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护心龙鳞(2)
    金龙没有放开,他捏住蛟的后脖,忽略蛟大王不满的脸色,俯下身轻轻拥住。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颊,金龙的话语随着呼吸一同流入蛟的耳中。

    “小渊,我把它送给你,你要收好了。”

    黑蛟眨了眨眼,下一刻,便感觉托住自己后脖的手放了下来。他看不见金龙的脸,只听到对方发出沉闷的哼声,没过多久,金龙终于松开了他。

    一枚光洁的金色鳞片静静躺在宽大的手掌中,被递到了蛟的面前。

    拔鳞的过程并不血腥,甚至比蛟预想中的更为轻描淡写,简直过于容易了。

    透过敞开的衣襟,能看到金龙胸前覆盖的鳞片已经消失不见,原来的位置处浮现出一抹深色的红痕。

    蛟注视金龙,想要从那副淡然的神色中瞧出些端倪。这么重要的东西,从身上剥下来,竟然还能这般平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只是在修整指甲……

    “很快就会长好了。”金龙见他一直盯着自己,轻声安慰道。

    蛟忙移开视线,不知为什么不敢去瞧他。

    冷不防一股拽力袭来,紧接着胸前一凉,蛟才回过神来,发现金龙不知搭错了哪根筋,竟然凑过来开始扯起了他的衣袍。

    “做,做什么?”他忙按住金龙的手,目光警惕。

    晋明道:“我已经查探过了,蛇窟内没有大妖。”

    ???

    跟大妖又有什么关系……

    “你脱我衣服干什么?”难道没有大妖在,就能随便脱、脱衣服了?!

    他的黑袍已被扯开来,大半肌肤露出来,显出一片刺目的苍白,几颗血迹缀在身上,看起来漂亮极了。因为伸手按住金龙的缘故,偏大的袖子松散地挂在身上,透出几分弱不禁风的味道。

    金龙眸色愈深。

    “……”

    这让蛟很是不安,当下开始挣脱起来。

    金龙沉声呵斥。

    “别乱动!”

    蛟头皮发麻:“你、你……”

    金龙箍住他,安抚道:“可能会有些痛。”

    ???

    一时间,蛟更慌乱了,匆忙想要制止他:“什么……啊!”

    尖锐的刺痛从胸前传来,蛟的尾音陡然间变调成了痛呼。他蹙紧眉头,仰着脖子,双手死死抓住金龙的胳膊,身体仿佛在一瞬间紧绷成了一张弓。

    心脏仿佛被什么东西穿透了,剧烈的刺痛短暂地剥离了蛟的意识,大脑阵阵发晕,鼻尖隐隐闻到一丝极淡的血腥味。

    他忽然明白金龙对自己做了什么。

    ——岂止是有些痛,分明是非常痛!

    龙鳞穿进肌肤,像是要将深处的心脏也一并刺透。

    若是金龙再用力一些,他就会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直接被一击刺入要害。

    什么时候,他对金龙这般松懈了?

    就算这头蠢龙失了忆,目前对自己言听计从,可深知一切的他怎么能轻易任由仇敌往自己心脏处穿入一片“利器”?

    索性这股疼痛并未持续太久。

    等到痛感褪去,蛟低下头,浑身已是一片冷汗。

    整只蛟慢慢软倒在金龙身上,阖目喘了会儿气。

    半晌后,蛟低下头,一眼看到了苍白瘦弱的胸膛处新覆上了一片淡金色龙鳞,此刻正稳妥地贴在心脏处。他知道,现在哪怕是他自己,恐怕也刺不穿被龙鳞护住的心脏了。

    不过……

    都是同一片鳞,金龙拔鳞的时候轻描淡写,他上鳞的时候却疼得死去活来,这算什么道理?天道真是偏心到了极点。

    蛟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安慰自己:好东西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得来的。

    金龙将蛟拉开了些许距离,仔细查看了一番龙鳞,又对着它出了会儿神,最后心满意足地替蛟拢好衣服。

    这一次,黑蛟不再反抗,有气无力地半靠在金龙身上,半点提不起得到至宝后的喜悦之情。

    看着无精打采的蛟大王,金龙道:“照理只会疼一小会儿。”

    黑蛟抬了抬眼皮。

    “罢了,我背你走吧。”金龙蹲下身,也不等蛟回答,熟门熟路地将他背了起来。

    黑蛟:“……”他其实已经不疼了。

    不过背了没几步,金龙就不得不放开蛟了,原因无他,刚才那段路被他毁得七零八碎,等到走过这一段,前方又成了无数幽暗低矮的洞穴,以他们人身的高度,只能弯腰前行,着实费力了些。

    于是一龙一蛟再次化为蟒蛇大小。

    这一次,蛟游在了前面。

    金龙几乎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身前那根黑乎乎的长尾巴,生怕一个不注意,又把这只外强中干的大妖怪给弄丢了。

    三头蛇的珍藏十分之多,也不知积累了多少年岁才有这么庞大的数量。

    在经过某个洞穴时,黑蛟忽然停了下来,注视着石壁上挂着的一条长鞭,道:“真没想到,当年称霸深渊的妖王,竟然也死在了这条三头蛇手里。”

    金龙慢慢挤上前,与他并行静止。

    黑蛟向他示意那节长鞭,道:“我幼年时,深渊里最可怕的妖怪用的便是这条鞭子。”

    他游过去,从墙壁上将长鞭取下,正打算收纳进储物袋,却发现袋子已经满了。于是又扔到地上,不去捡了。

    曾经令群妖胆寒的利器,也抵不过岁月翻覆,最后混在一群层次不齐的法器中,蒙上尘土,终至消匿。

    乌灵芝藏在最深处的洞穴里。

    它静静地立在空荡荡的黑暗中,既无日光照耀,也无露水滋润,却依然生长得十分健康。它的根茎柔韧而挺直,顶端挂着一枚细小的嫩叶,仿佛轻易便能被折断伤害。

    洞穴内堆着许多老化的蛇皮,以灵植为中心,洒落了一地,可以想象平日里三头蛇寸步不离守着它的画面。

    这种异宝,若是实力不够,得来也会是怀璧其罪。

    三头蛇倒是实力强劲,可惜没有一口将它吞吃入腹,反而移入洞穴,潜心照料了很久,到头来却白白便宜了别人。

    乌灵芝年岁越久,效用会成倍地越好。

    蛟不是那贪心不足的三头蛇,他对磨磨唧唧、错失良机的行为向来不太瞧得上。

    在他看来,唯有真正进了肚子的东西,才是属于自己的。

    走到这里,不久前吞吃的三头蛇,似乎开始发挥起效果。

    重伤后一直干涸的丹田终于有了明显的变化,起初是一阵温热感,接着,属于蛇妖的灵力在体内流转起来。

    三头蛇少说也有千年的修为,而且长期盘踞在灵气充裕的深渊里,远远不是凡间那些小妖们所能比拟的。

    他之前在凡间吃的那些山野精怪,比之三头蛇,简直是点滴之余汪洋。

    蛟阖目感受了一番,明显感受到了增益,不过三头蛇功力阴寒,也带来了些不适感。蛟早就轻车熟路,很快运起功将那股不适感压了下去。

    他心想,今日真是收获颇丰。先是吃了三头蛇,再是得了护心鳞,最后还要再吃掉乌灵芝。

    别的不提,自己久未见进展的伤势总该能好转了吧。

    金龙使了个小法术,洞穴内顿时亮如白昼,里面空间一览无余,并没有什么危险之处。

    黑蛟尾巴一摆,就要朝着那株灵植游去。

    “等等。”金龙忽然开口,皱眉深思道:“它好像……不是我们要找的乌灵芝。”

    黑蛟脸一僵:“什么?”

    金龙似乎也拿不准,犹豫片刻道:“说不清楚,先别上口。”

    宝物在前,哪有不动的道理?

    何况这株灵植蕴藏着极为强大的灵力,必然是天生灵植,哪里会有问题?

    金龙又问:“你是怎么从三头蛇口中探听到乌灵芝的?”

    黑蛟并不觉得乌灵芝有问题,但还是按捺着性子,将与三头蛇的对话过程复述了一遍。他并没有直接询问三头蛇,而是旁敲侧击,一口道破了灵植的事,三头蛇没有否认,他也确实在洞穴内守着一株灵植。

    要知道灵植又不是遍地生长的东西。三头蛇坐拥宝物无数,寻常的灵植又怎么可能看得上眼,更遑论他守了这么久,连蛇皮都褪在它的旁边,可见其重视程度。

    里面的不是乌灵芝,还能会是什么呢?

    蛟觉得金龙实在是多虑了。

    若不是金龙连护心鳞都送给了他,蛟都要怀疑金龙是不是想自己独吞乌灵芝,所以才胡乱找了个理由诓骗他,不想让他吃掉它。

    金龙听完蛟的复述后,思索片刻后道:“所以,自始至终,三头蛇都没有说过,他守护的灵植就是乌灵芝。”

    黑蛟道:“那又如何?不是乌灵芝还能是什么?”

    金龙摇摇头:“不能妄下断言。”

    黑蛟嗤笑:“就算不是,能被三头蛇放在心上日夜看守的,想必也是大补之物。”

    他不以为然,不想理会金龙的劝阻,径直向灵植靠近。

    然而金龙比他更快——

    他掠过黑蛟,迅速将那株不明灵植收入怀中,也不顾蛟惊怒的神色,拉着对方一同离开。

    “先出去再说。”

    等出了蛇窟,蛟一把甩开他,对金龙出手抢夺乌灵芝的事分外气愤,伸手道:“给我!”

    金龙不语。

    这是不打算给他了?

    蛟怒不可遏,又心知争抢不过他,问:“你凭什么断定它不是乌灵芝,难道是想起什么了?”

    金龙道:“没有。我的直觉告诉我,它不是。”

    这理由简直毫无道理可言。

    蛟气极反笑:“可我的直觉告诉我,它就是!”

    金龙:“……”

    “我们好不容易来到这里,为的就是这株灵植。结果你左一口好像,右一口直觉,就是不想让我吃掉它。”蛟见他面色毫无触动,咬牙切齿道:“你就这么见不得我好过,先是不让我吃妖怪进补,现在又不许我碰灵植,说什么会助我化龙,其实根本不想让我恢复修为!”

    金龙张了张口,似乎想要辩解。

    蛟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金龙反悔了?

    他已经受够没有修为的滋味了。

    离开金龙的护持,他就和那灰狐狸一般,深渊里任何一只大妖都能轻易将他打伤,甚至他比灰狐狸的处境更糟,修炼了上万年的躯体,完全能引来众多觊觎的目光。

    “你修为强大,即便是深渊也困不住你分毫。”蛟沉声开口道。

    “小渊,你听我说……”

    “可我呢?我什么都没有了!”蛟厉声打断他,声音逐渐颤抖起来:“我以为你会帮我的,你答应了会帮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