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手掌之间
    蛟连声的质问字字撞击在金龙的心底。

    然而这次金龙的态度非常坚决, 他已经没有阻止蛟吃掉三头蛇了, 这株灵植来路不明, 要是真给蛟胡吃一通, 也不知道会出什么岔子。

    因而即便如此, 他还是道:"小渊,等我们弄清了灵植的来历, 我再把它还给你。"

    还给他?

    要是一日没有弄清,是不是永远都不给他了。

    蛟闭上眼,将心中涌起的强烈情绪勉力压下,愤怒之余还夹杂了几分被背叛的滋味。

    他自嘲地想:这几日支使金龙惯了,竟然得意忘形了。金龙执拗起来,从来都是他无法撼动的。

    "不用了。"蛟随手指了个方向, 冷冷道:"你不是很厉害吗?去给我抓几只妖王。既然不肯给我乌灵芝, 那妖怪们总能吃了吧。"

    金龙:"……"

    蛟冷笑,压低声音道:"晋明,你再阻着我,我就把你给吃了。"

    这句威胁实在是绵软无力。

    天际依旧灰蒙蒙一片,从蛇窟里出来的龙蛟,仿佛也被这萧条的景色影响,各怀心事。

    不远处,灰狐狸藏身洞中已有一天一夜了。

    迫于三头蛇威慑,周围妖迹罕至, 反倒清净安全。那两条厉害的龙已经离开多时,也不知是不是三头蛇的对手。

    灰狐狸依然是灰石头的模样。

    就算没有妖怪经过, 他也不能掉以轻心。

    这地方,放在平时他根本不会靠近,现在也不敢离开大妖临走前下过禁制的山洞。

    不起眼的"石块"安静地隐藏在洞中,周围安静极了,直到一阵脚步声响起。穿着黑衣服的男人很快出现在了视野中。

    他一脚踢向洞内的石块,没好气道:"出来。"

    灰狐狸急忙变回一只脏兮兮的毛团子。

    "我问你。"大妖一把拎起了他的后脖,问道:"这附近还有哪些妖王的巢穴,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灰狐狸一抖,懵然问:"妖、妖王?"

    蛟幽幽道:"怕什么?我去将它们都吃了,怎么样?"

    灰狐狸哆哆嗦嗦,不敢动。

    没吃到乌灵芝的蛟大王十分凶残。

    而做了"亏心事"的金龙已经失去了话语权。

    只是苦了夹在中间的灰狐狸,每次想开口说些什么,就感觉有一股强大的威势压到身上,令他难以张口。

    蛟见他支支吾吾,眼神慌乱的模样,愈发不耐烦,甩手将他扔回地上,自己就地一坐,自始至终都不去看龙。

    金龙暗叹一口气,厚着脸皮坐到蛟的身边。从怀中取出那株引发了争端的灵植,递过去,晃晃。

    黑蛟深吸一口气:"……"

    强大的灵力从它的身上散发出来,很少有妖怪能抵挡得住天生灵植的气味,一旁装死中的灰狐狸也皱了皱鼻子,眼神中流露出渴望。

    金龙道:"它确实不是乌灵芝,但也是天生灵植。只不过功效不明,小渊,暂且忍忍。"

    黑蛟沉着脸,他之所以什么都敢一口吞吃,并非是没有倚仗,他的身体能轻易消化各种混杂的灵力,不管是什么妖,什么草,进了肚,统统都能化为己用。

    所以他一点也不想忍。

    三头蛇的蛇窟里没有乌灵芝,这一趟结束,蛟的修为还是没有较大的起色。他心情低落,不想再动,于是暂且占了一个宽敞的洞穴,盘踞起来。

    灰狐狸被打发到了隔壁的□□中。

    他对金龙的态度变得非常冷淡,偶尔还会用一双直勾勾的眼睛冷冷看上许久。惹恼了蛟弟弟的金龙颇感头大,这几天早出晚归,去各地搜刮宝物,回来后堆到蛟的面前。

    蛟只扫上一眼,琳琅满目的宝物,各个都是珍品,可惜没有一样是能令他立马恢复修为的。

    "本尊又不是收破烂的。"

    二话不说将一地的宝物全都踢到旁边,神情十分冷漠。

    金龙:"……"

    洞穴内一地狼藉,蛟大王这才收了脚,坐到角落中盘腿调息,脸上写满了"不愿搭理"四个大字。

    等到金龙闭目小憩的时候,蛟睁开眼睛,小心翼翼腾挪到他身边。

    确认金龙熟睡后,他化成拇指大小的小蛇,钻到了金龙的鳞片上。

    金龙熟睡时,很喜欢用原形龙身。原本宽敞的洞穴,瞬间被他占去大半,粗壮的尾巴照例延伸至洞口,仗着自己鳞坚皮厚,将出入口堵得严严实实,以防外敌入侵。

    黑色小蛇滑过每一寸龙鳞,查探起每一处可能藏物的地方。游到腹部时,他迟疑了一番,想起金龙说过,只会在里面藏重要的东西,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但是怎么进去呢?

    他绕着这枚鳞片不住打转,金龙似乎是觉得有些痒,翻了个身。@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毫无防备的蛟大王急忙勾紧了鳞片,然后就看到其中有一片龙鳞向上翻卷,开了一道细细的口子。

    黑蛟:"……"

    他没有钻进去,只是探着脑袋张望了一会儿,似乎是在犹豫要不要冒险进去。

    然而没等他琢磨出来,就感觉身体一轻,龙身陡然变小。

    衣衫松散的男人用掌心托住悄悄爬到自己身上的小"蛇",眼底带着温和的笑意。变小后的蛟大王,少了平日里精明强悍的模样,黑乎乎的眼睛望过来,还带着几分惊慌失措的意味。

    金龙只觉得心都要化了,欺身凑上前,鼻尖对准竖立仰起的"蛇"脑袋,轻轻点了一下。

    "我错了。"他说道,"别生气了好不好?"

    黑蛟:"……"

    心跳猛跳三下。

    黑乎乎的脸上可疑地冒出了一丝微不可见的红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金龙靠过来的一瞬间,他感觉整只蛟都快不能呼吸了。

    他将其归结为"遭遇突袭"的原因,摇摇晃晃地试图从龙的手心里逃出。

    金龙见他扭身就要跳下,用另一手扣上去。两只手掌边缘相贴,中间拱起,形成了一个包围住的空间,装住某只晕头转向的大妖怪。

    "小渊,你明明知道,我心里十分在意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有你陪着我,我能感受得到……你也是在乎我的。"

    "我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一株灵植就伤你的心呢?"

    "你再与我置气,我就真的伤心了。"

    ……

    手腕微松,从大拇指贴合的地方缓缓打开一个孔洞。

    只见缩小了数倍的蛟大王,盘旋着半边身体,竖立着一颗漆黑的脑袋,正用一双阴测测的眼睛,冷漠地望过来。

    金龙:"……"

    疑似将蛟惹得更上一层火的金龙,只愣了一瞬,强烈的求生欲催动下,他急忙将"小蛇"安置到自己胸前,道:"如果你实在想要吃蕴灵草……也不是不行。"

    黑蛟:"……"???

    金龙的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语其实已经"打动"了黑蛟。即便他再气愤,也无法改变现状,他打不过龙,还要事事倚仗龙,真闹到不欢而散的地步,吃亏的还是自己。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能伸更能屈,既然金龙低头认错,他也打算顺阶而下,不过短时间内还是不想太过和颜悦色而已。

    因而金龙看到的是一张蛟的臭脸。

    心悸之下,完美错过了蛟的软化。

    黑蛟冷漠问:"哦,怎么说?"

    将做好的一番心理建设重新沉回心底,并加踩了几脚。

    蛟面无表情地等待起金龙的下文。

    金龙调整好姿势,让自己背靠在石壁上,捧住蛟,将他放在自己低头就能对视的位置,缓缓道:"这几日,我去附近打听查探了一番,蕴灵草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灵植,吃了以后,对修行大有助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说话间,他的掌心浮现出一株嫩叶小草,递到蛟的跟前。

    废话,不然怎么能引得三头蛇苦苦守候了这么多年。

    也不知金龙心里打的什么主意,给他来了这么一个峰回路转。蛟先是看了金龙几眼,再用尾巴尖试探性地碰了碰,发现金龙真的不再阻止后,才果断地将蕴灵草卷住。

    金龙放开手,斟酌开口道:"不过它的效果也比之乌灵芝差了很多,而且有些副作用。"

    蛟头也不抬:"是药三分毒。"

    金龙目光复杂道:"罢了,也不是特别大的问题。"

    他看了看已经张开嘴准备往里面塞的蛟,忍不住笑了笑。

    "应当……不碍事。"

    何止是不碍事?

    简直毫无副作用!

    蛟吞吃了蕴灵草以后,还以为会有什么不好的效果值得金龙如此郑重其事。

    结果等了许久……除了感觉到丹田明显好转外,几乎没有任何不适感!磅礴的灵力冲刷经脉,修补起受损的内里。这一次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强烈,蛟几乎可以断定,等消化完这株蕴灵草,他的伤势至少能恢复三成。

    来不及去跟金龙算账,蛟匆匆留下一句:"我要闭关。"

    便闭目调息起来。

    灰狐狸发现,自某日起,隔壁山洞里的两只大妖怪似乎很久没有出洞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入V真是一道坎T、T

    感觉身体被掏空……

    虽然我又短又不持久,可是我不会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