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饲蛟 > 谎话连篇(2)
    蛟怒道:“以前都是如此,难道成了龙,就开始嫌弃蛟的修炼方式了吗?”

    金龙疑惑:“都是如此?”

    蛟点头,放软了语气:“但凡你我其中一方受了伤,另一人就会帮他捕食妖怪,这样伤势才好得快,还能更快提升修为。”

    金龙皱起眉头。

    蛟冷了脸:“你不愿意?”

    金龙甩甩脑袋,醒来后深陷记忆迷障,许多事都说不出所以然。看着蛟幽怨含恨的脸色,他徒劳立在原地,面无表情,与之四目相接。

    许久,蛟扭头恨声道:“你定是嫌我了,看你这不情愿的样子,不如就在这里把我放下,我自己去捉!”

    金龙:“……”这自然是不行的,就连说话的当口蛟还软趴趴伏在自己背上呢,金龙只得无奈道:“你连站都站不稳,逞什么能。”

    蛟问:“那你答不答应?!”

    金龙似乎是叹了气,点点头:“此事交由我。”

    蛟这才满意地哼了声,趴在龙背上不再吭声了。

    金龙行至一处平地,示意蛟抱紧了。片刻后,一条金色长龙腾空而上,朝着北面疾行而去。

    途经绵延山林时,蛟瞥见缥缈云雾间隐约有生灵出没,顿时有些“饿”了。

    “下去看看。”

    金龙龙尾一卷,将人勾到身前,落地后化为人形,又换了个前抱的姿势。

    “吃人可不行。”

    “……”

    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嗤笑:“凡人半点修为都没有,吃了还要遭天谴,傻子才吃!”

    金龙:“……”

    从高处往下望,能感应到精怪灵力与凡人生气。下行至地面,正巧落在人间村落,整座村子被山林半抱着,地势偏僻,但热闹不减,还未走进,已经能听到人声喧哗。

    蛟皱了皱鼻子,除却闻到一股子龙味外,并没有闻出别的妖气。

    金龙忽然道:“看那里。”

    蛟扭头看去,只见村落里的每间草屋门外都挂着一面旗帜,黄布为底,绣着黑色长条,扭曲团在一起。他眯眼辨认了会儿,才勉强道:“看着像蚯蚓。”

    金龙:“是蛟。”

    蛟:“???”

    金龙指了指旗帜:“左下角有小字。”

    蛟:“……”

    虽然相隔挺远,但以万年老蛟的目力也足以看清楚了——是蛟。

    龙、蛟、蛇三者体型相似,如果简笔一画,常常使人难以分辨,因而有了区分。蛇,头上无角,腹下无爪,光溜溜一条,需修行千百年,才有可能长出四爪化而为蛟;而蛟则要再修行万载,才有可能头生双角,因缘化龙。

    而那面旗帜上的黑色长条中段还搭着四根竖线,显然是蛟的四爪了,何况旗帜左下角还绣着“蛟神佑护”的小字。

    蛟肃然道:“真没想到,这么破落的地方会有一群凡人供奉着本尊。”

    金龙:“……”

    蛟喜不形于色,表情颇为持重:“地方虽小,人的眼光却不短。本尊确实比那些中看不中用的真龙们厉害多了。”

    金龙:“……”

    蛟生于深渊,长于妖界,只在幼年时匆匆经过几次人间,也曾听闻那些手无缚鸡之力,却受天道庇佑的凡人常会敬请神灵,以求风调雨顺、家和国安。

    这些源自人间的信奉,会在修行者的最后一道天雷劫中,汇集成无形之罩抵挡雷势。

    但就算雷势稍减,没有强悍体魄与高深修为支撑,也难以顺利渡劫。相比起来,蛟更注重自身强大,也无心将修炼时间耗在虚无缥缈的法子上。

    最重要的是……

    无知凡人深受龙族迷惑,即便是蛟族显形,也会被误认成龙,半点好处捞不着!

    金龙直言:“旗上好像是条赤尾蛟。”

    言下之意,那所谓的“蛟神”同他这位坏脾气的蛟弟弟没有丝毫干系。

    蛟脸色微变:“本尊是妖族之主,普天之下的蛟都应以我为尊。不如……你领我去会会它,我伺机将它吞吃了!”

    金龙:“……”

    蛟越想越觉得此法可行。不仅能进补一番,说不定还能取而代之,捞到点信奉,百利而无一害。见金龙没反应,他还锤了一记,催促道:“快去打听。”

    ——在他确认金龙失忆并完全信了他的一番说辞后,他便开始有恃无恐地指使起来。

    金龙迈步向前走。

    蛟:“等等,先带我去客栈!”

    虽然他对吃人没兴趣,但对人做出来的各种食物却很认可。这会儿空气中飘来一阵香气,令他兴起几分口腹之欲。

    可村子里哪有什么客栈,只有几个小摊贩,支起架子吆喝两声,便当是做起了生意。蛟无法,只能拍拍龙的肩膀:“那里有个馄饨摊,走!”

    金龙:“似乎要用东西交换?”自落地后便不住观察的龙,看出几分门道来,“我们没有那方孔圆物。”

    蛟恨铁不成钢:“你我都是修习万千年的大妖,赏脸光顾生意是他的福气。”

    金龙:“……”

    金龙再次沉默以对,只是脚步一拐,调转方向走了。

    明摆着想吃霸王餐的蛟算盘落了空,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食摊离他愈行愈远,偏偏双脚无法着力,只能老实任由抱着,一张苍白面孔气得扭曲。

    “我为了你受尽苦楚,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金龙没说话,迈步走向前方一处农田,找了个矮墩将背上的“大妖”安顿好,自己走向人群中。

    蛟气愤间,发现自己被放到了田野矮墩上,过往路人纷纷侧目。

    村民们在这里自给自足,长年没有遇有生人到访。龙蛟“不食人间烟火”,两个成年男子竟若无其事地当街搂抱着走了一路,还抵头私语良久。偏偏两人相貌出奇的好看,自然引起了村民注意。

    蛟可不把山野村夫们放在眼里,见到金龙放下他转身离去,急了。

    “蠢龙,你去哪里?回来!”

    金龙半转过身,指了指不远处的田地。

    蛟不解其意,直起身,以手拍地:“谁许你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了!”

    金龙道:“我去给你找些吃的,很快回来。”

    “……”

    那也不能将他随地一丢啊!注意到周围不知何时围上来一大群村民,蛟脸色一黑,呵斥道:“滚!”

    路人:“……”

    好凶悍的外乡人。

    然而村民们并没有乖顺地散去,反而张望着脑袋,更仔细地观摩起来。

    “好漂亮的男人,可惜腿脚不便,不然就押回去当我的上门夫婿了。”

    “是啊,生的真好看。但我怎么觉得这俩人怪里怪气的。”

    “呀,他瞪我了!”

    “……”

    蛟几时遭人这般围观过,脸色寒如坚冰,扭了扭脑袋,正打算变出蛟首,震一震这群无知凡人,目光无意间落在远处,瞧见金龙似乎在与一位农户交涉。满腔的怒意停滞了片刻,蛟皱起眉头,寻思金龙到底在搞什么花样。

    那农户面色蜡黄,不住喘气,像是生了病,说话间时不时以拳抵唇,咳嗽不止。

    许久,农户迟疑地点点头。金龙又说了几句,谈话间注意到蛟的视线,转身安抚地笑了笑。

    “……”

    蛟猛地收回视线,须臾又悄悄转回去——

    人呢?

    环顾一圈,终于在前方田地里看到了金龙的身影。

    蛟:“……”

    这……荒谬!堂堂龙族,就算受了伤,也不至于落到替人割稻的地步!流传出去,岂不是要被耻笑死了?

    虽说此前他对龙族晋明的了解不深,但听往日妖界的传闻,应当也是有架子、要脸面的一方尊主……

    蛟眸中精光一闪:若他将其失忆后的糗事记录下来,他日也能算作一个乐子。

    长袖掩映下,他动了动小指,从乾坤戒中勾取出一枚“复见石”,摩挲两下便感觉到手中的石头微微发热。蛟笑了笑,到时候他再引金龙做些令人捧腹的事来,以后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真龙冒犯,倒是可以让他们目睹一番龙族强者的风姿。

    “他怎么净瞧着和他一道来的男人,古古怪怪的……”

    “看都不看我们一眼。”

    “走了走了,再好看也是个折了腿的。”

    周围人见他没有反应,纷纷觉得无趣,便逐渐散了。

    蛟:“……”这些须臾不过百年的凡人,真是不知而无畏。

    他大致知晓了金龙的意图后,便放下心来,顺势靠坐着矮墩。熟料,刚清净没多久,身后又传来了叨扰声。

    “小兄弟看着眼生,怎么一个人坐在墩上?”

    蛟回过头,发现说话的人是个中年村妇,荆钗布裙,微微发福。

    “我和兄长家住临县,此番回乡探亲,不料路遇恶贼,丢了盘缠不说,我还伤了腿,眼下饥肠辘辘,兄长便替人割稻,想换点钱买碗馄饨吃。”蛟眼睛不眨地现编了个说辞。

    他生得出色,重伤下又带了几分病态倦色,妇人立时起了恻隐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