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女仆战争 > 第二百零九章 普通的一天(上)
    象征魔性与不祥的猩红之月玛娜悬挂在天上,将整个世界染上了一层血色。

    约德村中,一个个象征着海姆的圣徽闪烁着微弱的光芒,将那一抹鲜艳的血色从村子里驱逐。

    海姆教堂中,绝大多数村民都聚集在这里,在牧师的率领下,向神祈祷。

    虽然没有任何火光,但是教堂中仍然犹如白昼般明亮。

    村子西南边的乱石岗,格林的住宅。

    这里位于村子的守护结界外,整个房屋都被猩红之月玛娜的光芒照耀着,将整个房子都染成了一片血红。

    格林懒洋洋地坐在一张靠窗的椅子上,慢悠悠地看着一本从黄金国迷宫中带出来的一本书,龙女艾丽娅坐在格林身边,脸上带着一副坐立不安的表情——混乱的魔力让她感到有些不舒服。

    “吱吱吱吱!”突然,一只猫咪大小的老鼠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张牙舞爪地向格林一行人冲了过来。

    看到那只大老鼠,艾丽娅眼前一亮!

    “看我的!”艾丽娅犹如一只等候多时的母豹般向大老鼠扑了过去。

    “吱吱吱!”大老鼠虽然在魔性之月的影响下,失去了理智,但是基本的求生本能还是有的。

    只见大老鼠突然往旁边一窜,避开了艾丽娅的拳头,然后张开嘴,向艾丽娅咬了过来!

    “哇啊!”猝不及防的艾丽娅被老鼠咬住了胳膊。好在艾丽娅作为一个半龙人,皮糙肉厚是她最大的优点。

    生气的艾丽娅举起自己的胳膊,往地上拍去!

    “吧唧”死活不肯松口的老鼠直接被拍成了肉饼。

    格林抬起头,看了一眼艾丽娅:“艾丽娅,出手的时候不要用尽全力。保留两分力气用来改变姿势。”

    “先知,我知道了。”艾丽娅可怜兮兮地站起来。

    魔性之夜时,很多生物都会变得暴躁,部分生物甚至有可能发生变异!

    村中有教会的庇护,所以不受魔性之夜的影响,但是格林家在村子外,所以到了魔性之夜时,影响会比较大——老鼠、蟑螂、蛇蚁、蚊虫等会到处乱窜,运气不好的话还有可能出现魔兽。

    不过这里毕竟还是人类的领地范围内,危险的大型魔兽到不至于,只是一些小型魔兽就说不一定了。运气好的话,可以从那些小型魔兽身上赚一笔,运气不好的话,有可能整个房子都被拆了,最后却什么都没得到。

    为了防虫,格林不得不在每一层楼都安排一个“守卫”,负责清理那些发生异变的生物。

    “啊呜”

    远方的森林当中,隐约传来一阵悠长而遥远的狼嚎声。

    格林竖起耳朵,仔细倾听着狼嚎声:“嗯……又有一只狼领主诞生了吗?”

    今天,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受到魔性之月玛娜的影响,格林的精神十分奋抗,完全没有睡意,不过当太阳出来时,格林突然感到一阵疲倦。

    格林看了看窗外。格林家距离传送门很近,能够看到传送门周围的一些帐篷以及简易木屋——有些是行商搭建的临时商店,有些是没钱的冒险者们的临时居所。

    原本每天早上那里都很热闹,但是由于昨晚是魔性之夜,很多人都通宵未眠,此时正在帐篷中补瞌睡。少数帐篷甚至在昨晚被毁掉了,而帐篷的主人正忙着修补帐篷。

    “唔我也去补瞌睡了。”格林对艾丽娅吩咐一声后,就离开了书房,返回了自己的卧室,脱下衣服,躺在了床上。

    当格林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起床,洗漱完毕后,穿着女仆装的希维娜也将格林的早餐送到了餐桌。

    “格林,法莉耶小姐让我通知您,商业女神教会的牧师想要见您。”希维娜拿着餐盘,一脸温顺地对格林说道,看起来就像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

    作为一名未婚妈妈,希维娜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温软的母性,犹如一枚成熟的水蜜桃般,让人忍不住想要在她身上咬上几口!

    “哦,知道了。”格林端起桌上的一杯牛奶喝了一口,微微皱眉,“这个牛奶的味道怎么和以前有点不一样?感觉好像有点……蔬菜的味道?你在牛奶里加了蔬菜?”

    “不……不是。”希维娜满脸通红,身体微微一热,饱满的胸部突然有些鼓涨,“格林……你喜欢这个味道吗?”

    “比起蔬菜牛奶,我更喜欢水果味的。比如草莓牛奶。”

    “草莓吗?”希维娜的呼吸微微有些急促,“我知道了。”

    “你怎么了?”格林奇怪地看着希维娜,“又发病了?”

    听到格林的询问,希维娜的身体越发燥热:“嗯”

    “好吧,过来吧……”格林向希维娜深处一只手。

    希维娜有些激动地跑到格林身边,然后扑进了格林怀里。

    柔软的胸部撞在格林的怀中,因挤压而产生了变形。

    温柔满怀,鼻尖环绕着一股浓郁的,格林伸手轻轻抚摸着希维娜的身体,同时对希维娜施加了一个魅惑法术,然后轻轻地在希维娜耳边说道:“放心吧,我在你身边。”

    “嗯”希维娜浑身战栗着,用自己的身体在格林怀中扭动着,摩擦着,似乎正在用自己的身体诱惑着格林。

    格林强迫希维娜换了一个姿势,同时咸猪手忍不住在希维娜身上游走着:“来,试着在纸上画出一条龙。”

    格林再怎么说也是一个男人,虽然不能真枪实弹的干上一场,但是趁着治疗的机会,趁机揩点油、占点手上的便宜却没问题。

    面对格林的咸猪手,精神受到控制的希维娜没有反抗,也无力反抗,只能一边忍受着格林的戏弄,一边拿出纸和笔,然后按照格林的命令,在纸上开始进行绘画。

    希维娜虽然没有结婚,但是身体早已成熟,因此面对格林的调戏,身体越发敏感和燥热,结果使得希维娜的画越来越扭曲。

    希维娜的画技很烂,但是这无所谓,因为这只是一种克服恐惧的手段而已,并不需要她真的画得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