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山洞疗养
    蛟眼中闪过戾气,催促道:“快制住她!”

    白绸似乎与兔精息息相联,几乎是在它破碎的同时,兔精发出一声痛呼,眼中闪过惊惧,意识到自己惹了不该惹的大妖。

    然而这时候反悔也已经晚了。耳朵炸开一声龙吟,她只觉得浑身白毛竖立,连动都不敢动了。

    竟然是龙?

    怎么会是龙!

    像这类聚居在上界的种群,为什么会跑到凡间来?凡间界的灵气远不及上界充裕,素来只有苦心修行向上爬的,没见过还有往下落的。

    一瞬间,兔精的脑海里冒出无数念头,最后只恨自己倒了血霉,将大妖错看成病鬼,赔了夫君又折兵。

    金龙很快制住了她。

    兔精求饶道:“放过我吧,我愿抓捕凡人,进献给两位前辈。”

    蛟立马露出嫌弃的表情,二话不说,再次化为蛟首,利落张嘴,将兔精吞吃入肚。

    金龙:“……”

    蛟鄙夷道:“最次等的妖怪才会吃凡人这种没营养的东西。”

    金龙:“……”

    一眨眼的功夫,兔精夫妇双双殒命蛟腹,屋内空荡荡的,只有飞扬起的尘土与掉落在地的猎刀。

    金龙的视线落在蛟平坦的小腹上,眼神复杂中带了点欲言又止。

    蛟则毫无负担地开始闭目内省。

    雌兔的修为远在雄兔之上,效果也更为明显,随着两只兔精先后下肚,丹田之中已汇集起一小股微乎其微的灵力,然而……想要真正痊愈,远不足够。

    “这地方灵气还成,我看山里还有许多同他们一样的妖怪。”蛟睁开双眼,隐约似在发光:“我们去找一处洞穴栖身,先以妖怪进补,恢复些许后再找更好的地方。”

    他转了转眼珠:“要是撞见赤尾蛟了,你可得护着我。”

    金龙沉默以对,走过去,将某只盘腿坐在地上的蛟重新背好。想了想还是道:“我虽不记得了,但总觉得这般胡乱食妖,修炼会出岔子。”

    蛟不以为然:“都说不记得了,就不要指手画脚!”

    浅金色的龙眸朝后睨去。

    蛟立时软了语气,带着三分不忿道:“难道你不想让我快些好起来?”

    当然是想的。毕竟蛟是为了他而受伤,还因此失去了化龙的机会,这会儿修为受损,连行走都成了问题……

    “我会照顾好你。”

    蛟一喜:“那你答应帮我捕妖了?”

    金龙摇头。

    蛟:“你!”

    金龙:“我会替你疗伤。”

    蛟沉默片刻,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但愿如此。”

    一龙一蛟走出破屋的时候,正巧撞上了农户。

    他面色蜡黄,眉宇间似有忧色,正伸长了脖子往他们的方向张望。

    此前破屋被兔精施了障眼法,只要是被他们盯上的“猎物”望去,便会看到一间收拾得不错的普通农舍。实际上,屋子早就斑驳破旧,屋顶三分之一都塌陷了,根本没法住人。

    蛟:“他在看什么?”

    金龙:“兴许是担心我们被妖怪吃了。”

    蛟:“……”

    见到两人从屋内出来,农户脸色微变,背转过身重新回了自己的屋。

    一阵风吹过,蛟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轻拂而过,手一伸,拽住了小半块黄布,正好写着“蛟神佑护”四个小字。不由觉得有趣,示意给金龙看。

    “喏,我将那对害人的兔精吃了,可不是在佑护他们吗?”等得了空,吞了真“蛟神”,取而代之……

    金龙打断了蛟活络的心思,出声道:“先不急着打赤尾蛟的主意,我们上山。”

    蛟:“……”

    蛟此前猜得没错,村落附近的山上确实住着许多妖精,而且越往山上走,周围灵气就越充足。他趴伏在晋明背上,尝试行转运功。

    山间鸟鸣泉响,忽略妖气的话,倒是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可惜那头蠢龙不肯给他抓捕妖怪,为今之计,只能先修炼疗伤,等到腿伤痊愈,他就自己去捉。

    “就在这里安歇吧。”

    蛟睁开眼,发现身处山洞之中,映着幽暗的光线,隐隐能看到一处泉眼藏在中央,似乎还冒着热气。

    “去那边看看。”

    晋明却将他放到石壁旁,自己过去查看,片刻后返身道:“是温泉。这洞应该是有主的。”

    蛟本属水族,听闻是温泉后,立马显出原形。金龙只觉得眼前一晃,看到一条通体玄黑的大蛟凭空出现。凑近了瞧,隐约能看见鳞片上泛着雷击后的焦黑。

    黑蛟拖着软软的尾巴迅速窜入了水中,盘了盘身体,霸道地占据了整个泉池。

    他盯着晋明:“我要疗伤了,若是洞主人回来,你先不用管,交由我自己来。”

    滴溜溜的乌黑眼珠转了转,显然没有放弃吃妖怪进补的打算。

    洞中除了龙和蛟的气息,还有头黑熊的味道,熊味重于妖气,应该也才刚修炼成妖不久,他仅凭蛟身足够应付。

    金龙问:“你就这般喜欢吃别的妖怪?”

    蛟皱眉:“当然,妖怪就是这么修炼的,你在不情愿些什么?”

    金龙问:“妖有千万,有藏于泥泞之中,有栖身污秽之地,贸然进肚总归不妥。”

    蛟一愣:“难道我还会吃坏肚子?”

    金龙沉声道:“入口的东西岂能随便。”

    蛟嗤之以鼻,瞪他:“你就是不愿意让我好起来。说什么会照顾我,其实是成了龙看不起我了罢。”

    “……”金龙似乎是叹了气,正想说些什么,便听到地面震颤,轰隆吼声由外传来——是那头熊精回来了。

    蛟眼睛一亮,黑乎乎的蛟首猛地伸长了几尺:“来了。”

    金龙神色微敛,挪动脚步站在蛟身前,转身面对洞口。

    “先将口水擦干净。”

    蛟眼珠一翻,自然没有真的去擦拭嘴巴。修炼到了他这个岁数,怎么可能做出垂涎的情态来。不过……他望着挡在身前的金龙,心想:蠢龙这般大喇喇地站在他跟前,还背对着他,空门大开,真是让他有种低头一口吞下的冲动啊。

    金龙警戒时,忽然感觉脑袋上传来一阵鼻息,疑惑抬头,就看到黑蛟张着嘴巴,离自己近在咫尺,此刻见他回身,愣在原地,乌黑的蛟目眨了眨。

    他唤了一声:“小渊?”

    蛟内心一颤,忙伸出舌头舔了舔金龙脑袋,将“偷吃”的念头强行按压回去,严肃道:“小心行事。”

    金龙:“……”

    英俊不凡的金龙人身,顶着一头半湿的头发,面上平静无波。

    蛟晃着脑袋舔了几下便闭上嘴,慢吞吞重新窝回了泉眼之中,暗暗想:下次可不能这般莽撞,若是被金龙察觉出异常,前功尽弃不说,可能还要搭上自己的性命。

    虽然蛟说了“交由他自己来”,但事到临头,看到气势汹汹闯进来的黑熊精,和窝在池水中恹恹的“蛟弟弟”,金龙还是义无反顾地制住了熊精,刚想开口说话,就见黑色大蛟猛冲出水面,又一次生龙活蛟地吞了熊精。

    吞吃完后,黑乎乎的眼珠子瞟了过来,似乎有些心虚。

    金龙沉着脸,伸手扣住蛟首,教训道:“那熊精满身血腥混着泥土,你也下得了嘴?”

    蛟无语,心想难道龙都是这般讲究?

    “那下次你帮我洗洗?”

    金龙:“……以后我来采灵草给你疗伤,你不许再乱吃东西。”

    蛟眼睛一亮,对于从吃肉改为食素并不在意,只要伤势好转,修为恢复,就是好事。当然双管齐下就更好了。

    可惜蠢龙太多事,他又怕真的激怒了对方,最终什么都落不着,多番思量下,只好暂且答应不再“乱吃东西”。

    金龙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目光落到热气蒸腾的温泉,身形一变化为金色长龙,一同挤了进来。

    黑蛟顿时扑腾起来,溅起满身水花,问道:“做什么?!”

    金龙顺势盘上蛟身,将自己和蛟一同绞成黑金相间的麻花状,道:“多日奔波,身上早脏了,一同泡个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