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极地深渊(3)
    不用龙说,蛟很快就反握住手。

    浓雾里什么也看不见,若是自己落了单,可就麻烦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蛟本就能屈能伸,自然不会在意非常时期依靠敌人这种小事。

    沁凉的皮肤贴着掌心,金龙感受着牵握自己的力道,表情微赫,安慰道:“别怕。”

    半晌,蛟用气音小声回道:“这鬼地方什么也看不见。”

    金龙迟疑道:“我尚且还能看到些许轮廓。”

    蛟:“……”天生的真龙五感敏锐,越是接触,就越觉得意难平。他索性拉停了晋明,双手摸索着攀上对方的背部,接着勒住脖子,双脚一蹬,娴熟地爬了上去。

    金龙连身形都没晃一下,忙勾住身后人的长腿,调整了番姿势,背着蛟大王往里走去。

    “是瘴气。”蛟将脑袋靠在金龙的肩窝处,“走快点。”

    金龙任劳任怨,甚至心里生腾出一点愉悦。

    有一点他并未言尽,他不仅能看到轮廓,而是看得清清楚楚,连路边的野草形状都一览无余,还能看到自己肩膀处,有一缕黑色长发在不停晃荡。

    金龙出了会儿神。

    左前方潜伏了一片阴影,藤妖们在暗处窥探。金龙淡淡扫了眼,威势之下,藤妖立马匍匐在地,仿若枯死的枝干。

    蛟还在耳边严肃地提醒他:“这地方潜伏着很多妖物,一定不能掉以轻心。”

    金龙微微颔首,看着周围一片坦途,略过了龟缩到十里外不敢动弹的妖物们,轻声应和着背上来自“兄弟”的嘱咐。

    等到走出雾气,金龙淡淡道:“幸而无恙。”

    蛟正在疑惑为什么一路风平浪静,无惊无险?难道数千年过去,雾气里的妖怪都死绝了?还没琢磨明白,四周忽而变得清晰明朗。

    金龙道:“你心跳好快。”

    他何止心跳快了些,连背后都生了层薄汗。

    蛟看着“无知者无畏”的金龙,生出某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深渊凶险,怎么能松懈心神?”他摇了摇头,道:“何况……你是真龙之躯,无畏无惧,而我只是个无所依傍的病人,害怕也是常情。”

    无所依傍?

    散发出威势将危险悉数阻隔在外的金龙,很想提醒他那没良心的弟弟——

    蛟道:“没了修为,我总归心里不踏实。无论如何,你都要护好我。”

    金龙嘴边的话瞬时化为暖流回淌进肚子里,转头温柔道:“我背着你。”

    蛟适时收紧了揽住金龙脖子的手:“嗯!”

    走了一段,金龙开口,语气是散步时的悠闲:“若你功力尚在呢?”

    “那自然是不把它们放在眼里。”蛟拍肩,觉得自己被小看了。

    扑打肩膀的力道并不小,不过金龙皮粗肉厚,甚至还心情愉悦地将其归结为两人之间的小打小闹。他无法后视,却也能想象得出背上的蛟大王该是一副志得意满、威风凛凛的模样。

    接下来往哪儿走,成了问题。

    金龙的玉简中并没有提及乌灵芝的具体方位,极地广大,一寸寸搜过去显然不切实际。

    蛟伸出手臂,手指一戳指了个方向:“前方有个行镇,我们去打听一番。”像这类至宝,总会流传出一些小道消息。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性,金龙没有说破。

    若是有其他大妖发现了乌灵芝,恐怕早就已经进了妖腹,再难找到了。

    不过这种地方魔气四溢,就算没有乌灵芝,也应当有其他的异宝。既然来了,就不会空手而归。

    走了没多久,前方果然出现一处行镇,在外围竖着一块石碑,刻了块巨大的图案。只粗粗在“丫”字头上又加了一竖,像极了小儿涂鸦。

    周围树木百草凋零,但是屋舍俨然,道路宽广,仿佛死地中多了股生气。

    路上竟然很热闹。

    形形色色的大妖怪们,半露着原形,有的支起了摊,有的席地围坐,不像是妖魔聚集地,倒像是人间的小集市般。

    两名外来客大喇喇出现在街上的时候,妖怪们不约而同停下了动作。

    一瞬间,无数道打量的目光聚集到他们身上。

    黑蛟趴在金龙的背上,不动如山,试图让自己泯然于众妖。

    深渊里的妖怪和凡间的妖怪不同,后者是他仅凭原身就能压制的小妖,然而前者却是如今的他所忌惮的存在。

    晋明则背着他,目光扫过数名大妖,没有刻意隐藏起威慑之意。他的威势来源于境界与实力,众妖顿时如芒在背,敏锐地嗅到了某种危险气息,纷纷收回视线。

    街道上平静无波。

    蛟早年生长于此,时隔多年回到出生地,看着一幕幕景象,发觉数千年的光阴对深渊似乎并没有太大影响。

    岁月仿佛在此地停滞,所有的一切都还和记忆中相去不远。

    ——除了妖怪们的脾性温顺了许多外。

    他支使着金龙进了一座小楼,迅速跳下龙背,来到进门处的一排木柜前。木柜中陈列着无数巴掌大小的方盒,他伸出手,用修长如玉的手指一一掠过方盒,最后定格在一个方盒顶上。

    “就它吧。”

    蛟从身上摸索了两下,取出一片黑色鳞甲放进了方盒。阖上后,从孔洞间吐出一枚木牌,刻着“左三”。

    蛟瞅了眼:“走吧。”

    晋明眼神复杂:“那鳞片……”

    临渊端着脸色稳重道:“万年蛟王褪下的鳞,可不比寻常龙身上的物件差。”

    晋明:“?”

    深沉的目光扫了过来,落在“万年蛟王”的身上。

    蛟莫名觉得胸前一冷,侧转过身解释道:“此地没有流通货币,只能以物相易,我出来得急,身上没带什么值钱的宝物。”

    其实是有的,但早已被数道天雷劈坏。他只好拽出一片焦黑的坏鳞,充当住宿的代价。

    金龙沉默了许久,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只幽幽吐出句:“鳞片还是不要轻易送出去了。”

    回应他的,是一个莫名其妙的眼神。

    蛟信奉的从来都是物尽其用的道理。

    小楼走道里空无一妖,步入“左三”房后,金龙定下禁制,便看到蛟启窗朝下观望。凑过去一看,霎时潮水般的声浪传入耳中。

    窗外并不是什么街道景象,而是宽广的大堂。众多凡人打扮的妖怪,维持着人身坐在一处交谈,远远望去其乐融融。

    极地深渊虽然危机重重,但魔气充沛,十分利于修行,有不少大妖选择冒险一闯。

    这个行镇便是给外来新妖们的歇脚地。

    虽处深渊地界,却并非真正的深渊。要想进到深处,还要面临更大的险境,因而在行镇时,新妖们大多会挑选同伴,约定共同前行。

    蛟自然是不打算挑选同伴的。

    这种地方最易于打听消息,甚至有些不用打听,只要有足够的酬金,就能换到各种信息。

    他五感消退了不少,便让金龙竖起耳朵替他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