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无界仙皇 > 第五三二章 功法初成(二)
    “白芙,你准备好了吗?”文妍盘膝坐在蒲团上,深吸一口气稳定了心神之后,还是忍不住问了身边的姐妹一声。

    白芙紧张不亚于她,用力点了点头:“等等我……好了,咱们开始吧!”

    两女一起闭上了眼睛,观想存神,渐渐进入了物我两忘的境界。

    陈志宁和天歌圣女在一边守护着,并没有急于插手。为了让两女在第一次修行的时候,有一个全面直观地认识,陈志宁甚至没有用阵法凝聚天地元能。

    “海灵女本身就是一个宝藏。”陈志宁道:“你们拥有惊人的天赋,体内沉淀着大量天地元能没有开出来。”

    天歌圣女嗯了一声,两眼却是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姐妹。能否成功,最初的一个时辰是最为关键的。所以她元比陈志宁紧张。

    文妍和白芙的呼吸忽然变得有些急促,周围的天地元能也渐渐的紊乱起来。

    天歌圣女紧张的一把抓住陈志宁的手:“不好了,她们、她们是不是要失败了?”

    陈志宁安慰道:“别着急,再等一等。”

    但是两女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脸上也泛起了一阵暗红色,眉头紧紧皱起,似乎正在承受着某种痛苦。

    天歌圣女下意识的握紧了手,好在陈志宁身躯强悍,否则早就疼的叫出来了。

    周围的天地元能紊乱到了一个极限,忽然彻底平静了下来,很有规律的凝聚成了两个漩涡,慢慢注入到了两女体内。

    陈志宁松了一口气:“成了!”

    果然,渐渐地两女面色平静下来,脸上一片祥和。甚至能够看到,正有一层层的灵光自她们体内漂浮出来,在身外游移片刻又钻了回去。

    大约两个时辰之后,第一次修行的两女艰难的结束了第一个大周天,睁开眼来激动无比:“殿下,我们成功了!”

    天歌圣女比她们还要高兴:“是的,成功了,终于成功了,天见垂怜,我们海灵女一族,终于也有了自己的修行功法!”

    她扑上去和两个姐妹紧紧的抱在一起,眼睛竟然有些酸涩,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她也终于松开了陈志宁的手,好在两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无形中化解了一些不必要尴尬。

    等她们情绪平复了一些,陈志宁才上前问道:“第一次修行有什么感觉?把过程详细的跟我描述一下,尤其是最开始的时候。”

    可是让陈志宁没想到的是,他这话一出口,就见原本大大方方的文妍和白芙忽然扭捏起来。

    文妍道:“白芙你来吧,我嘴笨。”

    白芙连连摆手:“文妍姐你能会道,一点不笨,还是你来吧。,我、我、我才是口拙的那一个……”

    “你吧。”

    “你。”

    “我不要。”

    “我、我也不想。”

    连天歌圣女也是大皱眉头:“你们两个搞什么?这可是关系到我族兴衰存完的大事!谁也不准推让,你们两个一起!”

    文妍和白芙古古怪怪的看着殿下,忽然一起凑上去,趴在天歌圣女耳边嘀嘀咕咕的了起来。

    这么近的距离,陈志宁如果想听,耳朵一动就能听的清清楚楚,但他在这方面还算君子,一直不为所动等着。

    天歌圣女听着听着,脸色也古怪了起来。还时不时的瞟了陈志宁一眼。

    陈少爷更加纳闷:看我干什么?

    等到两女完,低着头满脸红,忽然一起跑了出去。

    “哎……”陈志宁喊了一声没喊住,转头去看天歌圣女。只见殿下咳嗽了一声,一本正经的道:“当面交流不太方便,不如……我们书信往来吧。”

    “啊?”陈志宁傻眼,当面交流不方便?书信方便?这是什么道理!

    可是没等他再问,天歌圣女已经急匆匆的走了。

    陈志宁一脑门子纳闷的在房间内等了片刻,忽然有一枚玉简飞了进来,他接了一看果然是天歌圣女的“书信”。

    陈少爷哭笑不得的打开了玉简一看,立刻目瞪口呆:原来如此。

    难怪那三个女孩古古怪怪的。

    陈志宁也是苦笑:“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

    天知道究竟是哪里出的问题,陈志宁为海灵女独创的这一门功法,修行起来倒是并不困难,入门也还算容易。可是有一个问题,两女都感觉,在修行的时候欲·望浮动让人浮想联翩。

    而修炼的效果倒还是不错,两女明显感觉到自身力量的提升。

    天歌圣女将两女描述的过程,用文字表达了出来。

    而显然是因为想要给陈志宁提供最直接的帮助,天歌圣女的描述可谓是全面、详尽、细节都十分到位!

    如果,三女当面和陈志宁,大家关系并不算很熟,尴尬是肯定会尴尬的,但陈志宁也绝不会浮想联翩全都忙着尴尬去了,哪有多余的心思?

    但是用文字描述出来,就完蛋了,陈少爷被撩拨得大火燃燃,当即丢下手头的事情,先去天南一角,鬼鬼祟祟的跟贝芽钻了一回树洞。

    ……

    终于再次神清气爽的陈少爷回到了房间中,拿起那枚玉简嘀咕起来:“为什么会这样?”

    他又将自己的功法研究了一遍,希望能够将之改进,可是最后他只能无奈的承认:“至少目前,还没有别的好办法。”

    “唉……”陈少爷幽幽一叹。

    他用玉简回了天歌圣女的书信,明言这种现象也在他的预料之外,暂时只能先修炼着,看看后面的效果,等将来自己修为更深,再设法改进。

    天歌圣女接到书信,看完之后回头对文妍和白芙苦笑:“他了,他也没办法,你们……自己忍着吧。”

    “啊!?”文妍和白芙傻眼。

    忍着倒也没什么,但这种事情被一个男人知道,总是让她俩感觉到俏脸烧。

    天歌圣女眼珠子一转:或许……不用我亲自牺牲?只要撮合一下她们和陈志宁就行了?

    天歌圣女原本打算牺牲自己,换取陈志宁对于海灵女一族的照顾。但如果文妍和白芙跟陈志宁“情投意合”,自己当然乐见其成。

    她不会出卖自己的姐妹,只是适当的推波助澜一下。

    ……

    两女按照陈志宁所给的功法修行,每一天的进度和详细过程,天歌圣女都会用玉简书信告知陈志宁。

    一连三天,那种大火熊熊的感觉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烧越旺!

    陈志宁每天看着玉简,也被搞得快成了一只禽兽。

    他去天南一角的次数多了,有时候一天要去好几趟……总不免会被蔡琳撞破的时候。丫头比少爷还不好意思,粉嫩嫩的笑脸羞得红苹果一样,下回见到少爷都不敢抬眼瞧他。

    终于到了第三天的时候,他忽然注意到贝芽咬着嘴唇。

    贝芽快承受不住了,少爷一天来好几趟,双极神魔体改造下的强悍身体,连贝芽的寒螭血脉都经受不住了。

    但她一直很听话,从来不会,直到陈志宁觉了。

    “不行。”陈志宁果断决定:“不能这么下去了。”

    他跟天歌圣女交代了一声,自己悄然离开战舰,潜入大海之中。

    ……

    “嗯?”九先生忽然心头一颤,因为他感觉不到陈志宁的气息了。

    周宗麟看他脸色有变,不由问道:“先生,出了什么事情?”

    九先生一声冷笑:“看来有些人,终于还是忍耐不住,蠢蠢欲动了!好,既然你不识抬举,那也就别怪我不讲情面了!”

    周宗麟暗感不妙,替“孙茂然”阁下担心起来。

    ……

    陈志宁这次来到冥海杀域,为的是敖元留给他的水府。

    但他确实不想引起久先生的误会,九先生派人寻找水府的踪迹,他也就按兵不动,如果你们找不到,我再出手。

    当然,如果九先生真的找到了,那就被逼无奈也要出手。毕竟那是敖元的东西,而敖元留给了陈志宁,陈志宁才是真正的主人。

    可是现在,他只能提前动了而且他也知道,张九那家伙在暗中监视自己。

    虽然他确定了水府是在冥海杀域,并且就在这一片碎星海之中,可是到底在什么地方也得细细寻找。毕竟时间过去的太久了,海底的一些地形也有变化。

    陈志宁搜寻了大半天时间,倒是现了几处疑似的地点,可是进一步检查之后却都不是。

    他浮出水面,喘了口气同时总结一下自己这半天的经验,隐隐觉得自己犯了某种错误,这样找下去,只怕很难找到敖元水府……

    就在他换气的时候,碎星海上空忽然轰轰轰传来一阵滚雷轰鸣声,那声音巨大无比,震颤着整个苍穹,向上传递到了九霄之上,向下一直传递到了海底深处!

    宏大的雷鸣声之中,有一道巨大的火焰流星从惊涛河口的方向滚滚而来,火焰流星当中,有一只巨大的机关金乌,周身闪烁着金光,口中喷吐出高阶灵火,拍打着翅膀,后面拉着一架云车飞快而来。

    在云车上,为一名白衣男子,身边环绕着七八名妖娆妩媚的女修。

    (其实圣女心经我就是照着玉女心经写的呀(n_n)哈哈~)