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玉简灵芝
    另一边,被困在山洞内的王氏兄妹唤走,迟迟才赶往王村的白璘,看到的便是尘埃落定的场景。

    河边横倒着的蛟已经死透,赤红色的尾巴、过小的体型,显然不是她要找的那条魔蛟。

    白璘有些失望,轻蹙眉头。

    “他是怎么死的?”

    凡间妖物普遍羸弱,这条赤尾蛟放在此间,应当也算厉害,如今却被剖腹取珠,想来是遇到了强劲的对手。

    然而村民皆沉默不语——这个忽然冒出来,一看就不是凡人的女妖又是所为何来?一天之内饱受惊吓的村民这会儿又提起了心。

    “罢了。”白璘不打算为难这群吓得痴傻的凡人,“我还是自己看吧。”

    她伸出右手,结势而出,白光闪耀间,村民软软陷入睡梦之中。

    许久,白璘睁开眼:“是他。”

    魔蛟果然没死!

    那日雷池大战,若不是金龙恰好经过,恐怕她白川洞府就要被夷为平地了。纵是如此,他竟还能拖着与金龙两败俱伤,双双陨落于雷池之底。

    战后,她在雷池附近搜索了三天三夜,却没有找到半点痕迹,洞里的大小鱼儿纷纷猜测是被劫雷劈得灰飞烟灭了。

    白璘却不信。

    她深知金龙的运气与实力,绝不会如此草率地死在一头魔蛟的手里。就算是灰飞烟灭,也只会是蛟的结局!

    将金龙的遭遇传讯至龙族后,她便孤身前往各地寻找金龙。白川洞有恩必报,金龙救她全族,她自然要倾力施为。等到经过沂山时,听闻有蛟作恶,她疑心是魔蛟,匆匆赶了来。谁知中间又生了些波折,欠了王玉一个恩情,等她赶到,魔蛟早已离开了。

    “也不知他找的帮手是谁。”

    村民的记忆中,将赤尾蛟剖腹取珠的另有其人。那人幻化成王山的模样,与魔蛟举止亲昵,修为应当也不低。

    白璘面色凝重,挥袖将离得最近的妖物抓来。

    蟾蜍精:“……呱?”

    她捏指成诀:“小青蛙,替我传个口信,我助你去上妖界。”

    蟾蜍精:“???”

    “魔蛟未死,隐匿凡界,身侧有大妖相助。”白光闪烁间,十五字口讯幻化成鱼鳞,被递到蟾蜍精手中,“前往龙族,将它交予蓝长老。雷池之仇,白川洞与龙族定会找魔蛟清算!”

    彼时,蛟还不知道自己和金龙已经被归结为同党,即将面临来自整个龙族的追杀……而金龙还在用若有所思的眼神打量着他的“蛟弟弟”。

    一龙一蛟各怀心事。

    蛟险险阻止了这对老相好的会面,决定找个地方消化体内的蛟珠。两人瞬息千里,转眼又找到了一处栖身之所。蛟调养许久,醒来后环视破败幽暗的洞穴,感受空空如也的内田,又联想自身恍若丧家之犬的遭遇,沉声道:

    “这样下去不行。”

    金龙照例在他调养时,以原形护法,闻言支棱起脑袋,静待下文。

    黑蛟:“食妖本就是捷径,可恢复起来依然太慢了。”

    赤尾蛟好歹也算凡界大妖,却没有给他带来大的起色……照这样下去,就算他吃光了凡间所有的妖怪,也不一定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至全盛。这期间还得提防河道鱼群,躲避各路仇家……

    目光扫过光滑龙鳞,蛟福至心灵,问:“你身边可有什么宝物?”

    像他们这类大妖,总会有些家底。他随身便携带着一枚乾坤戒,可惜拜某条蠢龙所赐,雷池一战中,数道劫雷劈下来,戒上有了裂痕,多年珍藏毁于一旦,只余下些可有可无的小玩意儿。

    想想还真是肉痛。

    幸好他不是那些依靠法宝的妖怪,修的是自身强大,外物终究是外物,倒也看得开……

    “宝物?”金龙皱起了眉,翻了翻龙身,并无所获。

    蛟正色道:“我如今毫无自保之力,若是有宝物傍身,情况或许能好转些。”

    金龙沉默以对——不久前还仗着身强体壮欺压同族小辈的大妖怪,此刻又软软蜷缩在幽暗的角落中,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渴求地看着自己。

    蛟见他没有表示,以为他不肯将宝物拿出,便又道:“当初你与母鱼萍水相逢,见她可怜随手就给了一堆宝物,怎么轮到我,就不吱声了?”

    金龙神色恍然:“我……”

    蛟睁大眼,定定望着他。

    可是过了很久,依然不见金龙有动作。

    他有些失望,别过脸,“也罢,不勉强你。”

    熟料,下一刻他就被金龙伸手重新摆正了脑袋。

    金龙注视着蛟,浅金色眸中盛满了复杂之色,郑重道:“此刻我身上并无他物,等来日恢复记忆,只要是我有的,你自去取尽。”

    蛟:“……”可等他恢复记忆,别说是宝物了,怕是逃命还来不及。

    他不死心:“当真没有?”

    这年头哪只大妖出门不带个乾坤袋储物戒,莫不是失了忆连口诀都忘记了……

    金龙迟疑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蛟神色微冷。

    罢了,看来趁机搜刮些宝物的计划是行不通了——还是得想办法尽快吃了他。

    这次修整不比上次,腿伤未愈时的黑蛟尚能安分待在洞中调养,等他能走能跳了,便一刻也不想老实待着了。他绞尽脑汁,思索恢复之法。又趁着金龙熟睡,暗中翻看了数片最有可能藏物的龙鳞,却都无所收获。

    “……”

    熟睡中的金龙总会卷起尾巴,配合蛟的动作展露鳞片,翌日醒来后的脸色越来越高深莫测。

    一日,电闪雷鸣,蛟化作原形,盘踞在一棵大树上,放目远眺。方圆百里连绵青山,更远处是天之尽头。广袤天地间,他孤身一妖流落凡界,短短数月时间,在上妖界的日子仿佛已过去很久。

    也不知道在他出事后,是谁接管了辖地,顶替了自己,身后的一众妖怪们又会怎么议论他。

    一天,两天……

    蛟愈发失落,而这股失落在得知金龙隐隐想起了一些曾经的画面后,陡然化作惶恐。

    “你想起来了?”蛟惊得尾巴尖竖立。

    金龙摇头:“只零星一点。”他从怀中取出一枚玉简,递给蛟:“自从你上次提及随身宝物,我就一直在回想,最后在身上发现了这枚玉简。”

    蛟松了口气:“就记起这些了?”

    金龙没有说话。

    蛟又提起心:“还有别的?”

    金龙道:“小渊,我苦思冥想,仍是没能记起你来……”

    “……”能记起来才是出大事了。

    他在心里暗暗翻白眼,面上却适时流露出一丝心痛,神色微黯,安慰道:“这种事,强求不来。不必放在心上,顺其自然吧。”

    顿了顿,又道:“你先说说,这玉简是做什么用的?”

    令他失望的是,玉简并不是什么宝物,而是金龙早年修炼时的心得体会。

    若是被未入门的小妖得了,兴许就能一步登天,少走许多弯路。但到了蛟这把年纪,早就走出了自己的修炼之途,别人的修炼方法于他而言,并不适用。

    蛟随意翻看了一会儿,满脸无趣,正打算将它还回去,无意间扫到一行小字——

    “……路经极地,偶见一乌灵芝,约至千岁。”

    这世间既有妖物大能,亦有天材地宝。有的蒙神妖之灵力浸染孕成,如白川洞府的蚌珠,生于蚌精腹中,又辗转入鱼肚,后成为白川洞一众鱼怪们的传承宝珠。经年累月,数代大妖怪的养护之下,它便具有了“宝物”的资质。

    也有的是受日月精华自行长成的灵物,往往具有奇特的功效。较之依靠外力而生的宝物,它们更为珍贵,也更为稀少。

    蛟恰好知道有这样一株天生灵植,名唤“乌灵芝”,生于险地。周围妖物稍稍靠近,便能感受到磅礴倾泻的纯粹灵力,光是闻之便觉沁然,极助修行。

    倘若将其吞入腹中……

    他滴溜溜转了半圈眼珠,将眼底的贪婪之色掩藏。

    像这类“天材地宝”,别说是让他恢复修为,估计恢复后的功力还能更胜一筹。他暂且没办法吞吃金龙,但乌灵芝,总会简单一些。

    “乌灵芝?”金龙露出深思的神色。

    黑蛟点点头,因为有求于人,语气低顺:“没错,那是唯一能治好我的药了。”

    虽没有直接出声哀求,但被那双眼睛直直盯着,金龙差点就要立时应下了。

    “可我不记得哪里是极地。”

    黑蛟道:“这世上哪会有见到乌灵芝不据为己有的?”他打量着金光闪闪的龙身,“你再找找,是不是就藏在身上?”

    金龙:“……”

    庞大的龙身翻转了许久。又过了会儿,黑色长蛟缠卷而上,誓要找出藏在鳞片后的宝物。

    倏忽间光芒闪烁,高大英俊的男子衣物松散,发丝凌乱,他轻轻推开身上黑蛟,提出了另一可能性:“也许,是被我吃掉了。”

    黑蛟愣住,支棱起黑乎乎的脑袋一动不动,接着仿佛泄了气般,再次软倒成一团。

    金龙伸出手,摸了摸黑条,安慰:“我再看看。”他重新将玉简拿回手中,逐字查看起来。

    等到蛟从大起大落中回过神,看到的便是金龙手执玉简皱眉思索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