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鱼仙河神(3)
    又过了一会儿,金龙朝着旁边挪动了几步:“脚下有东西。”

    蛟低下头,只看见厚厚的黑泥土,没有发觉异常。但刚才脚底确实有微弱的疼痛感,于是询问地看向龙。

    金龙动了动脚,直到脚底心的痒意渐消。

    “村长,我看到王山王玉了!”人群中忽然爆出喊声,有人直指龙蛟站立之处,神情激动。霎时间,整支队伍的人都朝着他们望了过来。

    为首执铃的老人目中闪现精光:“祭品不全,河神不会现身,涨起的巨潮会淹没村子!”

    跟在“祭品队”身后的青壮年们纷纷从队列中走出,数双眼睛死死盯着这两名逃离者。

    没有谁愿意牺牲亲朋的性命,但当牺牲能换取多数人的生存后,这点不愿也变得微不足道。他们气势汹汹地冲向王氏兄妹。

    “不许跑!”

    村民很快一拥而上,将不跑不闹的“王氏兄妹”拉进了队伍中。

    蛟一眼扫遍众人,没有在其中发现母鱼的踪迹。

    其中一位大汉看着金龙,疑惑道:“玉妹子,你怎么不哭了?”

    金龙面无表情:“认命了。”

    大汉:“……”

    山林广袤无边,想在里面找出两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他们在发现祭品失踪后,进山找了一天一夜没有结果,转头一看——人却自己跑回来了。

    金龙:“想了想,比起藏身山林,我还是更愿意以身侍蛟。”

    蛟:“……”

    金龙的觉悟震到了村人,大汉的眼神中透露出敬佩,但手脚还是很麻利地把他们推到河边。

    雷声大作,电闪雷鸣,河水翻卷汹涌,整片天地仿佛都被笼罩在噩梦之中。

    蛟收回目光道:“雷云遮顶,更远处却没受波及。”

    这根本不是正常的雷鸣天。

    “天有异象,谁都看得见,却谁都不敢言。”排在他们身前的红袍女子出声说道,“沂山之苦从来都不是因为天灾,自从‘河神’来了,雷灾也来了。”

    蛟看向她。那是一个普通的年轻女子,和其他面如死灰的祭品别无二致。

    确实——

    “是劫雷。”蛟修行数万载,度过的雷劫数不胜数,自然不会认错。

    “啊——”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惨叫,队伍中间的年轻男子忽然发出凄厉叫喊:“救,救我——”

    他身材瘦削,没有丝毫外伤,整个人却浑身颤栗,牙关紧咬,仿佛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为首的老者停下了摇动金玲的动作,浑浊的眼中冒出精光:“河神已挑好了祭品,灾祸将不会降临。”

    村民们纷纷低下头,匍匐在地,嘴中念念有词。

    没被选中的人面容松动。一切似乎尘埃落定,他们退离了岸边,只留下倒地哀嚎的男子一人。他徒劳伸着手,表情狰狞,目呲欲裂。

    无数道雷电在他身周落下,很快,刺目的蓝光将他的身影吞没。

    隔着不远的距离,只听得到他“啊啊”的叫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雷声渐止,劫云飘散,河水归于平静,天空中显露出灰蓝的光芒。

    群妖们动了。

    他们也被这声势浩大的雷劫吓得匍匐在地,但依然留有一丝心神关注着岸边的男子。他身上的红袍已经破烂不堪,边缘焦黑翻卷,祼露在外的肌肤上布着零星的烧伤,胸膛微弱起伏……还没有死!

    妖怪们慢慢朝着男子靠近。

    蛟观摩了一会儿:“如果我现在变出原形把他们都吃了该多好。”

    他看了眼金龙,眼神冷漠。

    金龙莫名从里面看出了某种百转千回的意味。

    蛟举步往前迈了一步。

    “你干什么?”刚才同他们对话过的女子低声斥道,“河神马上就来了!”

    蛟嗤笑:“哪里有什么河神?”

    女子一把扯住“王玉”,紧张地望了望四周,不明白怎么会有这么不知死活的人。

    “你会惹怒他的……”

    蛟低头盯着她拽住自己衣襟的手,又瞅了瞅对方身上绣着蛟纹的衣袍,面无表情道:“下次还是换个图案吧。”

    女人:“什么?”

    蛟笑了笑:“要看清楚。”

    人群中忽然发出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岸边的男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他捧着小腹,依然在痛叫。慢慢的,小腹开始隆起,仿佛正在被灌水的皮囊,逐渐被撑大。

    隔着衣物,隐约能看见他的肚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推挤。

    男人的惨叫声低了下来,他歪着头,双眼放空地朝众人望来。

    “吼!”

    巨兽的低吟声骤然响起,刚平静下来的水面再次涌动。

    一道红影乍冲出来,溅起数丈高的水花。

    同一时间,守候在外围的妖怪们冲了过来。

    赤尾长蛟一个扫尾,骇然震住了全场。

    岸边已经没有那个男人的身影了,村民尽数不敢吱声,妖怪们则满脸不甘之色,然而这份不甘很快就在修为境界的压制之下消匿于无形。

    “此地在本座的看守之下,每一个凡人都受本座庇佑。”赤尾蛟神情高傲地扫视地面,舔了舔唇,似乎回味了一番,才继续开口。

    “你们,过来。”

    赤尾蛟于人群之中精准地看向他们,赤红色双目里透出一丝冷然。

    龙蛟:“……”

    见两人没有动作,赤尾眯起了眼睛。

    “你们不是王村人。”

    之前搭过话的大汉疑惑地瞥向他们,王山两兄妹自小在村子里长大,怎么可能不是王村人呢?”

    赤尾蛟阴恻恻道:“蠢材,凡人自然看不出什么,不过这普通的幻形术却骗不到本座。”

    村人大骇,这才发现在众人都匍匐弯腰时,那两人却安然站着。

    蛟问:“骗不到你,还往我鞋底里钻?”

    赤尾蛟:“……”

    金龙在一旁点头,他倒没感觉到刺痛,只是有些发痒。龙身坚硬难摧,寻常妖物根本无法近身。

    赤尾蛟并不知道自己一口咬上的是皮厚的老前辈,只以为他们的原型比较特殊。于是发出一声长啸,打算拿这两只外来妖物震一震周围的群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