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极地深渊(2)
    走过墓地,再朝里几步,是一座圆形祭坛。

    这次不用蛟说,金龙也感觉到了异样。

    他本受天地钟爱,对于灵气感知十分敏锐,祭坛看似平平无奇,实则暗流涌动。

    金龙将蛟挡在身后,自己蹲下来,以掌覆地,霎时,磅礴灵力争先恐后汇入体内。手掌变为一指,朝着祭坛边缘轻戳一点。很快,岩石消融,露出幽深洞口。

    他们位于夜月山顶,洞口垂直而下,但谁都知道那绝不会通往皇城平地,而是连接另一界了。

    “走吧,蠢龙。”蛟笑了笑,一只脚悬空晃了晃,又收回来。若是没有法力的凡人,或是法力低微的小妖,转瞬就会被强劲的罡风绞碎。

    通道内没有丝毫光亮,朝里望去,感受到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恍惚间,蛟似乎看到一道虚影,伤痕累累,他的半身被深处的幽暗吞没,鲜血顺着高举的手臂蜿蜒滴落,一次次试图够着洞沿,却怎么也无法朝上再进半步。

    生机殆尽,唯有一双眼睛亮得惊人。

    “救……救我……”

    蛟猛地后退几步,眼中盛满惊怒。

    金龙已变回原形——他需要强大的龙身去抵御劲风,几乎是在蛟后退的同一时刻,金龙用尾巴卷住了他。

    蛟倒在了坚冷的龙鳞上,又被顺势勾住衣带,转了半圈。等回过神,他的四周便已是“龙墙”了。

    金龙将蛟盘在内侧,担忧道:“小渊,没事吧?”

    蛟揉了揉眼角,额角细鳞不知何时又冒了出来。

    他摇摇头,示意龙放开自己。

    熟料金龙依然维持着盘曲的姿势,只微微朝着蛟翻了翻身体,金色鳞甲在日光下泛着淡淡光晕,腹下鳞片翕动,缓缓在蛟的面前打开了一道口子。

    黑蛟:“……”

    片刻后,蛟大王藏在龙腹底下,维持着人形侧卧。

    耳边是“飒飒”风声,浑身都浸染了龙族的气味,蛟大王面色深沉,双目放空,满脑子都是金龙的低语,“若是困了,就睡会儿,到了再叫你。”

    蛟全身心还处在极度的动荡中,他一方大妖,睡天睡地,就是没有在敌人肚子里睡过!

    可偏偏,与金龙对视几秒,恍了会儿神,然后……他就已经窝在龙腹底下了。

    蛟:“……”

    也不知过了多久,蛟瞪着眼睛,慢慢恢复理智。

    ——其实龙腹底下挺舒适的。

    那头洁癖成精的蠢龙身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他也没有说谎——除了那枚玉简,龙鳞底下竟然真的……空无一物。

    要知道蛟原本是不信的,金龙族独苗身上,怎么可能没有宝物?怕是整个族群的珍宝都藏在龙腹里了。然而,事实摆在眼前,又听到金龙在外头飘忽的声音传进:“虽不记得了,但隐隐觉得,腹下只会藏最重要的东西。”

    黑蛟藏在里面,愈发感觉龙的世界扑朔迷离。

    他贴耳靠在柔软温热的腹部上,还能听到强劲的心跳声在砰砰作响。伸长脖子,从龙鳞缝隙中隐隐能看到一丝光线,刚想开口,眼前一暗,又什么都看不见了。

    金龙护着肚子,严肃道:“你重伤未愈,别被罡风伤到。”

    蛟:“……”

    他脑袋里莫名冒出金龙曾说的一句话:“龙鳞闭合,外力无法打开。”

    万一金龙突然恢复记忆,不肯打开鳞片,他是不是就要被困死在这儿了?

    黑蛟脸色凝重,心想下次说什么也不能随便进来了。

    从夜月山顶跳下来,向下坠落了许久,依然还不到底。深渊之深,好比苍穹到凡尘,加上强劲的罡风,来回一趟,滋味非常不好受。

    金龙的声音却依然中气十足:“小渊,睡着了吗?”

    黑蛟冷漠回道:“没有。”就算龙肚皮再温暖,他也断然不会安睡过去。

    金龙道:“快要到了,外面魔气四溢,等下去后,你先别急着出来。”

    “……”黑蛟沉默了会儿,慢慢露出一脸噩梦成真的表情,坚定拒绝道:“不行!”

    顿了顿,蛟已说出了连串的理由:“我从小生长于此,对深渊最为熟悉。我若待在里面,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帮不上,光凭你,别说是乌灵芝了,恐怕要走上许多弯路!”

    金龙似乎是被他说服了。

    蛟拍向龙腹:“这件事,你必须得听我的。”

    金龙想了想,最终没有反对。浅金色俯瞰着脚下黑气弥漫的深渊,眼中闪过一丝暗芒。虽还未真正到达,但敏锐的灵感已察觉到了无所不在的危机。

    听到金龙不再说话,蛟松了一口气,知道金龙听进了自己的话。

    蛟翻了个身,脑袋撞在龙腹处的软肉上,接着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正躺在金龙的腹下,不是隔着龙鳞的腹下,而是贴着龙肉的腹下?!

    “……”

    黑暗中,蛟的眼睛“噌”地亮了,他试探着伸出手,悄悄抚上温热的龙腹。

    没了坚硬鳞片的保护,这身皮肉不再是无坚不摧了。

    刚才他满脑子都想着自己被龙鳞困住该当如何,却遗忘了最关键的一点:如今的状态,好像……是他更能轻易撕开这没有龙鳞附着的皮肉。

    蛟的眼中闪过贪婪之色,他舔了舔唇,忍不住凑近过去,右手化为漆黑蛟爪……

    前几日他也曾不停地寻找偷袭时机,却苦于实力差距,迟迟不敢出手。可现在,金龙朝他打开了鳞片,把他安置在最柔软的腹部,还在抵抗着外面的罡风,根本无暇分心去留意最信任人的动作。

    ——空门大开,毫不设防。

    这是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有利的机会。

    虽然蛟已经在食龙这条路上失败数次,但这一次……恐怕是离成功最近的了。

    蛟张开嘴巴,一口咬住龙腹上的软肉,用牙齿碾磨几下,迟迟没有下口……过了一会儿,他闭上眼,又“噗噗”吐了出来。

    都已经入了深渊,乌灵芝还未到手,他要倚仗金龙的地方非常多。

    即便他笃定自己吃了金龙,化龙的几率非常大,说不定还能立马恢复至全盛修为……可在极地深渊里,任何的不确定性,都将危及生命。

    他试了那么多化龙的法子,没有一次是成功的。

    万一呢?

    万一这金龙也是中看不中用,他依然化龙失败,修为全失,那么等待他的将会是更可怕的死局。

    罢了,还是先支使金龙替他取得乌灵芝再说。

    蛟丧气地撇撇嘴,重新安分地窝好,只能退而求其次,软着语气道:“等我们取到了乌灵芝,我再躲进来,好不好?”

    金龙踉跄了一下,很快稳住身形。

    劲风仿佛要将天地撕裂。

    金龙睁着眼睛,任凭狂风吹打在鳞片上,满脸都是肃穆之色。

    ——腹部底下藏着的蛟,又在偷偷亲他了。

    他虽没办法看到,却能感受到软湿的舌尖划过肌肤,柔软的唇部轻蹭而过,让他没来由地心跳骤快。

    失忆醒来见到的第一幕,便是青年软着身体倒在自己身上的情状。

    蛟说,他是为了救他才放弃了化龙的机会,还说他们是亲密无间的兄弟……他原本半信半疑,直到好几次醒来都撞见对方偷亲自己,就在刚才……他还被偷亲了腰腹,才终于明白过来。

    这只坏脾气的蛟,似乎是喜欢自己的。

    他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但其实都被他看穿了。

    他会因为自己不记得他而生气,会担心被撇下而惶惶不安,甚至会趁他不注意偷偷靠近他。

    金龙眸光一闪,显出柔色。

    这样,也挺好。

    即便嘴里吐露着尖酸的话语,脾性也是差极,可那些亲昵的小动作做不得假。

    虽然不知道失忆前的自己与蛟到底发生了何事,也不清楚有记忆的时候自己是何心意,但此时此刻,他已经接受了这只小心翼翼接近自己的大妖怪。

    金龙动了动尾巴,将蛟藏得更实些,阻隔住身外刺骨的劲风。

    坠入底又到了一处峡谷,黑蛟从龙腹底下跳出,向前望去,远远看到两壁夹峙,中间只留一条极窄的通道,黑雾弥漫,照不进半丝光线。

    蛟深吸一口气,磅礴的魔气顺着每一寸肌肤侵入体内,天地仿佛笼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视线所及只有灰蒙雾气中几棵歪倒的枯树,石块散落在地,泛黄的杂草半弯着茎干。

    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鬼地方还是一如既往的破败。

    他轻皱鼻子,能闻到空气中若有似无的古怪气味。

    连这股味道都没什么变化。

    耳边传来一声龙吟,抬起头就看到金晃晃的大尾巴朝着自己兜头而下,转瞬间盘成一团。灼热的龙息吹拂在身上,让他忍不住紧绷身体。

    金龙很快放开了他,变成人形朝他嗅了嗅,再满意地点点头。

    “你修为受损,气息不足,容易被妖盯上。这样就没问题了。”

    沾染了龙族气息的蛟,抿紧了唇,面色淡然颔首道:“我明白。”

    此时此刻,他浑身散发着属于金龙的强大气味,就差没在脸上写着“不好惹”三个大字,别说是妖怪了,就算是妖王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

    但是……天地间只剩下一条金龙的事,连他这种醉心修炼的大妖都听说过……这让他怎么解释平白冒出来的第二条金龙啊?

    失忆之后,连族群现状都忘得一干二净的金龙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

    但愿这地方常年闭塞,只要不遇上能辨别龙味的大妖,应当还是能唬住……

    龙蛟步入峡谷细缝,金龙没察觉到蛟复杂的心情,道:“前方有屏障,我们只能步行过去了。”

    蛟收敛起心神,就在他们踏入窄道的一瞬间,万物仿佛隐匿在了一片浓雾之中。

    手上一热,金龙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