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 第六章 我是名侦探舒允文~
    舒允文和工藤新一正聊着,目暮警官旁边的警察走了过来:“工、工藤同学?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啊~”工藤新一立刻无视掉了舒允文,不好意思地挠着头,向着那位警官微微躬身道,“真是不好意思,这里的主人岩田先生,今晚的宴会邀请了我父亲。不过,我父亲现在并不在国内,所以让我代替他过来。真是没想到,我才刚刚赶到,就遇到了杀人事件……”

    舒允文听着工藤新一说完,嘴角抽抽了两下。

    这货果然挺违和的,走到哪,就有人死在哪儿。要是日本有一千个工藤新一,中国还用得着担心日本人嘛!这家伙就能让日本亡国。

    “是这样吗?请问您的父亲,和这里的主人岩田大二郎先生是……”警察拿起笔来,似乎想要记录什么。

    “岩田先生是我父亲的推理迷,以前见过几次……”

    工藤新一说话的工夫,已经跟着警察混进了房间。

    舒允文也懒得理会,径自走到了一旁,口中念动着巫咒,本来躲在墙角、一团雾气似的山崎明二的灵魂就被收到了舒允文的手中。

    雾气收拢,慢慢地变成了一个圆球形状。

    在雾气表面,一张和山崎明二模样有些类似的脸来回挣扎着,表情惊恐。

    “山崎先生,您好,真是没想到,我第一次收到的灵魂,居然会是您的。”舒允文微笑着开口。

    现如今,他的实力,还没办法和鬼魂交流。不过,鬼魂的形态特殊,像是这一类的初生鬼,都能听得到人的声音。

    “你是被岩田大二郎杀掉的,没错吧?”

    舒允文嘀咕地说着,山崎明二的那张鬼脸不断点着。

    “放心吧,他逃不掉的。”

    话落,舒允文口中又再度念动起了巫咒,几秒钟后,仿佛从灵魂深处,一股奇异的力量笼罩在了山崎明二的雾气灵魂上,仅仅只是十几秒的工夫,这团雾气就像是被舒允文吸引似的,一股股力量涌动着,从舒允文的鼻腔进入,涌向大脑。

    鬼巫术——审判!

    鬼巫师的传承中,这是属于必备法术!如果没有这个法术,鬼巫师的实力,根本得不到提升。

    “奇妙的感觉……”

    两分钟后,舒允文成功吸收了山崎明二的灵魂力量,实力也得到了提升。当然,这仅仅只是初步的吸收而已,想要完全炼化,还需要一些时间。

    看看周围,这里依旧被警察封锁着。

    舒允文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也懒得继续留在这里,本来他想要出门打车直接离开的,不过却被警察拦住,无奈之下,他只能重新回到了休息室里面,还用别墅的电话往小岛元次家打了个电话,告知自己被卷入一场杀人事件中,所以回去可能会很晚。

    大概半个小时后,舒允文的休息室前响起了敲门声。

    舒允文起身打开房门,只见门前一个佣人、还有三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嗯……目暮警官居然也在其中?

    舒允文还在愣神,目暮警官微微躬身:“您好,这位先生,请问您叫舒允文,没错吧?我们刚刚的调查中,您与死者,八菱银行的总经理山崎明二先生认识,并且,您是在山崎总经理的邀请下,来到了岩田先生家中,对吧?还有,根据山崎先生的司机所说,这件在山崎先生的衣服口袋里找到的这个东西,是您卖给山崎先生的……”

    目暮警官说着,拿出了装在证物袋里面那张然并卵的“灵符”。

    “呃……”

    舒允文来回看看这些人的表情,尤其是目暮警官那不怒自威的眼神……

    尼玛!

    这些家伙该不会是把他当成凶手了吧?

    “……你们在怀疑我?”舒允文直接开口问。

    目暮警官道:“不,只是需要舒允文桑协助调查,例行询问一些问题而已。”

    这套话……你特么就是在怀疑我好不好?

    你以为我看柯南跳着看,就记不得你们这些套话吗?

    “我不是凶手。”舒允文翻了翻白眼,“你们继续问我,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对了,工藤同学刚才不是来了吗?那家伙很快就能找出犯人的,目暮警官不用担心……”

    目暮警官闻言,嘴角抽抽了两下。

    什么叫工藤很快就能找出犯人?难道我们警方就没这能力?

    你这是看不起俺们警视厅嘛?

    目暮警官的脑子里面,正在单手提着舒允文,左一巴掌、右一巴掌的——你特么再说一遍?再说一遍?

    舒允文话音刚落,便听到旁边传来一个欠扁的声音:“舒桑,依我看,你可是有很大嫌疑的哦?我已经问过死者山崎总经理的司机,他告诉我很多有趣的事情。根据他的证言,这几天岩田先生的家宅内晚上会传来怪响,岩田先生很困扰。而山崎总经理认为,这有可能是邪灵作祟,所以就联系到了你,花了五万美元,从你这里购买了一张‘灵符’……”

    舒允文扭头看向那个说话的人。好吧,这货就是一脸欠扁笑容的工藤新一。

    “五、五万美元?”目暮警官惊讶。

    之前的警察问话的时候,只问出了灵符的事情,可没有问出这价来。

    五万美元一张“灵符”,未免也太夸张了点吧?

    “马上!马上去找山崎先生的司机确认一下!”目暮警官扭头吩咐旁边的警察。

    “是!”

    一个警察匆忙离开,工藤新一依旧带着笑容,继续说道:“……所以,我们按照常理推理一下的话,接下来的情况,还是很有可能发生的。”

    “……你的那张‘灵符’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所以山崎总经理觉得自己上当受骗了,找到了你,要求你退回五万美元。你不愿意退钱,然后吵了起来,之后你就恼羞成怒,把山崎总经理给……”

    工藤新一说着,脸上一脸的坏笑,心里面还在想着,吓不死你!

    让你装神弄鬼!

    旁边,目暮警官又瞪着眼睛盯着舒允文,一副“你就是凶手”的架势。

    舒允文撇了撇嘴:“工藤同学,咱们好歹也是同一个班级的,这么玩很有意思吗?”

    “嗯?”工藤新一愣了一下。

    这家伙居然没被吓住?

    舒允文又紧接着问道:“窗台那里,你去过了没有?”

    “当然去过了。认真勘察现场,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可是侦探的必备功课。”工藤新一立刻臭屁地说道。

    舒允文无奈道:“你既然已经认真看过现场,那就应该可以确定,凶手就是这里的主人,岩田大二郎才对吧?这么诬陷我,很好玩吗?”

    “什、什么?凶手是老爷?”旁边的一个佣人惊讶。

    同时,工藤新一也惊讶了。

    他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岩田大二郎就是凶手。不过,现在还有一个疑点,就是岩田大二郎的腿还受着伤的事。他现在找到这里来,就是想请目暮警官帮忙,问一下岩田大二郎的私人医生,确认岩田大二郎的腿是否真的受伤……

    可是,舒允文是怎么知道的?

    “什么?工藤同学,舒桑说的事情,是真的吗?”目暮警官扭头。

    工藤新一愣了一下,然后挠头,笑着说道:“这个……还不能确定啦!”

    舒允文又翻了翻白眼:“目暮警官,接下来,请你让人调查一下。据我所知,山崎明二总经理和岩田大二郎之间,似乎有着债务往来。另外,您也可以去问一下岩田先生的私人医生,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岩田先生的腿,应该早就痊愈了才对。还有,我能去一下现场吗?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说明一下当时的情况。”

    目暮警官扭头看向鉴识员,见鉴识员点了点头后,开口道:“好吧。”

    鉴识工作已经做完,那让舒允文进去一趟,也没什么。

    进了山崎明二被杀的房间后,舒允文直接走到了三楼的窗户口,根据自己的回忆,开口说道:“这间房间在案发的时候,是一间密室,门锁也没有异常,所以可以排除从正门进来的可能。这房间下面没有脚印,所以也不是外部的人作案,只能是别墅内部的人,而且还得对别墅构造很了解。嗯……也就是我说的岩田大二郎先生了。”

    说着,舒允文指了指阳台斜对面的那件房间:“……岩田先生就是从那个房间的窗户出来,身上绑着绳子,沿着屋檐走到了拐角那里。从拐角那里,到阳台这儿的距离不远,力气大点,肯定能跳过来。从阳台进了房间,岩田先生杀了人以后,用绳子系住了一块木头,然后垂着固定好,就能沿着绳子爬了回去,再从那边松开绳子,这边固定好的木头、绳子也都能很简单就回收……嗯,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

    目暮警官低头,果然在阳台栏杆这里看到了划痕。

    至于工藤新一,则有些发呆,心里面嘀咕着,这装神弄鬼的家伙好厉害啊,居然和他的推理差不多。

    舒允文扭头,看向旁边的别墅管家,问道:“管家先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说过,几天前开始,别墅晚上会有奇怪的响声。那响声一定就是从这里传来的吧?”

    “没、没错。”管家结结巴巴地应了一声。

    舒允文道:“所以,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岩田先生在为了今天晚上的杀人计划做着排练。那些声音,应该是这块木头撞击到了栏杆还有墙壁的声音。目暮警官,栏杆上的划痕,也应该不只有一条,对吧?”

    目暮警官点了点头:“确实、确实是这样的。”

    工藤新一干笑——这个家伙居然还知道岩田事先排练过的事情……

    他著名的高中生侦探都不知道,好不好?

    舒允文又紧接着说道:“至于证据的话,只要确定岩田先生的腿没问题,那仔细审问原因的话,他应该会认罪的。工藤同学,你还觉得我是凶手吗?”

    “这个……哈哈哈……”工藤新一挠头,头上挂着汗珠,心里面有几分不爽。

    话说,这一系列推理,明明应该是经他的口说出来才对吧?

    这到底谁是侦探?

    他工藤新一今天晚上本来打算装个大~逼的,结果现在居然被一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抢了戏。

    不爽啊!不爽!

    舒允文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大概十几分钟后,派去调查的警官回来汇报,确定了消息。之后,岩田大二郎在一系列事实面前,很颓唐地俯首认罪了。

    ……

    晚上,十一点钟。

    警车上,目暮警官坐在副驾驶上,舒允文和工藤新一坐在后排。案件办完,虽然还有一些后续的事情,不过目暮警官还是让车先送舒允文和工藤新一回家再说。

    目暮警官开口道:“舒桑,可真是一个不逊色工藤同学的名侦探呐!”

    舒允文摇头道:“目暮警官过奖了,我可没办法和工藤同学比。工藤同学是真本事,而我,则是事先知道的。而且,我只是除灵师,不是侦探。”

    老子好歹也是看过原著的!

    “哈?事先就知道?”目暮警官惊讶,“是谁告诉舒桑的?”

    “……”舒允文不好回答,总不能和目暮警官、工藤新一说,你们这些lobsp;   想着想着,舒允文恶趣味心起:“……不是说了吗?我是一个除灵师,所以,告诉我这一切的,自然就是山崎明二先生啦!”

    车子里面,其他三个人都觉得身上一冷,好像有一阵冷风吹过似的。

    山崎明二?尼玛死人怎么跟你说话的?

    “哈哈哈……舒桑真是喜欢开玩笑……”目暮警官笑着。

    舒允文又扭头看向工藤新一:“对了,工藤同学,今天老师布置的功课,你都做完了吗?”

    “啊!对哦!我的功课还没做……”工藤新一愁眉苦脸。

    他下午回家以后,就跑去踢球了,快天黑才回家,然后休息了一会,就来到了岩田家……

    功课这玩意,本来想应酬一下就回家做的,结果却发生了案件。

    “那今晚回去,哪怕是熬夜,也要把功课做完哦!”舒允文随口调侃着。

    工藤新一心情不爽,白眼一翻:“要你管!”

    前面,目暮警官立刻正色呵斥道:“工藤同学,怎么可以这么和老师说话?简直太失礼了!赶紧向舒老师道歉。”

    舒允文表情一囧,工藤新一则哈哈笑了起来:“目暮警官,您误会了。舒桑是我的同班同学,不是我的老师。别看他像是大叔的样子,其实今年只有十八岁。”

    “啊?”目暮警官愣住了,盯着舒允文那张中年大叔的脸……

    之前岩田大二郎认罪以后,针对舒允文这个“嫌疑犯”的调查,自然也就没必要继续下去了。所以,目暮警官也只知道,舒允文是从帝丹高中走出来的,至于舒允文的具体身份,还没来得及查清楚。不过,按照常理来说,这种大叔脸,明明应该是老师的,好不好?

    这怎么可能是个学生?

    一定是工藤这家伙在恶作剧!

    舒允文嘴角抽抽了两下:“目暮警官,真是抱歉,我还以为你们已经查清楚了。我叫舒允文,现在就读于帝丹高中二年级b班,之前真是给您添麻烦了。这是我的学生证……”

    “吱”的一声,警车走了一个很明显的s形,然后重新稳了下来。

    “真、真的是个高中生?”目暮警官难以置信。

    这特么的不科学啊!

    工藤新一在旁边分外欠扁地说道:“目暮警官,我都说了,别看他长的像大叔,真的只是个学生啦!”

    舒允文扭头看向工藤新一:“工藤同学,最好还是不要乱说话哦!我的职业,你也知道的,难道你不怕诅咒降临吗?”

    “不怕!”工藤新一毫不犹豫。

    舒允文翻翻白眼,很有一种往工藤新一的身上丢个“霉运随身”的冲动。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现在,他身体里面山崎明二的灵魂力量还没有炼化,能够使用的力量,只允许他在使一个巫师伎俩,犯不着浪费到这家伙的身上。

    想了想,舒允文忽然又想到,既然今天发生了山崎被杀的案子,这也就是说,明天的时候,工藤新一就要陪小兰去游乐场,然后变身成柯南了……

    “……工藤同学,我看你眉间有煞、乌云盖顶,所以,等明天的时候,一定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舒允文说。

    忽然从骚年变成正太,这肯定不算好事吧?

    工藤新一“切”了一声:“舒桑,我不相信这些的。”

    舒允文笑了笑:“不,你会相信的。”

    从明天开始,你就会相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