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闭关疗伤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语句用词,情节并无变化,看过的小伙伴不用翻了~~

    起初, 那头话不多却很可怕的龙还会出去几次, 每次回来手边总会多出几样新的法宝。灰狐狸一想到那些可能是被他打杀的妖怪们的遗物, 就觉得瑟瑟发抖。

    每天都有一堆新的宝物, 这头龙是多么残暴嗜杀啊……相比较而言, 面上凶恶的黑龙,反倒和气多了。

    这多久了, 也不见出来。想必是个醉心修炼,与世无争的妖。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等到了后面几天,就连那头整天出去抢夺宝物的龙也没有动静了。

    灰狐狸几次凑过去想听听动静,然而两处洞穴都被设置了屏障,他想凭一双耳朵来探听,必然是一无所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什么?

    等他们办完所有的事, 真的会将自己送到外面去吗?

    灰狐狸思绪万千, 许多问题目前都是无解。他从怀中取出蛟送的鳞片,放入嘴中咬了咬。入口坚硬无比,一看就不是凡物,比起他这身除了保暖一无是处的狐皮好上太多了。

    在等待的这段日子里,每天休息时,灰狐狸都会看一看宝贝鳞片。等到他第十七次咬向鳞片后,从隔壁洞穴内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龙吟声。

    他吓了一跳,急忙支棱起耳朵,探出脑袋去观摩。

    只见一条粗长的金色巨龙踉踉跄跄走了出来。

    狰狞威武的龙首一步三回头, 朝着洞口发出讨好的低吟。

    从里面隐约传来气急败坏的男声。

    "本尊警告过了,你再这样, 就离我远些!"

    威风凛凛的金龙顿时盘缩起尾巴,垂下头,表情纠葛而无奈。

    灰狐狸好奇地打量他,正打算看个究竟,猛然间一道锐利的视线转到身上,如坠寒冰。

    金龙不知何时已转过头,正隔着不远的距离冷冷看他。

    灰狐狸倒吸一口气,汗毛直立,当即眼皮一翻,熟练地装起死来。

    金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等到那道骇人的视线消失了,狐狸还是不敢轻举妄动,他闭着眼,暗自警告自己,以后还是少关注隔壁洞穴的事,免得撞见什么被封口的事。

    洞穴内,蛟静静地面朝石壁坐着。

    天生灵植果然效用奇佳。闭关了大半个月,他体内已逐渐有灵气翻涌,一扫往日萎靡的情况。这本应是令人高兴结果……如果没有一睁眼就撞见某条淫龙的话。

    粗长的龙身将他围在中心,可以想象这半个月里金龙一直身体力行地替他护着法。

    他修炼了漫长的岁月,哪一次不是孤身闭关,无论是练功出了岔子,或是到了紧要关头,全都一力承受。

    在雷池之战前,蛟从未有过被人守着闭关的经历。

    但这头蠢龙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陪伴他。

    黑蛟五味杂陈。

    可刚生腾出的微弱情绪还没冒头,就被视线中的某可疑鳞片……狠狠、压了回去。

    黑蛟:"……"

    深吸一口气,蛟大王面色平静,目光深远。

    放在以前,蛟或许还会很乐意地嘲笑到底——堂堂金龙一族竟然连块鳞片都管不住,但当他变成"管不住"的对象时,心情就不怎么高兴了。

    若是短时间内找不到机会吃了金龙,他就得先去为他治治这古怪的毛病了。

    金龙的低吟声还在洞外响着。黑蛟不堪忍受,脸一黑,当下决定再修炼几个周天!

    深渊是个修炼的好去处。

    尤其是有金龙护持的情况下,蛟几乎是毫无负担地闷头苦修,不用去管四周可能出现的危险。

    附近的大妖们已经听说了新来的妖怪中有两头可怕的龙,不仅轻易除去了三头蛇,霸占了蛇窟内数不清的宝藏,还会时不时发出震慑妖心的龙吟。

    一时间,妖心惶惶。

    关于恶龙嗜杀夺宝的传言慢慢传开。厉害些的妖王坐不住了,这几日蛟明显感受了数道打探的视线。

    他皱眉,估量着凭自己刚恢复的三成功力,依然是任由欺凌的份,便对金龙道:"这几日不要出去了,在洞中陪我。"

    金龙自然不会拒绝。

    又过了数日。

    洞外传来喊声。

    "我乃鹤宫信使,奉命送来口信。听闻两位前辈初入深渊,想必还不知道鹤宫仙极宴吧。凡是能在深渊内占据一席之地的大妖都会收到请柬,在宴上可以比比法力,畅谈功法,也算得上是一项盛事。"

    仙极宴?

    蛟的脸色变得古怪:"这么多年了,竟然还在?"

    金龙看了他一眼。

    "请柬放在这里了,还望前辈们赏光前来。我家主人还准备了一株千年份的灵植藏品,供诸君品鉴。"报信的妖怪十分守礼,他只远远地站在洞外,放下东西后,便直接退去。

    很快,那两枚请柬便被一只苍白细长的手指夹了起来。

    黑蛟只看了一眼,就扔给金龙,拢了拢衣襟道:"许久不曾活动筋骨了,一起去吧。"

    金龙低下头,雕刻着精美纹饰的玉片静静躺在手心。

    黑蛟见他不明所以,简单解释一番:"仙极宴,是用来给大妖们逗趣解闷的。"

    "逗趣解闷?"

    "嗯,如果我没记错,大抵就是玩乐的聚会,挺有趣的。"蛟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眉宇间舒展开来,"而且你没听清吗?鹤宫的老妖怪准备了一株千年灵植。"

    金龙眸色微闪,明白又到了自己出力的时候了。

    他不再多问,陪蛟走回山洞。不久后,又趁着蛟修行的空当,将隔壁洞穴内的小灰提拉起来。

    "仙极宴?"灰狐狸的双眼闪闪发光,难得没有露出什么惧怕之色。

    "听说那地方可好玩了,有很多珍宝,特别热闹,而且鹤大王不允许任何妖怪在他的宴会上动手……我小的时候,母亲带我进去逛过一回,那座宫殿可漂亮了。"

    说到这里,灰狐狸的眼神黯淡了下来:"不过之后就再也没去过啦。"

    看来真的是普通的聚会?

    即便是适应深渊险境的大妖,偶尔也想放松一下,仙极宴便是深渊内难得的盛日。

    三日一晃而过。

    鹤宫位于北面平原之上。龙蛟在半空飞行,朝下便看到有大批的妖怪从四面八方赶赴前来。蛟维持着人形,骑在龙脖上,迎风眺望四周景象。

    "真没想到,仙极宴的请柬竟然会主动送上来。"他似乎心情不错,悠然道:"从前做梦都想抢份请柬进去看看,结果隔了这么多年,反倒如愿了。"

    金龙:"这地方……"

    黑蛟笑:"很漂亮吧?"

    平原上无数盏白色明珠灯散发出莹润的光泽,将这片终年灰蒙的天际染上了一丝暖色。

    "有些眼熟。"

    "鹤宫的老妖怪最喜欢挖出妖怪的内丹做灯……你说什么?"

    金龙沉默了会儿,实话实话:"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副景象,脑海中似乎飘过一些片段……小渊,鹤宫的主人是不是作蓄须束冠打扮?"

    黑蛟坐直了脊背,问:"除了这些,你还想起什么了?"

    金龙摇摇头,又想起脖子上还坐着蛟,忙停住道:"没有了。"

    黑蛟暗松口气,镇定道:"你在玉简上记载了曾到过深渊的事,觉得眼熟也是正常。说不定多看看,你就能恢复记忆了。"

    金龙一想也是,既然自己来过这里,兴许多看多想,就能记起更多的事。

    若是能想起乌灵芝的去向就好了。

    蛟虽然不说,但金龙很清楚,真正引得蛟来这儿的,并非什么故地重游圆旧梦的情怀,而是当日信使透露出的一个讯息。

    ——千年份的灵植。

    就算没有请柬,蛟也要走上一遭。

    鹤宫仙极宴,距离宴会开始还有一炷香时间。

    丝竹悦耳声悠悠响起,透过精致的窗纸,顺着风传向远处。守门的小雀妖已招待起各路妖王,将他们引入殿内安坐。

    负责收检玉片的小妖正提笔做着记录,身前光线一暗,抬起头,看到一位秀丽的白衫女子正浅笑地站在前方。

    "您是……"像他这般修为尚浅的小妖,可不管对方是什么身形面相,逢妖便用敬称。

    白衫女子柔声道:"白川洞,白璘。"

    小妖茫然地看了她一会儿,问:"您的请柬呢?"

    白璘:"……没有。"

    小妖一愣,摇摇头:"那便不能进。"

    白璘道:"我有急事求见,麻烦向鹤鸣前辈通报一声。"

    她从袖中取出纯白色的圆片,递过去。

    小妖严肃地看了看她身后长长的队伍,都是等待入内的各方大妖,于是硬着头皮拒绝道:"恐怕不行。"

    后面的豹妖不耐烦道:"好了没?没有请柬就别杵在这儿!"

    白璘蹙起眉头,将圆片收回袖中,道:"那便再等等吧。"顿了顿又道,"正巧,我的同伴也还未到。"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