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女仆战争 > 第一百四十三章 伊卡西的新玩法(四更求订阅)
    比起红毛御姐伊卡西的待遇,男装理人法莉耶的待遇就要好得多,不仅行动没有受到限制,身上也没有什么奇怪的绳子。

    房间中,法莉耶满脸痛苦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我的手……”

    法莉耶小时候被送去就读光明教会办理的教会小学,并且在小学中觉醒了神术能力。作为一个觉醒了神术能力的见习神官,法莉耶接受过一些治疗相关的知识训练,所以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伤势情况。

    这种伤,至少需要三环治疗神术才能治愈,如果拖延太久的话,甚至需要四环神术才能治好。然而无论是三环神术还是四环神术,都是法莉耶所不具备的。

    法莉耶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振作起来:“既然我还活着,那么就说明伊卡西女士已经解决了叛乱。”法莉耶深吸一口气,从床上爬了起来,“出去看看情况吧。”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从外面推开,格林从外面探出头来:“吃饭没?我给你带了点吃的过来,要不要来点?”

    “法师先生,您没事吗?”

    “我没事。”格林走进房间,将一个碗递给法莉耶,“芜菁炖鱼,吃吧。”

    法莉耶举着手,面露苦笑:“我的手已经废掉了。”

    “哦。给。”格林用勺子舀了一勺,递过去,“吃吧。我喂你。”

    法莉耶犹豫了一下:“谢谢。”

    “不客气。”

    “法师先生,能告诉我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法莉耶一边吃东西,一边询问道。

    “那些水手突然跑来袭击我,然后我就将他们全部都干掉了,之后我发现了你。”格林顿了顿,“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那些水手突然发生了叛乱?”

    听到格林的话,法莉耶面露苦笑:“因为信仰。托格米家族世代侍奉光明神,是丹卡罗角光明教会的死忠。而伊卡西女士以及她的那些手下们全部都是海洋女神的信徒。少爷虽然说服了伊卡西女士,获得了她的协助,但是却激怒了伊卡西女士的手下,结果爆发了叛乱。之后的事您也知道了。我和伊卡西女士在早餐中被他们下了药。”

    法莉耶的说辞和伊卡西之前的解释差不多。

    “这样啊……”格林将一块鱼肉送到法莉耶的嘴边,“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

    “请说。”法莉耶一口食物吞了下去。

    “船上的水手被我杀光了,剩下的也被我放逐了。如今船上就只有你、我还有那个红毛,而且你和红毛的手筋还都断了,没办法操舵或操帆。”

    “这……”法莉耶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没水手要怎么开船?”

    “开船到是没问题。我将帆拉满了,然后将船舵锁死了。只是之后会飘到哪里去我就不知道了。”

    法莉耶目瞪口呆。

    “这……万一我们冲进堕落海族的领地怎么办!?”

    “问题不大。我上船之前观察过,这艘船的船底挺结实的,普通的堕落鱼人凿不穿船底。”

    听到格林的话,法莉耶脸都绿了:“如果它们跳上甲板该怎么办?”

    “一个字,拖!我将船满帆了,大不了带着一群堕落鱼人横穿它们的领地。”

    “那个……船上的尸体你是怎么处理的?”

    “放到了一艘救生艇里,然后任由他们在海上漂。”格林顿了顿,“尸体只要没碰到海水,至少要两个晚上才会变成堕落生物。我们现在是满帆状态,两个晚上已经能够跑很远了。”

    法莉耶的心不由地一紧:“这……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放心吧。”作为一名无节操的玩家,这种事儿可是很熟练的,“好了。吃饱了吗?”

    “嗯。差不多了。”法莉耶看了一眼格林手中的空碗。

    “对了。为了对抗之后可能发生的战斗,能不能告诉我你拥有哪些神术?”

    法莉耶:“光亮术和侦测谎言。”

    格林:“……就这两个?”

    法莉耶:“就这两个。”

    “好吧。”格林将小黄书拿了出来,“对我使用侦测谎言。”

    法莉耶奇怪地看着格林,闭着眼睛小声地进行祈祷:“圣光毕将驱散世间一切虚假。”

    当法莉耶再次睁开双眼时,她的眼中出现了一阵白色的光芒。

    格林打开小黄书:“法术复制!”

    格林的双眼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魔法阵,同时还散发出一阵淡淡的魔法波动。

    世界的颜色变了,然后格林看到了法莉耶双眼中的神术徽记。

    那道徽记出现在格林的脑海中,然后……

    啪!

    记录失败。

    小黄书能够记录法术模型,但是神术的徽记和法术模型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体系。因此模型的建立直接失败了。

    “果然如此……”格林关闭了小黄书,眼中的光辉也消散了。

    “您刚刚那是?”法莉耶惊奇地看着格林的眼睛。那个眼睛让法莉耶有种浑身的感觉,这让法莉耶感到有些不适。

    “没什么。”格林拿着碗,站起身,“你好好休息吧,我去船长室看看情况。”

    “嗯。”法莉耶目送格林离开后,低头想了想,站了起来,往屋外走去。

    房间外,原本热闹的甲板上十分冷清,一个人都没有,风帆也没有任何人操纵。

    法莉耶看了一圈,悄悄地往伊卡西的船长室走去。

    很酷,法莉耶来到了伊卡西的船长室。

    船长室内,伊卡西正头疼地盯着自己身上的绳子。

    解不开!

    伊卡西发现自己解不开自己身上的这些绳子。伊卡西想要找一把剪刀来将绳子剪断,但是让伊卡西感到崩溃的是,那个莫娜竟然打不开剪刀的锁扣!

    “以后我买剪刀的时候再也不买这种带锁扣的剪刀了。”伊卡西感到十分纠结。

    伊卡西的手没法动,唯一能动的就只有脚。

    迫不得已之下,伊卡西只能找了一把刀,用脚夹住,然后蹲上去,打算慢慢割断捆在自己身上的绳子——至少得先将胯下的绳结给弄掉!

    龟甲缚完全捆绑在身上,用刀割的时候很容易伤到皮肤。。虽说伤疤是战士的勋章,但是伊卡西可不愿意因为这种原因在自己身上留下伤疤,因此伊卡西的行动十分小心。

    将刀固定在胯下,然后伊卡西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

    当女管家推开船长室的门时,看到红发御姐正张开双腿,往一把刀上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