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鱼仙河神(2)
    金龙道:“她害你若此,我自不会手软,见了面,替你报仇。”

    “不行!”蛟立马否决,注意到金龙脸上的狐疑之色,支吾道:“你……你不能与她见面。”

    金龙定定看着他:“为何?”

    要是放在平时,蛟很乐意围观失忆人与亲朋相杀的好戏,但现在……恢复修为才是头等大事。比起冒着令金龙起疑的风险去设计自相残杀的戏码,他更想稳妥地藏好金龙,然后找到机会一口吞吃。

    “没有理由!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凡事听我的就是了!”蛟心虚地提高了音量,顿了顿,又仗着金龙对他深信不疑,色厉内荏道:“那母鱼花言巧语,最擅长迷惑妖心,反正你不许见她。”

    金龙沉默片刻,问道:“如果我执意要见呢?”

    蛟:“……”

    这蠢龙失了忆,竟然还这么在意那条母鱼?

    亏他还以为金龙晋明无欲无求,不生情念。原来早就跟条卑贱的母鱼厮混在一处,光是闻到鱼腥味,就立马跟他唱起反调了。

    向来千依百顺的人破天荒不顺着自己了,蛟怒从心起,不满道:“那你就别回来找我了。”

    一边是被遗忘的陌生母鱼,一边是朝夕相对数月的“兄弟”,前期的谎言根深蒂固,后期就算有些小破绽也无伤大雅。他想不出一个足够说服龙的理由,索性胡搅蛮缠发一通脾气。

    金龙默不作声地凝视着他,直到快把蛟盯得恼怒起来,才轻笑一声,眼中似有了悟。

    蛟:“……笑什么?”

    金龙无比自然地执起蛟的手,点头道——

    “好,不见她。”浅金色眸子中盛着温和的笑意,仿佛要将被注视之人一同拉入清润春水之中,“我自然是依你的。”

    蛟脸颊微烫——虽然金龙答应了,可不知为何,他却感觉有些不安了?

    没等蛟琢磨出什么,眼前高大的男子身形骤然瘦减,化为了红袍女子;又抬手覆住蛟额角的黑鳞。

    蛟的皮肤温度偏低,摸上去有一种白玉的冷感,薄薄的小鳞在指腹的摩挲下逐渐消失。蛟的脸不知不觉染上了红晕。

    “你……你做什么摸我角?”

    金龙:“……角?”

    蛟修行大成,已濒临化龙的境界,额头原本都长出了一对小角,谁知后来遭缝大难,在雷池里被劈得只剩一小截,根本看不出什么了。

    蛟甩开他的手,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烦意乱,转身离开了洞口。

    金龙立在原地,对着自己的手,出了会神。

    山林间,土尘飞扬。

    几经变化后,一人一蛟已与王氏兄妹如出一辙,各自身上妖气敛至极低。他们顶着王氏兄妹的外貌,不远不近地跟在队伍末尾。

    疾跑在下山道上的大小妖怪们并不知道,在他们的身后悄无声息地混入了两个“凡人”。

    天际骤然变得灰暗,不远处,一大片雷云闷声往着沂山的方向飘来。

    妖群赶至村外三里地便停下了脚步,显露出原形静守。村子里寂寥宁静,街上空无一人,偶尔有天真孩童启窗观望,便能看到一群或坐或站的山林野兽,对着村子虎视眈眈。

    期间,既无凡人低语,也无妖兽嘶吼,只余雷声轰隆作响,将这天地衬得更为死寂。

    “丁零——”悠远的铃声飘忽响起,起初只是在沉闷的雷声中漏出几声,而后越来越急,越来越响,密密集集,几乎盖过雷声。

    长街尽头出现了一支队伍。

    枯瘦的老者手执木杖,另一手晃动金铃。

    他的身后跟着数名身披红色衣袍的男女,更后面,是众多寻常打扮的村人,均面无表情,仿若行尸走肉。

    四爪蛟旗迎风飘荡,给这场深山村落间的古老祭节平添了几分古怪的意味。

    数双妖目同时落在这一支凡人队伍上,忽然,又一声雷鸣在山间炸裂,修为低微的妖物瑟缩起身体,忌惮地望着悬在头顶的雷云。

    “大王饶命,小的真不知道那群妖怪们在干什么。”绿色巨蟾蹲在地上,抖动着肥硕的身体瑟瑟发抖。

    巨蟾尚且处于懵懂之中,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跟着大部队跑得好好的,忽然四脚凌空,紧接着就被撞上了两个凡人,其中一“人”对他露出了熟悉的部位——一颗狰狞可怖的蛟脑袋。

    自从上回蛟口脱险后,巨蟾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轻易外出打猎。今天还是他鼓起勇气第一次出门,结果却被对方抓了个正着。

    可怕的蛟脑袋晃了一会,很快变为了相貌黝黑的普通男人模样。

    蟾蜍蹬了几下腿,内心生出绝望。

    “我上上上个月才生出灵智,啥都不知道啊呱。”

    蛟单手拎起巨蟾,也没真打算问出些什么,纯粹是逗个乐子。那丑妖怪走着走着掉了队,被抓到了还愣了很久,挺蠢的。

    “那群人在干什么?”

    蟾蜍瞪着巨大的白眼激动道:“这个我知道!当然是给大王您进献祭品啊。”

    凡间龙蛟罕见,沂山之中也就只有一条赤尾蛟而已,蟾蜍看到他的蛟首,便只以为他就是赤尾蛟了。

    “我还是只小蟾蜍的时候,目睹过大王的威容,大王您当时真是英武不凡,吃了祭品后一个摆尾就将翻涌的河水镇压了,没过一会儿雷云也散了。什么时候我也能修炼到这么强大啊呱?”

    灵智未成熟的蟾蜍,脑袋似乎比他想象的还要不灵光。

    蛟嫌弃道:“重投一次胎吧。”

    蟾蜍:“呱?”

    他还没听明白,就感觉身体一轻,化为一道绿线被扔进了河里。

    蟾蜍:“……”

    “来了。”一旁的金龙出声提醒,同一时刻,浓重的妖气升腾而起。

    祭祀的队伍停了下来,身穿红袍的男男女女被推到了岸边,河水翻腾,拍打着深色泥土,浸湿了鞋袜。

    天空已暗如子夜。

    呜呜咽咽的哭声响起,起初只是抽泣,慢慢的抽噎化为痛哭。那些被选为祭品的人在冷风中浑身发颤。

    “嘶——”从脚底心传来刺痛,蛟抬起脚,眉头皱得死紧。

    金龙:“怎么了?”

    蛟摇摇头:“没事,好像是被虫子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