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山洞疗养(2)
    蛟:“……”他算是明白了为何蠢龙总是纠结于吃妖怪的事,原来竟是嫌他们脏?

    “这池子忒小,我们一个个来。”

    金龙没答应,张开嘴露出一口锋利的齿牙。

    蛟着急了:“你……”

    头上一重,带着微微湿意,缓慢沿着鳞片而下。

    半晌后蛟才反应过来——这、这蠢龙竟然敢,舔?舔他?

    不仅如此,他惊觉全身被龙盘住了。被热水氤氲得有些敏感的鳞片被坚硬的龙鳞挨蹭着,让他既觉得怪异又觉得头皮发麻。

    “放开,这像什么话……”

    话未说完,一股暖流淌入体内,游经四肢到达丹田,重伤后沉寂许久没有知觉的尾部蓦然传来尖锐的疼痛,让他瞬间紧皱眉头,呼哧喘着气。但他非但没觉得气愤,反而高兴起来,蠢龙是真的在帮他疗伤!

    混合着真龙气元的内息涤荡着他破败的尾巴,折筋断骨的疼痛让他没有力气多说什么,黑蛟闭着眼,歪头搭在粗长的龙脖上。山洞里属于龙族的气息彻底掩盖了前任洞主的痕迹,也向附近的妖怪昭显出了不好惹的讯息。

    三日三夜后,金色龙身终于放开了缠绕了数日的蛟身,变化为浅金眼眸的俊美男人,躺在池水中疲惫地阖上了眼。他的身侧,黑蛟不十分灵敏地摆动了几下尾巴,也变为一名苍白肤色的男子,挨着他陷入沉睡。

    翌日,蛟醒转过来,洞中已没有了金龙晋明的身影。回想起之前的一幕幕画面,他猛然想起昨夜那头蠢龙耗费了不少的修为给他疗伤。

    他扶住石壁,尝试站起。多日麻木五感的尾部立时传来尖锐的刺痛,让他差点摔倒在地。但并非不可忍受——会觉得痛,便是小事;感受不到痛感,才最可怕。

    又试着走了几步,虽然还不能健步如飞,但比之前实在好太多了。

    “醒了?”

    蛟抬头望向洞口,看到晋明捧着东西进来了,“这地方灵草不少,我挑了些对你伤势有助益的。”

    说话间,晋明已来到跟前,招呼他道:“过来,躺好了。”

    蛟皱眉:“你是要给我疗伤?”

    晋明从一堆东西中拈出灵草,放入嘴中嚼了起来,然后伸手。

    “啊。”蛟猛然间被人拽住了脚踝,不满道:“我自己来!”

    晋明扫了他一眼,双手下压,沉声道:“尾巴。”

    蛟:“……”他露出不忿的神色,扭过头变出了蛟尾。没过一会儿,尾部传来丝丝凉意,那被嚼碎的不知名野草混合着龙涎开始修补起被雷击撕裂的伤口。又过了一会儿,晋明伸手抚去药草,重新嚼了新的,继续敷上去,如是再三,才停下来。

    “好点了吗?”

    蛟冷冷道:“你想疼死我吗?”

    晋明也不恼,仿佛接受了蛟的说辞后,就完全相信了他和蛟的兄弟情谊,并容忍着“兄弟”的坏脾气。

    他不生气,蛟却在出口后就后悔了。他恨金龙多管闲事,害他到这个地步,但眼下还有诸事仰仗对方,他实在不该太过易怒猖狂。用余光瞄了几眼晋明,没有从他脸上看到不悦之色,蛟心下稍定之余,不免又打起了其他主意。

    “今日还泡温泉吗?”被龙缠着在池子里泡了三天三夜,醒来后能明显感受到伤势好转,效果可比敷药好多了。

    熟料龙摇了摇头:“我尚未恢复,还需再等几天。”

    蛟心生不悦,看向龙的目光带着恼意,却又不能强迫他,只能在心里暗骂几声。

    “修炼无岁月,几天功夫很快就过去了。这几日你我闭关,外伤要治,内修更要重视。”晋明语重心长道,“光凭外力,总归是治标不治本。”

    蛟冷哼,听出了所谓“外力”,指的该是“食妖”的事了。

    ——少见多怪。

    他没有拒绝闭关的邀请,在山脚下时没觉得灵气特别充裕,但真正上了山,才感觉此地的灵气都聚集在山腰以上,确实是个适合修行的好地方,难怪会养出这么多妖怪。

    这一闭关,又是半月过去。在龙威震慑下,没有妖怪敢靠近山洞。干涸的内田终于又有了灵力流动,蛟舒了口气,只要第一步达成了,接下去恢复修为就靠时间和机遇了。

    他睁开眼,看到了盘腿坐在对面的晋明。

    晋明满头大汗,双目紧阖,似乎运功到了关键之处。

    “晋明?”

    他的唤声没能得到回应,汗珠顺着晋明冷硬的额角滴落下来,看起来似乎极为痛苦。看来替他疗伤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这蠢龙吃了不少苦头。

    蛟眸光一暗,身体前倾凑了过去——其实机遇一直就在面前,同为修行之妖,他当然知道此刻蠢龙尚在运功途中,毫无反击之力。

    只要吃了他,能抵他数载苦修!

    蛟吞咽了几下喉咙,想到前几次“偷吃不利”的前车之鉴,更是打起了精神,这次总不该出岔子了……他略微张开嘴,不敢突兀地化为蛟首,维持着人形缓缓靠了过去……

    “小渊。”

    就在距离咫尺的时候,龙醒了,睁开淡金色眼睛,目光深沉不见底。

    蛟内心一震,再次被逮了个正着,心慌意乱之下,嘴唇点在了对方鼻尖。

    龙:“……”

    蛟:“……”

    “你,你怎么又醒了?!”次次都在他吃他的时候醒过来,安得什么心?

    金龙没有回话,看着蛟面色泛红,又气又恼的样子,眼神若有所思。

    蛟尾一摆,正打算退离些许,却忘了自己的尾巴还经不起这般大动作,顿时疼得眼睛都红了——自然不会是疼哭了,而是猝不及防之下扭到了伤口,痛得整张脸都扭曲在一起。

    金龙手一揽,抱住上半身人形,责声道:“尾巴别乱晃!”

    蛟没良心地回道:“还不都是因为你!”

    金龙眸光一闪,没有反驳,一只手捧起焉巴巴的尾巴。黑乎乎的鳞片覆盖表面,可以想象平日里也是条威风凛凛的大尾巴,此刻却可怜兮兮地耸拉着,让人忍不住心疼起来。

    蛟问:“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肯和第一次那样给我疗伤?”

    他指的是刚入洞中时的法子,那次效果显著,比闭关半月还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