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十七章 钱!钱!钱!
    三天后,星期天上午十点钟,克勤除灵事务所内。

    舒允文早上被松下平三郎的电话吵醒,赶到了克勤除灵事务所这边。

    社长办公室内,舒允文头疼地看着松下平三郎递过来的一份财务报表,伸手按着脑门:“松下君,这就是我们事务所的财务状况?我们的账面上,怎么会只剩下五十万日元?而且,还有三天,就又要发工资了?工资的总支出,居然有一千三百五十万日元?事务所以往的财务状况,也是这样子的吗?”

    松下平三郎恭恭敬敬地站在舒允文地办公桌前,躬身道:“哈伊!允文桑,我之前说过了,在两个月前的时候,因为事务所的一个除灵师业务失误,没能处理好一个除灵委托,造成了一位无辜者的死亡。由于雇佣方很强势,我们事务所需要对那位死者负责,赔偿了将近两千五百万日元。而且,因为那个委托没能妥善处理,也导致我们事务所的名声差了许多,这两个月内,委托我们除灵的人也减少了许多。”

    “……当然,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各方面的攻关。只要度过这个难关,一切都会恢复的……”

    舒允文皱了皱眉头,想了起来。

    这件事情,在周二的时候,松下平三郎似乎提到过。

    两个月前,事务所内,一位资深除(hu)灵(you)大师接了一笔业务,是位于米花町的一个建筑工地,因为晚上的时候经常会出现诡异响声,并且自从动工以来事故连连,他们的主要投资者就联系了克勤除灵事务所,让事务所去处理一下。

    其实,正常情况下来说,工地内晚上出现响声,还经常发生事故,原因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诡异。晚上出现响声可能是堆积在工地内的建筑材料没有摆放整齐,半夜滑落、撞击的声音,也可能是什么野生动物胡乱闯入,甚至于根本就是有人在工地里面捣乱;至于经常发生事故,很有可能是工人不小心,器械故障等等。

    不过,日本人普遍迷信,这一类高危工作者更是迷信中的战斗机,非得要让找个大师过来,“赶走”工地里面捣乱的“东西”,要不然就不开工,之后,投资方就找到克勤除灵事务所这里了。

    接到业务后,那位除灵大师准备了一些“工具”,赶到了工地,然后像是往常一样,在工地里面转悠了转悠,随便找了个角落嚷嚷了几句,大致内容就是“妖孽看招”、“小鬼受死”、“看我法宝”等等之类的。当然,在嚷嚷的时候,他还像模像样地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工具”,虽然他都不知道这些工具到底有什么卵用……

    反正,在折腾了好一会后,他拍了拍手,然后告诉工地负责人,一切搞定,工地里面的“邪物”已经被他除掉了,然后交代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啦、不要危险作业什么的,又是一通巴拉巴拉的话,他这样子,俨然就是一副“安全生产宣传员”的架势。

    吩咐完了,那位工地负责人立刻让工地内的工人开工。一群工人一看,除灵大师都说没事了,立刻欢天喜地地就开工了。结果,升降梯才刚一启动,一个倒霉鬼就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石头砸中,当场毙命。

    以上,就是某坑货除(hu)灵(you)大师的工作日常。

    最后,在责任认定的时候,工地方认为,之所以会出场人员伤亡,完全是因为某大师没能成功除灵的缘故,所以愣是让事务所这边承担了赔偿。

    那两千五百万日元的支出,就是这么来的。

    “那个工地投资方是谁?”舒允文皱着眉头。

    松下平三郎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投资方是大东建筑会社。而大东建筑会社的背后实际控制者,是住吉会的五代目提户明夫,他也是住吉会的运营委员长……”

    “呃……”舒允文翻了翻白眼。

    这怎么连住吉会都冒出来了?

    不过,一听住吉会这名字,舒允文心里面也明白了,为毛事务所这边会老老实实地担下这笔赔偿。

    合则,这是遇到惹不起的了。

    当然,舒允文现在也没心思要和住吉会起什么冲突。他现在只是一个入门级别的巫师,要说和住吉会对着干,根本hold不住啊!嗯,等以后实力增强了,倒是可以考虑找回场子来。

    “那个工地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舒允文想了想,又问道。

    松下平三郎立刻回答道:“工地内,直到现在还是事故频发。这两个月,他们还找了几位除灵师、阴阳师看过,一共开工八次,每一次都出事故,现在已经彻底停工了。”

    这么邪门儿?

    舒允文现在倒是有些相信,那个工地里面,应该是真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摇了摇头,舒允文道:“算了,不说这些了。咱们长话短说吧,你拿给我这份财务报表,就是想告诉我,咱们事务所现在没钱了,对吧?”

    “是的,允文大人。”松下平三郎点头,“自从事务所成立以来,我们还没有延期发放工资的先例。所以,我们必须得在发薪水前,筹备一千五百万日元……”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松下君,要不咱们商量商量,这个社长还是你来当吧。怎么样?”

    妈蛋!你说的怎么就那么简单?这是一千五百万,又不是一千五百块!

    说起来,舒克勤这个便宜老爹,倒是给舒允文留下了一些遗产,而且数量还不少,有两亿。不过,这笔遗产是留有遗嘱的,在大学毕业以前,舒允文只能每个月从里面拿十万块当生活费。再多的话,就不用想了……

    嗯,这是多么让人郁闷的事情啊!

    毕竟,这是柯南的世界啊!舒允文都特么准备好,要在高二待上二十年了。

    上大学,这得跑下辈子了吧?

    本来还想着,当了事务所的社长以后,能够“公款”消费的。结果就特么买了个大哥大,现在却得为一千五百万头疼——怎么想都是亏了啊!

    松下平三郎立刻道:“允文大人,您,才是事务所的社长。”

    舒允文翻了翻白眼,向着松下平三郎摆了摆手:“算了,你先出去吧,也帮忙想想办法……”

    “哈伊!”松下平三郎应了一声。

    松下平三郎走出社长室后,安达郎平走了进来,给舒允文倒上了一杯咖啡,又走了出去。

    舒允文琢磨了一会,除了觉得抢银行靠谱一点,其他的都不太靠谱。

    摇了摇头,舒允文一扭头,看到了身旁的遥控器,随手打开了社长室内的电视,看了起来。

    这时候,播放的是早间热点新闻,女主持人甜美的声音,从电视里面传了出来:

    “……昨天晚上,在东京铁塔附近的大厦中被逮捕的,意大利强盗集团的首领,蒂诺·卡巴那,到现在还不肯说一句话,而警察则扔在追查潜逃中的卡巴那同伙,但至今仍然没有任何线索。此外,被他们抢走的一万五千枚枫叶金币,至今也下落不明……”

    “……该枫叶金币,为意大利政府特制的纪念币种,单个重12.41克,正面为为著名绘画大师设计的枫叶图标,反面则是意大利政府办公大楼图案,具有一定收藏价值,现在单枚价值达到了四万日元。也就是说,这一批被抢走的金币,总价值高达六亿日元……”(好吧,这都是我瞎掰的)

    “卧槽?六亿日元?这要是我的,那现在就不用为钱头疼了……”舒允文瞅了两眼,心里面嘀咕着。

    不过,紧接着,舒允文豁然站起身来,两眼瞪得老大,屁股下的老板椅因为起身太急,撞到了墙上,又反弹了回来。

    他想起来了!

    这一万五千枚枫叶金币,在动漫里面好像也出现过,好像是柯南他们那些小屁孩在什么地方捡到了一张纸,上面画的,就是藏着枫叶金币的地方。至于找金币的线索,因为很有趣,所以舒允文记得很清楚,似乎是夜晚找霓虹灯图形来着。

    这也就是说,这些金币,只要他抢先一步找到的话,的确能够吞掉!

    眯了眯眼,舒允文重新坐回了老板椅上,拨通了内线电话,又把松下平三郎喊了过来:“松下君,今天的早间新闻,你有看吗?”

    “有看。”松下应声。

    舒允文继续说道:“那……早间新闻里面,有提到意大利强盗集团,还有抢到的枫叶金币的事情吗?”

    “有提到过的。”松下点头,“好像是一万五千枚枫叶金币,总价值达到了六亿日元……”

    舒允文问道:“松下君,如果,我要是能拿到这些金币,你有把握顺利脱手吗?”

    “您……能找到那些金币?”松下平三郎惊讶,然后紧接着说道,“如果您真的能找到那些金币的话,脱手完全不是问题。我们事务所与东京都内的几个社团都有联系,他们很擅长处理这一类的事情。不过,我们可能需要付出一部分佣金,六亿日元,或许只能拿到四亿日元。”

    三分之一的佣金?还算合理吧。

    毕竟,这批枫叶金币可不是什么合法的东西。有那狠一点的,抽个一半、三分之二都有可能。

    舒允文点了点头,随口吩咐道:“松下君,请你去准备一下,和我出去一趟。”

    “哈伊!”松下平三郎连忙答应一声,出去准备去了。

    松下平三郎出去之后,舒允文又回忆着柯南是在什么地方捡到藏宝图的。不过,在想了一会后,舒允文伸手一拍脑门儿,暗骂一声“笨蛋”,拿着电话就给小岛家打了回去。

    电话响了几声后接通,舒允文立刻道:“你好,我是舒允文……”

    “是允文啊!”电话里是小岛元次的声音,“有什么事情吗?”

    “姨夫您好,请问元太在家吗?”舒允文直接开问。

    寻宝之旅,貌似是四个小家伙一起的。所以,只要问清楚元太在什么地方,自然也就能找到这四个小家伙了。

    小岛元次说道:“元太吗?元太他在早上的时候就出去了。说是去找朋友,一起去米花美术馆。”

    “这样啊……谢谢姨夫。”舒允文道谢。

    “允文桑,你问元太做什么?对了,家里面中午吃拉面,你要回来吗?”小岛元次问道。

    舒允文微笑着说道:“我只是问问而已。另外,中午我有事,就不回去了。”

    挂掉了电话以后,松下平三郎也准备好了,敲了敲舒允文的社长室门。

    走出办公室,舒允文只带着松下平三郎,上了车以后,吩咐一声,车子向着米花美术馆的方向开去。

    将近十一点半的时候,车子开到了米花美术馆前,停了下来。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下了车,在周围扫了两眼,没看到柯南他们的身影,正准备进美术馆内看看,却听有人开口道:“允文桑?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也来看美术展吗?”

    “呃……”舒允文扭头,看到是冢本数美和几个有些熟悉的女生,“数美桑,真是好巧啊!”

    嗯……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冢本数美?

    这感觉,怎么跟尾行似的?

    冢本数美微笑着问候道:“允文桑你好,还有……松下先生,您好。”

    舒允文摆了摆手,问道:“数美桑,你今天上午就在美术馆这里吗?那你有没有看到元太、柯南他们?”

    “你是说,元太、步美他们那些小朋友吗?”冢本数美道,“他们的话,我确实有遇到过……刚才在美术馆外还看到他们的。对了,他们在美术馆前的时候,好像拿着什么东西,说话的声音也很大,似乎是要去东京铁塔的样子……”

    “真的吗?”舒允文两眼一亮,看样子,他们应该已经拿到那张画着藏宝地方的纸才对,“数美桑,他们离开有多久了?”

    “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冢本数美回答。

    “多谢数美桑了。”顿了顿,舒允文又继续说道,“很抱歉,我接下来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我先离开了。改天有空的话,我请数美桑吃饭,聊表歉意。”

    冢本数美点了点头:“允文桑有事请先忙,不用管我的。”

    舒允文和松下平三郎匆忙上车离开,冢本数美身旁一个女生开口道:“数美,这就是舒允文舒桑吗?我们在高一的时候,也和他是他同学的,他好像都不记得我们了。”

    “对啊!而且看上去很没礼貌。”另外一个女生开口。

    冢本数美道:“允文桑确实很忙的。他现在是一家事务所的社长,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真的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吧?”

    “高中生就是事务所的社长吗?好厉害!”

    “似乎是家族式的事务所。允文桑,现在是一个除灵师。”冢本数美解释了一句。

    “我记得,数美在高一的时候,是和舒桑在交往的吧?你们现在还在交往吗?”一个女生又问道。

    冢本数美目光一暗:“允文桑自从醒过来以后,就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似乎忘掉了我们在交往的事情……”

    “是吗?”

    “嗯。不过,我会努力,让他回忆起来的。”数美笑着转身,“走吧!快中午了,我们一起去吃午餐吧。附近有一件家庭餐厅,味道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家庭餐厅?是在东京铁塔附近的那家吗?”

    “我去吃过一次,那里的酱菜很好吃。”

    然后,一连串女生的巴拉巴拉~

    ps:啊……啊……啊……为了能把这个剧情写进去,我也是拼了……

    还有,动漫里面写个住吉会,感觉挺违和的。

    不过,这感觉也是爽爽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