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七九章 飞升之战(三)
    玉壶小洞天之中,葫芦老爷爱答不理,但金竹老兄和桃树大哥很热心,哗哗晃动着,葫芦老爷似乎被它俩说服了,这才轻轻抽动了藤蔓。

    陈志宁立刻感觉到,自己成功观想出了一个模糊地葫芦老爷的图像。

    真实程度在细节上差了很远,但已经有了一丝葫芦老爷的深邃。

    第三刀“元寿之劫”还未结束,太上长老还在拼力支撑,抵抗这一刀的强大,但陈志宁已经把万古劫刀往虚空之中一投,双手掐出了一个特殊的手印,形似宝葫芦,又有些像是大印。

    万古劫刀从虚空之中闪现出来,在太上长老头顶上,朴实无华的一刀劈了下来。

    随着这一刀出现,虚空战场当中,惊雷九响,有个声音和陈志宁有几分类似,似是大喝、又似是呢喃,更似是宣判:“不渡之劫!”

    太上长老眼睁睁看着金色的刀劲唰一声落下,从一种和最高等级的大道天理相平齐的层面上,先切断了他的一切生机可能,他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抵抗、不能躲闪、不能反击,只能静待受死。

    刀光过后,太上长老一颗皓首骨碌碌的滚了出去,诡异莫名的在虚空中一直滚到了天枢大长老脚下!

    天枢大长老吓得一个哆嗦,再不犹豫闪身而走!

    他乃是圣者堂的真正掌权者,身怀多种秘宝,即便是被陈志宁的虚空战场锁定,他也能够一一枚古老石符的破碎为代价,瞬间删除了虚空战场,而后丢出一枚索性金舟,钻了进去之后,金舟嗖一声化作了一线金光,猛然拉伸到了数万里之外。

    陈志宁没想到圣者堂的大长老居然这么怂,逃跑比兔子还机灵。

    圣者堂立刻大乱。

    霍存达挥手扫下一片如山岳如星辰一般沉重的金光,将天玑长老砸成了一片虚空微尘,对陈志宁说道:“你去追,这里交给我们了。”

    陈志宁也不矫情,对众人一拱手:“小子去也!”

    天枢大长老不敢回雪山圣殿,他逃向了一个出人意料的方向。

    他不回雪山圣殿是正确的决定,不仅仅是因为陈志宁知道雪山圣殿的位置,还因为雪山圣殿现在已经是一片火海。

    陈志宁几天前就将雪山圣殿的位置告诉了唐天河。

    作为陈志宁麾下目前的第一“匪寇”,唐天河知道圣者堂圣殿空虚之后,毫不犹豫的带人杀了上来。

    但他很狡猾没有马上动手,一直等到他感应到太炎方面传来飞升强者大规模战斗的元能波动之后,才嘿嘿一笑,带人杀上雪山。

    雪山圣殿中现在连一位天境都没有,即便是有历代经营的机关法宝和阵法,却也拦不住唐天河这一帮人。憋了一肚子怨气的唐天河九人,在雪山圣殿中做下了许多令人发指的暴行。

    毫无疑问,今日之后,圣者堂将成为一段过去。

    ……

    陈志宁有些吃惊,因为天枢大长老没有返回雪山圣殿,并且还直接冒险跨越冥海,往万古界而去!

    “这老家伙去万古界做什么?圣者堂如果知道去万古界的路,为什么之前从来不去探索?万古界中各种修行资源堆积如山,圣者堂为什么能忍住?”

    天枢大长老路上遭遇了多次凶兽围追堵截。这些都是冥海深处最强大的凶兽,甚至有一头,仅次于汪洋主宰。

    但天枢大长老身上各种宝物层出不穷,硬生生被他闯了过去。

    中间,甚至有一次他遇上了一群超九阶飞天鬼鱼,这些巨大狰狞的凶鱼,生着巨大的鱼翅,能够虚空飞行,而且一次出现一群,足有数百只,是整个冥海之中最为难缠的一种凶兽。

    陈志宁跟在后面,立刻闪入了反间躲避。他从反间中观看,以为天枢大长老这一次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天枢大长老挥手打出一道金色的圆筒,那宝物放出一阵阵怪异的声响,刺激的那些飞天鬼鱼竟然互相攻击吞噬,而天枢大长老趁机脱困而走。

    陈志宁吃惊无比,因为那枚金色的圆筒分明是一件强大的仙器!

    不仅如此,天枢大长老也并不是用灵气催动仙器,而是因为那件仙器之中,原本就存储着一定的仙灵之气,足够支撑这件仙器施展三次。

    “他为什么会有仙器?而且是存储了仙灵之气的仙器!”陈志宁心中隐隐猜到了些什么,却又不敢肯定。他决定不贸然出手,跟着天枢大长老,看看他到底要去哪里。

    如果是因为敬仙仪式得到的仙器,其中绝不会存储仙灵之气。陈志宁早已经看穿了仙人们的小把戏,他们赐下仙器,但是下界凡人只能用灵气莽气催动,相比于法宝来说是很强大,但根本无法发挥出仙器的真正威力。

    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一旦凡人可以真正发挥出仙器的威力,那么他们就有了“弑仙”的可能,仙人们是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

    所以天枢大长老手中有一件能够完全发挥威力,而且看上去等级颇高的仙器,就显得十分可疑了。

    陈志宁索性就在反间之中穿行,通过权瞳监视正间的天枢大长老。

    天枢大长老好几次疑神疑鬼的往身后查看,但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等他通过了冥海最深处,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相信就算是飞升强者,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闯过冥海最深处。身后没什么动静,应该就是已经甩掉了陈志宁了。

    他又消耗了几件珍贵的宝物之后,终于登上了万古界。

    此时天色已经擦黑,天枢大长老毫不犹豫的取出一件披风裹在身上。这一身披风奇黑无比,天枢大长老立刻一身死气,陈志宁更怀疑了:显然天枢大长老对万古界不是一无所知。

    不过接下来,他又发现天枢大长老似乎真的没有来过万古界,他取出一张地图,对照着周围的地形寻找道路,接连错了好几次。

    而且那一份地图似乎也是很久远之前的,跟现在的万古界也有些不符。

    天黑之后,一只只恶灵从地面下钻了出来。天枢大长老看看周围如同“陌路人”一般飘荡而过的恶灵,暗自低估了一声:“并不像祖宗传说的那样,遍地都是高阶恶灵啊,数量虽然不少,但也不是让人头皮发麻的程度。”

    他并不知道,万古界的恶灵,现在都已经被陈志宁引到了冥河长桥那边,跟幽冥界的阴魂们互相厮杀去了。

    他找了个树洞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继续寻找,这样足足用了七天,他才找到了正确的方向,而后又走了三天,来到了一片荒芜萧条之地如果唐天河在这里,他会发现这地方距离他们进出仙界的那个地方不过数十里。

    这里天空虚无,有一层层的紫蓝色电光不断在阴云之中闪动,虚空之风吹拂,带来了破碎虚空的神秘力量,那风时不时的会将飘上天空的一些碎片化作虚空微尘,任何物质,在这样的虚空之风下,都显得毫无抵抗之力。

    天枢大长老畏惧上空的虚空之风,下意识的弓着身子前行。

    地面上,碎裂的痕迹似乎是一座古老的大阵。到了这里,整个世界充满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让人片刻也不想在此地停留。

    天枢大长老咬紧了牙关,强大资深天境的力量发动,从怀中取出了一枚古怪的仙符,高高举过了头顶,然后用力激活。

    仙符上面的一枚巨大仙文闪烁起了一片红色的光芒,透出一股冰冷无情的气息,天枢大长老一声低吼,浑身大汗淋淋,似乎举起这样一枚仙符,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力量一样。

    他将仙符用力插紧了地面。

    位置恰好是那座破碎的大阵阵眼。

    一阵短暂的静默之后,整个空间传出了一次震动,深远的投入虚空,不断朝某个神秘的地方传递而去。

    陈志宁忽然被一根藤蔓卷住,猛的一收,他惊讶之下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玉壶小洞天中。

    葫芦藤蔓不紧不慢的缩了回去。陈志宁惊讶无比,看看三位老爷,再去看外面。玉壶小洞天关闭,好在权瞳还能使用。

    轰隆隆……

    奇特浩大的震动从虚空之中传来,将这里本已经显得岌岌可危的虚空结构彻底破坏。一道道虚空碎块滚落下去,整个天地似乎都要向着这里塌陷过来。

    忽然一只手从不知何处伸了出来,只是一托,就将整个空间稳固住。

    天枢大长老轰然跪下,重重叩首,口中喝道:“恭迎上仙下界!”

    陈志宁惊得心头一跳:“下界!”

    这不是敬仙仪式上,仙人只是以仙魂和敬仙台相连,这是货真价实的下界啊!凡间界有记载的历史数十万年,仙人下界一共也不超过五次。

    那只手的主人,从虚空之中走出来,低头扫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天枢大长老和那枚还在散发着冰冷红光的仙符,沉声问道:“圣者堂一败涂地?”

    天枢大长老颤抖,再次叩头:“上仙容禀,并非我等不够努力,只是那陈家太过狡诈,竟然联合了凡间界人妖两族所有的飞升强者,我们……实在不是对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