他顿时就不想请了——这种鬼鬼神神的事情,他本来就不太相信的。

    真中老板身旁,明智勋仁连忙问道:“允文大人,远藤大人能解决美术馆内的事情吗?”

    “我相信他,他一定可以的。”舒允文一副“听我的,没错”的架势。

    明智勋仁现在对舒允文十分信任,一听这话,立刻替真中老板答应了下来:“那就拜托了!”

    又和这些个家伙客套了几句后,舒允文再次抬手看了看手表,明智勋仁很识趣地站起身来,告辞离开。安达秘书正准备让下一位客户进来,舒允文摆了摆手制止:“安达秘书,你先出去一下。还有,让其他客人稍微等候一下,我和松下君有话要说。”

    “是,允文大人。”

    安达郎平走出会客室,顺便带上了门。舒允文立刻对松下平三郎道:“松下君,我今天功课很多的,现在必须得离开了……对了,卖掉金币的钱,住吉会都送过来了吗?”

    松下平三郎连忙道:“都送过来了。一共是四亿一千三百万日元,全部都是旧钞,其中零头一千三百万日元早上入了事务所账户,其他的全都存在您社长室的保险柜里。”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踏马的,整整吞掉咱们两亿啊!”

    那批金币的总价值六亿,这两天听说金币又升值了两千万还多,现在销一下赃,就少了两亿还多。虽然舒允文也知道,这价钱很“公道”,但心里面还是有点不爽。

    松下平三郎则解释道:“允文大人,这已经是我们能争取的最大利益了。他们负责后续的销售还有麻烦,所有的问题,他们都会帮忙摆平。这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好事。”

    “嗯……你说的也对。”舒允文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保险柜的密码、钥匙,你也都有。晚上下班以后,你自己拿四千万日元回家,这是我许诺给你的好处,拿好了,不许拒绝。”

    “是,允文大人!”松下平三郎答应了下来,心情激动。

    那毕竟是四千万日元啊!

    顿了顿,松下平三郎又问道:“对了,允文大人,刚才那位真中老板说的中世美术馆的事情……”

    “那件事,有远藤去一趟足够了。”舒允文随意地摆了摆手,“那事肯定是人为的,和鬼怪绝对扯不上一毛钱多的关系。”

    “哈伊!”松下平三郎不再多说。

    舒允文站起身来,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好了,我就先走了,接下来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吧……”

    松下平三郎闻言,连忙道:“允文大人,请稍等。还有一位客人,您需要见一下,毕竟,当初您曾亲自许诺过,会帮他解决问题。如果您现在就离开的话,那就太失礼了……”

    “我许诺过的?”舒允文愣了一下,“你说的是谁?”

    “就是我们曾经见过的那位警官先生,登米刑事……”

    “呃……”舒允文也想起来了,貌似当初在冲野洋子的房间里,他让松下给登米发过名片来着,“……那就见见吧。”

    让安达郎平把登米刑事请来,双方客套了几句后,登米刑事才开口道:“允文桑,今天冒昧前来,是想向允文桑请教一下,我这几天的睡眠不太好,会做一些奇怪的梦,还有在白天的时候,工作会很疲惫,而且还出了差错……”

    “嗯……”舒允文先念了一下巫咒,往自己身上加了个鬼眼,在登米的身上扫了一眼,果然看到了许多乱七八糟的鬼气和阴气。

    登米这情况,舒允文之前已经想过如何处理了,立刻微笑着说道:“登米刑事请放心,你的问题很好解决的。你的身上,确实沾着一些不太好的东西,不过清理起来还算简单。因为是首次服务的缘故,我会给您一个优惠。松下君,之前我让你制作的护身符,你准备好了吗?”

    舒允文的最后一句话,却是向着松下平三郎说的。

    松下平三郎立刻道:“允文大人,已经准备好了。”

    话落,松下平三郎向着旁边的安达郎平示意一下,然后便看到安达郎平出去一趟,大概两分钟后,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走了回来。

    舒允文打开盒子,只见里面陈列着的,都是一些木头雕刻出来的奇特符号,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好吧,其实只要是那些乱七八糟涂画出来的符号,好像都会给人一种神秘感。

    这些东西,是舒允文让松下平三郎委托别人制作的“灵符”!

    灵符这个构想,还要多谢山崎明二。山崎明二当初向着他求购过一张“然并卵”牌的灵符后,舒允文就觉得,以他现在的能力,也能制作一些类似的东西。

    说起来,在鬼巫术中,也有制作“巫器”的法门。不过,哪怕是最简单的入门级巫器,也得在成为初级巫师以后才行。

    他现在才刚刚入门,所制作出来的这些玩意,当然也算不得“巫器”,顶多只能算是有一丢丢奇特能力的“小玩意儿”而已。不过,就算是这样,他制作的“小玩意”,也不像是他的便宜老爹舒允文制作的那种狗屁灵符,根本一丢丢屁用都没有……

    目光在灵符上快速扫过,舒允文对这些东西还算满意,然后口中忽然又念动起了巫咒。大概半分钟后,一道奇特的力量笼罩到了这些木头块的上面,原本崭新的“灵符”,似乎一下子变得陈旧了起来。

    【鬼巫术·破邪】!

    这一个巫术,也是入门级的巫术,能力单一,只能简单破除人身上的阴气、鬼气。

    实际上,能驱除人身上阴气、鬼气的方法有许多,最简单的就是起寺院里面转上两圈,或者在太阳下晒上好一会。而对舒允文而言,普通的阴气、鬼气,对他根本一点影响都没有。所以,这法术对舒允文而言,也是一个鸡肋而已。

    不过,鸡肋归鸡肋,【破邪】却也是入门级法术中,唯一一个能附着到特定物品上、并且持续发挥一段时间作用的巫术。而特定的物品,就是同样有着克制邪物作用的桃木!

    【破邪】的巫术效果,在附着到了这种桃木符上以后,只要不是遇到太过强大的阴气、鬼气,能持续整整半年之久!而且,一次【破邪】,能够同时制作三十块拥有这种能力的桃木符。可以说,这是一个很实用的玩意。

    前世的时候,舒允文缺钱的时候,还制作了一些桃木符,五十块一个,想要卖点钱。

    结果,桃木符一个都没卖出去,反倒是被条子叔叔当骗子抓进局子里,罚款加教育,通知学校班级辅导员领人,学院内部通报批评,特么的,简直不是一般地坑啊!

    嗯,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

    闲话少说。

    从盒子里面拿出了一张桃木符,舒允文递给了登米,微笑道:“登米刑事,这是能够驱除邪物的桃木护身符。你现在就戴上,大概晚上的时候,应该就没事了。”

    “就这么……简单吗?”登米接过了桃木符,惊讶问道。

    这桃木符的异象,他刚才也是看到了的。本来崭新的桃木符,一下子变得老旧起来,这让舒允文身上添加了一些神秘气息。

    舒允文点头道:“那是当然,我是不会在这上面作假的。”

    登米伸手抓紧了桃木符:“那……多谢允文桑了。不过,这个价格……”

    舒允文道:“这种桃木符的效果,只要不是遇到什么厉害的‘东西’,能够持续半年之久,所以价格上要稍贵一些,需要三十万日元。当然,登米刑事因为是我发的名片,我会给您个半价,十五万日元。另外,以后这种桃木符需要恢复能量的话,也只需要十万日元……”

    “恢复能量?”登米刑事又糊涂了。

    “桃木符能够驱邪,完全是因为里面有特殊能量的缘故。等桃木符的能量耗尽时,会重新恢复成崭新的样子。”舒允文解释了一句。

    “这样吗?”登米刑事不太相信,但想想自己这几天的样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好吧,这桃木符,我买了。”

    十五万日元,就当是买个心安。

    而且,想一想他昨天去鉴证科帮忙时的诡异情况,他心里面还发毛。

    一个死人,怎么可能还会写东西呢?

    ……

    警视厅搜查一课的办公室内。

    目暮警官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才稍微休息了一会,然后忽然道:“高木!高木警官。关于金币失窃案的相关调查,现在有眉目了吗?”

    “啊……是!”正在写出警记录的高木警官连忙站了起来,“枫叶金币再度失窃的事情,因为现场留有怪盗基德的卡片,所以我们咨询了搜查二课的中森警官。不过,中森警官在看过那张卡片后,非常肯定地说,这据对不是怪盗基德做的……”

    “哦?他那么肯定吗?”目暮警官问,“理由呢?他一定有拿得出手的理由吧?”

    高木嘿嘿干笑两声,道:“那个……中森警官的理由是,卡片的纸质量太差、字太丑,绝对不是怪盗基德留下来的。他说,怪盗基德要是送出那么丑的卡片,自己都会哭的……”

    “……”目暮警官无语,“……这个家伙。”

    顿了顿,目暮警官又继续说道:“对了,我记得,那里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对吗?”

    “是的,那些装在包裹里的鹅卵石,可以肯定,是从附近的河边捡到的。窃贼是如何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偷走了金币,现在还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高木回答。

    正说着话,目暮警官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接起了电话,目暮警官问了声后,立刻开口道:“哦!是毛利老弟啊!你是说那张基德卡片的笔迹鉴定吗?你让柯南送来的那两份字迹,现在鉴定结果也应该出来了吧……”

    “高木老弟,笔迹鉴定的结果如何?”

    高木警官连忙回答道:“是!现在的鉴定结果,那张卡片的笔迹,和柯南送来的两份笔迹并不相同。不过,登米刑事在鉴证科帮忙的时候,失误操作下,发现那张基德卡片的字迹,虽然很乱,但和已经死掉的藤江明义先生一致……”

    “……哈?藤江明义?这怎么可能?”目暮警官骂了一句,“登米这家伙……怎么会得出这么离谱的结论?那张卡片的书写时间,不是推断在金币失窃前十二小时内吗?那时候,藤江明义已经死了!”

    高木干笑两声,又继续道:“……目暮警官,事实上,昨天晚上的时候,鉴证科连续做了十二次笔迹鉴定,发现那张卡片上的笔迹,确实和藤江明义先生完全一致……”

    目暮警官这下子沉默了好久,又骂道:“妈的……”

    ps:有没有一种很惊悚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