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灰狐崽子(2)
    黑蛟不承认,他觉得那小东西实在没用,修为低下,性格懦弱,能在深渊混到现在,也是奇迹。

    “上心?”黑蛟反问了一声,缓缓道:“能让本尊上心的……目前也只有你一个了。”

    到底要怎样,才能吃、了、他?!

    唉……

    越是接触,就越觉得金龙实力恐怖,再这样下去,连他自己都要怀疑食龙的可行性了。

    蛟满腹心事,神情微黯,金龙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视线偏移看向角落。过了很久,才闷闷地发出一声:“嗯。”

    嗯?

    黑蛟讥笑:“你懂什么?”

    金龙道:“我在想,这里奇珍异宝这么多,兴许会有令我记忆恢复的办法。”

    黑蛟转过头,警惕道:“太危险了,拿到乌灵芝后我们立刻就走。”

    金龙摇摇头:“我能应付得来。”他想了想,两手搭住黑蛟的肩窝,制止了想要说话的蛟,正色道:“我想快点记起你,小渊。”

    在那双浅金色双眸的注视下,黑蛟莫名觉得心跳快了半拍,支吾道:“……反正你我又没分散,记不记起,也不急于一时。”

    “不。”金龙很快拒绝了,坚持道:“自我失忆之后,你虽不说,但我能感觉得到,你是想让我记起的。”

    “……”

    黑蛟面色古怪,心想他自己怎么感觉不到?

    然而,这在金龙的眼中却变成了“被说中心事后”的窘迫,他笑了笑,看向蛟的眼神十分温柔:“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你我相伴多年,那些事,总不能只让你独自记着。”

    黑蛟摆摆手,深沉道:“有些事,忘了也好。”

    金龙怔愣,“小渊?”

    “小渊”冷着脸将肩膀上的两只手拂去,一副不欲作答的情状。

    金龙目光中浮现疑惑,望着蛟的背影欲言又止,最后却摇了摇头,静默地跟在蛟的身后——罢了,既然小渊不愿提起过往,他就自己记起来吧。

    走在前头的蛟满脸都是搪塞过去的如释重负。

    步入蛇窟,周围静谧无声,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水雾,无数幽暗的洞口仿佛潜伏的巨兽,无声地注视着每一个经过的生灵。

    走进深处,蛟踩到了地面的水迹,水花从鞋底溅射出来,发出轻微的声响。洞穴逐渐变得低矮,龙蛟弯着腰行走了几步,便直接化出原形,缩成蟒蛇大小,顺着蜿蜒的洞径,迅速滑入。

    洞口分叉越发密集,但金龙敏锐的嗅觉隐约能感知到蛇妖的气味,大致知道些方向,基本能一路畅行无阻,仿佛洞穴主人般熟门熟路。

    不知不觉,已变成了黑蛟跟在金龙尾后。他暗暗对比了一下双方的“身姿”,看着那一身光洁的金色龙鳞,再看看自己焦黑卷边的鳞片——同样都是被雷劈,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心下郁闷之余,又对化龙重燃了动力。

    “跟紧些。”金龙在前方催促。

    蛟晃了晃尾巴,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金色的尾巴尖碰碰蛟的脑袋,确认身后的大妖没有跟丢后,才重新往前走去。

    被莫名其妙拍了一记脑门的蛟:“???”

    “不如躲进来?”金龙指的是他腹下的栖身之所。

    黑蛟摇摇头,自从某天早上的事情发生后,他对所有能打开缺口的龙鳞都有了深重的阴影。

    于是接下来的一路,黑蛟发现游到一半,身前的金龙便会放缓脚步,接着极为“恶劣”地用尾巴拍他的脑袋。终于有一次,蛟不堪忍受地在尾巴下来之前,迅速张口咬住。

    金龙:“……不要闹。”

    黑蛟:“???”

    他愈发觉得龙族不可理喻,寒着脸“呸呸”吐出了嘴里的尾巴,心想,这什么破鳞片,差点崩了他的牙。

    这一路走来实在过于顺利,不知又过了多久,龙蛟踏入一个洞口,里面已经不再是潮湿阴冷的空地了,地面上凌乱摆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

    黑蛟卷来一把长剑,仔细看了看,道:“是法器。”

    不仅如此,地上的每件东西都蕴藏强劲的灵力流动,它们被随意丢在一旁,既有刀剑,又有绸带金银,门类众多。看样子,恐怕都是葬身三头蛇腹中的大妖们的法宝了。

    他在角落中找到一个蒙尘的布袋,抖了抖,飞扬起的粉尘中透着暗褐色的光泽。

    “储物袋?”

    蛟略一思量,便将过路看得上眼的东西尽数装好。越往里走,法宝的品质便越好,然而储物袋的容量有限,他只能选取几样保命的东西——虽然这些东西的原主人都已经没了命。

    抬起头,发现金龙一直留心着自己的动向,知道对方是怕自己跟丢,便凑过去,想要跟上——

    忽然,斜刺里一道黑影出现,浓重的泥腥味冲入鼻腔,夹杂着血肉腐臭味,气势汹汹地将他包裹。蛟虽没有了修为,但千万年熬出的求生欲极为强烈。他迅速盘旋起半截身体,两只前爪猛力抓地。

    尖利的爪子似乎划破了什么粘腻的东西,昏暗的洞穴内骤然响起蛇的嘶鸣。三双血红色的眼睛齐齐瞪向黑蛟,属于蛇类的滑腻尾巴仿佛绸缎般蜿蜒缠上。

    在暗处不知蛰伏了多久的洞穴主人,终于出现了。

    三头蛇的力气极大,黑蛟一时挣脱不开。

    他喊道:“晋明!”

    金色龙尾应声甩来。三头蛇吐了吐蛇信,连退数步。下一刻,半空中现出一道粉尘墙,顷刻间被龙尾打散,幽暗的洞穴内,飞扬的尘土遮挡住视线。

    等到尘土四散,三头蛇转眼已将新捕捉的猎物拖进了旁边的洞穴之中。

    黑蛟被拖走的时候,内心怒不可遏,他伸直四爪,在地面上划出道道深痕,蛟尾不停地拍击,想要将那只胆敢袭击自己的三头蛇当场掀翻。

    然而妖怪之间,原身比拼从来都不是关键,修为境界才是取胜之法。被压制得死死的蛟何时受过这种侮辱。且不说称霸妖界的那段日子,就算他败给了金龙,之后也是被照顾得妥当舒心,还真没有被妖怪拖着走的道理。

    那三个丑陋的蛇脑袋各自张大了嘴,试图吞吃掉蛟。

    蛟当然不愿意,庞大的躯体横冲直撞。黑色蛟首向后仰竖,停顿片刻后重重砸向正中间的蛇脑袋。

    三头蛇头多又如何?在他尚未修成大妖以前,最擅长的便是将一颗脑袋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正中间的蛇脑袋受了重创,晃动几下,剩余的两颗脑袋发出愤怒的吼声。他身形一动,便将黑蛟甩向石壁。

    “彭——”

    黑蛟只觉得背后的骨头都要被摔断了。

    三头蛇在深渊盘踞一方,实力不容小觑,也许一开始还会因为黑蛟的原身吃点亏,但等到时间久了,自然能看出黑蛟外强中干,一身修为全部散尽,对付起来简直易如反掌。

    黑蛟很快就落了下风。

    三头蛇道:“闯进我的洞口,拿走我的宝物,现在就用你的命来还吧。”

    黑蛟镇定冷笑道:“你不去守着那株灵植了?”

    三头蛇脸色微变,血红色的三双眼睛打量着入侵者,并没有回到这个问题,而是缓缓问道:“你呢,在等着那头金龙?”

    彼此对视后,黑蛟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吃了你,就足够让我满足了。”三头蛇道:“蛇窟里那么多洞穴,连我都还未认全。随便使一个隐匿之法,他上哪儿去找你?”阴测测的视线扫过蛟的身躯,“届时,你早就在我肚子里了。”

    黑蛟转动眼珠,嘴角勾起一丝笑,他压低声音道——

    “龙筋血骨,难道不比乌灵芝更有用吗?”

    三头蛇眼中精光闪烁,半晌后望向蛟的眼神已是意味深长。

    “他是我好不容易诓骗来的,只是苦于没有十成的把握,不敢轻易动手。如今你我得见,不如……联手一搏。”

    蛟全身动弹不得,但是嘴上却不停歇,又道:“想想吧,是要吃掉一只毫无修为的寻常妖怪,还是分食一条上天入地的真龙?”

    三头蛇道:“他那么紧张你,你却想让他死?”

    黑蛟目光冷然,反问:“妖怪什么时候要讲起情义来了?”

    三头蛇定定地望着他。

    黑蛟心底其实只有八成把握,能够暂时稳住三头蛇。

    食龙的诱惑太大了,何况还是气运加身的金龙,但凡有些追求的妖,都不会眼睁睁地放任机遇流逝。

    至于剩下的两成……

    若是三头蛇性子多疑,不相信他;或是贪心狂妄,一个都不愿放过,那么他的处境依然危险。

    ——也不知道那头蠢龙找到自己没有?

    “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放过你了?”

    三头蛇阴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能面不改色出卖同伴,自然也能暗中捣鬼算计我。”

    黑蛟刚欲开口,胸腹处剧痛袭来,庞大的蛟躯抖动了一会儿,很快便软软趴伏在地——最不愿意见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三头蛇并不相信他。

    他张开口,嘴角溢出一口鲜血,提气道:“没有我,你不可能找出他的破绽。”

    三头蛇笑了笑,又给出一记重击。等到威风凛凛的大蛟彻底没有作妖的力气,他才道:“……不过,看你如今这副模样,应该也没力气算计了。”

    食龙的诱惑,果然很大。

    蛟暗中松了口气,知道自己暂时是死不了了。

    三头蛇将他的伤势加重了一轮后,看着奄奄一息的蛟,确认没办法再作妖后,便要求他将食龙的计划说出来。

    落在三头蛇的手中,滋味并不好受。哪怕他们已经是暂时的盟友关系,也依然无法改变蛟的处境。

    同样是敌人,金龙对他实在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