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食妖风波(2)
    金龙抖动几下,倏忽绕到蛟的身前,横停在路中央。

    “小渊。”

    蛟停下脚步,仰起头看他,比起认错服软,他更愿意以适当的示弱来换取对方的自责内疚。所谓以退为进,蠢龙的神情已经证明他成功了。

    正当他沾沾自喜的空当,金龙伸出藏在腹部下的前爪。

    尖利爪牙间,一片青绿色树叶颤巍巍向蛟递了过来。

    蛟:“???”

    眼前一晃,金色龙身化为高大男子,晋明长臂一收,将蛟揽了过来,用叶片轻拂他微薄的唇部,心有余悸道:“方才我若晚来一步,你便要碰到那蟾蜍了。”

    蛟:“……嗯。”

    金龙收了树叶,继续道:“入嘴之物需谨慎。这打赢了便要吃掉的习惯,不妥。”

    不然呢?难道丢在路旁,便宜了其他捡漏的小毛怪?

    蛟梗着脖子哼了哼。

    “知道了。”

    既然金龙都肯帮他擦嘴了,应该是不会被气跑了,他也知道顺势而下的道理,不想再过多纠结于食妖的问题,斜眼瞥到龙身后的东西,蛟岔开话题:“采好药了?”

    金龙点点头,手掌一翻,平地大风刮起,将地上的绿蟾蜍送远了。

    蛟:“……”

    金龙半蹲下身,示意蛟趴上来:“我背你回去吧。”

    这场食妖风波来得突然,去得也快,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蛟不是第一次被龙背着了。

    只不过前几次,他伤势极重,几乎动弹不得。如今腿伤将愈,丹田内已有了微弱修为,心情自是与以往有所不同。

    他瞧着金龙的发旋,作势张了张嘴,仗着龙背后没眼睛,暗地里做出咬下的动作。心里想着,蠢龙,早晚有一天要吃了你!

    晋明走得不快,蛟无所事事,过了一会儿,摇摇头,把脑袋变成黑乎乎的蛟首,凑到晋明脖子后嗅来嗅去,又摇头晃脑,贴着晋明的脖子,慢吞吞缠了一圈。

    晋明:“……”

    这蛟首人身的嗜好是什么毛病!

    蛟脑袋并不美观,遍布细鳞,似龙非龙,平心而论还有些狰狞。这会儿成了围脖一般的东西,更是凭空多了丝可怖。

    晋明:“调皮。”

    蛟冷笑:蠢龙,你对危险一无所知。

    入得山洞,蛟被放了下来。

    脑袋一晃,他终于把脑袋变回人样,病歪歪地靠在石壁上。看着复又变得“听使唤”的龙,心念一动敛去裤子,从衣袍下摆间,露出一双白皙的长腿。

    “快帮我敷药。”

    金龙眼神复杂地盯着那双光溜溜的腿,半晌,蹲下身,伸手捏住了右小腿——触手滑腻,配上莹白的肤色,像是玉石般,不过多了几分温热,也不似真玉冷硬。

    “轻点!”腿主人不客气地表达不满。

    金龙抬眼看他——临渊长得十分不错,虽非传统意义上的美人,但五官俱是上佳,尤其是那双眼睛,尾部略上挑,斜眼睨人的时候格外有气势。

    等到安静乖顺时,低眉敛目加之肤色病白,又多了几分“柔弱可欺”的味道。

    “……你看什么?”

    临渊一把拍掉捏着小腿不动的手,起身搭住晋明的肩膀,去往他身后够草药。

    蠢龙手脚太慢了!心急腿伤的蛟大王这会儿坐不住了。

    “别乱动,我来。”晋明忙把人重新安顿回原位,真正开始敷起药来。

    不一会儿,被捣成碎泥的灵草严严实实盖住了两条光祼的小腿,深绿的药汁滴落开来,洞中弥漫着一股辛辣刺鼻的气味。

    随着腿上的药泥越来越多,蛟的眉头也越皱越紧。

    “我怎么觉得这方法不太对劲?”

    裹满了药泥的小腿足足比往常粗了一圈,微屈膝,竟觉得“分量十足”。

    晋明举手又是敷上一层,表情冷峻:“就是这样。”

    临渊:“……”看表情不似作假,他便忍着吧。

    等到上药结束,他低头看着两条绿乎乎的腿,心情陷入郁卒之中——什么鬼方法,以他现在的状态,那就是裹好腌料,就等入味了。

    第二天,临渊从山洞中醒来。

    由于腿伤敷了药,昨晚便没有窝在温池中,而是躺在旁边的土地上,醒来后,总觉得身周有一股泥腥味。蛟皱着鼻子,起身靠坐在石壁旁,捧着双腿研究起伤势。

    药泥早已干涸,变成一层干瘪的绿渣皮,斑斑驳驳地覆满了小腿,凑近些,还能闻到古怪的臭味。

    他伸手轻碰几下。

    “咦?”

    伤势真的好了?

    动了动脚趾,虚虚踢几下,再扶着石壁尝试站起……放开石壁,蛟眼睛一亮,他完全可以靠自己行走了。

    “没想到这蠢龙还挺通药理。”

    虽然这方法用起来不甚美观得体,但效果却是立竿见影。蛟心情顿时变好了些,重新坐回温泉边,将一双染了色的绿腿放进去,任凭温和的水液包裹住肌肤。

    脚趾触碰到某个柔软的事物,他探头往下望,却见是晋明化作龙身正在池子里打盹,自己踩得位置正是腹部。

    龙鳞坚硬无比,神兵难摧,是龙族先天优于其他妖族之处,进可横冲直撞不受损,退可抵挡万千攻击。龙身上少数柔软的地方,其一便是在腹部。只有在放松的状态下,他们才会收敛好肚皮上的鳞片,露出些许软肉。

    没想到晋明失了记忆,性子也不那么谨慎了。

    或许说,此刻他已经非常信任自己了。

    临渊勾起冷笑,放在龙腹处的脚趾微微收缩,先是踩了几下,又抓了抓,估量着用爪子穿透腹部需要多大的力气。

    正在他遐想间,隐藏在水面下的龙,无声地睁开了金色的眸子。将他从休憩中惊醒的光脚丫还在作乱,始作俑者一派泰然,仿佛还在神游,一只脚漫不经心地点着龙肚皮,痒痒的。

    金色龙尾悄悄游动,围着池边的大妖怪,试探着用尾巴尖戳了戳脚板。

    临渊一愣,把脚丫子挪开:“醒了?”

    水花四溅,龙首探出来:“嗯,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