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女仆战争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怪盗的邀请
    格林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能够潜入到这个位置,显然是一名擅长隐身以及潜行的盗贼。不过盗贼系职业为了隐藏,服装大多都是深色的,但是他却穿着这种明显不利于隐藏的衣服……

    明明是盗贼,却穿着这种白得发亮的衣服,这种喜欢装逼的风格,让格林想到了一个盗贼中的一个分支职业怪盗。

    “怪盗”是一个很有趣的职业。

    怪盗这个职业几乎没有攻击力,生存能力也极其低下,但是它却有着全游戏最强大的潜行、隐藏、伪装以及逃跑能力。不过真正让玩家感兴趣的却并不是怪盗的那些属性和能力,是怪盗职业所拥有的一个特殊权限发送“盗窃预告函”。

    正常情况下,玩家受到系统的限制,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是无法对npc实施盗窃的。而“盗窃预告函”是游戏中唯一一个能够让玩家绕过系统限制,实施盗窃的手段!怪盗玩家在针对一件物品发布了“盗窃预告函”后,就可以在指定的时间对那件物品实施“盗窃”了。

    在前世游戏中,怪盗是玩家获得某些特殊物品“唯一”手段。

    当然,想要在物品主人知道的情况下盗走物品,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因此能够玩好怪盗的基本上都是明星玩家。

    怪盗在玩家中有着极高的人气,然而能够玩好怪盗的玩家非常少。在npc当中,怪盗的数量就更少了,更何况还是黄金阶的怪盗。

    看着男子那身显眼的白衣,格林已然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格林挥了挥手,莎琪雅退回了格林身后:“怪盗……你到我这里来莫非是为了发预告函?你准备偷什么?”

    “预告函?”白衣怪盗似乎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什么预告函?”

    “嗯?”格林有些奇怪地看着眼前的白衣怪盗,“怪盗们在进行偷窃之前,不都会先发布盗窃预告函吗?发布了预告函,让物品的主人有所准备,然后在预告函上所写的时间,准时偷走东西……你难道不是来发布预告函的?”

    听到格林的话,怪盗眼中似乎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进行偷窃之前先发布预告函,然后在预告函上所写的时间,正大光明地偷走东西……”怪盗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这真是天才般的想法!”

    格林不由地睁大了双眼。听他的口气,他现在还没有养成偷窃之前发布预告函的习惯?

    这……我这算是诱导他人犯罪吗?

    “少年!你真是一个天才!”白衣怪盗激动不已地看着格林,“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库洛的朋友!”

    格林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这名自称库洛的白衣怪盗:“那个……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我当朋友?”

    “哦,对了。差点忘记正事了。”怪盗库洛顿了顿,“我这次来是代表莱克因王国使节团前来送请帖的,使节团希望能够与您进行一次正式的会面。”

    “莱克因王国使节团?”格林不由地睁大了双眼,“哦……也对,这个时期的话……”你应该还没有背叛莱克因王国。

    怪盗库洛,是游戏中非常著名的一个怪盗。最初他是莱克因王情处的一名军情官,后来叛逃出莱克因王国,成为了一名自由的怪盗。

    由于长得帅,性格诙谐、张扬,并且除了盗窃外并没有其他恶劣行径,所以在玩家当中颇有人气,是各种本中的常客。

    “嗯?这个时期怎么了?”怪盗库洛好奇地看着格林。

    “啊,没什么。”格林笑着摇了摇头,“我只是有些奇怪你们为什么不直接走正门?这种事用不着如此拐弯抹角吧?”

    “因为上面的人来了几次,都被你家女仆和管家拒之门外了啊。她们说你正在闭关,尝试进阶大师阶,所以拒绝会客。实在没办法,所以上面的大佬只能让我暗中来与你见面。”怪盗库洛嬉皮笑脸地开口道。

    “原来如此。那么莱克因王国的使节团见我有什么事吗?”格林多少有些好奇。如此礼貌,显然是有事相求,但是格林并不认为自己和莱克因王国有什么交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怪盗库洛手指一翻,一张请帖飞了过来,然后停在了格林身前的桌上,“上面的大佬们想要和你约个时间见面。”

    很急?明明很急却还如此拐弯抹角,看来是有事相求啊。

    格林想了想:“我明白了。那么时间定在明天下午可以吗?”

    “可以。那么我这就回去回复了~”怪盗库洛将帽子取下来,行了一个绅士礼。

    “砰!~”地一下,怪盗库洛的脚下突然冒出一阵烟!当烟雾消失时,怪盗库洛已然不见人影了。

    格林背靠在椅子上,思索了一会儿:“莱克因王国吗……”

    在地球上,宗教是一个由人构成的组织,组织成员会、会堕落,会出现各种违法乱纪的行为。但是在存在真神的艾欧世界中,宗教却是秩序与文明的代名词。在神力的监督下,宗教组织成员无法违背教义,所有的神职人员都有些偏执狂的倾向邪神信徒越发疯狂,善神信徒越发偏执。越偏执、越疯狂,越强大,因此善与恶之间的界限变得十分明显。

    莱克因王国信仰骑士之神,以骑士立国,以骑士之道行事,对荣耀有着极其强烈的偏执。这原本是好的,然而“偏执”和“疯狂”仅有一线之隔……

    “希望明天遇到的是一个能够正常交流的人,而不是一个疯子。”格林摇了摇头,拿起笔,继续埋头书写自己的组织筹备计划书。

    羽毛笔在羊皮纸上滑动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突然,格林的手指一顿,抬起头,看向身后。

    莎琪雅站在格林的身后,犹如一名安静的雕像,冰冷的容貌上看不出心理活动。但是透过精神联系,格林却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不安。

    “你似乎很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