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灰狐崽子
    金龙暂停了动作。

    蛟半撑起身体,变回人脑袋,白着一张脸,哆哆嗦嗦地指向他:“青天白日……你,你们龙族竟然这般……不知羞耻!”

    金龙:“……”

    床上暗光闪烁,被圈在龙怀里的黑袍青年已消失不见。一条小指粗细的黑色小“蛇”咻地从缝隙间钻出,仿若小箭般冲向门口。

    蛟变回人形,胸前衣襟微敞,隐约能看见白皙的肌肤。

    金龙眸色更深,支起龙脖定定地注视着对方。

    蛟眼皮狂跳,要早知道一时贪图龙鳞会引发这等荒唐的事来,他说什么也不会碰!他快速变化手势,勉力结出一道冰水,悉数兜头淋在金龙身上。

    “你还是先清醒一下吧。”

    金龙:“……”

    水珠顺着龙须“滴答”落在床沿,房间内一片诡异的宁静。

    许久,一龙一蛟相对而坐,无声注视着彼此。其一面色奇寒,眼带杀气;另一人平静自若,目光出尘。

    “这几日总觉得小腹燥热,胸中似有一团火气,难以控制。”金龙率先打破了平静。

    蛟横眉冷对:“你可知这叫什么吗?”

    金龙沉默片刻,撇过脸道:“好像明白些了。”

    蛟警惕地看着他:“……明白什么了?”

    金龙认真道:“应当是生性使然。”

    黑蛟:“你又不是那些没生灵智的走兽!”修炼到他们这个地步,早就能清心寡欲,不为天性所累,这理由简直毫无可信度。

    金龙移开视线:“我也不知。”

    黑蛟瞪眼,眼底隐隐窜着火苗。

    不知?连自己怎么回事都不知?

    都说龙性贪淫,他原本还想着都是上了年纪,有头有脸的大妖,早该摒弃原身陋习,没想到金龙失了忆,竟然越活越回去了。

    “以后你再这般……放浪,就不许跟着我了!”蛟字字有声,态度十分坚定。

    “……”

    金龙看了他一眼,低下头,过了会儿又抬眼看他。他先是将目光停留在黑蛟抿得死紧的嘴唇上,接着视线往后移,当看到蛟苍白皮肤上显出的一抹薄红时,神情似有了悟。

    蛟想了想,皱着眉头将一些平心静气的心法口授给了龙。

    谁也说不清失忆会对一只大妖产生什么可怕的影响。金龙一语不发,变成人身后,蛟也看不出那道鳞片有没有翻回去重新盖好……但隐藏在“坏鳞”后的景象过于冲击,他还不想再去冒这种奇怪的风险。

    两只大妖再次无言以对,直到一阵细小的□□声响起。

    被金龙威势吓晕的灰毛狐狸终于鼓起勇气清醒过来了。一睁眼,就看到那两条可怕的“龙”一齐转头朝自己望来。

    “……”他抖抖小身板,决定像恶势力低头,用细小的声音问:“事成之后,真的会带我离开吗?”

    蛟正生着闷气,闻言恶狠狠道:“深渊出口的地方就有一座道观,那里的道士都是变态。”他嘴边笑容逐渐狰狞,眼中闪现出恶意的光芒,缓缓道:“他们最喜欢捉像你这样软弱的小妖,把你关在笼子里,闲来时打一顿,不想养了,就将你剥皮做衣,煮肉成食。”

    狐狸结巴道:“这、这么可怕吗?”

    蛟故意停顿了一会儿,道:“你要是再啰嗦,等出去了,我就把你扔到道观正殿上。”

    狐狸:“……”

    也许是想要离开深渊的愿望过于迫切,也许是黑蛟的威吓生了效,灰毛狐狸最终答应了替他们带路。

    在路上行进时,蛟偶尔还会凭借记忆,领着他们中途改道,绕开潜伏着隐世大妖的区域。后来,在几次与妖怪的狭路相逢后,他便不那么做了。

    ——因为他重新认知到了金龙的实力。

    气运加身的族群独苗,凭借强横的龙身,一路横冲直撞,挟持了大小妖怪,问讯而进。那些强大凶猛的妖怪,在金龙面前仿佛都成了纸糊的……蛟甚至觉得:不用狐狸带路,他们也能快速到达目的地。

    仅一天一夜,便抵达了三头蛇的领地。

    坐在龙背上的狐狸全程毛发竖立,用前爪将脑袋埋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花了半年时间才走完的路程,一下子便被这两只大妖走尽了。

    “前辈真厉害。”灰狐狸看向金龙的眼神仿佛在发光。

    蛟在一旁发出不屑的冷笑。

    狐狸忙转过头:“大王您肯定也是法力无边!”

    那是自然。

    蛟抿唇不语,默默在心里补了句——只不过那是受伤前的事了。

    他高深莫测的做派像极了轻易不出手的隐世大能,狐狸更加心向往之了。

    “恭维的话不必说了,你先说说,三头蛇洞穴中可有什么宝物?”

    宝物?

    深渊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宝物了,它们有的是前来此地历练的大妖们的随身法宝,有的是受数万年灵气滋养而成的器物。灰狐狸回道:“三头蛇盘踞已久,洞穴里藏着数不清的宝物。”

    蛟目微闪,余光瞥见金龙毫无反应的冷淡模样,只能按捺住新升腾的想法,正色道:“你见过?”

    狐狸摇摇头:“没有,我也是听来的。这三头蛇特别喜欢守着宝物,平日里都不怎么离开洞穴,最近的一次出洞,还是半年前。白狐误入领地,结果被……一口吃掉了。”

    他瑟缩脖子,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

    黑蛟听完后,悄悄舔了舔嘴唇,内心再次蠢蠢欲动,眼珠子滴溜转了一圈,琢磨起该怎么在金龙的眼皮子底下使坏。

    三头蛇的巢穴位于一片沼泽地附近。周围阴冷潮湿,一块破旧的石碑上,照例刻着那个不成形状的小儿涂鸦。

    “丫”字头上加一竖——

    “三头蛇?”

    狐狸点点头,“所有刻着蛇纹的地方都是三头蛇的地盘。”他抖了抖耳朵,到了这里后,他说什么也不想跟进去了,于是趴伏在地,拱手求饶道:“前辈们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再往里走啦。”

    他夹着尾巴,布满伤口的身体微微颤抖,声音尖细稚嫩,还是只未成年的狐狸崽子。

    黑蛟见不得他软弱的模样,于是支使金龙在一处洞穴外设下屏障,让灰毛狐狸等在洞内,没好气道:“若是回来没看见你,我们就自行离开了。”

    灰狐狸对着那层肉眼不可见的屏障戳了数下,将信将疑地躲了进去,在洞口挥挥手,便把自己变成了一块灰扑扑的石头,娴熟地装起死来。

    “……”

    蛟眼神中的鄙夷几乎要溢出,但没有多说什么。

    等走远后,金龙道:“你对那只小狐狸倒是蛮上心。”

    能让这坏脾气的黑心蛟这般“耐心”,实在是难得一见。关键这狐狸胆小怕事又多疑,性子也不讨喜,身上更是脏兮兮,毫无可取之处。偏偏不知道是着了什么运,黑蛟似乎挺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