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八三章 探秘幽冥(一)
    陈志宁暗中评价了一番,蔡卓义的实力应该不亚于临歌散人。 .

    而他并没有急于进入那一条通道,他在一旁隐藏着观察,不出所料,暗中跟随的那些天境,避开了守在洞口的那些天境追随者的耳目,悄然进入其中。

    除了陈志宁之前看到的三位天境之外,还有另外两人,甚至还有一位资深天境!

    他又等了一个时辰,确认不会再有跟踪者了,这才不慌不忙的跟了进去。

    ……

    漆黑的苍茫大地,积满了齐膝深的黑水,这些黑水中不知道融化了什么东西,显得有些粘稠,而且很容易就被点燃。

    整片大地上,随处可见暗黑色的火苗,不断地灼烧着,四周传来嘶喊声和惨叫声,不断有强大阴魂对战发出的巨大轰鸣声。

    战场面积广大,一眼望去大大小小的阴魂像是蚂蚁一样铺在地面行,东一块西一块,各自围成一团舍命厮杀着。

    肖震穿着半身的阴甲,手持长戈站在一座军阵之中,他两眼空洞,麻木的望着战场上不断倒下、又不断被投入的阴魂大军,脑子里什么也没有想,彻底放空一片。

    眼前的景象是现如今幽冥界的常态:四处征战,强大的阴魂们统治弱小的,在不断征战的过程中强大自身。

    至于死去的阴魂,没有人会在意,也根本来不及去在意。其他世界不断有阴魂送过来,不这么死去,幽冥界很快就会“魂满为患”了。

    肖震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死去,浑浑噩噩的来到幽冥界了;他也不记得自己经历了多少次厮杀,“好运”的没有湮灭,或是被强大的阴魂吞噬;更记不清他自己吞噬了多少只被打败的阴魂,才慢慢的成为一只三等男爵有幸披甲执戈,成为高高在上的“大人”的直属手下,也就是阴魂大军中的精锐,在混战的时候,只需要站在军阵之中,等待最后决战的冲杀。

    肖震的直属统帅,是一只三等子爵阴魂大将,他正在军阵的前方,骑着那匹同样是三等子爵级别的巨大兽魂坐骑,焦躁不安的来回巡视着,稍有不如意的地方,就是一顿皮鞭抽打过去,属下乖乖顺顺,无一反抗。

    他们的军阵,只不过是上百个军阵中的一个,这些军阵,全都属于他们的“大人”一位强大的二等侯爵阁下。

    此时,这位强大的阁下,正在阴云密布的飞塔上,被数位三等侯爵、数十位一等伯爵阴魂保护着,居高临下观察着整个战场。

    而他们的对手也一样不弱,首领同样是二等侯爵,麾下猛将如云。

    双方对阵厮杀,现在还只是刚刚开始,死伤的都是刚刚进入幽冥界不超过十年的阴魂,这个年纪,是幽冥界货真价实的“新丁”,不管死伤多少,双方都不会心疼。

    肖震的大人,二等侯爵纪允让阁下,端坐于五层飞塔的最高一层,身下,是累累白骨凝聚而成的圆台。

    他也同样木然的望着下面的战场,这样的战争他经历了多少次,自己也记不清楚。

    如果有人能够将两者的眼神进行对比,就会发现这种空洞和木然如出一辙,不因两人的身份实力巨大差距而有任何不同。

    纪允让身边保护他的那些侯爵、伯爵阴魂战将,也同样如此。

    这种厮杀战斗,已经成了它们的本能一样,就和凡人吃饭睡觉似地普通。

    事实上,即便是众多低阶阴魂眼中的“大人阁下”,纪允让也一样迷茫:为什么要不断的厮杀战斗?

    为了变得强大?不被别的阴魂吞噬?可是似乎这种理由又显得太苍白了。

    他是修士出身,修士的元魂强大,进入幽冥界之后,存活的几率也更大,那些修炼过灵魂秘法的修士则会更加强大。

    修士智慧要比一般人高一些,纪允让时常会想,自己是被整个幽冥界“裹挟”了幽冥界的战斗,就像是一只巨大的车轮,滚滚向前,自己也在其中,被迫跟着一起滚动,如果不从,就会被车轮直接碾碎。

    可是这样无休止的战斗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要不断地去战斗?即便是成为最强者又能怎样?超脱出幽冥界?

    所有的问题都没有答案。

    或者,幽冥界的战斗,对于阴魂来说,就是对他们生前的各种罪孽的惩罚?

    纪允让暗暗一叹,观察了一下战场,己方微微有些颓势,他回头吩咐道:“再派三万新丁上去。”

    他麾下一名一等伯爵低声禀报道:“大人,我们的新丁已经消耗完了。您看……”

    纪允让淡淡点头:“那就让兽团去冲一下吧。”

    “是。”

    整个战斗的过程都是千篇一律的,没什么新鲜感,纪允让循例下达命令,很快就传递下去。在阴魂新丁大军的后方,有一只只巨大的兽笼,很快这些兽笼被打开,一头头巨大的兽魂被放了出来。

    这些兽魂都是伯爵、子爵级别的强大凶物,它们智慧低下,不能收为手下,只能独立编成一军,在形势不利的时候冲击对手的军阵制造混乱。

    看到纪允让这边放出了兽团,对手也一样将自己的兽团放出来和纪允让一样,对手也只是呆板的应对。

    两只兽团咆哮着互相冲击,一路上也不管是自己人还是对手,踩死了无数,终于两道兽魂洪流狠狠地撞击在了一起,大地轰然一声燃烧起了无数黑火,兽魂厮杀,造成了更加巨大的破坏。

    纪允让在天空中看着,又等到兽魂损失的差不多了,这才一挥手:“让麾下精锐出击吧。”

    “尊令!”

    很快一道道命令传达下来,后方严阵以待的上百个军阵缓慢朝前推进。

    这其中,就包括了肖震所在的军阵,他和周围的其他阴魂一样,无喜无悲,只是那样木然的朝前推进,心中有时候也会想起:或许被杀死了,也是一种解脱?

    轰、轰、轰、轰!

    巨大的震动声整齐划一,双方一个个军阵互相接阵,真正的厮杀开始了。强大的阴魂战将们席卷而至,各种阴兵暗宝在天空之中飞舞翻转,每一次落下,都会在地面上清理出一片空白地带,杀死数百只阴魂。

    纪允让和对手都隐藏在飞塔之中,彼此隔空凝视。

    当张九他们的出现在幽冥界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场大战的尾声,肖震的军阵已经被地方击溃,整个军阵损失超过七成,只剩他和几千名阴魂战兵缩成了一团还在坚持。

    纪允让所部都已经开始溃败,他的阴魂战将也已经所剩无几,纪允让把手一挥,将剩余的几名战将收回了飞塔之中,准备遁出战场,以图东山再起。

    但是对手的阴魂战将立刻围了上来,死死拖住让他无法逃脱。

    并且对手的飞塔也已经欺近,准备发动最终一击了。

    纪允让眼中精光闪烁,往事重重在脑海之中浮现,心中一声长叹:就这样了?到此为止吗?

    他此时都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解脱还是茫然。

    有着同样心情的,还有在地面上垂死挣扎的肖震。

    蔡卓义看着下面的大战,眼神闪烁不知道有什么想法。肃秋然上前问道:“阁下,咱们应该怎么做?”

    蔡卓义说道:“帮助弱势一方,雪中送炭才会得到看重。”

    “遵命!”

    在来的路上,他们已经商议过了,每一位天境都用秘法掩盖了自己身上活人的气息,看上去如同阴魂一般。

    蔡卓义一声长啸,阴寒之意发动,澎湃的力量呼啸一声席卷了整个战场,即便是在幽冥界,资深天境也一样是恐怖的存在。

    翻手之间,战场形势逆转,对方的一个个军阵被彻底冰封!

    肃秋然和另外一位天境并肩上前,双手一推,对方的阴魂战将砰砰砰的爆裂开来,炸得粉碎。

    他们都是天境,涉猎极广,有的是对付阴魂的手段。这里又不是北境,阴魂们没有办法融合极度冰寒的力量,在天境手下毫无反抗之力。

    对手的飞塔之中传来一声惊呼,显然以为纪允让居然会有“伏兵”,让他大为不解。因为在幽冥界之中,这种计谋根本没有人使用,大家的战斗就像他们刚才一样按部就班。

    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

    他们与其说是在战斗,不如说是在赌博,将自己的手下和自己全都压上去,看运气决定生死。

    他的对手内心和他一样迷茫。

    但忽然被伏击,让对手有些摸不着头脑,将飞塔一遁,钻入了一片迷蒙的虚空之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去管那些手下了。

    诸多天境降临,很快就将残敌肃清,而这个时候,纪允让才从飞塔之中走出来,面对蔡卓义,抱拳拱手,神情平淡道:“多谢阁下仗义援手。”

    但蔡卓义从他的神情之中,看不到一点“多谢”的意思,这让自身天境阁下心中不喜,又有些狐疑:怎么会这样?

    他也淡淡说道:“举手之劳罢了。”

    (幽冥界应该不会展开来写,接下来就是和圣者堂的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