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三头巨蛇
    怎么诱骗金龙,进而制服他、吃掉他?

    这个问题,蛟曾经在脑内推演过无数次,同三头蛇讲的时候,也是逻辑缜密,环环相扣。

    “单凭武力,就算再多一个你,也没办法打败他。”蛟放慢了语速,说话时一只手捂在胸前,似乎刚才的伤势令他十分不适。他边讲边咳几声,有时候还会缓下来,慢慢喘上几口气。

    三头蛇红通通的眼睛里流露出不耐烦,然而伤是他弄出来的,早知道就等他讲完再动手了。

    黑蛟仿佛没看见他的脸色,慢吞吞变成人身。苍白瘦弱的青年捧着心口,嘴角遗留着殷红的血迹,斜躺在石壁前,一副重伤濒危的模样。

    “金龙很信任我,我花了不少的心思取信他。”他又提了提自己取信于龙的过程。

    三头蛇朝他吐了吐蛇信:“这些东西,就不必讲了。”

    黑蛟浮现出一抹不满的神情,似乎并不觉得这些细枝末节是无用的。但当下的处境,他似乎只能忍耐。顿了顿,他才开口道:“你先将他引过来,然后挟持我,逼他自伤。”

    三头蛇饶有兴味地问:“万一把他引过来后,发现你在骗我……”

    黑蛟打断他:“那就要看你能把他逼到什么地步了。若是伤轻了,我也不敢轻易去暗算一头金龙啊。”

    三头蛇危险地眯眼。

    黑蛟道:“你将我放回去后,他必定会探查我的伤势。到了那时……你我共同出手,直取心脏!他就算不死,也会受重创。”

    三头蛇道:“他的破绽就是心脏?”

    黑蛟笃定地点点头:“当然,龙鳞坚不可摧,但心脏处却很薄弱。天道向来都最公平,最致命的地方,也是他的命门。”

    蛇蛟于无声之中相视冷笑,分食一头金龙的交易就此达成。

    正在此时,从后方传来震天巨响,整个洞穴摇晃起来,地面似乎也在震颤。

    蛟低垂的双眼闪了闪——是那头蠢龙要过来了。

    金龙在黑蛟被掳走后,便陷入了狂躁之中。

    这一路行来,都没遇见什么棘手的妖物。那些所谓的大妖,在他看来几乎不堪一击。以至于这次,他也以为自己能顾虑周全,都没有坚持让蛟藏身腹下。

    但偏偏,小渊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掳走了。

    蛇窟内的岔口十分密集,金龙接连过了两个岔口,心里在想,万一蛟就在他错过的某条岔路上怎么办?

    他心中愈发急躁,索性不再收敛身形,陡然间变得庞大无比,龙尾一摆,两侧石壁纷纷化为齑粉,就这么一路横扫前进,龙身翻转,强行毁坏了无数洞穴。

    “晋明。”

    他隐约听到了蛟的声音,瞬间化为金色利箭朝着声源处冲去。

    遇到石壁阻隔,照例将其打碎。

    只见不远处,三头蛇正盘旋着身体,朝他嘶嘶吐蛇信。苍白的青年全身被巨大的蛇躯缠住,只露出一张布满冷汗的脸。

    嘴角的血色刺红了金龙的眼,龙吟声响起,强大的威势升腾到了顶点,方圆百里的大小妖怪,纷纷起了一股难以抑制的恐惧。

    三头蛇也感觉到了不妙。

    “别过来。”

    正中间的蛇头厉声斥道,同时,另外两个脑袋张嘴悬停在蛟的上方。

    “否则我立刻就把你的同伴一口生吞了。”

    金龙停下了脚步,一双锐目中满是杀气。

    三头蛇见他果然不敢有动作了,满意地笑了笑:“我食妖无数,还从没吃过蛟。”

    虽然蛟身上的“龙味”十分重,但三头蛇已经见过他的原形了,腹生四足,头顶却没有尖利的龙角。

    “更没有吃过龙。”

    贪婪的目光落在龙的身上:“若是你能从身上割一块肉给我尝尝,兴许我就放了他。”

    黑蛟被卷在滑腻腻的蛇躯里,整头蛟都陷入宁静状态,听到这句话,不由抬眼看了过去,幽深的双目显露出一丝痛苦,朝着金龙微微摇了摇头。

    金龙身体一震,立刻道:“别动他。”

    三头蛇阴测测地笑了声。

    蛟适时虚弱地喊道:“不要……”

    “好。”几乎是在下一秒,金龙答应了。

    蛟目中满是沉痛,他白着脸,嘴唇抿得死紧。

    金龙道:“不要伤他。”

    三头蛇:“……”

    熟知真相的三头蛇沉默了一会儿,原本他还对蛟所说的蒙骗金龙一事心存疑虑,此刻亲眼见证了炉火纯青的演技,心下震撼之余,更有些叹为观止。

    三头蛇收紧了力道,怀中的蛟立马冷汗淋漓,似乎快要被他勒断了身体,嘴中发出痛苦的闷哼,又很快被他自己强压回去。

    金龙目呲欲裂,粗壮的尾部敲在地面上,整座山洞都在晃动。

    三头蛇勉力道:“还不快动手!”

    沉重的龙吟声响了起来。

    黑蛟看到那双能撕裂众妖的利爪骇然对向了金龙自身,从龙腹处抓出一道血肉,金龙似乎一点也感受不到疼痛,鲜血顺着鳞片滴落在地,染红氤氲出大片的深色。

    他将从身上取出的血肉毫不客气踢向三头蛇,继续重复道:“放了他,我来替他。”

    蛟眼底有了片刻的失神,心跳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了几下,撇过头,不愿再去看满地的血迹。

    赤红的三双蛇目,转动了一圈,半晌后道:“还不够。”

    这黑蛟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竟然让金龙对他死心塌地,要真是如此,他大可不必同蛟合作,就能让金龙心甘情愿地变成他的腹中餐。

    改了主意后,他再次使力,将黑蛟绞得更紧了。

    蛟皱起眉,明显感觉到了不适。

    这一次,金龙没有再如三头蛇所愿,沉声道:“我自伤身体,不是为了看你继续折磨他。”

    三头蛇心下一惊,刚想警戒却已经为时已晚。

    磅礴的龙息夹杂着雷霆震怒灼烧而出。烈焰包裹住蛇,在可怖的蛇身上留下道道黑痕。蛟只能听见蛇痛苦的嘶鸣声,隐约闻到皮肉烤焦后的气味。龙息卷着烈火,他却觉得这股灼热并不是难以忍受,虽然不怎么舒服,但也没有伤到他。

    三张巨口就悬在上方,三头蛇数次欲往下咬去,那股火焰便上窜猛增,疼得他面色扭曲。

    紧缚在周身的力道一松,蛟急忙化成拇指大小的蛟身,迅猛矫捷地窜向金龙所在的方向。

    ——半点没有之前在三头蛇面前刻意装出来的柔弱。

    几乎是在蛟趁机窜出的同时,金龙也欺身迎上,尾巴一卷,精准地从一堆乱石中勾住黑色小蛟,揽至身旁。接着,他以比三头蛇更夸张的姿势,里三圈外三圈地盘旋环绕住蛟。

    但是力道却很温柔,坚硬的鳞片仿佛也变得柔软起来。

    黑蛟在这样的束缚中变回人形,额头覆着层薄汗,一只手紧紧抓着金龙的一截鳞片。

    金龙细细查看了一番,察觉到蛟添的新伤后,眼神中透出一丝凉意。

    “快,乌灵芝就在三头蛇的洞穴里,快杀了他!”

    遭此大难屈辱,脱了险的蛟大王,第一件事就是要报仇。

    趁着一龙一蛟重逢的片刻,三头蛇已经平息烈焰,瞪着三双通红的双目,阴冷地看过来。

    金龙向前一步,毫不掩饰澎湃的杀机。

    三头蛇警惕眯眼,他知道自己绝不是金龙的对手,正打算转身逃开,就看到躲在金龙身后的黑袍青年朝他使了个眼色。

    “……”是了,他们原先的计划便是联手食龙。只不过中途他改变主意,想一并吞吃了龙与蛟——好在自己转瞬之间的变卦并没有被蛟察觉。

    于是三头蛇生生停住了逃跑的动作,等待盟友先行偷袭。

    然而他等来的不是蛟的出手,而是金龙的滔天怒火。

    他从没有像这一刻,体会到龙蛇之间的差距。

    哪怕他盘踞灵气最为充裕之所,修行无数个岁月,却依然无法撼动天命所归的龙族。

    种族境界,仿佛天埑,轻易无法跨越。

    蛟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三头蛇看破红尘的眼睛,内心感同身受:别说修了千年打不过这头怪物,他堂堂妖霸修炼了万年也没占到金龙半点便宜。

    蛇尾已断裂成两截,右边的头已经滚落在地,只余两颗脑袋耸拉在脖间。

    形势已定,三头蛇再也翻不起半点风浪。蛟扭了扭脖子,化出蛟首,熟练地摆出进食的姿势。

    三头蛇复又挣扎起来,剩下的两双眼睛直直看向黑蛟,厉声道:“你献计哄骗我联手杀他,末了自己却不动手?!”

    蛟冷笑道:“我不那么说,你怕是早就一口吃了我。”

    三头蛇气极:“你跟我说的那些话,难道句句都是诓我的?不……”血红的眼珠仿佛能看穿人心,他一字一句道:“你想食龙是真,只不过,不敢了。”他看向金龙,讥讽道:“你不顾自伤来救他,他心里却一直想置你于死地啊。”

    黑蛟危险地眯起眼。

    三头蛇继续道:“世间能有几个妖怪抵挡得住化龙的机会?你今日费尽心思救他,来日必会付出代价!”

    金龙默不作声地注视着他,脸上平静无波,将所有情绪收敛至低微。

    黑蛟瞄向金龙,淡淡道:“听见没?本尊想吃了你。”

    回应他的是一记轻柔的龙尾拍脑。

    三头蛇:“……”

    他长叹一声,知道今日算是在劫难逃,只不过临死前也要挑拨泄愤一番。他看向金龙,又看着他们亲密的情状,嘴角勾起阴冷的笑意:“堂堂金龙,终日里与只黑蛟厮混在一处,也不怕丢了族群的颜面。”

    金龙疑惑地看向黑蛟。

    失忆后的金龙不清楚龙族现状,更不知道金龙一脉只剩下他一根独苗。按蛟的说法,他是蛟身化龙,凭自身修炼而成的后天龙族。

    ——三头蛇的话有些过多了。

    黑蛟转过头,仰首张嘴,二话不说对准絮絮叨叨的三头蛇便是一口吞掉。

    金龙:“……龙与蛟,难道不能待在一处?”

    洞穴里只有蛟的吞咽声,进食结束的蛟大王,缩回了恐怖的脑袋,重新变为羸弱苍白的青年,嘴角残留着一丝血迹,半边身子倚靠着龙。

    “是啊,妖以群分。”蛟停顿片刻,冷漠道:“但你若是化了龙后,敢翻脸不认我,我便真的要一口吞吃了你。”

    金龙一副颇受震动的模样。

    怪不得。

    他总觉得蛟对他有所隐瞒。

    蛟对他,时而亲昵又依赖,时而疏离又防备,他会趁自己熟睡时悄悄靠近,又会在自己清醒后拉开距离;平日里喜欢可劲地支使他,遇到大事,却又愿意听他的。

    有段时间,他被蛟反复的态度弄糊涂了。

    三头蛇的话,猛地点醒了他。

    龙和蛟,是不一样的。

    临渊似乎永远都是一副威风凛凛不堪折的样子,但偏偏这样一个恣意妄为的性子,却在对待自己时,小心翼翼、试探踟蹰。

    原来,是因为他化龙了吗?

    “不管是龙是蛟,我都不会与你分开。”金龙说出了迄今为止,最为直白的话。

    然而蛟却没给他任何回应。他捂着胸口痛呼了声,完全没有体会到金龙的满腹心事——这次真不是在演戏了,三头蛇下手不轻,着实令他受了不少苦。

    金龙立马放低了身体,好让蛟靠得舒服些:“还疼吗?”

    黑蛟阖目休息了一阵,才埋怨道:“怎么来的这么慢?再晚一步,你就只能剖开蛇肚子来找我了。”

    漂亮的眉宇间尤带七分嫌弃,对金龙是毫不见外的态度,仿佛三头蛇临死前的挑拨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清者自清,有些东西,越是刻意去解释反而会适得其反。

    他如今满脑子转得都是如何悄无声息地打消金龙的疑虑。

    黑蛟深谙此道,嘲道:“那条傻蛇,一听到能有机会吃掉你,便高兴地连自己几斤几两都不清楚了。”三言两语,埋怨得理直气壮,又在无形中将自己与“吃龙”之事摘得一干二净。

    看吧,那都是为了拖延时间,稳住三头蛇的无奈之举。他也从未真的打算去偷袭金龙,毕竟——以他如今的状况,怎么可能放弃对他言听计从的金龙,转而与一条心怀不轨的蛇妖合作?

    金龙圈着神色恹恹的蛟,轻声道:“嗯。”

    黑蛟忽然撑起身体,双眼冒光:“我还故意在他面前提起乌灵芝,以他的反应,我想那乌灵芝一定就在蛇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