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十一章 “洗衣机”缩小记~
    热带乐园,夜色降临。

    带着彩色灯光的摩天轮缓缓转动,四周的建筑也都亮起了灯光,虽然是夜晚,但却不显黑暗。

    通往出口的路上,舒允文、洗衣机、小兰、数美、元太等等走在通往出口的路上,不时地聊上几句。

    工藤新一这个爱出风头的家伙,拿着舒允文的手提式摄像机看了两眼,然后重新交到了舒允文的手里,自顾自地找着优越感:“这么说来,舒桑是因为凑巧拍到了那个女人作案的过程,所以才能确定她是凶手,然后破解作案手法喽?”

    “嗯……”舒允文翻了翻白眼,检查了一下摄像机里面新~安好的磁带,“……如果我这样说,会让工藤同学心里面好受一些的话,那工藤同学可以这么认为的。”

    案件结束后,目暮警官收队的时候,本来还想把舒允文的摄像机一起拿走的。不过,在舒允文的据理力争下,目暮警官最后只拿走了那一卷磁带——都这时候了,要是摄像机被带走,很有可能就拍摄不到工藤新一从大变小的那一幕了。

    好吧,舒允文现在很怀疑,因为他的乱入,剧情已经变得乱七八糟,“洗衣机”到底会不会变小,那都是个问题呐。

    “啊咧!什么叫我的心里面会好受一些?”正在舒允文胡思乱想的时候,被说破心事的工藤新一有些气急败坏。

    小兰连忙在一旁说道:“新一!你这么说话,简直太失礼了!”然后,小兰又向舒允文道歉道:“舒桑,真是很抱歉……”

    “没、没事啦!”舒允文摆了摆手,然后开口问道:“对了,工藤同学,你不是要去追踪什么人吗?难道最后没有成功追踪到吗?”

    工藤新一愣了一下,然后变得沮丧起来:“本来跟着好好的,不过,跟着跟着,就跟丢了。我跟了他们好几个地方,最后在一间快餐屋里面,被他们跑掉了……”

    今天对工藤新一来说,貌似确实挺打击人的。跟踪琴酒和伏特加,结果居然被甩掉了;听说云霄飞车那里发生了案件赶回去,却又被舒允文抢先一步破案。

    嗯,这是双重打击啊!

    “这样啊!”舒允文笑了笑,正觉得柯南君可能被他扼杀掉的时候,在看向了某个方向时,脸色忽然变了变。

    工藤新一顺着舒允文的目光看了过去,表情也变了。

    他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壮硕,一个瘦高!

    顿时,本来有些颓唐的工藤新一立刻变得精神百倍起来:“舒桑,数美学姐,小兰,我又得离开一下。舒桑,身为男子汉,一定要送小鬼头、数美学姐、小兰回家哦!”

    舒允文张了张嘴,然后点了点头:“放心吧!”

    “新一!”小兰担心。

    “小兰,不用担心我,回家以后打电话!”工藤新一在耳边摆了个打电话的手势,追着琴酒和伏特加离开了。

    小兰看着越跑越远的工藤新一,依旧还是一副伸手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带着忧伤、不舍。

    “……他走了……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预感,一种以后再也见不到新一的不祥预感……”

    “……”

    “……啊!!!”小兰生气地瞪着舒允文,双手握拳,很有一种把舒允文打个鼻青脸肿的冲动,“舒桑!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简直、简直太失礼了!”

    “啊~那什么,真是不好意思。”舒允文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连声道歉。

    没错,那句“他走了”巴拉巴拉什么的,不是画外音,也不是小兰的心理活动,而是舒允文站在小兰身旁说出来的话……

    嗯,这行为,简直特么的太贱了!

    冢本数美无奈地白了舒允文一眼,然后也道歉道:“小兰,真是抱歉,允文桑并没有什么恶意……”

    舒允文也再度道歉:“抱歉,毛利同学,请务必原谅我!”

    “哼……讨厌!讨厌啦!我自己走,你们别跟着我!”毛利兰最终恨恨地瞪了舒允文一眼,快步跑着,自己先离开了。在跑着离开的时候,小兰心里面却在想着——舒允文说的话,为什么会和她当时心里面想的一模一样?

    这……太诡异了一点。

    这时候,元太、光彦、步美三个小家伙又一起瞪着死鱼眼,看着舒允文。

    步美:“好可恶,欺负女生!”

    光彦:“亏我还这么崇拜你!”

    元太:“我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妈妈!居然会做这么可恶的事情,不可原谅!”

    然后,三个小家伙一起向着舒允文吐舌头、做鬼脸。

    舒允文不爽了,冢本数美啧伸手在三个小家伙的头上摸了摸:“允文桑已经向小兰道过歉了。”说完,冢本数美扭头对舒允文道:“允文桑,这样的恶作剧,确实很可恶哦!以后,还请允文桑不要再这么做了。”

    “呃……知道啦。”舒允文点了点头,然后忽然伸手捂住了肚子,“不好意思,我的肚子忽然好痛。数美桑,你帮我拿一下东西,我去趟厕所,马上回来,你们等我哦!”

    冢本数美接过了舒允文递过去的东西,点了点头:“好的,允文桑。”

    看着舒允文走远,步美忽然开口道:“好奇怪哦!”

    光彦紧接着说道:“允文哥哥去厕所,为什么还要拿着摄像机?”

    元太这货紧接着说道:“难道允文哥哥想把上厕所的事情拍下来,以后慢慢吗?”

    “呜~~”

    步美、光彦都一脸惊恐外加恶心的目光看着元太,就连冢本数美都对元太的思考方式侧目,太奇葩了。

    “元、元太,你好恶心!”光彦一副脸都绿了的样子。

    步美一脸惊恐:“那是只有变~态才会做的事情吧?”

    “啊?是吗?”元太迷茫。

    “嗯嗯!”光彦和步美一起狂点头。

    ……

    十分钟后。

    一座建筑物的后面,四周是树丛,地上是草地。

    工藤新一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琴酒从后面走了出来:“伏特加,你太不小心了。明明下午的时候,我们才被这个小鬼跟踪过,你居然还会放松警惕,被这小鬼看到交易的一幕。”

    伏特加跑了过来,从怀里面掏枪:“可恶!杀了他算了!”

    琴酒制止道:“把枪收起来,因为下午的一些麻烦,现在这里还有警察在巡逻……”

    “下午,有事发生吗?”伏特加问道。

    琴酒目光阴鸷:“小事情而已,一个男人在坐云霄飞车时,脑袋不小心掉了下来……罢了。”

    话落,琴酒伸手入怀,从风衣口袋里摸出来一个盒子:“还是用药吧。这是组织新开发出来的毒药,人死以后,也没办法检查出毒素。这药还没做过人体实验,就拿他当第一个吧……对了,听说,这家伙,还是什么高中生名侦探?”

    “工藤新一,对吧?一个不知死活的小鬼!”伏特加抬腿踢了工藤新一一脚。

    喂下药以后,琴酒和伏特加小跑着离开。

    大概五分钟后,舒允文从树丛外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笑容,摄像机开启着,拍摄着眼前的画面。约莫五六分钟后,忽然间,只听倒在地上的工藤新一嘴里面发生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整个人就像是融化的冰雪似的,不断地缩小、缩小,再缩小,最后,终于变成了一个小屁孩。

    “呼~~这感觉……真特么的惊悚。”舒允文耸了耸肩,嘴里面吹了声口哨,关掉了摄像机,走出了树丛。

    快速地走了几步,舒允文看到了一个警卫,连忙打了一声招呼:“警卫先生您好,我刚才在那个树丛里面,看到了一个小孩倒在地上!”

    “是吗?我马上去看看。先生,请问您是……先生?先生?”警卫答应下来,问着舒允文的身份,见舒允文不回答,而且越走越远,犹豫了一下,还是先向着树丛那里走去。

    他得先去看看,到底有没有小孩啊!

    ……

    “真是非常抱歉,让你们久等了!”舒允文不好意思地挠着头,连声道歉。

    冢本数美微笑着说道:“没事的,倒是允文桑,您的身体没事吧?用不用我陪你去医务室看看?”

    “不、不用了,我应该只是有些拉肚子而已,现在舒服多了。”

    舒允文话才说完,光彦一脸不满地开口道:“你现在舒服多了,我现在已经快要饿扁了。”

    “我也是,步美好饿。”步美也不爽。

    舒允文连忙道:“抱歉,抱歉~我这就送你们回去。”

    元太这吃货在一旁嘀咕道:“不请我们吃东西,表示歉意吗?”

    舒允文和冢本数美对视一眼。

    他们两个现在一点吃东西的欲望都没有,下午的事,现在想起来还倒胃口,估计有一两天吃不下东西了。

    “今天时间已经太晚了。等改天有时间的时候,我再请你们吃东西,怎么样?”舒允文道。

    安慰好了三个小孩,舒允文他们才离开了热带乐园。

    冢本数美家确实就在热带乐园附近。

    先把冢本数美送回家以后,舒允文直接打车,依次把步美、光彦都送了回去,然后才和元太一起到了家里,听着小岛美惠的唠叨。

    吃过晚餐后,舒允文回到了房间,拿着摄像机,把工藤新一变柯南的影像才看了一遍,听到了小岛美惠喊他听电话。舒允文出了房间,接起了电话,紧接着便听到对面的人开口道:“舒桑,你好,我是毛利兰,我是从老师那里问到你家里面的电话。我打电话给你,是想问一下新一的事情。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我给新一家打电话,却一直没人接。请问,你在我们分开之后,有见到过新一吗?”

    舒允文微笑着开口道:“你是说工藤同学?不好意思,在我们分开以后,我没有见到过工藤同学。”

    “是这样吗?”小兰很失望。

    舒允文笑着说道:“毛利同学,工藤同学或许是因为某些原因,所以没有接电话哦。比如说,他正在上厕所、正在洗澡,或者正好外出吃东西。我建议,毛利同学可以去工藤同学家等候,或许会找到工藤同学哦!”

    嗯。电话打不通,说明“洗衣机”还没回家,让小兰去堵门,绝对是明智之举~

    “舒桑说的也对。”小兰应声,“不好意思,真是打扰您了。”

    舒允文也趁机再次道歉:“对了,毛利同学,今天傍晚的事情,实在是很抱歉,我并没有恶意。”

    “舒桑请不要介怀,我原谅你了。”小兰表示宽容。

    挂掉了电话后,舒允文又回到了自己房间里面,继续看起了得来不易的影像。

    同一时间,阿笠博士的房间里面,阿笠博士看着跟前的缩小版工藤新一,结结巴巴地开口道:

    “你、你还真的是新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