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食妖风波
    想他堂堂一方妖霸,怎么也是只威风凛凛的大蛟,窝在洞里,憋屈死了。

    蛟大王出了洞,山林间的大小妖怪要遭殃。

    这只恶名昭著的恶蛟循着气味,一路掀了老虎窝,又趁蛇、鹰两妖死斗时,一口一个,收了渔翁之利。最后他撞见了一只蟾蜍精——

    “呱!呱!”

    刚修出点人行的蟾蜍精还保留着绿色粘腻的皮肤,瞪着一双翻白的眼睛,凶狠狠地朝他叫唤。

    不仅蛟想吃妖怪,妖怪们也想吃他。万年的老蛟,还受了重创,此时不吃更待何时?

    蟾蜍精灵智未长全,贪心不足,妄想吃掉原形大了自己数百倍的妖前辈,也是勇气可嘉。

    像它这样的小角色,放在以往,蛟是断然不会多看一眼,但如今……

    蚊子再小也是肉。他的身体已不允许过多挑剔了。

    可——

    蛟皱紧眉头,看着蟾蜍精嘴角挂着的黏答答口液,还有那一身绿油油的皮肤,上面还布满了可疑的黑色小疙瘩。横看竖看,都觉得难以下口。

    ……是修为重要还是胃口重要?!

    蛟目闪过一丝凶光,恶狠狠地盯着送上门来的“丑食”,决心已定。

    ——吃了!

    “呱?”许是感受到杀气,蟾蜍精朝后退了一小步。

    但也晚了。

    空中经陡然现出巨大蛟首,张嘴朝他袭来。

    蟾蜍精颤抖着闭上了眼。

    ……

    预想中的疼痛并未传来。

    过了很久,它调整好被吓得外翻的眼睛,小心翼翼地往前看去,就看到一条金色长龙横亘在它面前,强大的龙威扑面而来,令妖腿软。

    “呱……”蟾蜍精两眼一翻,现出原形,直接吓晕了过去。

    蛟半张着嘴停在半空中,双眼盯着搅事者,仿佛就要喷出火来。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吞吃这只丑东西,却被龙斜刺里冲出来阻住。

    “你做什么?!”

    金龙拍了拍尾巴,地面震颤几下:“你又在做什么?”

    蛟气急败坏道:“你不肯给我进补,我就自己捕食,别碍着我!”

    金龙侧过身,显出丑陋无比的巨蟾,只觉头痛欲裂,巨大的龙脸显露出纠结难忍的表情。

    “你……下得了嘴?”

    蛟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于半空中化为人形,气道:“那你倒是给我整些漂亮的妖怪来!”

    金龙一尾巴将地上的蟾蜍扫到一旁,沉着脸道:“万物皆有定数,妖不犯我我不犯妖,若是平添不必要的杀孽,会遭恶果。”

    蛟不屑,讽道:“那妖怪们大抵都要完了。”

    金龙喷了口龙息:“弱肉强食的法子,早就行不通了。”

    蛟一愣,露出狐疑的表情。

    金龙继续道:“我虽不记得过去,但还是隐隐有感觉的。”

    “……”

    蛟暗地里翻了个白眼,亏他还以为金龙要说出些修炼秘闻,结果却是以“感觉”概之,要是“感觉”真有用,蠢龙又怎么会轻易被他给骗了?

    他当即冷笑:“哼,化了龙,果真是了不起啊。莫不是得到天道点化,便瞧不上以往的法子了?”

    面对劝诫,蛟表现得异常冥顽不灵,这倒并非是他听不进劝诫,而是妖吃妖,就如人吃鸡鸭野味,唯一的区别在于图的是修为,并非口腹之欲。

    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凡人常以“妖”统称他们,可又怎知,妖怪种类繁多,压根非一类。兔妖是兔妖,狐妖是狐妖,各自原形都不一样,非要说是同类,简直愚蠢。还说他们蚕食同类,穷凶极恶,更是无理取闹。

    夏虫不可以语冰。

    凡人打猎,妖怪进食,在蛟的眼里没什么两样。何况,他堂堂一尾“老”蛟,又岂是普通精怪的同类?

    “凡人也捕捉外族为食,不仅活得好好的,还格外受天道眷顾呢。”

    可这会儿金龙却说,“行不通”?

    看着明显不以为然的蛟,金龙冷了语气:“我说不过你,但若是你执意往肚子里随便塞东西……”

    磅礴的龙威从四面八方将蛟笼罩。

    蛟内心一颤,猛然间想起眼下形势。

    他重伤未愈,事事处于下风,若是真的惹怒了蠢龙,不仅让自己陷于被动,还很有可能让这免费的苦力、乐子、储备粮从嘴边飞走。

    相比之下,放弃一只不怎么美观,且道行低微的口粮,就显得划算多了。

    他悄悄打量金龙的身躯,告诫自己切不能因小失大,气走了这难能可贵的“化龙灵药”。但让他当场服软,又有些艰难。

    这些年作威作福惯了,蛟大王一时间拉不下这个脸面。

    “你就不能再……”金龙话说到一半,忽然扭过龙首,不与他对视了。

    蛟:“???”

    金龙拍了拍尾巴,将身体扭了半圈。

    “趁……”

    蛟疑惑,趁?

    金龙沉默了一阵,似乎是在斟酌如何开口,最后,他的视线落在蛟的薄唇上,又迅速移开:“便不许你再……那样靠近我了。”

    果然是想分道扬镳啊。蛟眸中精光一闪,心下已是了然。

    脸面算什么?如今金龙伤了脑子,可一身修为还在,真想甩了自己,只需腾云驾雾,倏忽就能消失在茫茫天地间。到时,他还上哪儿去将他哄骗回来?

    金龙一族在多年前罹难,只剩一棵独苗。

    这一线生机,自此便受尽天道钟爱,集全族气运加身,“龙血筋骨”皆是上材,最适合作为他进补的口粮!

    蛟放低了声音:“你不让我靠近了?”

    睨了眼人事不知的蟾蜍精,他的脸上露出自嘲,深黑色的瞳仁直勾勾地转向龙,配上惨白的肤色,凭空多了几分幽怨的味道。

    金龙想了想:“……倒也不是。”

    蛟扯出一丝毫无笑意的笑,打断他:“你说妖不犯我,我不犯妖,可你问问他,到底是谁先心怀不轨?”

    金龙一愣。

    地上,蟾蜍精只晕了一小会儿,便幽幽醒转。这会儿听到自己被点名,忙“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求起饶来,痛声表示不该胆大包天打蛟大王的主意。

    金龙:“……”他有些诧异,没料到会是这不成气候的蟾蜍精先挑起争端。

    蛟得了理,却没有顺杆而上。他缓缓闭上眼,叹了口气,再睁开时眸中盛着受伤的意味。

    “罢了,我左右是个修为尽失的拖累,你的去留,我又有什么本事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