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鱼仙河神
    “贝壳”落入泥泞之中,化为白色鱼鳞。鳞片覆着莹润的白光

    “你们有没有见过穿着一身白衣裳,腰系金带的女人?”

    女人脸色惊讶,又连忙摇头:“不,没有,我没见过鱼仙。”

    男人:“……”你都说出来了啊!

    蛟抿唇冷笑,眼神中透出杀气。

    男人意识到危险,握紧了手中木棍,“你是什么人?”

    本尊可不是人。

    蛟举起了手,刚想施法直接窥伺人魂探个究竟,又反应过来自己是个修为尽失的伤患,于是脸一黑,半道变为拂袖。

    男人被扇了一脸风:“……”

    蛟指出:“你们是逃上山来的。”

    一男一女穿着古怪,形色惶恐,加之听了些零碎对话,很容易能猜得到。蛟问:“山下有什么,那条腥鱼又在何处?”

    女人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这次低着头闷声不语。男人更是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青年警惕到了极点,自然不愿作答。

    见状,蛟道:“凡人就是麻烦。”

    跻身为尊的大蛟很多时候已经习惯了粗暴压制,只有面对强敌或是心情好了,才会费些口舌。

    这会儿他更在意群妖的动静,对这两人实在没什么耐心。

    扭了扭脖子,漂亮苍白的青年陡然间化为可怖的蛟首,凭空出现在两人跟前。他张开嘴,故意朝着他们喷了口鼻息。

    “啊”的一声,女人在见到蛟首的一瞬间便仰面晕倒。男人跌倒在地,咬着牙战战兢兢:“河……河神……”

    这河神十有八九就是赤尾蛟。

    蛟也不说话,只慢悠悠转动狰狞的脑袋。

    “别抓我,河神,饶了我吧。不要吃我……”

    蛟冷嗖嗖地想,你连被吃的资格都没有。

    金龙立在一旁,被要求只能作壁上观,自始至终都没有显出身形。他看着自家“弟弟”作弄吓唬人的模样,眼中浮现出几不可见的笑意。

    蛟在把男人堪堪吓晕的边缘停了手,盘问起他。

    原来这一男一女是沂山王村的人,男人叫王山,女人叫王玉。两人一母同胞,是亲兄妹。

    沂山王村世代供奉蛟神,缘因村子外侧的河流每隔几十年会发一次大水,期间电闪雷鸣,声势浩大。村民苦不堪言,却因各种原因不能迁徙离开。

    直到一条赤尾长蛟出现,将大水镇压,才使得他们免于水患之苦。

    然而万事皆有代价,赤尾蛟的代价便是在每次发大水的前夕,挑选村里的十名年轻男女作为祭品。

    “不久前,我和妹妹一觉醒来,发现屋外挂着的蛟旗披在身上,就知道被,被您选中了。”王山绝望地趴伏在地。

    “我不是什么河神。”

    王山不信,那么大一颗蛟脑袋摆在那里,不是河神又能是谁。

    “本尊不吃人,倒是你口中的赤尾蛟,听起来挺有滋味的。”

    王山:“……”

    他还没回味出话里的意思,就感觉头部钝痛,彻底失去了意识。

    蛟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始末,脖子扭动,一脑袋将男人敲晕。而后照着他的模样,幻化起身形——可惜效果并不好,额角的黑鳞浮现出来,肤色惨白,与地上男人的黑褐色皮肤相去甚远。

    “那赤尾蛟的品味可真一般,竟选了两个其貌不扬的凡人做祭品,还让他们逃了。”蛟的嗓音变得低沉,与地上的男人别无二致:“虽说这兴风作浪的本事确实有我族风采,但自封河神也未免太狂妄了。”

    连大妖都不是,就想着当神,也就糊弄糊弄凡人了。

    他斟酌一番道:“晋明,你变成这女人的模样,我们一同下山瞧瞧。”

    早在知道刚踏入村子的那一刻,蛟便已经惦记上了自己的后辈小蛟,“……我不吃它,我就看看。”

    金龙:“……”这话简直毫无可信度。

    蛟装作一派坦然的样子,若无其事道:“记得隐匿气息,别被发现了。”

    金龙沉吟道:“是因为那鱼精?”

    方才女子口中吐出“鱼仙”二字,他便有了猜测。

    据蛟说,他俩之所以身负重伤,便是因为在雷池化龙中被一条母鱼偷袭。蛟任意妄为,对凡间的妖怪毫无惧意,大喇喇露着蛟脑袋,处事霸道乖张,这会儿却叮嘱自己隐匿行踪,定是有所忌惮。而能让蛟忌惮的,怕就是那条母鱼了。

    蛟直接承认:“没错。”

    金龙极为自信:“我已痊愈,她应当打不过我。”

    这种自信并非自大,而是源于金龙一族承天道气运护持后的强大与无畏。他在雷池一战中受过的伤已经痊愈,修为也悉数恢复,除却脑袋还未清醒,俨然又成了曾经凌驾于当世神妖之上的龙族之主。

    蛟横目冷对:“那也不行。”

    金龙不解。

    蛟内心思量,要是这一龙一鱼撞见了,两相对质,自己的谎话不就穿帮了。眼睛一转,瞬间又有了对策:“你起初与那母鱼来往密切,可后来却反目成仇,甚至惹得她不惜冒险暗算我们,你可知是为什么?”

    金龙心里“咯噔”一声,隐隐有不妙的预感。

    蛟:“她喜欢你。”

    金龙:“……”

    “但你对她无感,拒绝之词过于伤人,她因爱生恨,要置你于死地。”蛟目露鄙夷:“最后反倒连累了我。”

    金龙眸中浮出复杂之色,似乎是在理清自己与母鱼间的爱恨情仇。许久之后,他注视着因这场情爱纠葛波及而无辜受累的蛟,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一句。

    “那我……可有喜欢的人?”

    浅金色眸子投注在蛟的身上,透出认真的意味。

    蛟脸色变得古怪。

    他怎么可能知道金龙有没有喜欢过谁?明明还在讨论白川洞母鱼的事,这蠢龙怎么忽然把话题偏到了这里……

    “也许吧。”

    毕竟岁数老大不小了,应当是有过几段姻缘邂逅。

    蛟:“如今你人事尽忘,把一切都撇得干干净净,我说再多也是无用。”

    他似是疲惫地揉了揉眼角,再睁开眼时,幽深的眼底藏着几丝担忧:“修为没了还可以再练,记忆若是恢复不了,又能从哪里找回……罢了,反正也没人能欺负得了你。”

    “小渊。”

    蛟转身出了洞穴,边走边说:“有些时候,我倒想和你换换,前尘忘尽总好过变为废人。”

    他神情中带着几分自哀自怜,让金龙心疼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