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女仆战争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含冤的格林
    性格决定信仰,而信仰影响性格。

    艾欧世界是一个拥有真神的世界,信徒在选择信仰的同时,性格以及思维模式也会受到信仰的影响。

    海洋女神教会作为一个自然神系的神祗,禁止毫无意义的杀生,但是却并不禁欲,也不禁止和变性,人类的某些道德观在海洋的眼中毫无意义。所以对于那些倾向于秩序、保守阵营的人而言,海洋女神的信徒都是bitch。

    女管家是一名光明神培罗的信徒。虽然光明神阵营和海洋女神阵营并不敌对,但是由于双方信徒的性格差距极大,所以彼此间都看对方不顺眼。

    面对女管家的怒视,女船长完全没有在意。

    “小哥,我可是相信你的,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女船长掏出一根绳子,将格林的双手捆在身后,然后将格林从地上拉了起来,“走吧,希望你能洗刷你身上的嫌疑。”

    将所有的莫娜都关在了房间中,女船长和女管家压着格林来到了甲板最上层的房间。

    比起格林居住的小房间,甲板上层的房间要宽敞得多,床铺等设施也要稍微豪华一些,但也仅此而已——你不能指望一艘商船会将房间搞得像一艘豪华客船一样漂亮。

    那是一间十分简洁的房间,一张床,一张书桌还有一个柜子,家具虽然不多,但是质量都很好,给人一种干练的感觉。

    房门已经被人破坏了,地上有一滩明显的血迹,而莱恩的尸体正安静地躺在床上。

    格林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尸体:“你们动过尸体了?”

    女管家:“当然。总不能让少爷的尸体一直躺在地板上吧?”

    也就是说现场已经完全被破坏了?好吧,这个世界的人根本没有所谓的“保护现场”的观念。

    格林嘴角抽搐:“我能看看尸体吗?”

    “请便。”

    在女管家和女船长的监视下,格林走到床边,观察了一下尸体。

    致命伤在胸口,两只手上都沾有血迹。

    “一刀毙命?”格林转头对女船长问道,“你能看出伤口是从正面刺出来的还是从背后刺出来的吗?”

    “从正面。”女船长用手比划了一下,“一刀毙命!”

    “杀人凶器是什么呢?”

    女船长:“是用匕首。”

    格林:“什么样的匕首?”

    “法莉耶,把那个匕首给他看下吧。”女船长对女管家说道。

    “好的。”

    “嗯?”格林愣愣的看着女管家打开一个抽屉,然后从抽屉中拿出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原本是少爷用来防身的。我们发现少爷时,这把匕首正插在少爷的胸口。”

    格林:“……能够告诉我你们发现尸体时,房间里的现场情况吗?”

    女管家:“当时少爷正躺在那里,脸向上,而这把匕首就插在少爷的胸口。”

    格林蹲在地上,看了看那摊血液所在的地板。

    “没有挣扎的痕迹,一刀毙命?有可能是自杀吗?”

    “不可能!”女管家毫不犹豫地否定道,“少爷他说过要振兴家族,绝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自杀!”

    “唔……”格林看了看周围,“那么你们进入房间时,门窗都是锁着的吗?”

    女管家:“是的。”

    “密室吗?”格林瞅了瞅窗户和门。

    窗户和门都没有锁,使用的是那种插栓式的结构,只能从里面锁上。

    “小哥,船上只有你一个法师。除了小少爷外,你是唯一一个能够从外面给门上锁的人。”女船长笑眯眯盯着格林,“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女管家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盯着格林。

    格林看了看两人,忍不住撇了撇嘴:“胡说八道。只要有一根绳子,任何人都能从外面将门关上。”

    听到格林的话,两女微微愣了一下。

    格林看了看被破坏的门栓:“找一个类似的房门,然后再找一根能够从门缝下面穿过的绳子吧,我们来做个试验。我要向你们证明任何人都能从外面将门锁上。”

    两女盯着格林,目光闪烁。

    “嘿嘿,有点意思。”女船长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我越来越欣赏你了。”说完女船长对着房间外喊道,“瑟曼,去找一根能从门缝穿过去的细线。”

    “好的,船长。”守在门外的水手很快离开了。

    “那么就走吧。我们换一间锁还完好无损的房间。我向你们证明任何人都能够从外面将门锁上。”

    很快,水手拿了一根亚麻细绳过来。

    门下的缝隙很小,但是却也足以让一根亚麻细绳穿过去。

    在格林的指导下,女管家将细绳按照特定的方式,捆在门栓上,然后从下面的门缝将细绳穿了出去。

    关上门。

    拉一下细绳。

    “咔嚓!”一声。门栓锁住了。

    “怎么样?很简单吧?任何人只要有心的话,都能轻而易举地从外面将门锁上,而且方法还不止一种。”格林哼哼了两声,“现在我可以洗脱我的嫌疑了吗?”

    “不行。这只能证明除了你以外,其他人也有能力从外面关上门,但是这并不能洗掉你身上的嫌疑。”女管家毫不犹豫地拒绝道,“而且如果凶手不是你的话,您是怎么知道这种手法的?”

    “别闹了。我可是一个‘博学’法师诶,知道一些盗贼的手段很奇怪吗?”格林怒了,“你要讲道理啊。我可是所有人当中,嫌疑最低的。你家少爷的死亡如果不是自杀的话,那么就只可能是一次有计划的谋杀。从你家少爷被人从正面一刀毙命来看,凶手是你家少爷不会防备的熟人,而且擅长近战,同时还很清楚你家少爷胸口并没有任何防护道具……”

    说着说着,格林越说越感到有些不对劲。仔细想想,眼前这两个女人好像完全符合这些条件啊!如果凶手是她们两个的话……

    两名女性盯着格林。

    格林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那个……二位女士,凶手不会是你们两个吧?你们不会是准备干掉我,然后将黑锅推到我身上吧?”

    房间中一片死寂,两名女性盯着格林,一言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