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极地深渊(4)
    “嗷呜——”尖锐的动物鸣声忽然从底下传来。

    堂内传出阵阵呼声,妖群之中似乎有一道灰影在窜动腾挪,搅乱了原本井然有序的厅堂气氛。

    “哪里来的未化形小畜生?!”

    “谁放进来的!”

    妖群耸动,片刻后,一名身高二尺的虎妖叫了声:“捉住了。”只见他单手提起了一只灰色毛皮的狐狸崽,那狐狸崽满身尘土,毛发纠葛,一双细小的眼珠滴溜溜转动,嘴里发出短促尖锐的鸣叫。

    蛟看了一眼,很快就移开视线。

    楼内全是大妖,一个未化形的小东西胆敢闯进来,实在是不知死活。他对这些愚蠢的小辈向来没什么好感。

    狐狸崽子的嚎叫声渐渐被众妖的议论声淹没。

    底下的妖怪们已经商量起怎么将狐妖分而食之了。

    没有人会选择一只连化形都不成功的小妖作同伴。他们虽然齐聚一堂相安无事,骨子里却都是连深渊都敢闯的大妖,见到微末小妖,起的也不会是什么提携后辈的心思。

    灰狐狸“咿唔”乱叫,嘴里发出别扭的人语。

    “不要吃我。我是从里面出来的,不要吃我!”

    ——里面。

    蛟眯起眼,似乎起了兴趣,再次打量起狐狸。

    底下众妖也变了脸色。

    他们费尽力气才进入深渊,来这座小楼也是为了找几位实力强劲的同伴,好让这次深渊之行能够顺利。结果,此刻他们竟然撞上了一只自称是“从里面出来的”小妖?

    提着狐狸的虎妖当即问他:“怎么回事?”

    灰狐狸语速极快:“三头蛇疯了,里面的大小妖王都被他杀了。我是白狐大王的手下,她也被吃掉了呜呜呜。”

    有妖问:“那你怎么没被吃?”

    灰狐狸抖了抖:“当然是我跑得快啊。”

    静默一瞬——

    这话简直毫无可信度。

    就算是速度奇慢的乌龟精,都能比未化形的兔子精跑得快,何况这还是只短腿狐狸,怎么可能跑得过妖王?

    狐狸崽子叫嚷起来:“呜呜,其实是我太小了,三头蛇大王吃了我也没大用。”

    这倒还解释得过去。

    虎妖阴测测说道:“你虽然不怎么滋补,但是胜在肉嫩味美呀。”

    “……”

    狐狸的哭嚎戛然而止,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细小的黑豆眼。

    窗户边。

    蛟观摩了一会儿后,凉飕飕道:“妖怪吃妖怪,多常见的事。”明明这是最常见的修炼方式,偏偏蠢龙就要跟他作对。

    金龙明智地没有接话,他用眼神询问蛟:“三头蛇?”

    蛟冷哼一声:“没听过。”他离开的时候,深渊中最强大的是一头上古巨妖,也没听说有什么厉害的蛇妖,“也许是近几年才冒出来的。”

    妖群中又发出一声惊呼,打断了两人短暂的交流。原来是灰毛狐狸趁众妖不注意,一溜烟钻了出去。

    “跑得确实挺快……”

    “狐狸最擅长说谎,依我看,他刚才全是在胡说。”

    “还以为能开开荤腥了。”

    “就他那小身板,不像是能闯过深渊通道的呀……说不定真是从里面来的?”

    “里面的妖怪怎么可能连化形都不会。”

    “这倒也是。”

    ……

    行镇拐角处,蜷缩成一团的灰耳狐妖,长舒一口气瘫坐在地。他心疼地舔了舔自己的前肢,那头蛮力的老虎差点捏断了自己的腿,上面还印着几道红痕。

    过了会儿,狐狸支棱起耳朵,打量周围,确认自己没有被盯上后,拔腿准备逃到更远处。

    身前忽然罩上黑色阴影,狐狸后跳一步,一张苍白漂亮的男人面孔映入眼帘。

    “想跑哪儿去?”

    狐狸惊叫一声,忽然身体腾空而起,熟悉的失重感再次出现。

    蛟单手抓住狐狸后脖的软肉,抖落了几下,放在身前来回审视,淡淡道“公狐狸啊。”

    灰狐狸:“……”

    强大的“真龙”气息未经收敛,狐狸只觉得铺天盖地的龙威正朝着他压了过来,在这样的气势下,他几乎就要晕厥过去……

    狐狸努力夹紧了尾巴,然后就听见身后又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放下吧,他逃不了。”

    话音刚落,他感到后脖一松,四肢重新踩上了实地。

    灰狐狸晃了晃脑袋,战战兢兢地转过头,等到看清楚了,猛地深吸口气,眼皮一翻,软倒在了地上。

    好、好可怕的龙……像他们这种寻常走兽妖物,连、连步子都迈不动了。

    蛟踢了踢意图装死的狐妖,冷声道:“带我们去三头蛇的洞穴。”

    狐狸耳朵抖动了几下。

    见他还是没反应,蛟蹲下身,黑色长袍拖曳在地,伸手轻轻拂过狐狸的脑袋,低声道:“像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妖,本尊最爱吃了。”

    沾着可疑泥浆的毛发纠结成一个个小结,衬着葱白如玉的手指……令金龙眼皮直跳。

    狐狸尖细地叫道:“大王饶命啊,我不想再、再回去!”

    蛟道:“深渊灵气充裕,越往里走就越适宜修行,他们都想往里去,你为什么却要往外走?”

    狐狸仰起头,露出一张毛茸茸的脸,细看上面遍布着伤口。

    “大王你还是吃了我吧。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不想再回去了。”

    狐狸呜呜咽咽地开始抽泣。

    蛟皱眉深思,许久问:“你没有化形,应当承受不住通道内的罡风……难道是从出生起就长在深渊?”

    狐狸抖了抖身体,哭得更伤心了。

    蛟眼中闪过明悟,他伸出手,将地上蜷缩着的狐狸抱起来。

    “你就算逃到这里,也没办法离开。”进出深渊只有一条路,狐妖要想出去,恐怕还得再修炼几百年。

    似乎是没感觉到杀意,狐狸大着胆子道:“外围的妖怪们和气多啦。”他顶着一张脏兮兮布满伤痕的脸,黑豆眼睛里闪现着亮光。

    蛟冷笑:“和气?”

    狐狸点点头,不知又想到什么事,悲从中来。

    蛟没有心思去探听一只小妖的往事,随手就将怀里的狐狸扔给了金龙。

    金龙:“……”

    蛟道:“带他回去,我要好好盘问他。”

    狐狸已在进入金龙怀中的一瞬间,吓得晕厥过去。脏兮兮的爪子扒拉在金龙的衣襟上,灰扑扑的毛发在长袍上留下道道印子。

    金龙寒着脸,跟在蛟的身后,重新踏入房间。

    隐在暗处的妖怪们见状摇摇头。

    “可惜了。”上好的狐狸崽子,竟然落到了两个穷凶极恶的龙族手里,怕是凶多吉少了。

    唉,这顿野味他们是抢不回来了,心痛。

    黑蛟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成了夺食的龙族,即便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在意,

    “起来。”蛟踢了踢被金龙扔在地上的灰毛团子,不耐烦道:“你好好带路,我就带你出去。”

    软倒在地的灰狐狸动了动耳朵:“出去?”

    黑蛟冷笑:“出深渊。”

    狐狸眼睛冒出一道亮光,但很快却被怀疑取代。

    深渊从来不是一个适合幼妖生长的地方。能来这里的大妖大多亲缘单薄,一心修炼,也没有精力去抚养孩子。这些意外诞生于此的小妖,并不会因为从小生于宝地而变得幸运,相反,任何一只大妖都能轻易欺辱他们。

    身在宝地,却过着炼狱般的日子。

    没有大妖会帮助他们,因为大妖们也面临着随时被打杀的危险。

    黑蛟再次取出一片鳞甲:“你拿着它,虽不能护你周全,但好歹是死不了的。”

    灰狐狸将信将疑地收好,眼神有些动摇。生长于此,他对一些事非常敏感,眼前这两只大妖,似乎真的对他没有杀意。但……他捏紧了鳞片,暗想:就算是这样,也、也不能轻信!

    黑蛟幽幽地绕到金龙身后,一只爪子拍了拍龙脖。

    浅金色的眸子浮现出疑惑之色,接着就看到黑蛟晃了晃脑袋,又用眼神频频向他示意。

    “……”

    也许是几月来的朝夕相处使得他们心意相通,也许是兄弟间的奇妙感情令他们熟悉彼此,金龙竟然明白了这个委婉含蓄的暗示。

    他的表情几经变化,纠结许久后,似乎是叹了口气。

    “吼——”

    巨大的金色龙首显了出来,光洁的鳞片在日光下散发出耀眼的冷色。那双浅金色龙目俯视着地上的灰毛狐狸,冷漠如坚冰——与当日黑蛟在王氏兄妹前露出蛟首时的气势如出一辙。

    旁边,苍白到诡异的青年挨着狰狞的龙首,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启唇低语道:“不听话就吃了你。”

    狐狸蹬了两下腿,眼皮一翻,彻底晕死过去。

    金龙迅速收回脑袋,看向蛟的眼神有些无奈。

    蛟道:“适当的威吓从来都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他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似乎对金龙的表现非常满意。

    从未有过如此对敌经验的金龙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蛟又弯腰提溜着狐狸扔到角落里,自己转身霸占了房内唯一的石床,盘腿坐在中心,闭眼嘱咐晋明好生护法,然后开始运转起灵气疗伤。

    金龙站在原地思索片刻,在昏厥过去的狐狸身上再下一层禁制后,才踱步往蛟走去。

    高大俊朗的男子倏忽化为长龙,围着床中心坐着的大妖盘旋环绕三圈,严严实实地“护起法来”,顺便吐几口龙息,让那妖更多地沾染上自己的味道。

    黑蛟皱了皱眉,没一会儿又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