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护心龙鳞
    乌灵芝,这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蛟一直没有忘记,即便受制于蛇,还是旁敲侧击地探听了一番。

    蛇窟内道路纵横交错,洞穴无数,也不知道三头蛇会将宝物藏在哪里。但凡重要至极的宝物,大多都会被安置在隐秘之处。灰狐狸曾说过,他几乎日日夜夜都守在洞窟,虽然盘踞一方,但轻易不会出洞,而但凡进了洞窟的妖,无一不是葬身蛇腹。

    黑蛟辨认了一会儿方向,正打算往里走去,却被龙拉住了手腕。

    在他沉思间,金龙已化作俊朗男子,沉声道:“小心些。”

    蛟想想也是,于是取出前不久搜刮的储物袋,将里面的护身法宝一样样佩戴在身上——结果横空又现出一只手,阻住了他的动作。

    蛟疑惑地看向金龙。

    金龙脸色复杂,眼中隐隐带着郑重,他轻轻拨开蛟的手,将那些稀奇古怪沾染了不知名妖物的法宝扔到一旁。然后,开始扯开衣服前襟。

    黑蛟一愣:“脱衣服做什么?”

    金龙解释道:“我身边没有什么法器,唯一能送出手的就是身上的护心鳞了。”

    护心鳞?

    蛟目一亮,他当然听说过龙身上有护心鳞片。

    他之前跟三头蛇说,龙的破绽在于心脏,纯属胡扯。恰恰相反,龙鳞坚硬无比,心脏处更是有片特殊的鳞甲,水火不侵,非神兵难以击穿。即便是龙爪本身也很难刺透。若能侥幸得到一片,相当于多了一件保命法器。

    蛟原本就想缠着金龙,从他那儿得到几件稀世珍宝。

    金龙全族覆灭,整个族群的财富都落在了晋明的身上,可惜他没有随身携带宝物的习惯,不然这会儿铁定入了蛟的手。

    但他没想到蠢龙竟然打算将护心鳞送给他!

    也许是金龙实力强横不需要它了,又或许是蛟遭遇险情,触动了金龙的某根神经,不论什么原因,都令蛟惊喜。

    那可是个大宝贝。

    黑乎乎的瞳仁中仿佛燃起熊熊火焰。千载修行,杀人夺宝的事他干得多了,送上门的至宝他又怎么会拒之门外?

    即便他修为俱在,等他化成龙身肯定也能拥有一副坚硬的鳞甲,似乎不需要去羡慕区区一片护心鳞。可那是金龙的护心鳞……寻常龙族又怎及得上呢?

    可以说,蛇窟里满地的法宝,加起来也及不上这片龙鳞。

    金龙祼露的胸膛处缓缓显出鳞片,它看似普通,只浅浅覆盖在肌肤上,泛出微不可见的光泽,仿佛只是一件饰品。

    蛟伸出手,轻轻碰了碰。

    金龙身体一僵,声音有些暗沉:“小渊……”

    黑蛟摸了摸鳞片,鳞片下的心脏强力地跳动着,指尖传来微凉触感,他凑近看了看,然后抬起头,睁着那双黑曜石的眼睛问他:“你真的要将它送给我?”

    金龙点点头。

    黑蛟缩回手指:“那,你没了鳞片,遭人暗算怎么办?”

    金龙笑了笑:“别担心,半柱香的功夫就能长出新的了。”

    “……”蛟又问:“对身体有损伤吗?”

    晋明摇头:“不会,我们一生总要拔一次鳞。”

    蛟疑惑:“为什么?”

    同为近族,他很清楚拔鳞之痛,平日里最爱惜的便是自己的鳞甲,因而无法理解金龙的“拔鳞传统”。

    然而金龙只是摇摇头:“失忆之后,很多事情都是似有所感,却道不出原委。”他正色道:“小渊,我将它送给你后,你须一辈子保管好。”

    黑蛟眼神闪烁,移开视线。这种宝物他当然要好好保管了。

    见他不吱声,金龙伸出手,摸了摸蛟的额角,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又冒出了几片黑色的细鳞,缀在如纸般苍白的皮肤上,触目惊心。

    “等到你化龙的时候,这里会长出新的角。小渊,把褪下来的旧角送给我好不好?”

    被触碰到的额头起了一丝温度,对上那双满是笑意的眼,没心没肺的蛟大王忽然感到一阵心虚——那里正是他蛟形时的半截小角,黑乎乎,既不威风,也不美观,仿佛一块凸起的岩石,只是毫无作用的摆设而已。

    又怎么可能跟护心鳞相比呢?

    金龙的手指划过细鳞,缓慢地用指腹在小角根处打圈,

    某种怪异的感觉顺着额头蔓延到脚底,黑蛟能感觉到金龙的视线正落在自己身上,明明温和至极,却让他如芒在背,敏锐地察觉到一丝不安……

    太亲密了,就算是相伴多年的“兄弟”,也不该是这样、这样的……亲昵,他想不出合适的词,隐隐觉得若是再不说点什么,会有更古怪的事要发生。

    “晋明,你……”

    他刚起了个头,金龙却率先放开他,猛地后退几步,脸色有些差。

    黑蛟一愣:“怎么了?”

    金龙立在不远处,深吸几口气,似乎在忍耐。过了许久,才道:“身体又出问题了。”

    “……”

    身体?

    出问题了?

    蛟先是疑惑,继而沉默,最后脸颊薄红,怒气蹿升——

    “我们是兄弟。”

    “你再这样,便离我远些!”

    “不许看我!”

    这头蠢龙,竟然又……又对着他胡乱发病?!

    黑蛟黑着脸,早将刚才那股诡异莫名的情绪扔到天外,满脑子只剩下不住的咒骂。偏偏他还得维持虚假的兄弟情,不能真的撕破了脸皮,一时间脸色忽红忽紫,十分复杂。

    金龙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解释道:“凭我的修为,就算……”他顿了顿,道“也不至于此。小渊,我们一族,是否都有此症状?”

    “当然不是!”黑蛟立刻否认,气恼道:“我就不会像你这样。”

    金龙沉默。

    黑蛟慢慢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皱起眉:“若是……总那么难以控制,兴许真有问题?”

    金龙点点头。

    黑蛟收敛了神色,低眉沉思了会儿,提议道:“不如等出去以后,我们去找些女妖……你做什么?!”

    金龙一听到“女妖”,脸色瞬间变得寒冷,他上前一步,一把揪住蛟的后脖,从牙缝间蹦出字句:“女妖?你是想让我去找那条母鱼?”

    黑蛟一愣,很莫名:“怎么忽然提到她?”接着脸一黑,反咬一口道:“都这种时候了,你竟然还想着她!”

    金龙捏着细瘦的颈项,面不改色:“不是你让我找‘女妖’吗?”

    黑蛟瞪他:“我又没让你找她!”

    金龙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淡声道:“以后不要再乱说话了。”他怎么可能再去找别的妖精?

    “……”黑蛟:“???”

    他乱说什么了?

    黑蛟头一撇:“那你现在冷静了没?”

    幽暗的洞穴内,男人衣襟敞开,露出大片胸膛,还抓着自己的脖颈要害,关键是还对着自己无故“发病”……这场景真是蛟生仅见,眼皮至今跳得飞快。

    金龙道:“看着我。”

    黑蛟脖子一梗,憋着气:“你先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